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孤独狼日记 玛多岁月 我的玛多生活 14

我热 收藏 0 15
导读:草原孤独狼日记 玛多岁月 我的玛多生活 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


我的玛多生活 14


一九九四年九月一日


上班也乏,才让也对我看不惯,训教于我,甚为气愤。才让一帮去花石峡消杀灭,又留下了我,小梅,小郭。梅曰计划让我继小郭调离后搞计划免疫接种工作。自才梅牛扣我十天工资后,我一直对三人毫无好感。就看对苟文昌旷工如何处理了。白天出八元钱吃了一顿美餐。


一九九四年九月二日 星期五 周末


九月份来临了,自昨天与气象站一帮去南山坡推十点半出八元钱,共凑75元去小巩饭馆吃了一顿后,晚又在李义夫处推十点半,赢了十来块,之后与李、华、张抠将,输了二十多元。还与李义夫闹了一顿,他扬言要打,因输不上帐,赢催帐,之后,又因我拿了我的磁带未让他看,他吼掉了。寄人篱下受尽欺侮。怪谁呢?今天又借了小郭20元,去街上买了点菜,计二十多元。晚又打麻将,借杨明寿50元,又输了四十元。几日来共达60多元。


一九九四年九月三日 星期六


今天礼拜,未上班。又借小杨50元,总共计100元了。小郭共70元了。共借外债170元。晚抠将又输了四十元。已一百多元了。伤心!


一九九四年九月四日


中午起床,尚未吃饭,刘小虎来抠将,叫我。又奋战一下午,输十元。刘输一百元,很不高兴。我也无所谓了,命不很好。


一九九四年九月五日


晚急得无事干,李、张等人因赵船不让抠将,只好借了李的桌面,至我处玩,奋战一晚,手气特背,又冰十五元,可谓真正穷光蛋了。所借一百七十元未排什么用场,剩了四毛钱。


一九九四年九月六日


老老实实去上班,才让近日要去西宁看病,交待了一些事情。我现在与才让一室,兼管收发,划考勤。由于关系与众人没搞好,据传言,分了几个办公室无人要我。很伤心。防疫站无一个好东西,阳奉阴违。被才让刁难、谩骂,划考勤也受气。狗日的无一个好玩意。在气象站住也受众人奚落,无一人看上。赵船要我倒灰。早见了我,问昨晚抠将了,曰以后再抠将我赶出去。我怎么就无一人呢?在这个世界上真得无一人欣赏看得上吗?特自卑。在我看来,无一人是好东西,只要自己看得起就罢了。


一九九四年九月七日


仓皇由大街上出走,许多东西都未有,除了所穿衣物,身无分文,向郭紫英、杨明寿,借钱达一百七十元。前几日伺机去政府家里牛粪房偷了一条羊腿,家中我的物品及菜只因老爷子锁了门,进不去,何时要翻窗进去,取出煤票,给哥找车拉一车煤。还有眼镜,菜,珊珊存折,书刊,证件等。公安局办的长期身份证该取了。


一九九四年九月八日 星期四


去年强化免疫下帐报差费,填了十天,一天四元,因贺丁甫家住得仍未开来发票,也不能报了。去税务局开也不成了。因报销心一横,回家翻窗而入,取了煤票,发票,衣物,鞋等。去防疫站因车票与才让争吵,后来又报了38.40元。总计今可报78.40元。回家一趟,收获不小。老爷子发觉了??


一九九四年九月九日 毛泽东逝世日


早上赶去上班,迟到十分钟。小苟处理结果:扣半年奖励工资53×6=318元,半月工资220元,按超假十五天计算,才梅故意包庇了他。与小梅要了扣工资发票。下午去防疫站,小梅给我交了收发手续,整理三年来文件。晚在气象站小杨处吃了点狗肉,也吃不开,让人取笑!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日 第十个教师节 星期六


昨天为毛泽东逝世十八周年,今天迎来了教师节。(作者注:现在是我的节日了。据说因为原来老师是臭老九,毛主席死后,老师翻了身,也就是臭老十(师)了,哈哈。)早才让以看病为名请假10天下宁。上午去电视台问武安正拉煤情况,曰无车不好拉。目前要办的大事就是替哥拉一车煤,目前工资也发不出来,急需金钱。去卫生局,祁正良调县医院任院长,其余听说也有调整。韩老六说早些时候父亲打电话要领我的工资,与韩说知,千万不可领给,想来经济制裁没门。多亏去了一下,否则来不及了,一发工资无钱花了。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一日 星期日


昨天教师节,中午发电,在小杨处看录像《潇洒走一回》,《飞越时空》,下午在哥处抠将,借梅50元,输了二十五元。晚在小曹家看录像《至尊威龙》。一觉睡至今天四点才起。下午去街上,差点撞上老爷子,绕道公司去买了一盒烟,一袋月饼。晚小虎来抠麻将,奋战一晚,赢了二十元。刘小虎言语也着实令我不快,因划考勤也得罪人。赵船干预,说再打烧掉麻将,这是最后一次。吓坏了,他妈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明去银行取钱。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二日


今年立志攻读中医大专,已于八月二十日向四川自修大学索取简章,9月7日收阅,除简章外,还有一便笺,曰:中专毕业,恰好读大学,欢迎参加高教自考,取得大专学历。及报名等。报名费已早于九四年八月二十二日寄出,估计书快寄来了,注意查阅。今日报销去年计免下帐差费78.4元。还梅50元,买了些菜。注意随时领取工资(包括三哥的)以便及时拉煤。今年煤不好拉,车不好找。自己该咋办呢,又靠谁呢?快过八月十五了,该怎样办呢?在气象站也遭人欺,吃不开,被人耍笑。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三日


中午发电,听录音机,整理磁带。饭后,去邮局取报纸,书仍未到。尕祁来信了,现在在西宁青海省儿童医院传染科学习,谈及了学习,生活,对人生看法。这是分配以来三年中第一封信。以前曾去过几次信,均无回音。由于消息闭塞,七月份至西宁未听说尕祁进修,未能去探望他。听他说,除我之外,他都见过了,汪西、昂智、贤贤、马龙、小龙等人。不知还有无机会下宁见到他。也还真想他。唯一一知音!下午去整了卖菜的及卖眼镜的,有所收获吧?与华桑杰因他拿我的饭菜票也差点搞僵!人生痛苦!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四日


眼镜又碎一片,镜架也坏了,得重配。昨日由小贩手里没收三十个眼镜,我挑了三个,给交苟文昌。主要是为换镜架。苟说其中一350ºC的他要了,很球多,分赃不公。今日分发,一雪镜,一变色镜,一近视镜250ºC,很气愤。有机会去换一度数高的。反正自己眼镜报废了。晚在小杨处看六月份曾在家中观看过的八集电视剧《马本斋》。当前最重要的事为去武安正处领九月份工资,准备拉一车煤。明天去给尕祁发信,领哥工资,取报纸,看购书来否?近日内理发!


2006-11-17 - 19:50 发于行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