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五部 第二百二十九章 协议文本

而山 收藏 4 35
导读:中华“逸”史 第五部 第二百二十九章 协议文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几天之后,人民军总部与联军总司令部均批准了双方谈判小组所达成的暂时停火协议,并分别派出军事小组监视对方对协议内容的执行情况。同时,联军谈判小组还分别派出两组军事参谋前往被人民军所围困的两支部队指挥部通报联军总司令部的决议,吩咐他们需按照人民军与联军所达的暂时停火协议办事。

终于,两年以来在中国西南地区难得地出现了和平宁静的时光。被围困得几近绝望的联军之查尔斯部与法第5师与第6师官兵接到联军总司令部的命令,军官们、激进分子、民族主义分子及一些大种族主义分子垂头丧气,甚至于嚎啕大哭,倍感欺辱与失落。而下层军官及普通士兵们终见到一丝活命的曙光,无不抱头痛哭,纷呼庆幸!

双方军事谈判小组继续进行相关投降事宜的谈判,在会谈之后的第七天,双方终达成最后的文本协议——《中国人民军与英国、法国美国、西班牙四国联军军事和平协议》,主要内容包括:1.英法美西四国联军停止在中国大陆上的一切军事行动,包括在华东与太平军作战的联军部队。

2.英法美西四国联军向中国人民军投降。

3.联军投降的部队是指在中国西南大陆与人民军作战的所有陆军部队及联军海军集团的陆战部队。

4.联军各投降部队放下一切武器,在人民军指定的地点向指定的人民军部队投降:英第2军与美第22军在贵县城向人民军第一军投降;法第5师与第6师在郁林州城向人民军第三军投降;联军海军部队英陆战1师与混合陆战师在北海港向人民军第七军的第26师投降;平睦、双凤地区被水所困之联军在北浦城向人民军第九军33师与第34师投降。

5.投降联军士兵分在贵县、郁林州、浦北、北海四个地方集中公开管理,联军派出军事代表监督。

6.人民军保证所有主动投降联军官兵的人生安全,给予其一定标准的生活待遇,并承诺在人民根据地政府与四国政府达成政治协议之后一个月内,恢复所有投降联军官兵自由。

7.联军分设在雷州半岛海康城、湛江市、高州府电白城及阳江州城四个储备仓库中的所有军需物资全部移交给驻地人民军部队。

8.人民根据地政府与四国政府的政治谈判在执行完毕军事和平协定之后一个月内展开。

人民军与联军谈判代表逐字逐句审议,完成最终的协议文本之后,双方均派出专人把协议文本送往各自总部作最终的审议拍板。等待各方总部的最终同意及具体执行这些协议内容还要一段时间,联军谈判小组组长固特英中将听到派出的军事参谋们报告被困联军部队的处境极其艰难,不断有联军士兵因伤因饥渴而亡,有点耐不住了,他在最后一轮会谈结束之时,向人民军谈判小组组长彭辽提出请求。

“尊敬的彭辽将军!鉴于贵我双方真诚谋求和平,基本协议均于达成,贵方是否对我被困之部队给予基本的生活援助?送一些水或是食物什么的。”固特英期待地望着彭辽。

彭辽冷然面对,凝重道:“贵方总司令部在没有在军事和平协议上签字之前,我方给予贵方部队的任何帮助,均是对我方部队的自残!谁能保证贵方总司令部就一定会在军事和平协议上签字?谁能保证贵方目前所做的一切不是在为己方部队拖延时间?”

固特英急切道:“我以人格保证我方参与的这次军事谈判绝不是为了拖缓时间,绝对是出于真心诚意!”其实,主要还是形势所逼。

彭辽睥睨固特英,暗忖:“固特英怕是晕了头了吧?这种两军之间,几国之间的信誉保证,讲究的是实力与形势,岂是个人能担保的?你以为这是在故事小说中啊?”他暧昧地展露一笑,讥刺:“固特英将军!你也不能保证联军总司令部一定会在这份军事和平协议上签字。”

固特英作不了这种保证,便是作了,也没有人能相信。即便是联军总司令斯里曼蒂也不能,因为这种性质的文件一定要经过各国驻联军总司令部联络官们集本讨论后,方能有效。

固特英见彭辽没有答应的意思,失望道:“此事确有为难彭将军之处,我的要求过分了!”

彭辽突转而一笑道:“固特英将军!我人民军并不是不讲仁义道德的军队,我谈判小组可以向我人民军总部根据贵方的要求提出建议,但我不保证我人民军总部一定会答应贵方的要求。不过,请固特英将军及各位代表放心,我相信我人民军总部一定会本着悲天悯民的思想向被困联军部队提供基本的人道主义救济的。”

固特英脸显感激,动情道:“多谢彭将军!多谢人民军!”

