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传之庐陵记 铁血传之庐陵王记 [十二--十三]

龙江河 收藏 0 15
导读:铁血传之庐陵记 铁血传之庐陵王记 [十二--十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1/


铁血传之庐陵记[十二]

而孔乙己却是浓眉一皱,面带怒容,自己被不光明的偷袭,但被受制于人,只要对方手上一用劲,自己就横尸沙洲了。一定要想办法逃脱敌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到时候再寻这老魔决一死战。

而一春姑娘纵身离船,跃向小郎前,娇声喝道:喂!你是存着什么心,怎么见死不救呀?他是我爹爹,懂不懂呀

达光笑道:我知道他是你爹,姓汤的只要敢下毒手,我一定不饶他,死你爹一人,而为武林除一大害,那不是死得其所么?

一春一心全在父亲的安危之上,哪管这些,早已是泪流满面,悲声道:我不管这些,你快去救我爹!达光忙点头,道:好的,看你面子上,但是,我们先说好,我救人可不能担保死活。

庐陵神呵呵一声,道:你小子,不是白说么,不能担保死活,你救的是什么?

达光怒瞪着庐陵神道:汤小恩,你胆敢伤孔帮主一毫毛,我叫你死无全尸!

那庐陵神大笑道:嘿嘿,小子,年纪不小,大气倒多!达光又道:不相信么?那你试试!双方舌剑唇枪,使得气氛越加紧张,庐陵神一咬牙,右掌抵紧孔已己的后心,左手缓缓举起,向下劈去...

啊呀,爹......

一春姑娘惊得大叫起来,场中群雄也骚动起来,全都亮出了兵刃,混战一触即发。孔已己把生死置之度外,倒也坦然,心想:小郎说得对,死 我一人,能把此魔头除去,也算死得其所。那庐陵神的手缓缓落下,拍向孔已己的头顶,就在生死一刻之时,小郎突然甩手一击,从地面上射起一股沙箭,直向庐陵神射去,满天沙尘,犹如巨龙。庐陵神万没想到那小子会出这手,用真气逼起一沙箭来,一时``想不出对策。稍微一愣,那沙箭带着数万沙砾如骤雨一般。他自救要紧,也顾不上伤人了,只得右手用力向前一退,甩开了孔已己,跟着连发两掌,劲风如海,将那沙箭抵住。

孔已己早已趁机向地上一倒,连几滚,逃脱出来,但被那庐陵神摁的那一掌,受了内伤,张嘴吐出一口浓血。

沙箭力疾而猛,被阻击之下,轰然爆散开了,激起一股沙尘。庐陵神一声长叫,那几鬼狐怪人连同混杂于群人之中的奸细,闻声逃窜。达光借这弥漫的沙尘,向庐陵神飞扑而去,只见人影疾晃,庐陵神已不见影踪,他一怔,突听一春姑娘一尖锐喊叫,知中计,赶忙随声反扑,可是,还是扑空了。

轰轰几声,惊天动地,饶着沙洲停泊的各船灯火全灭,平地腾起一沙龙,直升天际....

铁血传之庐陵记[十三]

一条江面上,船头站着两兄妹,兄叫:腾逸风,妹名:腾岳雨。他俩是神弓无敌腾齐天的一双儿女。由于一月前,齐天山庄的腾齐天突然失踪,事隔两天,腾夫人大漠仙姑--雪雕被几鬼狐面人劫走,腾俩兄妹为了寻找父母下落,爬山涉水,寻遍了大江南北,没有一点音训。听得人们说,庐陵神大闹水上英雄会,小渔郎一力降群魔,无疑从绝望之中见到希望的曙光,当时,他们正在玉山一带,闻信立即泛舟东下,那舟上还站有一位小郎,正望着四边的峻领发呆....

舟顺水而下,突见一山当前,那腾岳雨忙问:哥,你看``那是什么?别又是什么侠吧,逸风答说:不错,那又是一关口,在武林中也颇具威名的兵书宝剑侠...腾岳雨轻叹道:这江真难行,过了一关又一关,腾逸风感触说:江湖上路本来就难走,常遇风险是难免的,腾岳雨怯道:我怎么心中突然觉得害怕了?逸风安慰道:不要怕,过了这关,就是史镇所在了。

他们正说话之间,船已饶过山脚,但见水旋涡层叠,飞浪击石,轰隆声不觉于耳。愈见经验。那船老大忙说,公子,船要进险滩,是水急石险的地方,请两位做稳了。腾逸风应了声,注目望去

此时水势狰狞,可说是一泻千里,顷刻。小船已顺流下去了数百丈。船老大奔至船尾,从小郎手中抢过舵来,连连摇摆,避开了那些怪石,在湍急的水中前行.....

突然岳雨惊脚:咦!哥,那石上怎么有人?逸风看去,果见不远处一堆乱石上站这一人,再向下一看,立刻惊呆了.....

刹那间,小船已驶近那堆乱石,船老大见,为了避开正用力将船舵向外扳去,说也奇怪,用尽了平生之力,竟然一动不动!眼看着就要撞石了,江水如此急,若撞上,那还得了。

危险!船老大虽然一生都在江上来来去去,但遇见这怪事还是第一次,禁不住冒了大汗,腾逸风见状赶忙纵身到船老大旁边,帮助他扳舵,....

