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传之庐陵记 铁血传之庐陵王记 [六--十]

龙江河 收藏 0 12
导读:铁血传之庐陵记 铁血传之庐陵王记 [六--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1/


铁血传之庐陵记[六]

约莫三时辰,这少女所坐的船便驶到一沙洲旁,这沙洲四面环水,水汊纵横,在沙洲上聚集着许多人,灯笼火把亮着,如同白昼,而且把四周水面映得通红。达光轻声说:呀,好多人哪,今天一定有大热闹看了...

那少女瞟了他一眼,轻笑道:今天是玉龙帮的英雄大会开坛的日子,当然大有热闹咯。达光故做惊讶,他忙问;什么是开坛呀?可有和尚道士来诵经?少女听言:扑哧``就笑开了。她道:你呀,真是个小傻子,今天开的不是什么和尚道士坛呀!那达光下定心装糊涂了,故做央求道:你还是告诉我吧,听明白了,热闹看得才更有意思嘛。

少女一想后,说:今天是水路英雄大会,要推举个盟主出来,懂了么?

达光装有所悟道:这个嘛,那英雄会不就是打擂台么?可对?

少女答:胡说,英雄会就是英雄会,不是什么打擂台,不过...和打擂台差不多,有时也要比武。

达光天真的问到:那你爹本事一定很大哟。少女肯定的回答:那是当然的。我爹就是玉龙帮帮主,武功可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也可以说,现在是天下无敌...说到此处,她看了他一眼,接着说,回头我跟爹说,收你做个徒弟怎么样?

达光笑道:好哇,就怕你爹不要我哦。两人说笑着,小船靠着岸走去,就在这沙洲上,搭着几十个帐篷,还摆下百桌宴席,不少桌上都已满客,显得十分热闹,那达光轻声道:嘿,也有人在这请客呀!少女‘恩’一声后,说道:是宴客,这些人全是江湖成名任务,自古以来,宴无好宴,等一下,还会有一场打斗,等着看吧!达光道:哦,原来是鸿门宴呀,等会是谁达谁?我们怎么办?

少女被这两句话问得大笑起来,达光更是越装越傻,呆着望着人家,那少女笑过一阵后,才缓说道:我们就坐在这里看,不是很好吗?就在两人说间,一阵怪响,沙洲上群雄也跟着骚动起来,突然,有人高喊:上菜!

一声未了,就见那帐篷之中,钻出三十几位红衣少女,各端着托盘,穿梭在场中,不一会,酒菜已全摆好了。

此时一黑衣老者猛拍几下巴掌,洪声道:诸位,先饮酒吃些菜,我家帮主马上就到....忽然,有个冷漠的话声:哼,孔乙己摆什么架子,客人都到齐了,主人还不见人面,真是岂有此理!那黑衣老者道:连忙陪笑说:对不起,因为方才在路口处,看到一庐陵令,我家帮主不放心,就亲自去查看去了,什么!庐陵令!有人带着慌张神色问道

老者微微点头,就在此时,突然见一盏红灯,急驰而来,黑衣老者忙说,我家帮主回来了。片刻,那挂着红灯的快船,已靠岸,就看到一年过半百的老人抢身跳下船来,抱拳向群雄述说着:孔乙己晚到一步,望诸位莫见怪。一边说着,一边不停拱手,也人渐渐走向正中,微微咳了下,接着说:各位远道而来,在下都是武林中人,我们也不在乎世俗的客套....他话未说完。突然一人恶声道:有话就快点说,罗嗦个P啊!.......




铁血传之庐陵记[七]

此言一出,群雄把目光全向这人看去,见是个生得虎背熊腰的壮年汉子,他在说完话后,从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此时,却触怒了一人,乃是个腰配金斧的汉子,突然站起身来,走近那人身边,冷喝道:什么人?谁请你来的?那发狂言之人见有人找上门来,岂能示弱!立马站起来,说道:我是天妒我力--镇海吼,镇大爷在此!你可听说过?那背斧汉冷冷笑道:回说“无名小卒,在我镇山金刀大爷眼里,你哪算得人物?镇海吼一瞪眼道:你要怎么样?镇山金刀黑铁哼一声道:我来管教管教你...镇海吼一听,立即把眼前的桌子踢翻,人借势退后了几尺,一双重斧已握在手,一动,一招‘人力胜天’合击过去,镇山金刀从后背也‘QING’一声,拔出大刀,横削着劈去。镇海吼一抡左手一斧向上撩去,咂在那金刀面上,向起一阵交鸣声,两人这一动手,哪顾得四周旁人,立刻,两身影就缠在了一起。

突然一喝骂声起:哪个龟儿子,扰乱宴席我不管,泼了老子一身汤可不行,得赔我真身衣裳.....