在人民军取得第二次防御战的伟大战略性胜利,迫使四国联军坐下谈判,答应签订投降协定的同时,国内外其它地区的形势也在按照不可捉摸的历史轨迹向前发展,而这些历史的发展大多已偏离原来历史的轨道。

在欧洲,自普鲁士王国内阁铁血首相俾斯麦趁欧洲列强在远东、中东、近东展开殖民争夺战的时机,偷偷命普鲁士士兵渡过莱茵河,成功占领莱茵河以南地区后,法兰西帝国迅速出兵干预,普法战争爆发。参战双方一方是法兰西帝国,一方是普鲁士及北德意志联邦和德国南部其他邦。这次战争的爆发有着深层次原因,普鲁士和法国之间矛盾尖锐,普鲁士力图统一德国并将其置于自己的保护之下,并想竭力削弱法国及其在欧洲的影响。法国则力图根本挫败普鲁士,使它无法建立一个统一强大的德国,从而确保法国在欧洲大陆的优势地位。

普法战争开战之初,普方取得节节胜利,迅速推进至法国边境。因为普方不仅有着周详的作战计划,而且普法两军在军队建制、人数、装备上,两军都不成正比。普鲁士方面:普军实行普遍征兵制,是西欧兵力和战斗力最强的军队,北德意志联邦军队(包括德国南部诸邦军队)的兵力战时达到了100万以上(其中作战军队70万余人)。战时,各军统一编为若干个集团军。德军炮兵装备有克虏伯兵工厂制造的钢管线膛炮,其有效射程为3.5公里,其步兵装备有人民军提供技术的LZ——05步枪的改进型代码为P—52的斯卡斯步枪。

法兰西方面:总兵力战时不超过70万人,其中作战军队仅50万人。法军步兵装备的是代码为FA—54法卡步枪,有效射程比普方的斯卡斯步枪逊色不少,炮兵装备有25管“米特拉约兹炮”(射速每分钟达250发,射程为1500米),但法军青铜线膛炮为前装填,而且射程也远不及德国。法军战时体制不完善,又是仓卒应战,故不能保障各部队应有的协调。

鉴于普军在数量、炮兵装备和战斗训练方面均占优势,法兰西帝国积极展开外交活动,联合奥地利一同作战,终在国境线稳下阵脚,现与普军相持着。

在中东、近东、巴尔干半岛,英法联合舰队驶入黑海与沙俄舰队进行海战,英国、法国、土耳其等国与沙俄之间几十万部队在陆上展开激战,沙俄有优势兵力,目前取得一定的优势。

在世界的其它地方,意大利的撒丁王国趁欧洲列强陷于混战,无暇东顾的机会,积极展开统一之战。十九世纪初期,意大利还只是一个“地理名词”处于政治分裂的状态中。北部的伦巴底和威尼斯地区在奥地的占领统治之下,半岛的其余地区分为撒丁王国、帕尔马、摩地纳、托斯坎那三个小邦以及教皇国和两西西里王国。拿破仑战争之后,意大利的民族意识蓬勃兴起,为了推进意大利的统一,意大利人建立了许多的秘密会社,如烧炭党、青年意大利党等等,他们前仆后继的革命,始终站在国家统一运动的最前线。

到十九世纪五十年代,意大利经济与工业得到显著发展,撒丁王国据有北意的有利战略位置,是意大利力量最强,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它的政府开明,许多致力国家统一的自由派别均归于其下。在1852年,实务派代表米洛•本佐•加富尔出任撒丁王国首相后,他不断积极发展国家工业,还审时度势,一直在等待时机进行统一之战。

在普鲁士王国进行统一之战拖住法国与奥地利大部分军队之后,加富尔令撒丁王国军队出兵向奥地利开战,意大利各地的民族主义分子积极响应,目前以撒丁王国军队为基干,意大利各派别组成的义军在与奥地利军队鏊战正酣。

在亚洲,自1853年美国军舰驶入日本港口,打开了日本的大门,封建锁国的“幕府”统治由于国内外反对力量的冲击而动摇,继而在“尊王攘夷”、“富国强兵”的口号下日本人民积极倒幕,经过几年的战争,特别是在美国军队的支持下,比原历史提前十二年结束了封建割据状态。为了迎合美国新贸易主义派别的口味,日本实施门户开放政策,大力发展资本主义,不仅鼓励私人开办工矿企业,还由国家向私人业者提供贷款,或是给予津贴。日本同样像西方国家一样实行内阁负责制,他们的内阁政府大量利用西方的设备和技术人员,开办各种船厂、兵工厂等重工业工厂。