眼看着离石堆还有数十丈了,腾逸风头抬一看,见那石上之人目光凶险,正望定自己,心中不由一惊,但此时身危之中,眼看就要触石,哪还顾上那么多,手一用力,可是,他用出全身力去扳那船舵,仍是没有动,这一来,激起了腾逸风的好强心,大喝一声,把吃奶之力用出,只听 啪 一声,舵是没有扳过来,但舵把柄却被扳断,船也箭似的向那石头撞去,那怪人也嘿嘿的笑了,但他无暇顾及,只想到弱妹还困在船舱中,急叫一声:妹!...一声未了,一个急浪打来,已将小船掀翻,只见那船老大挣扎的从水中浮起来,但又一浪头打来,船老大在江中翻了几个滚,急忙中,抓住了一块碎木板,但都不见那小郎到哪去了,很可能尸沉江底了。


腾逸风依着从小练就的水上功夫,虽然不十分到家,但加上自己的武功在这危急时刻,还是有些用的。他用‘神力震’一式,两脚钉在船桅之上,暂时总算未被江水卷去,可是,这破碎的小船,越沉越深,水已漫到了他的腰部,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之时。

一个鬼狐面人从一石上飞身跃下,直扑腾逸风而来,那腾逸风一见,不由满腔怒火,只想马上找那人拼命。那面人一个``蜻蜓点水``脚尖一沾着水,不知为何,气跟不上,扑通的 跌进了水里。腾逸风一愣,但此时小船已整个淹没。他双脚失去了凭依,他也进水了,他水上功夫本来也不错,只是稍欠火候而已,江水虽急,但一时也冲不走他....

腾逸风一想到还在舱的爱妹,又紧张起来,赶忙闭气下沉,在水中睁开眼睛四下打量,只奈江水浑浊,根本看不错,只似乎看到船残骸,但被石遮住,他忙不迭,脚下一踩水,人就泅过去了,果然是沉底小船,心一急想张口大喊,哪知一开口,咕嘟 灌进了大口江水,想到自己家破人亡,已是悲愤欲绝,此时爱妹生死未卜,必须找到她。求妹心切,立即激起了潜能,在湍急的江水中,竟然攀住一石笋,那石在江中不知被水冲击了多少岁月,满是青苔,腾逸风死攀不放,借力一点点的向沉船移去,好不容易到了船边,一眼看到银光闪闪,那正是自己的佩剑,见小妹躺在水面的礁石上,昏死过去,他忙抓起自己剑插在身后,准备爬上礁石...

抹去脸上江水,四处望去,却不见爱妹的影子,入眼的前全乱石堆,忙喊爱妹名字,叫了两声,没见回音,心想,难道她又掉进江里去了?准备探身下水。只听一沙哑声音道:小子,你妹在我这呢!又听到一呕吐声,急叫:哥...我... 腾逸风转头看去,见妹被一小老头倒提在手中,也不多想,抽出长剑,喝道:快放了我妹!声出剑起,扫出一道银光,劈向那老头,只听哼一声,那老头身形一闪,躲了过去,冷道:小子,要找死么?

腾逸风一声不响,一招落空,长剑立即就势变招,一式‘怒斩神龙’又劈了过去。小老头不慌不忙,一伸左手,竟向剑刃抓去,腾逸风见心想:好狂妄的老儿啊,我就不相信,你手能比我剑还犀利!他力贯全臂,大喝一声,抖起朵朵剑花,向那老头劈去,老头又是一冷笑,手臂伸出,掌一拍,啪``一声,敲在他剑刃上了,腾逸风觉得全臂酸麻,一股大力涌至胸部,手中长剑也``QING 的落地了,身形连晃几下,向后退了几步,一脚踏空,咕咚``一声,掉下江里,这一落水,没有来得及闭气,顿时喝了几大口水。

腾逸风还算临危不乱,赶忙闭气,脚下力一起,勾住水底乱石,这样才不被乱流冲走。过一下,他浮上水面,但一个浪头过来,又被打了几丈远,只听爱妹一声声呼救,使他血涌心头,突然,心急一下力气猛增,他翻身上水面,接连几个纵条,又到了老头旁,论起拳头就打,那老头哈哈狂笑道:小子,你真是自找苦吃啊!在我仙隐面前,你还敢逞强?!腾逸风听言,忙撤招退身,望那老头发怔起来,诧异的问道:你就是怪手仙隐孟达?孟老前辈?

那小老头哈哈笑道:难道你不相信么?腾逸风道:恩,我不相信,想那孟老前辈在武林中谁不知是位讲道义的大侠,怎么会归附庐陵神那老魔,助纣为虐,更用出这卑鄙手段对付我兄妹。那怪手仙隐孟达冷道:这是我自己事,你管的着么!腾逸风质问:你这么对付我们,有什么图谋?!孟达道:奉

庐陵神之法喻,招选法坛秀女,令妹是被选中之人,难道你还打算抗命不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