声落,人也到,一条软鞭,遥飞过来,点向那天妒我力--镇海吼的左手,来势凶猛,镇海吼不得不后退,没想到,退时脚又踩在另个人脚上,又听到一女声:好个狗没眼的东西,竟然踩到老娘上了,不要走!留下一条腿来!骂声中。她剑也出手,劈向了镇海吼的下部。一时又有人喊起:好哟,人多为强是不?大爷我也来一份。跟着,只见人影一闪,一个矮小青衣男子,跃身而上,此人动作快速凌厉,轻功绝佳。竟从那呼啸而至的长鞭下,穿身而过,探手就抓那电速的长剑。那使剑的少妇见势不妙,赶紧抽身,手一扬,寒光一散,正打在那青衣男右臂上。他只觉得手一麻,一觉不好,赶忙抽身,退后几步,喝道:丑婊子,敢用暗云子伤老夫?那女道:怎样?不服么?你们铁湖五鼠一起上,试试我们南泊六娘的功夫,看是不是徒有虚名?

一时间,群人已大都围过来,此呼彼喝,人声杂乱,有不少人已亮出兵刃,眼看着,一场莫名之斗将要起,突然一声大喝:住手!此语犹如霹雳雷一般,可见那人之武功造诣....群侠看去,见那喝声之人乃是玉龙帮帮主孔乙己,也就是今天大会的东家,有道是人的名,树的影,孔乙己在武林之中,威名远播,名列江湖八大高手之列,谁不敬畏?!果然由于他的一声喝止,撕杀停了下来,人群也静了下来。,

船上的达光见此,好奇的问:姑娘,请问此人是谁?好大的威风哟!少女笑答:他就是玉龙帮主孔乙己,人称一杯酒,也就是家父,达光 哦 了一声。那少女不胜得意,没有再说话,眼只望着沙洲之上。只听那玉龙帮主孔乙己朗声说道:眼下,江湖上又起风浪,已有不少成名人物失踪或者被杀,凶手谁是?谁也不敢妄定。有一人立接说,不是传说庐陵王又复活了么?我看,准是他....

在船上的达光听此,冷哼一声。那孔乙己接口道:庐陵王就是未死,就是他双脚已断,怎能杀虐这么多武林高手?只是有人传说倒是出了个庐陵神....



铁血传之庐陵记[八]

人群中又有人言:那庐陵神到底是什么人物?孔乙己苦笑曰: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谁也没见过他的真面目,更不知他老巢在何处。今天请诸位来到该地,就是共商良策。

铁湖五鼠中的那个青衣男插口问道:但不知孔帮主有何高见?孔乙己回:陆上的各路朋友,已由少林掌门一空长老主持撒下英雄帖,聚集那少林寺,我等水道豪杰由兄弟召集到此.....他说到此处,稍微停顿了下;扫目一望,接着又道:为了平息这武林大劫,我想,除了团结一心之外,别无他法。但需有一人领导群豪,带我们一干人对付那魔头才行。他话未了,四下人群立刻响起喝彩之声。孔乙己面上微现笑容,他接着道:今日之会,就是推举出一水路盟主来,运筹帷幄,共御强敌!

有人问:那是怎么个推举法?请孔帮主做个提示。孔乙己笑道:以眼前形势看,敌人武功高强,同时智谋不凡,在下之意,最好推举一位智勇双全的人来担此大任....话刚落,下面立即骚动起来。显然大家不同意他这意见,忽然有人一站起身来,道:这样推举谁也不服谁,一百年也选不出一个盟主来,我们全是刀刃舔血之人,最好还是在武艺上较量为好。他声未了,远远有一人接道:对哦,咱们练武之人,如不较量武功,干脆就去考秀才算咯。

这一声来得突然,大伙齐转头一看,顿时大惊,有人竟然失声叫起。

啊!!是庐陵神,他 他怎么来了```原来不知在什么时候岸边已停着一条快船,此时从那船上走下数十带这鬼狐面具人,难怪群人要惊骇。你们是什么人?

一面具人答道:庐陵神!

你,你正是那公主山的晋商君?那问话人听言,越发惊讶,忙问,不错```老夫就是晋商君,阁下是?怎认得我?

不是告诉你了么,还问什么?另一面具人答到。

晋商君倒被一言塞住了,但立即哈哈大笑道;我晋某虽然在江湖上走动,因为名头不高,认得我的人不甚读。阁下知我名甚,定是熟人,但你如此打扮,莫非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么?

他这一激,果然有效,那面具人,从头下摘下面具,现出一光头老者,冷笑道:你可认得老夫?

