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SEVEN 初战 [5] 最后的底牌

百合浪子 收藏 3 40
导读:最后的狙击手 PART SEVEN 初战 [5] 最后的底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起风了,荒漠里扬起了风沙,沙土打在一棵棵仙人掌上,“哒哒”作响。

温特斯拿着一根雪茄来到窗前,涌进窗户的沙尘让他本能地闭上眼睛。风小了些,他睁开眼睛,点上了雪茄——这是刚刚从古巴运来的纯品手工雪茄,但温特斯始终觉得现在的味道不如二十多年前的好。

紫色的烟雾从温特斯的嘴里飘出,很快被窗外的风吹散。上校长舒口气,猎狗已经离开普斯卡已经六个多小时了,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从盟军网上通报的内容看,现在北美第三集团军和联合国第六装甲师已经切断了124师与其他地上人部队的联系,完成了合围,124师的师指已经被打残,下属各部队都处在一种各自保命的混乱状态,对他们的分割包围基本完成。拔除了124师钉这个南加州的钉子之后,洛山玑的南大门就直接暴露在盟军面前,收复加州也就是个时间的问题了。

而温特斯关心的并不是战局,而是猎狗的安危。从通报上看,猎狗已经完成了摧毁124师师指的任务,但他们是否全身而退?这个担忧一直困扰着温特斯。情报部门给出的信息,124师是个混成师,下属除了有一个装甲团和两个机步团外,还有两个特种装甲营,一个陆航营;而要命的是,那两个特种装甲营就部署在124师师指的附近,如果他们对猎狗进行强攻,那血肉之躯怎能抵得过钢铁战车的冲击?

温特斯觉得很闷,仿佛一只无形的手在挤压他的心脏。他感到透不过气,便把雪茄放到烟灰缸里,走出了办公室。

军营里空荡荡的,只有值勤的国际宪兵在四处巡逻。院子里一辆吉普车旁,道格拉斯和瓜内尔正依在车上,抽烟聊天。温特斯走了过去。

看到温特斯,道格拉斯和瓜内尔立刻立正敬礼。温特斯回礼。

“长官,有消息么?”道格拉斯问道。

“124师已经残了,他们完成了任务。”

瓜内尔立刻露出了喜悦的神情,迫不及待地问:“那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现在,”温特斯沉重的顿了一下,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刚刚露出的笑容僵硬了。“现在他们的情况还没有过来,如果情报没错的话,他们现在正被两个特种装甲营包围。”

“上帝!”瓜内尔的身体重重地靠在了吉普车上。

道格拉斯没再问什么,看着远处旗杆上那面飘动的猎狗队旗。“他们,会回来的。”半天他才喃喃地说了一句。

********

“嘭,哧——,轰!”一枚125毫米滑膛炮弹在树林外围阵地爆炸,尘土盖住了下面的士兵。

“妈的,给我干掉这些疯子!”戈里克夫高声吼着。说着又架起了25.4毫米口径的机关炮——这是从迫降的AH23上面拆下来的,这种炮弹可以一下击穿C80那种薄装甲,在连续轰击的情况下,M92也会被打得解体。

“咣、咣、咣……”一发发炮弹飞出了炮膛,轰在刚才开炮的M92身上。第一发炮弹先击中了它的轮子,上百公斤的钢轮一下被打飞,瘸了腿的M92侧翻了,正好把脆弱的炮塔顶部露了出来。其余的炮弹全击中了炮塔,连续的爆炸声和钢铁撞击声中,可怜的M92被打成了蜂窝,最后在车内炮弹的殉爆声中终结了自己的性命。

“哒、哒、哒……”敌人朝这个方向打来一个长点射,“啪”的一声,戈里克夫被打中了肚子,倒下了。有人赶忙把他拉进散兵坑,进行救治。

“不亏,三辆M92……”戈里克夫扔下一句话便昏了过去。

对于整个战场,这不过是个插曲,面对地上人一拨接一拨车轮似的全线进攻,猎狗不得以把自己当成了普通步兵进行全线防守。阵地前,所有的地雷都消耗光了,不过好在对方的坦克被猎狗呼叫来的导弹打得差不多了。起初,地上人还有远程炮火进行压制,但在猎狗用弹道雷达找到对方炮兵阵地之后,那里就只剩些被集束导弹炸过的破铜烂铁了。连依仗着高度优势,作威作福的AH86现在也不敢轻易地出动了,它们那可怜的装甲根本顶不住马丁等人发射的镭射线,每每进攻不是被打掉了螺旋桨就是被打爆了发动机,最后总逃不脱被地球引力狠狠地拽下来,与大地来一次亲密拥抱的命运。现在,地上人的每次进攻都是几辆在轰炸中幸免的坦克打前锋,后面跟着几辆C80,再后面就是躲在装甲车后面的士兵。

