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行 第十一章 勇劫法场 第十一章 第一节

潮吧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3/


朱七刚走到镇西口,就听见有刺耳的锣声响,有人在喊话,朱七听不清楚,抄起手,寻着锣声跟了过去。

镇中心的大路上稀稀拉拉走着一群人,朱七看清楚了,是一队日本兵押着几个五花大绑的人往东走。

朱七紧跟几步,问后面的一个二鬼子:“老总,皇军这又是抓了哪里的人?”

那个二鬼子横横地用枪托隔了他一下:“还有哪里的?游击队!”

朱七不敢再问了,退后两步,打眼看去,眼睛一下子直了,那个脑袋上缠满绷带的不是镇南头卖肉的永乐嘛。


被鬼子押着的这帮人大概有五六个,全都被五花大绑着。永乐昂首阔步地走在最前面,他的破棉袄上全是绽开的棉花,黑洞洞的,像是被火烧过,一条胳膊脱离了肩膀,像是背在身上一般。他不时冷笑一声,惹得旁边的鬼子一跳一跳地用枪托捣他,他似乎感觉不到疼,左右扫了两眼,一仰头,大声唱起了歌:“朔风怒吼,大雪飞扬,征马踟蹰,冷风侵人夜难眠。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壮士们,精诚奋发横扫嫩江原!伟志兮!何能消减,全民族,各阶级,团结起,夺回我河山……”


朱七吃了一惊,他怎么会唱东北抗联的歌?连我都没学会呢……不禁喝了一声彩:“唱得好!”

永乐动作缓慢地转回头,冲人群扫了一眼,哈哈大笑:“都他妈的醒醒吧!小日本儿欺负到咱家炕头上啦!”

一个日本兵哇啦一声跳起来,举起刺刀,扑哧一声戳进了永乐的左肋,永乐踉跄一下,蓦地站住了。

日本兵倒退一步还要上前,永乐冲他微微一笑:“小鬼子,老子要操你八辈子祖宗,知道不?”

一个军曹模样的鬼子拉了刚要上火的鬼子一把,冲永乐一晃枪刺:“开路!”


永乐用左胳膊夹紧左肋,扬起头继续前行,残阳将他的身影照成了紫褐色,反射出一圈黄色的光晕。一行人缓缓地往关帝庙那边挪。朱七知道鬼子又要杀人了,心没来由地抽紧了,脊背阵阵发冷,血液似乎也凝固了,眼前忽悠忽悠地晃着他四哥模糊的影象……我四哥在那世过得还好吗?朱七发觉自己的眼睛模糊了。过了关帝庙,前面是一个用来唱戏的土台子,永乐轻车熟路地跨过戏台旁边的碾子,稳稳地上了台子,身后一溜鲜血。棉裤像是刚从染缸里捞出来似的,湿漉漉的全是血。


那几个被绑着的人也跟着他上了台子,立成一排。朱七的血开始热了,热得他全身火烧一般。鬼子军曹转身冲旁边站着的一个像是翻译模样的人嘀咕了几句,那个长相如野狗的翻译就向围观的百姓做开了演讲:“父老乡亲们,大日本皇军是来保护我们这些穷苦百姓的!我们这一带的百姓深受土匪游击队的残害,尤其是最近从满州国那边流窜到我们这里来的抗联红胡子,他们在满州折腾够了就跑到我们这里来烧杀抢掠,大日本皇军决不答应他们胡作非为,残害一方百姓……”


“对!”一个呲着黄牙的二鬼子大声嚷嚷,“皇军对待我们辖区的百姓那可真够意思,不然全得‘连坐’!”

“说的是啊,”翻译接口道,“大家也许不知道,在所谓的根据地,一旦发现游击队,全部都得,啊,那什么……”

“三光!”大黄牙边用枪往后隔看热闹的人边说,“就是烧光、杀光、抢光!咱们这是沾了大便宜啦!”

“对,沾了大便宜了,”翻译继续挥舞他干巴巴的胳膊,“咱们这里出了共匪的游击队,我们应该坚决消灭他!”

