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1/

铁血传之庐陵王记[一]

滔滔江水,白浪翻天,万里铁江向东流,穿峡谷,越险滩,过了铁都;江面宽阔,天地为开,那江面上,重船轻舟``木排猪筏,顺水而下。

突见一叶小舟驰来,一位少年鱼郎,年约十六七岁,生得眉清目秀,文敏中带着强健的英气,渔家的布衣也掩饰不住他那俊秀的身姿。

只见他驾着小舟乘风破浪,一阵疾风吹来,只见上流急弛而下一条乌篷船,船上似乎无人,恰与小舟交错过时,只听小郎喊道:血!

众人一看 那船上渗出缕缕鲜血,流在水面上。一听他喊叫,惊动了江面上的众船,大家全向那乌篷船靠去,望着流出的血水,他们虽然少见血腥,但也听说过,江湖上仇杀的事,这些人不免吓得目瞪口呆,不敢上船仔细察看,可是``众船之上,不乏江湖中人,有几人纵上船,只见那船上个个都蜷曲着身子,全是额头被人抓裂而死。突然有人震惊道:‘啊!这不是江湖神手,成功,成大侠吗!?他怎么被人杀了!’其中另一人叹道:想当年,神手在狼牙山上的群英会,曾见他一手震群雄,想不到```如今!.....

此话刚落,又有人惊道:嘿,那小旗是什么?? 众人一看,只见船舱口上插着一白色小旗,成四角形,中间绘着一个拉二胡的老者。

一人瞧到这小旗,顿时,大惊``有几人笑道,嘿嘿``这一小旗怕个嘛呀,他忙道:这 这就是令江湖人闻之魂飞的‘庐陵令’

人话刚落,回头一看,只见众人早已驾着各自的船疾驰而去,他赶忙一纵,跳上近身一船``急令船夫开船。

此时,那乌蓬船还有那小郎站那,望着惨死的人,摇头一叹;拔下那旗向兜中一塞,就上了小舟.....

这江中惨案,不几天,就轰动了整个江湖,震惊铁血武林群雄``使得刚平静不久的铁血,又要涌起疾浪来。

想当年,为了抗击铁血国王河泪的残暴通知,江湖上各派为了取得‘庐陵遗诏’忠义信物,找到当年米粥丞相所亲笔书的各地义士的名单。推举武林盟主,光复铁血!

由于庐陵夫人不愿意自己丈夫庐陵王再染江湖,私自把‘庐陵遗诏’携走,致使在天山开武林大会时,庐陵王拿不出丞相信物,众人生疑认为庐陵王有投敌之嫌,语不合``顿起血雨腥风,庐陵王一敌群雄``残暴皇帝河泪知道以后,派出了滨海七魔带领大内禁军,仗着会射准箭的本事,从山后偷袭,庐陵王前后受敌,门人大多被杀,庐陵王被滨海七魔箭射双脚后投下了天山万丈深渊,生死不明。

待武林众人晓知那些从后山杀上的黑衣群人竟是河泪派出的,后悔不迭。那滨海七魔不理会众人,便带着人下了山,去搜寻那‘庐陵遗诏’......

庐陵令重现江湖,以为着庐陵王本人未死,武林之人,不得不为此忧虑。

铁血传之庐陵王记[二]

话道虾公山下的玉楼潭畔有一‘玉楼山庄’山庄大厅上,围着四十多位武林侠士,正议论着‘庐陵令’重现江湖之事,那老庄主玉面神腿月苍海猛一拍桌子``吼道:‘我就不相信,那老儿两脚伤残,身下万丈深渊下。再说,即使他没死,还能逞凶到哪去?’有人忧言:那庐陵王武功盖世,我们还是不要大意为好!月苍海大笑言:HOHO``这点也怕什么?在坐之人哪位不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手,还会斗不过一个老残废?