而猎狗这面,算是找到敌人的软肋,每遭遇一次进攻便集中能用得上的反器材火力,把对方的坦克和装甲车打掉。反正干掉一辆,对方就少一辆,让他们心疼去吧。

********

瞄准镜里,准心已经死死咬住一辆M92的观察窗下方,那后面就是车长的眼睛。杨锐稳稳地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全然不顾周围纷乱的枪声和爆炸声。参加战斗到现在,杨锐不过也就经历了两个多小时的战争,而在这两个多小时却把他改变了。出于狙击手的理智,他不再慌乱、不再胆怯,有的只是镇定和勇敢。

轻吸一口气,趁着呼气前的那短暂的静止,他扣动了扳机。一颗燃烧穿甲弹击穿了M92的装甲,高温的金属射流穿透了里面车长的眼睛。

坦克里的其他人慌了,连忙旋转炮塔,把炮口对准杨锐的位置。而他们全然不知地中了杨锐的圈套。

拉动枪栓,退出弹壳,推上另一发子弹后,杨锐又把枪口对准了炮手的位置。又一声枪响,被吸引过来的炮手也被同样的方式射杀了,不过打中他的是一枚动能弹头,细长而柔软的铅芯化作一个个铅珠,打烂了他的脑袋。

正在瞄准的炮管停止了运动,炮口正好指向了杨锐。出于求生的本能,杨锐把膛里的燃烧穿甲弹打了出去。于是,惊人的一幕发生了,随着一声巨响,M92的炮管根部喷出了炽热的火焰,炮管被撕裂,像一个破扫帚头一样挂在炮塔上;随后又是一阵猛烈的爆炸,炮塔被殉爆的弹药掀上了天,翻了几个个又落到地上,砸出一个大坑;没有炮塔的底盘也爆炸了,这次是燃料,熊熊火焰把它变成了一个火棺材。

“你,你打中了膛里的炮弹!”一旁的霍克已经傻眼了。

“应该是吧。”杨锐也吃惊得说不出什么了。一颗弹头在飞行了上百米,穿过近五米的炮管之后竟然和一枚待发的炮弹撞了个正着,而且还不偏不倚地打在引信上,这不能不说是个天大的巧合。杨锐脑子里想起了第一次世界大战里,那颗射进对方枪管里的子弹。

********

士兵们在拼死抵抗,默菲那里也不好过。眼前十一具尸体静静地躺着,每具都无一例外的血肉模糊,还有两个士兵已经找不到他们的尸体了,甚至于他们的士兵铭牌。另一边,二十多个失去战斗能力的重伤员躺在地上挣扎,由于缺少血浆和药品,他们随时都会死去。一、三排损失严重,二排作为预备队已经派出去填补防线的窟窿了,现在的默菲也是拼一点少一点。

通讯兵的联系一直无果,上面的命令就是要猎狗自行防守,等待支援,必要时可以突围。默菲苦笑,现在往哪突围?四面全是敌人,他们现在恨不得把猎狗生吞了——近两个小时的激战,他们至少在这片荒漠上损失了两个营,其中的大部分都是被猎狗引来的导弹炸掉的。

格兰特中尉刚刚报告,弹药快打完了。敌人再来两次冲锋,他们就只能拼刺刀,用牙咬了。

只有最后一张牌了,要么能撑一会,要么就同归于尽。默菲把目光投向关押着对方俘虏的帐篷。

几个士兵冲进帐篷,把里面的人一个个踹了出来。无论是军官还是士兵,他们的眼神里都充满了绝望的恐惧。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梅森大叫。

“坦白地说,梅森少将,”默菲说道。“我们撑不了太久了。但我们还不想死,所以得需要你们帮个忙,你们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

梅森立刻明白了,他大骂道:“你们这些地下拱出来的臭虫、猪,你们卑鄙!”

一个士兵气不过,一枪托把他打倒。倒霉的梅森今天已经挨了两枪托了,尖尖的下巴看起来都有点歪。

“我曾说过,我们这里,没有文明人。把他们捆起来,带到前线!”默菲命令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