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二、惊蛰 第7节

零_晓龙 收藏 1 5
导读:零 二、惊蛰 第7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9/


7、

上海靛青的据点是一个南方的院落,天井框出的小小夜空,这里阴晦到完全看不见延安夜空中清澈的月光,居住者也几乎摒绝了灯光。

天井里出没着阴沉的人和阴沉的枪口。

橙黄在查哨,白天暗算过人的人现在也担心被人暗算。

靛青隔了一层铁栅栏打量着他的囚徒。

客人被铁链锁在墙上,他在那间转身都吃力的蜗室里看着靛青,但很快就对靛青失去了兴趣。

客人礼貌的问到:“不困吗?你今天挺累的。”

靛青决定认定这是嘲讽,狠狠地哼了一声。

他的狠恶没什么回报,客人开始准备睡觉,他显然是个生活条件不错并且很讲究整洁的人,每一件脱下来的衣服都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旁边,而且之前他已经把自己的睡眠环境尽可能收拾得象个样子。

靛青瞪着,他是行伍出身,出卖人的事不是没做过,但习惯敌是敌,我是我,敌人这样的放松让他纳闷。

客人坐到了床上又问:“刘仲达呢?”

靛青再度哼了一声。

“新来的人立功心切是不是?现在一准带着人马在搜捕共党呢。”客人微笑着“这么卖力的人不好找啊,站长你怎么把这活宝挖到手上的?――三顾茅庐?重金礼聘?胁之以迫?求之以爷?告之以奶?”

靛青本不白的脸气得有点发白:“哼,就那条狗?”

“他可绝不是狗。”客人看看靛青的表情“他自己靠上你的是吧?他本是中统的人,他觉得你们势大就靠了过来。他先把我们卖给中统,再把中统卖给你们?――下边他会把你们卖给谁?”

靛青现在几乎每说一句话都要伴着鼻子里一声冷哼,否则他在这奇怪的囚犯面前总觉得有些抢不回面子。

“哼,卖给谁?我们是最强横的。只要颉先生一声令下,我们能够光复上海!”

客人很惊讶的样子:“啊?那颉先生怎么就不下这道命令呢?”

靛青很高兴自己终于找回点场子:“放屁。你懂打仗吗?”

客人站了起来:“对对,我是放的一窍不通之屁,不过我看站长好象是行伍出身,坐立行走都是军人风骨,对这个是一定懂的。”

靛青得意到不说是也不说不:“打仗讲的是天时地利人和,上万条人枪自然是能光复上海,可回头是要跟小日本正规军对的,那就叫自暴其短,跟你们共党搞的短命起义一样。”

客人冲着外面的靛青一拱手道:“多谢站长点播,茅塞顿开。站长的实力是一定能搞到小鬼子很难过的。”

靛青感觉自己很有面子:“不是我的实力,而是颉先生的丰功伟业。冰室成政那帮日本孙子要有什么出格动作是先要知会我们的,日军要有什么搜捕行动,他们的特工也是要暗地里通知我们的,怕的就是我们被惹恼了,随时血洗了他们。”

客人在狭小的狱室内镀步:“了不起。身在敌占区都能经营到这个地步。难怪现在被搞得很难过的不是小日本,而是昨天还在并肩抗敌的共产党。”

靛青一下噎住,无论如何他也并不觉得今天做的事有多光彩。有些恼羞成怒。

“……我拖你出来大卸八块。”

客人哑然失笑道:“要是那样倒也好了,你我就都乐得轻松了。可惜你现在要等颉先生的命令,你的命我的命,都悬在一条线上。”

靛青无言,甚至不顾尊严地往周围看了看,看守的手下离得很远。

靛青也压低了声音:“你怎么知道?”

客人也同样的小声:“你来看我呀。你看我的时候不是在看我,是在想自己的命,那份心潮澎湃,上穷碧落下黄泉地涌着。”

靛青喃喃地骂了一句走开,他再也不想呆在这个人视线里,呆在他面前象是连灵魂都会被看光。

客人又说:“想知道颉先生会怎么对你我吗?”

靛青站住,这个让他没法不站住。

客人宛然一笑:“明天再来,我告诉你。”

靛青有点摸不到头脑:“……什么意思?”

客人整理了一下卧处,躺倒“铁窗孤寒,虽说在下和站长不幸成了对头,还是希望有个聊伴。”

靛青头也不回地走开,他一秒钟也不想在这人面前多呆。连看守的特工都远离了他,他象是睡在真空里。

其实他的眼神寂寞之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