话未了,突见一人从外亡奔迩来,一进大厅就跌倒撕吼道``大家,救命呀....只见他脸上全是血,中间额头被掀出一口子,交叉着,血正顺脸而下`。有人惊道:这就是庐陵王的七十二神抓的招数,怎么``怎么``真的上门来了。这一言,有人听得魂飞,忙向月苍海庄主道:兄弟有要事,要先走一步。月苍海见此人骇得这样狼狈,``气直说道,好好好,走走``还有诸位还有要走的,尽可以走``有天大事,老夫一人担当,不会累及各位的。他这一开口,立即有五六人正中心意,忙着向外窜去,哪知他们这几天刚到门口,忽然一阵劲风吹来,冲得几个东倒西歪,只听有人喝道:‘都是阎王那挂了号的,谁也走不了!’

话音一落,只见眼前人影急晃,跟着几声惨叫,那要出门的六人全都栽倒在地,血染阶前。

大厅还剩三几人,论都算是武林顶尖高手,但被对方气势震慑住了,动手知道不是对手,想跑也没有路可跑,真是进退两难啊。此时忽有一人向后边门看了一眼,一声不吭的急步跃去,他以为寻事人既在前厅现身,后面顶无人``正好逃走,哪知```刚到门口就随着一声暴喝‘回去’劲风也随音既到,呀一声惨叫``那想逃窜之人却被那劲力拖拽回来``撞在一石柱上,轰然大震,柱断两截,瓦碎粉飞,大厅塌下来一大片。就在尘灰弥漫之时,大厅内惨叫声,此起彼伏,转眼间大厅内血流满地,只有玉面神腿月苍海还在于一怪人打斗,他看对方``分明四肢全齐,头上带着鬼狐面具,并不是传说的庐陵王``因为他已经双脚并断了,就是神仙再世,也不会重新生出双脚来吧。月苍海喝道“朋友是什么人?与月某有何仇恨?

那鬼狐面之人冷哼一声:也让你死个明白,我乃庐陵神,来着是为庐陵王报仇的!

月苍海忙道:当年血战天山``我月某并没有参加,不知报仇从何说起?

庐陵神大笑``你如参加,现在哪有命在? 就因为你没有参加,所以没有打算要你性命,识相点,立即同我走,为我庐陵神出点力,便是你天大之幸!

那月苍海也一阵狂笑```哈哈,你人错人了,我月某头可断``血可流,也不可以投降于人。

庐陵神冷笑一言:你能不降我?声落,身行飞转,不见人影,月苍海正叹道``好快的身手呀,怎么不战而逃了? 一言为了,后身被人击一掌,他人顿时天地旋转,失去知觉.......

血洗玉楼山庄之事,很快传遍铁血整国,闹得人人自危,整个武林闻庐陵魂飞。但噩耗一件一件传来,大漠四雄``一夜毙命,血湖五杰突然消失;一面面庐陵令插向哪里,哪里就刀光剑影,血流成河......

铁血传之庐陵记[三]

话道,那小鱼郎驾着小舟,来到一关口``在一乱石边停下。纵身下了船,爬山涉水,来到一深谷。那谷中有一平地,上搭着三间茅屋,百鸟喧闹,屋中竹椅上坐这个带着瓜皮帽,旁有一小茶壶,正忘情的拉着二胡``忽听一阵脚步声传来,那老人睁开眼道,是达儿回来了么?外面应声到,是我,爹```一进屋子就依偎在老人身旁``道:爹,出了一个什么庐陵神;闹得江湖大乱哦。

老人稍一琢磨,便道:庐陵神,一定就是那当年人称为‘瓜皮猫’的汤小恩.....

小郎不解的问:那庐陵神也会七十二神抓,还用爹当年威慑江湖的庐陵令!我真不懂他是什么样的人。

老人叹道:这自称庐陵神的人,就是我当年的八大弟子之一,其余七人都在血战天山的时候亡了命,他侥幸脱险,想不到今日会掀起这么大的腥风血雨来!.....似乎感慨了一下,就接着说:他是我门徒,还得我出面收拾他,怎想.....

