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急的爸爸


星期一早晨,沉茶MM来到教室,同学们发现她的脸上肿了好大一块,就问她是怎么回事。沉茶MM说:“妈妈出差去了,昨天我和老爸闲着没事就去公园划船,有只蜜蜂不小心落在我脸上,想歇脚呢!”

同学们说道:“晕死!小心被蜇,赶紧把它赶走就没事了。”

沉茶MM道:“55555!我还没来得及伸手赶走它,我老爸就操起船桨把它拍死了。”


别害怕,我没带枪


一天,“警察不许动”在巡逻时发现街边有一个独自徘徊的小姑娘,只有三岁左右,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长得非常可爱。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呀?”警察不许动过去问道。

那小姑娘眨了眨大眼睛:“我叫公主丫头。”

警察不许动问道:“你一个人在这里,是不是迷路了?你家在哪里呀?”

那小姑娘摇摇头。

警察不许动又问道:“你父母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撇撇嘴:“我不认识你,我妈妈说不能和陌生人讲话!”

警察不许动目瞪口呆:“你什么都不说,我怎么帮助你呀?!”

折腾了半天,那小姑娘就是什么也不说。警察不许动无可奈何地开始小心翼翼地翻她的衣袋,希望能找到一张纸片啊什么的,发现一点线索。小姑娘摊开双手没有反抗,却嫩声嫩气地说:“叔叔要打劫么?别害怕,我没带枪!”


差点儿误伤


楚云飞为了迎接叶子司令员布置的年终火炮实兵实弹射击考核,带着部队到野外进行射击训练。忽然,有一个叫防弹马甲的新兵过于紧张,在未上级允许的情况下就急着将炮弹发射了出去。只见山坡下的一块菜地被炸得一片狼籍。

硝烟散尽,从破烂的菜叶堆里突然站起一个人来,衣衫褴褛,满身漆黑,就剩下两个白眼仁在滴溜溜地转。只听他破口大骂道:“干啥啊?!干啥啊?!不就偷棵白菜吗?奶奶的还拿大炮来轰?我孟达有这么讨厌么?”

串串烧


黄昏——后的——美丽青海湖——風清雲淡,处处可见——淡烟微雨,楚云飞——在——枯树老藤烤鸭——边翻看着一本叫——《Annaouyang》——的英文书刊。突然,湖面刮起了——不过随风,从水中窜出一条——billccc/爬虫, billccc/爬虫——手持——北剑之锋,骑着——二野劲驴,抢走了——爱雨的囡——与——海百合;楚云飞——气得流出了——江泪,赶紧使出——水上飘然——神功,骑上——高山之鹰——伴着——飞扬的云,顶着——薇薇星雨——奋勇追击。这时,同仇敌忾——的——警察不许动——身披——防弹马甲,叫上——伊万斯基,带着——重型鱼雷——翻过——清河流,穿过——东园青松——林子,一起打败了——永不言失败——的——李小狼——和——billccc/爬虫,抢回了——爱雨的囡——和——海百合。大家回到了乌龙山里,在山头支起一口——锅子,熬了——大米稀饭——以示庆祝。


大声点!


ffg197137老师规定凡是上课讲话的,要到教室后面罚站,并且把说话的内容大声说十遍。有一天上课,孟达与邻座的同学白发方丈、Luna-Lan咬耳朵,被该老师抓了个现行。

ffg197137生气的说:“孟达,后面罚站!把你刚刚说的话再大声说十遍。”孟达低着头离开座位,走到教室后面,开始喃喃的低声说着。

ffg197137又骂:“大声一点!让全班的同学都听得到!”

孟达气急败坏地扯开破锣嗓子大喊:“老师的拉链没拉!老师的拉链没拉……!”


不吐不快!


楚云飞长官向来行事果决,绝不拖泥带水。偏偏他的勤务兵汤恩伯特喜欢饶舌,经常是在楚云飞与宾客谈话时也无所忌避,呶呶不休。楚长官积怒已久,一日忍无可忍,严辞训诫,并约法三章,曰:“今后长官与客谈话,你再来插嘴,就枪毙你!”

未几,客人云大风轻来访,闲谈之余与楚云飞议论世上何种叶子最大,楚云飞说桑叶为甚,云大风轻称应当以梧桐叶为最大。彼此“村枪舌箭”、争论不休。汤恩伯按奈良久,忍无可忍,终于一步从屋檐下抢出来,拍胸大叫道:

“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差点儿忘了,百合MM、兰MM这个帖子不要加精华哈,有盗版嫌疑。给大家笑笑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