“我操你姥姥……”永乐的嗓音沙哑,他似乎没有力气说话了,“老子不是什么共产党,老子是中国人……”


“你不要煽动,”翻译一指永乐,“给我闭嘴!乡亲们看好了,这个叫孙永乐的家伙是一个隐藏在我们丰庆乡的共产党游击队,他一直跟东北的抗联有联系,刚才他唱的歌就是证明!二十九日大集那天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吧?他胆敢带着抗联的人劫了皇协军的法场!这还不说,皇军围剿的时候,他竟然掩护共匪的游击队跑了,打死……不,被英勇的皇军当场抓获!旁边的这几位呢,我不用说大家也知道他们是谁,马保三的游击队!好了,不跟大家罗嗦了,记住,跟皇军作对,这就是下场!”演讲完毕,低声对鬼子军曹说了一句什么,鬼子军曹冲旁边的鬼子猛一挥手,鬼子们哗啦一声将子弹推上枪膛。


永乐微微一笑,慢慢将身子掉转过去,悠然撅起了屁股:“小鬼子,闻闻这是什么味道吧。”吱扭放了一个屁。

就在鬼子的子弹即将出膛时,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人踉跄着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步一步走近了永乐。

刚刚转回身子的永乐腿一软,扑通跪下了:“爹,我先走了……”

老人的眼睛似乎有毛病,他不看永乐,仰着头摩挲永乐的脸,没有说一句话。

朱七认得这个老人是永乐的爹,一下子想起自己的娘,血液刹那间变凉了。

我去给我哥哥报仇杀鬼子,我娘能安安生生地过下去么?心跟着凉了半截……


“砰!”——一声沉闷的枪响不知从哪里传了过来,鬼子军曹一声没吭,轰然倒地。

“怎么回事儿?哎呀,娘……”这声娘没等喊利索,翻译也倒在了血泊中,眉心开了一朵鲜艳的梅花。

“砰!砰砰砰!”身边的几个鬼子来不及反应就扑倒了一大片,身子下面的积雪顷刻变成了血泥。

“八路来啦!”大黄牙驴鸣般叫了一声,撒腿就跑,朱七瞅准时机一伸腿,大黄牙一个嘴啃泥栽到了地下。


人群在一瞬间散开了,几个二鬼子也不见了。凭经验,朱七判断出枪声来自关帝庙的屋顶上,打眼望去,定老三赫然立在瓦楞上甩手一枪,随着一个鬼子呱唧一声倒地,大雁般落到了地上。来不及多想,朱七迎着他就跑了过去:“三哥……”丁老三挺着胸脯,一把推开他,提着枪对准瘫在地上的大黄牙扣动了扳机,大黄牙虫子似的蠕动几下,没气了。丁老三箭步跳到戏台上,单腿跪地扶起了永乐:“兄弟,我来晚了。你咋了?你给我说话呀……”永乐夹了夹左肋,冲丁老三无力地摇了一下头:“我不行了……好哥哥,你替我照顾我爹。去找盖文博,你的关系在他那里,他在潍县……”丁老三猛一回头:“朱七,还不快走!”朱七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拖着永乐他爹撒腿就跑。永乐开始倒气,脖子一软,松松地歪在丁老三的臂弯里。


丁老三丢下永乐,单手举着枪,一跃上了碾盘,再一纵身蹿上关帝庙的墙头,眨眼之间消失了,背后是一片晃眼的夕阳。

街西口突然枪声大作,子弹带着刺耳的啸叫,惊起西北林子里的一群鸟儿,扬尘一般撒向天际。

大街上开锅一般沸腾,枪声,喊话声乱作一团,一个声音裂帛般响起:“果然是丁铁匠!”


朱七半拖半抱地拥着永乐他爹刚窜进关帝庙后面的那条胡同,忽地从一个门口闪出一个人来:“小七,跟我来!”

听口话,这个人没有恶意,朱七看都没看,随着他闪身进了大门。

那个人回头望了一眼,不慌不忙地关严街门,拉着朱七进了堂屋:“小七,看看我是谁?”

朱七刚才就觉得这个人的背影有些面熟,闻言猛一抬头:“卫大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