小郎突然问:爹,那你说那庐陵神是你徒弟,那你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庐陵王了!?....

老人叹道:我现在是知非老人,已不再是当年的庐陵王了。说罢,突然转首,望向那小郎,缓语道:达儿,你可是很痛恨他庐陵王呀?

小郎道:我才不呢,我能有那样个师傅,就可以传授我盖世神功了。

老人闻言,脸上露出了笑``言道:他虽然没有收你做他徒弟,但是他却是你的义父....

小郎惊讶的说:爹,你就是那武工盖世,文明遐迩的庐陵王!?

老人又是无限感慨一声道:武功盖世有什么用,宿愿不能实现。。。。

忽然注目门外,老人喝一声道:门外什么人?右手一扬,一指向门外点去,他这一指禅厉害无比,只听门外闷哼一声,从门边处跌出一持刀大汉,小郎挺身而起,到门外探视,见没有可疑之处就折身将那汉子提进屋内,往地上一摔:凭你这点本事也敢来做贼!

老人道:他不是贼,是来踩盘子的。

说话间,他手拍开那人穴道,此人四十多岁汉子,身躯高大,一脸横肉,凶眉恶眼,一眼看去,就知他非善类。被解了穴道之后,长呼了一气,眉头一皱,一拳向小郎打去,只见拳法凶狠,小郎正要闪躲,突然从身侧出了一手,向那汉子打出的拳撞去,拳掌一触,那汉子大叫一声,全身立即向后倒去,满地乱滚。

小郎笑道:嘿嘿,你不是很凶么?怎么滚起地来了?

老人冷道:你什么人?跑来此地做什?快说,如敢蒙骗,别怪我掌下无情!

那大汉滚了一阵后,痛苦稍减,但那受伤的右拳,却已红肿,他抱着拳头坐起身来,也不答话,只把眼睛向下看。

老人道:你看什么?是不是还打算试下你的坐手?

突然那大汉转身猛向后窗冲去,老人哈哈一声道:既然来了,还要走么?

笑语声中,一举手掌拍去,凌厉的掌风正击在那大汉腿腕之处,闷哼一声``双脚应声齐断,人又跌倒在地。

这时的大汉也不顾手疼了,抱着双脚,伏在地上,疼得大汗直流。

老人冷道:双脚震断的滋味如何?

那汉子口喘粗气,根本答不上话来。

老人向小郎手一挥,道:达儿,把他那脚接上,我要审问他!

小郎闻言,双手齐出,抓住那大汉双脚,猛一拉``又一错。又听那大汉呀一声惨叫,立马昏死过去。

老人笑向小郎道:达儿,看清楚了么?这是七十二神抓的第十一式‘神出既应’

小郎道:我早已练熟,只是劲力不够.....

恩``就在说话之间那大汉醒转过来,痛苦似乎全消失了,茫然着望着知非老人....


铁血传之庐陵记[四]

那人突然向老人磕头,嘴里道:老令主,老令主,弟子....

老人喝道:你是痛昏头了啊,谁是什么令主?快说,你是做什么来的?

那汉回说:弟子是奉新令主之命来这探询老令主下落的。果然,被弟子找着了。

老人哼道:你胡说些什么?你们那新令主名什?叫谁?

汉子道:新令主真实姓名江湖上知道并不多,帮中人也知他是老令主的弟子,他自称‘庐陵神’

老人又问:你可见过他没有?

汉言:有``有见过,不过,他总是带着鬼狐面罩,认不出真面目呀。

老人沉思了下,又问到:那你进深谷是干什么的?

大汉道:是寻访老令主的...

老人道:嘿嘿,是不是找到了,回去报信,让所谓的庐陵神汤小恩带着人来除掉老夫?让他独霸江湖,而高枕无忧呀``

大汉闻言道:这```这个```这个....

没等他说完,庐陵王一阵狂笑,在笑声中,只见他右手一扫,那大汉一声凄叫,额头破裂,脑浆溅得满地...

