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二、惊蛰 第4节

零_晓龙 收藏 0 9
导读:零 二、惊蛰 第4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9/


4

远处断续的五声枪响让地沟里的钉子抽搐了一下,我们当然知道这枪响意味着什么。

钉子睁开了眼。

伤口已经被人包扎过,但包扎的人早已不在了。

他是个生命力很顽强的人,一旦意识恢复,便开始思动。

钉子爬出地沟,在地沟口又停住了。

日军正在过路。

日本占领军、警察、夹杂着便装的日军特工。

卡车的车轮、轿车的车轮、摩托车的车轮,自地沟边的路上间歇辗过。

他们赶向枪声响起的地方。

钉子在等待中思忖着这一切,但他并不是多善于思考的人。

钉子裹紧了自己,连雨带水,他伤处早已只是淡淡的红色,再裹紧外衣就很难看得出来。

这里已经见了人烟,地貌远别于他藏身的地方――他已经离开了事发地点。

里弄套了里弄,钉子钻进了这样一个地方,地下党的另一个基地。

还在门外时,他已经看见门里一处倒伏的躯体。

一个和靛青们服色完全一样的男子近门,将本来就虚掩的房门关得就剩一条缝,然后在缝里看着他。

他根本不加遮掩,用一种剔骨刀般的眼神打量着钉子。

钉子一副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径直走向这处里弄的另一个出口。

杀人者全无忌惮,用一双毒眼一直目送他离开这处里弄。

钉子不知道走了多远,一直走到他的身体不容许他在走下去为止。

扒开了这处死弄堂尽头堆积的垃圾和杂物,钉子把自己塞了进去。

他很无力,血已经快流光,心力也将交竭。

一个来倒垃圾的妇人几乎将一簸箕垃圾倒在他身上,钉子猛弹了一下。

妇人被他吓了一跳,喃喃念着走开――在沦陷的上海每天饿死他这样的流民无数,不足为奇。

钉子苦涩地瞪着阴郁的天空,他再也不会笑了。

韩馥在向他微笑。

被洞穿了后颅的韩馥摔倒在桌上。

刘仲达阴冷的毫无表情的表情。

一个个的影象在钉子的眼前展现,钉子痛苦地在墙上撞击着自己的头。

伤口又破了,钉子看看沾血的手,他快死了,已经濒死。

弟弟在车轮下惨叫。

卢戡把他推进地沟,推他的同时,卢戡被击中后背的枪弹冲击着。

卢戡大声的吼道:“保护客人!他比我们重要!“

钉子霍然惊醒了,他坐起,瞪着他来的方向。

身边正给他端来一碗剩饭的妇人再次被他吓了一跳。

那位好心但是小气,给人饭却舍不得给碗,想了想把剩菜剩饭倒在他身边,然后喃喃念叨着走开。

钉子茫然地靠墙坐着,他已经虚弱得就要晕倒,晕倒就不会再起来。

他必须要补充自己的体力。

钉子开始用手去撮起饭放进嘴里。

后来他象狗一样直接用嘴将饭吞进嘴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