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二、惊蛰 第8节

零_晓龙 收藏 0 0
导读:零 二、惊蛰 第8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9/


8、

几条黑黝黝的人影在上海的一个弄堂口聚拢。

更多的人从各处要害口把这里封上。

军统的人在集合,他们做起这种事来颇似现代的反恐部队,老到,沉默。

刘仲达和橙黄在他们中间现身。

橙黄看刘仲达,他们在能不说话时尽量不说话,森寒肃杀,刘仲达的猥琐和琐碎在他们中间倒象个异类。

刘仲达指了指弄堂深处的一道门:“就是这了。共党最后一个据点。”

橙黄做了个难以觉察的手势。

军统向那里掩近。

刘仲达有点不忍心:“非要赶尽杀绝吗?”

橙黄阴森森的看着他:“初一做了就是十五。你不舍得?”

刘仲达连忙摇头:“联合抗战,我怕兄弟们杀出祸来。”

橙黄咬着牙:“杀十个是祸,能把共党杀出上海就是功!该洗牌了。”

他无心思再理这怠惰家伙,加入行动的行列。

军统向目标的那扇门掩近。

一枝冲锋枪封门,一枝冲锋枪掩护,两枝手枪侧翼,一人拿着大锤,那是随时准备破门的主。

门没关,破门的家伙一脚就把门踢开了。

然后他就着一点微光,看见正着门的楼梯口上有人影闪动。

砰然枪响,一发子弹穿透他的头颅。

破门者笔直栽倒。

密集的枪声来自军统们要冲进去的地方和弄堂里民居的几个制高点。

一辆疾驰而来的车上闪着枪火,封住了退路。

刘仲达屁股上着了一枪,被橙黄拖进了子弹射不到的死角。

黑暗里阴恻恻的声音:“我们只要沧海的脑袋。”

橙黄一楞:“是中统!修远的人!”

他冲了出来用冲锋枪狂射。


靛青推开门,揉着脸驱除自己的困意。

他看向坐在电台边的报务员,那位也是一样的困意。

靛青问:“颉先生还没来消息?”

“是的。……咱们这边的变故可是一早就发出去了。”

靛青有些茫然:“……颉先生不发话,自然是有不发话的用意。”

报务恭敬的答道:“是的,是的。”

他们提起劫谋来就象是提起一尊无所不在的神,这尊神让他们无论何时,即使独处也带着发自身心的畏惧。

呼痛、奔踏突然席卷了这寂静而隐密的空间,靛青在错愕中走出。

是铩羽归来的橙黄一行,拖着伤,拎着枪。

刘仲达和几个挂彩的被人拖负着,橙黄浑身浴血,提在手上的枪口似乎还在冒烟。

橙黄叫到:“遭伏啦!是中统,修远的锄奸队!”

靛青眉头皱到了一起:“……别跟叫驴似的。共党呢?”

橙黄响应着靛青的命令让自己冷静一点:“撤啦!…… 修远的锄奸队窝在共党的地方,我们挂了四条……”他又看了看身后的刘仲达,声音放得更低:“他们只要他的脑袋。”

训练有素的军统正在就地施救,橙黄看着正趴在桌上让人包扎屁股的刘仲达。

刘仲达是众人中呼痛声最高的一个。

靛青沉默,摇头:“不行。我们从来没输过中统,况且颉先生生平最恶的就是修远这老妖精。”

橙黄小声地压抑着:“可是这条狗已经没啥用了啊。”

“有用没用要颉先生发话才知道。”他瞪了橙黄一眼“你跟我出道的,就要给我争气。”

橙黄在嘀咕中沉默。

为伤患做救治的军统中已经有了专业的医疗者,打麻药,取子弹,包扎。

一个戴着口罩的医生仔细看了看刘仲达的伤口,转身。

他在刘仲达身后敲掉一管针剂,吸药,然后在一个橡胶封口的瓶里又吸了一点药。

他在给刘仲达打针。

刘仲达在针头将近肌肤时猛然转身,一把抓住了对方持针筒的手惊恐的叫到:“你给我打的什么?”


医生一拳将他打躺下,急退一步,刚把枪掏出来靛青已经开枪了。

血花飞溅,那人根本没管那只负伤的手臂,后退一步,把什么东西塞进嘴里。

橙黄猛的跳过去把枪一脚踢开,那人已经被一排枪对准。

那人倒地已经死了。橙黄撕开他的口罩。

“中统修远的人。”他看了眼靛青“杀上门来了。”

靛青默然了一会,转身开路,他不愿意让部下看见他的焦燥。

靛青好象下了什么决心:“撤走!换个没人找得着的地方!……把共党带上!刘仲达……”

刘仲达跛着,没脸没皮的瘌狗一条,凑到他身边。靛青正眼不看把他推开。

靛青吩咐着:“找几个人把他看起来。别再让人剁了。”

在一片乱哄中军统们开始收拾,他们准备撤离这个据点。靛青走开。

报务员急匆匆过来,沉默地把一份刚译好的电文交给靛青。

很短,靛青一眼就扫完了,默然了半晌,

然后他开始大叫:“不搬了!不搬了!颉先生话到!”

屋里的军统方才如扔进一个炸弹的水,现在如在绝对零度下瞬凝的水。

靛青又看了一眼电文,又看了一眼他的部下,电文的意思很清楚了,但他说出来时仍带着犹豫“把中统清出上海。――你们听到了?颉先生命令。”

听到了,但是象他一样的犹疑,每个人都知道这意味着怎样的流血和怎样的厮杀。

靛青看着橙黄,命令已经下达,是橙黄该动作的时候,但橙黄仍未去动作。

靛青:“你不是要反击吗?去准备呀!――我们和中统开战了!”

他走向他原来下意识要去的方向,但将近时他又站住了。

――那是囚禁着客人的地方。

靛青拐向另一个方向走开。

军统们起出了那些不是大战根本用不上的武器箱子开始组装枪械。

背着几枝长短家伙的军统从通道里走过,去加固他们的防御。

客人在囚禁他的地方看着这一切,他坐在床上,他的神情比靛青、橙黄这些当于厮杀一线的人更加沉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