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二、惊蛰 第3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9/


3、

客人已经被架到了上海地下党总部的院里,仍在被四面八方的军统们殴击。

看来无人阻止他们会将对方活活打死。

靛青一边坐着,绝望地看着阴霾的雨后天空。

橙黄过来,他刚检验过那两团被珍而重之保管起来的纸糊。

“……站长,查明了。”

靛青问到:“是什么?”

橙黄吞咽了一口口水艰难的说:“是……今天的报纸……”

靛青欲哭无泪地哑然了一下,然后茫然着。

靛青又问:“这趟死了多少人?”

橙黄小声的说:“共党击毙十一人,生逮一名;中统击毙十五名,生逮五名……”

靛青发怒了:“这不是战绩!他们死得越多我们越倒霉!”靛青几乎是在喊叫:“滚开!”

一个怯怯的声音在靛青身后响起:“站长。”

靛青看一眼身后的刘仲达。

刘仲达刚刚包扎完毕,畏缩着,他凑到靛青身边就象一条蠕虫在拱动,让人下意识地不舒服。

靛青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不会杀你。你活着比死了更难受,我活着比死了更难受。颉先生会让我们活着比死了更难受。”

他咬牙切齿到自己都打了个寒噤。

刘仲达更加畏缩了,但嘴里嘀咕了句什么。

靛青问到:“什么?”

刘仲达吞吐着:“那个人……可能是……”

靛青简直是穷凶极恶:“哪个人?”

刘仲达看着客人。

客人正在军统的殴击下被打倒又爬起,爬起再被击倒。

靛青一把抓住刘仲达的脖领子:“你他妈的到是说啊,到底是谁?”

刘仲达更害怕了,说话更加的不利索:“……可能是……”

靛青一记耳光扇了过去:“可能是谁?!”

他指着卢戡的尸体,后者几乎被他们扒光。

靛青咬牙切齿道:“知道他是谁吗?中共的上海头目!他重要得过他?――卢戡都一文不值!”

刘仲达急忙分辨:“……卢戡一直在保护他,包括拿肉身挡住子弹。”

靛青愣了一下,瞪着刘仲达。

刘仲达犹豫不决:“他可能是零。”

靛青的怒气和绝望忽然飞了,他象起来更象介乎茫然和患得患失之间,一个人被一捆天上掉下的钞票砸蒙时才有这种表情。

很久后他看了看刘仲达,看了看那名共党,看了看自己的手下橙黄。

军统这个庞大的机构有随时掌握并运用资料的习惯,橙黄有一种误会,他以为靛青要了解关于零的资料,于是就开始背诵:“零,共党特工序列并无该编号,该编号是我方于十三年之前给的。该编号男子于是年行刺劫谋先生。颉先生至今遇刺二百一十七次,零编号男子是最接近成功的一次,从此后颉先生对外界不再公开行迹,而零编号男子估计活跃于江浙一带……”

他看着靛青,靛青仍在茫然,而橙黄误认会这是一种说下去的信号。

“他被列入我部头三位的必杀名单,第一名是至今未获悉身份的中统智囊修远,第二名。。。。。”橙黄止不住打颤 “就是零。”

靛青迅速看了看周围,确定只有他们三个人听到这种说话“别说了。天知地知。”

他在发抖,那是兴奋而不是惧怕,他不觉得丢脸,因为旁边那两个比他更加不堪。

橙黄勉强笑了笑:“站长,这样的话……死多少人都遮得过了。”

靛青很开心:“遮得过,遮得过,遮得过……”

靛青从无意识的嘟囔中清醒过来,意识到那名疑似为零的男子还在被手下往死里揍。

“停手!他掉根毫毛下来,你们都得给接回去!”

军统的特点是高效而机械,殴打立刻停止,晕迷的客人被他们架住。

靛青的自信好象有回来了,简短的说:“治!”

治疗立刻就开始了,细微至身上一道小小的刮伤都被井然地包扎。

橙黄问到:“那几个中统的怎么办?”

靛青看了一眼,几个中统武装去尽,衣不寸缕,蜷缩着跪在墙边。

靛青又恢复了刚才的强大:“杀了。现在不在乎多死他们几个。(他又一次看看正在被包扎的客人)有了他,现在都不在乎多死我们几个。”

靛青掉头走开,他嘴角上渐渐泛起的微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