小郎吓道:爹,你这怎么了?怎么杀了他呀?老人叹道:若不除掉此人,放他回去,他定会泄露该地的秘密,今后我们麻烦就多了。小郎诧异的问:爹,你是怕了他们?

老人哈哈大笑道:害怕的不是我,而是那个自称庐陵神的人。

他一日不把我除掉,他就不敢放手在江湖上掀浪,从而称霸武林。你懂么?

小郎摇头道:我不懂,爹``你为什么不出去把那庐陵神除掉呀?

老人苦笑道:唉,我何尝没有此心哟,只是我双脚....

小郎忙道:不要紧的爹爹,我可以背你走....

老人摇头道:不,那样不行,会连累你的;我自有办法.小郎道:嘿嘿,我就知道爹会有办法的,一定会除掉那庐陵神,老人笑道:呵呵,那得有个庐陵公子出世才行呀.庐陵公子?

小郎惊讶道:谁是庐陵公子呀?老人坚毅的道:你!.....我是庐陵王 你是我儿子达光,当然就是庐陵公子咯.哈哈....

小郎瞪大双眼道:爹,我``我能行么?老人点头道:你行,那瓜皮猫--汤小恩才会七十二神抓的三十式.你却全会哦.小郎疑惑答:可我,内力还差得很哟.老人道:这没什么的.十年来,我一直在深谷中采百药,练成了无敌金刚丹,吃下去,可以增加内力,我可以用真气帮你打通玄冥脉,不过.....他忽然停住没有说下去.默默看着小郎,一会才缓道:孩子,你得答应爹一件事情.....小郎道:爹,你老吩咐要办的事,达儿都会尽全力办的.老人看着自己唯一的亲人,自己的义子,他说:可知道,你内力加强了以后,凭着七十二神抓,可能震撼整个武林!.....达光点头答:这我知道,七十二神抓是武林绝学,当然能震撼武林.

老人 恩 一声后,赞许道:你明白就好,我要你成功以后,替我洗刷以前的污名,寻到那庐陵遗诏,可办到么?.....

达光点着头道:孩儿遵命!寻到庐陵遗诏洗刷爹爹的污名,不辱你英明! 可对?

老人哈哈大笑``言:好孩子,爹没白疼你呀.但愿这是你真心所言!好,药``你拿去!

话闭,一眼看到地下那尸体,一手势``要义子把此人移去,达光接过丹药,他把那尸体移到后山``回屋后洗净血污``.他看爹闭着双目,达光服下丹药,便在老人身侧打坐起来,不知过了多久,达光渐渐情形,忽觉背上有一物顶着,心中大惊!欲转首,听到老人之声,孩子,不要动,我在帮你打通玄冥脉,达光一听就马上感觉到一股热流在自己身体涌动.分这向各身体部位散去.....达光马上又进入忘我之境.

......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达光醒来时``已月挂树梢了,他义父也找不到了,桌上留着一信,写着:儿,我为你助长了内力,打通了你玄冥脉,已耗尽了我六十年之功,如果敌人乘虚而来,为父难以抵挡,我已另寻好秘地藏身,你要早离此谷,留此空屋,让敌人费心去猜疑吧!记着!!为我洗去污名!...

留函至此,似乎未完,但却中断了,达光见义父已走,心中非常惆怅,父子相依为命那么多年,一但生死离别哪能不深感痛心?还自语道:一定要为义父洗除污名!

.....太阳升起,铁江谷急驰吃一小舟,驾船的是个小郎,正是那庐陵公子---达光,他望着茫茫大江,不知向何处,只任船顺流而下....

铁血传之庐陵记[五]

江汊港湾,庐陵公子驾着一小舟,驶到此处,瞬间从右侧芦苇之内,箭似的冲出一船,达光见快船阻拦,不免有点措手不及.只见那船上站着个彪行大汉,满脸的悍气,一望就知是个出没在水上的豪客.两船越距越近,达光心神渐定,他并不理会那快船撞来,仍在独自划桨,对方船上站着那大汉已耐不住,大喝:小子,这不是捉鱼的地方,还是把船划到别处去吧,要不染....

