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二、惊蛰 第2节

零_晓龙 收藏 0 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9/


2、

零正在远远的操场角落接受今天的挨训份额,忍受着挥舞的手杖和马督导抑之扬之的夸张表情。

课堂里早乱成了粥,泥猴们全无同情心地在看热闹。

但那边的马督导关心的是他的威信而非课堂的秩序。

和课堂里的混乱不同,延安收报室的气氛非常的紧张。

一个收报员接到那份明码发来的电文,立刻站了起来,冲劲之猛把刚坐在身下的椅子给撞翻到一米开外。

他的同事冲他瞪眼:搞什么呢你?

收报员的声音有些发颤:“惊蛰!是惊蛰”

那两个不明其意的字是乌云,它迅速覆盖了这屋所有人原有的表情。


又到了放学回家的时间。

零缀着泥猴们的尾,有点落落地监视着他以逃跑为己任的学生们。

那些拿着纸扇的红色剧社成员从路边过去,舞还没有排完,但是中间没了凌琳。

零看了一眼,引起那个队列里大惊小怪的窃笑。

然后他发现有人在前路看着他,昨晚刚逮过他的那位年青保卫员毫无必要地扶着枪,零看了他一眼,很亏心地将头低下。那位刚直不阿地一直盯着他。

另一个保卫战士的从零身后急匆匆的走来。

他一只垂在身边的手做了一个两曲而三伸的古怪手势,那个手势本意是只想让他的同事看见,但偏巧零也能看见一个侧面。

年青的保卫战士表情立刻变了,从过于严肃变成了真正的沉重,他立刻随着他的同事匆匆离开。

零又走了两步,冲他一个正试图逃跑的学生嚷嚷:土压五,你爸爸是红军的班长吧?

穿着红军衣服的学生土压五几近愤怒:我爸爸是红军的营长!

零:营长管很多人吗?

土压五:比你多多啦!一百倍!

零:你带他们回去。要跑了一个,你爸爸就不是营长,是班长。

他转身就回了,并且知道在这样的荣誉攸关下,土压五同学绝对不会渎职。

土压五在他身后,在几秒钟之内便对全班实行了军管。

土压五:听我命令!现在出发去打日本鬼子!一二一!一二一!

零和他排成了军队序列的学生们分道扬镳。


那两名保安员急急地赶到收报室,门外已经有两个同志在站岗了,他们自觉地做了第二道加岗。

一个领导模样的人急急的进去,脸上布满了乌云。

门被缓缓推上,收报员对来人敬礼,然后干脆地道出那两个不祥的字:“惊蛰”


零回到了学校。

面对着空空的操场,散了学之后的学校看起来比什么都要安静。

金色的阳光将黄土的简陋操场染作了麦色的金黄,看上去很美。

零根本无心,他看着空地,似乎能从上边看出什么。

然后他意识到有人在看着他。

马督导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脸不顺遂地看着他。

零低着头,卑屈地笑笑,试图往另一个方向闪人。

马督导稳稳的叫了一声:“李先生,请留步。”

零站住,尽可能往脸上堆砌更多让他肉紧的笑容,既然马督导说话如此客气,那意味着有更多难以下咽的果子。

零打着哈哈:“马督导,还没吃呢?”

马督导有很奇怪的眼神看着零:“你着急要吃?”

零:“那倒不急。”

马督导的声音提高的些许:“急着去行那狗男狗女胡天胡帝之事?”

即使是以李文鼎需要的懦弱,零也不由皱了皱眉:“马督导?”

马督导好象没有听见继续大声嚷嚷着:“不思入闱也就罢了,还和个下九流的戏子?”

零:“……马督导,科举废除快半个世纪了。”

马督导:“所以如今的读书之人尽是鼠辈,全都这般的不思进取!”

手杖又在顿,顿得几下,零条件反射地往后闪了一步,算是没顿着。

马督导哼一声,瞪两眼,三摇四晃地走开。

零往另一方向走开时如逃过狼吻的兔子。

马督导头也不回地说:“跟我来。”

零痛苦地站住了,看一眼那个老腐儒,犹豫地跟随在马督导身后。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