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3/


卫澄海一身商人打扮,显得十分文雅,拉拉朱七的衣袖进了里间:“最近过得还好吗?”

朱七来不及回答,扯身往外走:“永乐他爹不能呆在这里。”

卫澄海拉回了他:“放心,这户人家的户主是维持会的人。”

朱七有些纳闷:“你在这里很熟吗,怎么还认识维持会的人?”


卫澄海略一迟疑,冲朱七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出来,出门对一个蹲在炕旮旯里的人说:“你去门口照应着点儿,该怎么做你明白。”那个人说话像哭:“大哥,你可千万别动我家里的人,我全听你的就是。”卫澄海揪着袄领一把提溜起了他:“去吧,要是出了一点儿问题,你们全家都得死。”那个人哭丧着脸走到门口,回头说:“大哥你放心,出了一点儿毛病天上打雷劈了我……可是,可是等日本人过去了,你得把我爹娘和我的老婆孩子放了。”卫澄海一笑:“没问题,我跟中国人没仇。”


卫澄海拉永乐他爹坐到炕上,把朱七喊了出来:“一会儿咱们说完了事情,你就回家。大爷这边有我,我会给他安排个好住处的。”朱七不放心地说:“千万别让鬼子抓了去,抓去就没命了……卫哥,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半个多月了,”卫澄海斜眼看着朱七,“你还没回答过得怎么样呢。”

“还好,”朱七敷衍道,“庄户人的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

“见过熊定山没有?”

“没有,”朱七顿了顿,索性说了实话,“我听丁老三说他回来了,打谱找我呢。”


卫澄海笑了:“本来我不想直截了当地说这事儿,事到如今说了也没什么了,”抬手抹一把脸,正色道,“我在东北见着孙铁子了,你们干过的事情我也知道了……说实话,在这之前我还不太相信,这回全明白了。哥哥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这事儿应该这么办,熊定山那小子在这个问题上太不仗义……你不要担心定山会找你的麻烦,我不会让他动你一根毫毛的,”说着,神情诡秘地瞥了朱七一眼,“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说来我听?”朱七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期期艾艾地说:“我能有什么想法?反正事情已经出了,我也分了不少钱……这事儿弄得我很不好受,连丁老三都拿我不当兄弟看待了。卫哥,我理解你的意思,但是你也不必为我操心,如果熊定山真的想找我的麻烦,我不怕,跟他拼就是了,不需要你在里面搀和。”


“那好,”卫澄海搓一把脸又笑了,“我的意思是让你明白,你哥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哈。”

“卫哥,我知道你的脾气,你是有什么事情想让我帮你办吧?”


“你倒是个直性子,”卫澄海收起笑容,沉吟片刻,开口道,“我想‘别’警备总队的几件古物,需要人手。本来我想找熊定山帮我干,可是这几天我找不着他了,连山和尚都没了踪影。”卫澄海说,前几天他得到一个确切消息,崂山下清宫里藏着几件战国时期的古物,来历还不清楚,日本人想把它运回日本,让警备队派人去取货,据说是一个叫唐明清的教官负责押运,送到流亭机场,机场那边有日本鬼子的飞机等着。什么时候开始行动还不太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就在这几天。


“我的意思是,找几个精干的兄弟,半路上‘别’了它,”卫澄海咽了一口唾沫,“咱们中国人的宝物不能让鬼子抢了去!现在的问题是,谁认识那个叫唐明清的……”“我认识,”朱七一下子想起来了,刚回家的那天,唐明清去找过朱老大,“尽管我跟他没见过面,可是我有办法接触到他。”接着对卫澄海说了那天唐明清打发一个童子去朱七家喊朱老大的事情。卫澄海猛地瞪大了眼睛:“不会吧,这么巧?你大哥是干什么的?”朱七说,我大哥是个教书先生,学问大着呢……这你不用打听,反正那天唐明清真的去找过朱老大。听说唐明清一身好功夫,跟螳螂拳嫡传于师父练过八年,后来考上了军校。他爹是个有名的财主,几年前马保三在平度成立抗日义勇军的时候没有经费,绑架了他爹,他爹没有答应马保三的条件,马保三手下的一个弟兄就把他给杀了。当时唐明清在保定上军校,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拉着一伙人去找马保三报仇,结果又死了几个兄弟,据说全是军校的学生……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日本人去平度扫荡,抓了不少义勇军的人,其中就有杀唐明清他爹的那个人,日本人把那伙计交给了唐明清……打那以后,唐明清就当了汉奸。“我大哥说唐明清在他的面前是个小字辈。”朱七最后说。