而大光仍是不理不采,大汉暴怒,双目一瞪,又喝道:小子,你听到没!

此时,两船已经离得更近了,相距也就几丈,达光这才抬起头,微笑着问道:刚你说什么哟?那大汉怒道:这不是捉鱼之地,叫你划船都别处去,莫非你不懂人话?

达光装呆道:人话?我怎么听不懂呀,但我有点听不懂你的话.

那船舱又钻出一汉子,闻言笑道:伙计,这小子骂你不是人哟....

啊!!这小子敢骂人?那大汉手掌一按腰际卸斜插着的四棱刺,怒吼着.

而达光笑着回说:谁骂你了嘛.你说此处不准捉鱼,我又不是来捉鱼的.那大汉怒气着问:那你是来干什么的?达光笑答:嘿嘿,我是来捉螃蟹滴,这江汊就出那玩意.

大汉气势凶凶道:捉什么都不准,快把船划开,否则``老子的刀可不认人!....

那大汉生得凶恶,话也厉狠狠的,但是``达光并没有怯意.他高声说道:什么.把船划开?我常在这捉螃蟹,这大江又不是你家开的.大汉闻言更是怒火冲天``正要发作,忽见从芦苇丛中又冲出一小船,只见一骄滴滴声音:你们吵什么嘛?达光注目看去.见那小船上站着一位绝色少女,容光艳人,那大汉似乎对这少女极其畏惧,闻声立刻垂下头去,恭身道:小姐,这小渔郎要向里面闯去.

少女冷一声 恩``一双秋波就像闪电似的向达光扫去,而后转身问道:你们可将今晚不准人进去之命,告诉他了么? 大汉忙答;小的已经和他说了.但他说这江不是我家开的,毫无理由还阻挡他进去呀.....

少女哼一声,双目再次扫向了达光身上.只见他身坐船上,双手搭着桨,不但毫无惊慌之色,神色却从容之极.只是一双让人发热的双目凝视在自己身上,那少女大惊:忙把秋波一转,避开了对方的那炽人的目光,冷的一问: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达光还是微笑着道:嘿嘿,我是来这捉螃蟹的.少女冷冷的说:不``今天不行,今天过完,你随时可来,都没人阻你!

达光鼻子哼一声.他问,那是为了什么?你得说出个理由来.

少女答说:我说,恐怕你也难懂哟,也不会懂的.

达光振振有词的说,没有理由,那我非要在这捉了,不然,偶明天吃什么啊.......

少女听罢,抖手仍出一锭银子.说道:这银子跟你,胜你捉数日螃蟹,够了吧?还是快走吧。

达光缓缓摇头,拾起那银子又仍了回去,大声道:我不愿意接受人的施舍,万一银子来历不正,我还怕惹祸上身捏。

少女见状,神色大变,心想:今天怎么碰上这等难缠之人,软硬不吃,打发不走,看来只有实言相告了。

她说:今晚,这江汊里,有很多江湖人士聚集,说不好,还会动手打起来,难道你不怕么?

达光摇头笑道:不怕,不过...我很想学武功,看看这有没有本事高的人,我打算找个师傅捏。

他这一说,少女笑了,答道:你是想看热闹?对么?达光以微笑回应,他说:偶就是喜欢看热闹,如果你不介意,能否让我进去看看呀?

少女笑答:好好...只要你乖乖坐一边,看看是可以滴。接着,又轻轻的说,你想看的话,到我这船上来看好了,能不叫嚷最好了。

达光大喜道:去你船上看,好哦``只是我这船....少女又答:就栓在我船后吧,你人过来,千万别乱说话。更不要冲动;懂么。达光头一点,就把自己小舟栓到那船后,缓坐下,那少女一摆手,那船急驰而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