这一来,却把晋商君更惊得不得了,张一张嘴,突然失声大叫:庐陵王````你```你是庐陵王!!!

老者一笑:不错,我正是庐陵王,但现在该称为庐陵神了。

想当年,庐陵王在天山一战,闹得整个铁血江湖天翻地覆,谁不闻名丧胆,如今,他又出现在群人面前,大家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谁也不敢哼一声。

船上那少女见到,也惶恐的说:完鸟,开英雄会就是要对付这老魔,怎么把他给招来了?

达光轻声问到:你说这老魔是谁呀?

少女忙答:不是和你说了嘛,他就是能令江湖变色的庐陵王呀!

达光道:我看不像,你可相信?那少女着急的说,我又没有见过他,怎么知道像不像呀,你没有听他们都说他是庐陵王么。呀```不好了,他向我爹走去了。

玉龙帮帮主孔乙己也在看着那庐陵神正向自己走近,离还有几尺时,那庐陵神停下了脚步,冷声问道:你可是这大会的主谋?

铁血传之庐陵记[九]

孔乙己心惊着答道:恩,不错,在下是...没等他说完,那庐陵神 哈哈 哈哈 哈哈的一阵长笑,竟将对方的语声盖了下去,接着又阴狠的说:你们聚会干什么?可是推选盟主?这样的话,那就不必费心了,在下算是你们的盟主好了!

天下有这等事,未免太欺负武林众人了!群侠听闻狂语之后,也只是敢怒不敢言。生怕....

那船上的少女急得一个劲的搓手,达光站起身来,笑道:姑娘,不要慌,也不需怕,待我去和那庐陵神打个招呼,叫他快些走,不要打搅你们的英雄大会,如何!?

你!那少女惊叫一声,她听他这样说,不免大吃一惊,看不出这小郎竟然是个身怀绝技的人,不禁瞪大双目。但她和达光目光想触的那一刹那,只觉得对方双眼中,英气逼人,令人不敢正视。顿时心中一动:忙问,你能行么?达光笑道:还不知行不行,试一试看...说话间,他人已跃身而起,直升到三丈多高的空中,而船竟然毫无颤动,凭这一身手,就十分惊人,可是,还有更惊人的,见他身悬空中,竟然站住了身躯,一动不动,群侠见,全惊呆了,像这样的轻功从来只是闻言而不见其实,而如今....想不到小郎如此年轻,武功就有如此高深。

达光站立在空,片刻,才翻一筋斗,跌了下来。啊!!群侠惊叫,眼看他将要落地的瞬间,又一个翻身,飞向了沙洲中,恰恰站在那庐陵神的面前几尺之处。这一来,连庐陵神都被震住了,愣在了那里。而小郎却嘿嘿一笑着向庐陵神手一指,那庐陵神见对方身未站稳,就先动手,以为人家是趁机偷袭,慌得身形一晃,撤身向后退了几丈远。群侠见,越发的吃惊了,没想到一个使得江湖闻名丧胆的庐陵神,竟然会被一个小郎吓得后退不已。

小船上的那少女却拍手叫好道:渔郎,好样的。快动手,打跑这老魔!

达光一听姑娘叫他渔郎,误以为叫他玉郎,不禁脸一红,转首朝了那少女一笑。庐陵神听罢却气得直跺脚。面上杀机乍现,想言语...谁知那小郎已先发话,冷道:你``你说你是什么人呐?庐陵神 哼一声,我是庐陵神,莫非你聋了,没听见吗?达光却道:方才我好象听你说是什么庐陵王,看你这怪样也有点像庐陵王,莫非你就是庐陵王````..

庐陵神又哼一声,道:那是老夫十多年前的称呼,如今已改称为庐陵神了。那达光未等他语闭,就嘿嘿笑道:真奇怪,天下竟有那么多不要脸的人,尤其是你,既自封为庐陵神又冒充庐陵王,为什么不干脆说你是土地老儿或者太上老君呀,或者玉皇大帝 不是更厉害些么?

达光连说带笑的损语,使群侠也起疑心,庐陵王双脚已断,就算华佗再世,医得好伤残,接得上断脚,但无法使双脚又重新生出来吧....大伙这么一想,立刻有几人哈哈大笑道:要是玉皇大帝降临凡间,武林中哪还有打杀。达光接道:玉皇大帝要做恶,那西天如来也要组帮立派了吧....就这么你一言,我又一语,气得庐陵神怒火冲天,他冷笑连声后,大声道:你小子什么人?他问后速度手一挥,那数十鬼狐面人立刻散开,将小郎团团围住。

那达光不慌不忙,神色自如道:你不是没有看到我的打扮,我是一个小渔郎嘛。

庐陵神喝道:你有什么本事,胆敢在此胡闹?达光仍是嘿嘿笑脸:我本事嘛,只会捉些螃蟹而已哦。你可知``那横行霸道的螃蟹,遇见我,那就跑不了咯``

他再这么一骂,那庐陵神再也忍不住了,但也为尊重自己身份而不出手,就向身边一鬼狐面人挥手,那面人突然抡拳就向小郎打来,只见这圈劲猛得尘土飞扬,而且凌厉至极.....

