铁血传之庐陵记 铁血传之庐陵王记 [十八]

龙江河 收藏 0 0
导读:铁血传之庐陵记 铁血传之庐陵王记 [十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1/


铁血传之庐陵记[十八]

他话音方落,呼``一声长啸,立时抖动起长鞭。好鞭法!霎时间,鞭化游龙矫矢,向那混战场中扫去。同样是一跟长鞭,便拿在少年书生手中,好象变成一条长蛟。功力之稳,落点之准,身资之美,把菜菜看得发愣。她见鞭梢一到场中,一颤一抖,突然化作七点鞭影,分袭对方十一人。

啊```呀,顿时向起几声惊叫,立有几人倾跌,向后退去。就在这慌乱之中,那死徒先后冲出重围。只听得几个人怒声方起,欲扑未扑之间,达光笑道:怎么?你们还不服气么?笑语声中,长鞭又起,在空中饶了一个盘旋,啪``啪`连成响处,鞭如流星赶月,连着几个翻滚,又向场中卷到,又是几声惊叫,六娘五虎连连后退,从中让出一条路来。

达光低头,轻声说:菜菜``走!

菜菜赶忙把手一抖,马嘶车动,向前突驶而去。铁湖五虎一见篷车急驰而走,气得咆哮如雷,赶忙纵上马背,跟后紧追。那晴五娘喊道:大姐姐,我们也快追呀!海百合叹一声道:追上去也没有用,就是让东家出手,也斗不过那小子。晴闻言一怔,忙问:他是哪一门派,武功有那么高么?海百合怏怏道:猜不透他是哪个门派,不过,看他出手,像是庐陵王的传人....

她们正谈着少年书生的之事,突听前方传来几声惨叫,海百合神色突变,忙喊:我们快走!犯不着为那铁湖五鼠压阵。那铁湖五虎追上那辆篷车,被一顿长鞭扫卷之下,一个个摔得鼻青脸肿,气势凶凶的追去,狼狈不堪的退回。南泊六娘欲将上马,一见那五虎败回,海百合咯咯笑道:哟``看看,老鼠们叼了什么回来?是否抢到那千年人参呀?

那龙虎王马克己气得一瞪眼,怒喝:海百合,你明见我们兄弟吃了亏,却说风凉话,未免太不够意思了。晴忙插口说:今天,姑奶奶们不想找你们五鼠的便宜,放过你们,免得说我们姐妹打过街老鼠!马克己狂笑一声,凄然道:好!我们弟兄承情了!

他一挥手,说了声‘走’铁湖五虎互相搀扶着往回路上走去。

那海百合叹了口气,```也回转上路....

一叶小舟逆着江水而上,顺水划进了飞龙峡,猿声蹄蹄,扰动了芦苇中的水鸟,那菜菜问道:喂,可是到了地头?船上的达光笑说:姑娘,不用心急,就快到了。FU一声长啸,跟着双臂一用力,桨上加劲,船直向那芦苇丛中冲去....

华佗神传岳不清在路上,已由达光为他解开了穴道,心中只是感激,还谈不上什么佩服,但经过这一程水路之后,见那书生水上工夫也如此精纯,不由暗自赞叹:莫非天降奇才,来平武林浩劫不成?菜菜已见过达光一鞭退敌的勇武,又见他水上操舟,人又这样年轻俊美,心头兴起一种奇妙的感情,禁不住美目发呆,愣愣的注视着达光。‘嚓’一声,小舟冲破厚密的芦苇丛,便出现一条窄窄的水道,菜菜不由失声道:呵,这地方真够隐秘的。达光笑说:不但隐秘,还险恶恩,就这一段水路之中,设有十二道滚龙网,再结实的船撞上了,也得船毁人亡。菜菜惊叹道:你真了不起,一个人竟建起偌大的一份基业。达光笑着说:你别恭维我了,地形是天生的,这水底设施是人家玉龙帮总舵移过来的。

菜菜不胜惊讶,问道:你能统辖了他们?达光笑着说:我哪里有那么大本事,是他们抬举我哟!他操桨如飞,好象对这水道不需留心,那只小船左转右弯,也不知转了多少弯,直把菜菜转昏了头,她晕头转向,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了。

华佗神传岳不清心中暗想:好个险峻的飞龙峡谷,在此隐居,等闲的外人,转个十天边月,只怕也难寻到地头。正寻思时...船身突然一震,便搁浅不动了,菜菜眼见尽是杂草芦丛,并无道路,心疑达光只顾和自己说话,不小心竟使小船搁浅了,心中大是过意不去,想出言安慰对方几句,那达光已纵然下船去,招手道:岳老前辈和岳姑娘,可以上岸了,前面就是飞龙峡谷!