卫澄海沉吟了半晌,一撇嘴笑了:“明白了,也许你大哥对古物有些研究,他这是想去咨询一下高人啊。”

朱七蓦地想起自己包袱里的那块铁瓦,不禁喊出了声:“对呀,我大哥对古董有些研究。”


那天,朱七揣着那块铁瓦去了朱老大的家,瞅个没人的空挡,拿出来问朱老大这是什么玩意儿。朱老大又是摩挲又是闻味,折腾了半晌才犹疑不决地说:“这应该是丹书铁卷吧?”朱七问,什么是丹书铁卷?朱老大不回答,问朱七这玩意儿是从那里弄来的?朱七说,他在山上挖了一棵棒槌,本来想卖点儿钱,谁知道买主拿给他这块东西,说是家里没有现金,用这个顶,还说这个东西值十几块现大洋呢。朱老大哧了一下鼻子:“十几块现大洋?这玩意儿要是真的,八十亩地也值了。”朱七大吃一惊,心里竟然有些恐惧,催促朱老大讲解什么是丹书铁卷。朱老大说,古代的时候,皇帝奖赏有功的大将,为了将来大将的子孙犯了法不受惩罚,就发给他一块这个……想到这里,朱七猛一抬头:“我马上去找我大哥。”


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卫澄海抽出他的镜面匣子枪,蔽到门后听了听,回身将匣子枪别回裤腰,沉声对朱七道:“就这么定了。一定要抓紧时间,不然容易出毛病,我估计有不少耳朵灵便的人知道这事儿,都惦记着呢。”


话音刚落,外面响起一声锣响,一个破锣嗓子高声叫着:“各家各户都听好了啊,除了不能动弹的,全都去关帝庙听皇军训话啦——”锣声刚过,门就被轻轻打开了,那个户主回来了:“大哥,你们赶紧走吧,再不走就要了我的亲命啦。”卫澄海反手贴了贴他的脸:“干得不赖。你给我记住了,你是个中国人,中国人就应该有个中国人的样子,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你应该清楚,明白了吗?”户主点头哈腰地说:“我明白我明白……大哥,可以把我家里的人放了吧?”卫澄海点了点头:“我走以后,你去地窖里放他们出来就是了。另外,”一指炕上躺着的老人,“把这个大爷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一日三餐给我供好了,以后会有人接他走的。”“大哥,这……”户主又咧开了哭腔,“你让我把他送到哪里去啊,一个大活人。”


“你会有办法的,”卫澄海抽出枪,用枪筒戳了戳他的腮帮子,“我也有办法‘孝敬’你的父母。”

“那好那好,”户主巴不得他赶快走,一把拉开了门,“大哥,暂时胡同里没人,你从后面走,我都安排好了。”

“别着急,”卫澄海用枪指了指朱七,“这个人你一定认识,但是你要管住你的嘴巴。”

“管得住管得住,”户主看都不看朱七,一个劲地催促,“走吧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啦。”


朱七上前抱了卫澄海一把:“卫哥,当心点儿。我先走了。”一侧身,闪了出去。

卫澄海回头看了永乐他爹一眼,冷冷地盯着户主说:“他要是出了什么麻烦,你爹也不要活了。”

户主咳了一声,脖子陡然变粗了:“大哥,你还想让我说什么?快走吧!”

卫澄海一下子晃开他,箭步冲出门去,一纵身蹿上墙头,眨眼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