铁血传之庐陵记[十]

可是,小郎却十分从容,身形微侧,让过拳气,再猛一抓手,向那面人疾去;这一抓看似平常,但却力道十足,竟然罩定了对方几处大穴,使身根本闪躲不了,然而那面人武艺造诣也是非凡,一觉势危,立刻舒掌为拳,迎挡上去,顷刻间风声大作,只见两人影忽分忽合,其一竟然倒跌出去丈开外...

七十二神抓!你是谁?那庐陵神竟然失了常态,失声叫道。

啊!!二空大师!!你怎么也投了庐陵神 ?群雄跟着一声惊叫,声落后,又一个个发呆起来。

原来这一鬼狐面人的面具被小郎抓了下来,露出一光头,众人一看此人正是急速神拳二空大师。众所周知,二空大师是江湖上出了名了硬汉,嫉恶如仇,为什么会听从庐陵神 的指使呢,而助纣为虐呢?!这真叫人难理解,怎又不惊得发呆!

只听那二空大师,冷语道:不错,正是老纳!

玉龙帮帮主孔乙己道:大师在武林中,素有硬汉之称,为何自辱英明,降了庐陵神呢?

二空大师冷喝声:不是老纳自甘受辱,而是庐陵神武功高强,可说是天下无敌手,与其和他作对,白白送死,何不归附,日后,他武林霸业有成,我岂不是一方之雄!

这几句话出自他人之口,不足为奇,但出自硬汉之称的二空大师之口,就不由令人摇头叹息了。

达光笑问:老和尚,你说那庐陵神真是无敌于天下么?二空答:这还有错?庐陵神武功绝世,计谋超人,天下谁人能胜他?

达光笑言:我就不怕他,而且还要把他当猫耍玩!那庐陵神哼一声,道:小子,别自以为会两招七十二神抓就了不起了。达光还是笑道:我可没有那样想哟,武功本就是浩瀚如海,深不可测,会几招七十二神抓,那算得了什么。

他这几句话出是轻松,但庐陵神疑惑不已,沉道:莫非你也学了那七十二神抓?达光道:刚才不是说过了么?几招神抓怎能配上武工绝学。

庐陵神怒道:你可敢接我几招试试?达光仍笑道:有什么不敢的,只怕你不是我对手,今日一败,你着神者的虚名,只怕也跟着玩完!信不信由你。

庐陵神大喝:好个狂妄小子!吃我一掌...

掌随声既出,呼一声,拍了过去。那达光身子一闪,躲开了一招,后嘻笑道:这一招虽劲足,但偏了些,准度差哟...没打着!

那庐陵神气得双目冒火,一声怒吼后,紧跟着双拳连环着劈了出去,要知这庐陵神一现江湖,即震惊武林,使得大江南北多少武林高手闻名破胆,武功岂是等闲。双拳劈出,刹那间,劲气跟着沙土一扬,回旋激荡。这一来,使得四周观战的群侠无不替小郎捏了把汗,目光全凝结在他俩身上,似乎场中两人争斗的胜负,和他们有着切身利害。

那庐陵神攻出的拳势,越来越凌厉,而小郎闪避之功更是绝妙无比,身不离对方三尺方圆,庐陵神拳势如雨,竟然沾不到小郎衣角。转眼间,庐陵神猛打出的几十拳仍是徒劳,他越来心理越惊,心想:这可是怪事,这小子身法,分明是庐陵派功夫哟,莫非师傅庐陵王还真在人世,且又有了传人?他心念动处,猛的向后一翻身,退出圈外,喝道:小子,你是何人门下?达光不理会他的问话,而是笑道:怎么了?不打了?那不行呀,还没有分出胜负呀!笑声中,身跃前扑,竟然紧追不舍;就在他身型一纵时.旁边横跃出一鬼狐面人.那人厉声道:小子,休得撒野,尝下我云梦神指的厉害!随着喝声,人已横住了小郎去路,一手一伸,抓了过去,双方都是疾势,眼看达光躲不开对方那劲指一戳,小船上那少女就先忍不住,叫出来:啊呀```不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