华佗神传岳不清应声跳下船去,菜菜和他四位师兄也随之纵下船来,在高齐胸口的野草中,走了半里路,眼前豁然开朗,只见几棵苍松翠柏高耸入云。他们走上一条石子路,小草奇花,漫谷开放,万紫千红,真似人间仙境,把华佗神传岳不清瞧得有点发怔了。忽见一棵大树上跃下一人,朝着达光朗声道:玉龙帮的第八分舵住,钟顺,迎接公子!达光微微一摆手,笑道:钟大哥,你辛苦了,钟顺鞠身行了一个礼,转身从肋下取出一支牛角,嘟嘟```吹响,岳不清此刻打心底佩服这位英俊少年的不凡,果是一代领袖。

菜菜还是少年人的心情,笑问道:喂```你是什么公子,看不出`你还是位金枝玉叶捏。

达光苦笑了下,说:他们称我为庐陵公子,不是什么金枝玉叶,只是个草莽之士罢咯;

你是武林盟主,难道不是嘛?她话音未落,岳不清喝道:菜儿,不可胡说。菜菜把小嘴一撇,撒娇的说:爹``你管得真宽,人家说句话都不行。

岳不清笑向达光说:公子,请不要介意,小女年轻,一向被我骄宠坏了。

达光哈哈大笑道:岳老前辈,你老怎么也恭维起我来了,我怎配称什么工资,这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话音未落,耳边响起个洪亮的声: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戏,但也必须唱得热闹些,方不虚此生呀!

达光转目一看,见来的是玉龙帮主孔乙己,他忙喊道:这位老叔可是孔老前辈?孔乙己鞠身说,正是老朽,恭迎公子回舵。

达光猛的一顿足:又是什么公子,我真烦死了,好好的当一个老百姓,要当什公子,干什么呀。

孔乙己笑道:今天,我们要对付庐陵神,如不先正名,武林谁知庐陵派是谁真谁假,那样伐之无名,岂不负了庐陵王的一番苦心啊。

孔乙己话还未说完,达光忙说:‘好了,好了,我的孔老叔叔,我答应干!还不成么?’

孔乙己微微一笑,方始向岳不清行礼。这两位老哥本来就是认识,互相寒暄一翻,就一同进入谷中。边走边谈,提起当年旧事,都感慨不已。

这时的飞龙谷已经和那一年大不相同,那时,只有几间茅屋,人也只有父子两人,今日,随着玉龙帮移来足有三百人,号令森严,一派肃然。原有茅屋之处,已该建为一竹楼精舍。变成庐陵派行令之所了。孔乙己带着岳不清直登上竹楼,为的是赶快去救那怪手仙隐孟达;达光被菜菜缠住,话说个没完,恰巧来了腾逸风兄妹。他俩对达光十分恭谨,不像菜菜那样无拘无束,急得达光瞪眼道:岳大哥,你几时也学成老古董了?怎么对我也这样?

腾逸风躬身而说:在公子面前。我腾逸风怎敢放肆....

达光又是一顿足,急道:呀``呀``你们真是,全被孔老头教坏了。腾逸风恭谨道:公子一身系着武林兴衰,就是孔帮主不教导,我兄妹也不敢无礼。

达光急得把耳朵一掩,道:好啦,好啦...我不听,说完,转身就走,没几步```扭头向菜菜道:岳姑娘,你可不要跟他们一样。哪知,菜菜盈盈拜下,道:是的,公子,菜菜不敢放肆,......你!!你!达光更急,话不说了,转身就向竹楼走去。闹得菜菜呆呆发去怔来,好久,才轻叹一口气,不胜诧异的说:难道我说错了么?你们看他急得那样!腾逸风笑道:岳姑娘,你没有错,只是我们家公子不惯拘束,此时虽急,过一会,又会喜笑颜开了。菜菜不解的问:那他为什么那样急?腾逸风解释说:他生性豪爽,一派天真,最不喜繁文缛节。菜菜又问,既然他不喜欢,我们又何必这样呢?腾逸风道:因为要对付庐陵神,必须重建庐陵派,再内立三堂,我们虽是草泽,也不能荒废礼仪...

菜菜虽然是从小骄宠大的,但也知江湖上一些礼节,闻言默然了一阵,缓缓的说:我知道了,为了消灭老魔庐陵神,我们只有团结整个武林的一切人,奉他为头子。

腾逸风笑道:对,我们拥他为庐陵公子。说完,三人呵呵笑起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