机器生产代替手工工场作业后,日本政府除兵工厂和铁路交通以外的所有国家工厂均采用企业折价拍卖、分期收款甚至于赠送的办法,转给有实力的私人及家族集团经营。在政府的保护下,日本出现了垄断组织,而这些垄断组织又都带有浓厚的封建性和军事性,于是,日本的工业、经济在大力发展的同时,而他的野心也在疯狂地滋长,它已在慢慢地向帝国主义过渡。至1858年,日本军部已在制定各种秘密扩张的计划。

在东南亚、南亚、美洲、非洲大陆,各国反殖民反封建的农民起义此起彼伏,但皆因起义军势单力薄,没有能成气候的。

在国内,除西南人民军取得重大的抗侵胜利外,在华东江浙一带的太平军,在清军与联军的合力打击下,日渐式弱。前年,太平天国发生“天京内乱”,东王杨秀清与翼王石达开家众部属被诛杀后,他们便离开天京各自为政了。之后,表面上太平天国还是一个整体,实则已一分为三,其实力已大大削弱!

“天京变乱”使太平军被迫由战略进攻转向防御,清军乘机反扑,攻占了长江中下游许多地方,重建江南、江北大营,围困天京。洪秀全为了挽救颓势,提拔陈玉成、李秀成等青年将领,并委以重任。今年4月,在太平天国遭受中外势力内外夹攻的困难时刻,同时也是在人民根据地各战场最危机之时,杨秀清与石达开以大局为重,抛开个人恩怨,会集陈玉成、李秀成等各路将领召开军事会议,制定反击计划,各路大军协同作战,一举攻破浦口歼敌三万,再次击溃江北大营。6月,在安徽战场杨秀清再歼湘军精锐6000余人,迫使清军从安庆撤围,稳定了天京上游的局势。而自此一战后,太平天国重又团结在天王洪秀全旗下。

东王杨秀清与翼王石达开重回天京后,以实力力压,洪秀全被迫权力下放,再次对太平天国进行各项改革,由东王杨秀清出任丞相之职,统领国家政务,由翼王石达开出任兵部尚书,总领太平军军务,洪仁玕出任副丞相,主持各项政务改革。

太平天国开始效法西方,兴办工矿交通和金融事业;准许私人投资,雇佣劳动;奖励民间制造器皿技艺,准其专利自售,中外自由通商,平等往来,兴办学馆,建立医院,设立社会福利机构等。太平天国国家实力得到大大加强。公元1858年8月中旬,在人民根据地与四国联军签订军事和平协议时,太平军青年将领李秀成、陈玉成率部捣毁江南大营,并开辟了苏南根据地,太平天国又现勃勃生机。

人民军与联军第二次军事谈判之后一个月,双方总部通过讨论均对双方谈判小组达成的军事协议内容无异议。公元1858年8月25日,太阳高挂在天空,此时还是上午时分,耀眼的阳光便已把大地照得一片片金黄金黄,行人走在路上抬头望天,被刺得睁不开眼,睁开眼后却是一片片白茫白茫。有微风吹过,树叶在摇曳,人们却感觉不到一丝凉意,身体就像喷头一样不断地渗出豆大的汗水。

在北海港,如此毒辣的太阳却阻挡不住市民们的热情,他们跑出屋欢呼雀跃,奔走相告。今天是联军海军陆战师上岸缴械投降的日子,北海港就是联军海军陆战师登陆上岸的地点,也是人民军第七军第26师接受联军海军陆战师投降的地点,还是人民军总部接受联军总司令部递交投降文本的地点。

人民军与联军将在这里交换各自签好字的军事和平协议文本,人民军总部派出总参谋部部长吴命陵代表人民军接受联军投降,而联军方面的代表则是法国人联军总司令斯里曼蒂上将。有关双方出席这个交换文本仪式的人选,是由双方的谈判小组多番争执后才确定下来的,双方人选的军衔、级别、职务等都有着具体的规定。

北海港海面风平浪静,波涛轻荡,一望无际的海面,没有一点物影,岸上负责接待工作的人民军政工干部,翘首以待多时。还有两个小时,约定下的交换文本仪式的时间就到了,可现在却不见一个联军士兵的身影,他们不由担心起来。

为了这份担心,人民军作了万全之策:不准任何市民涌往海岸边,并由市政府组织,随时准备疏散撤退;人民军第26师两个团一级戒备坚守北海防御阵地,不得擅自离开阵地半步;人民军炮兵阵地所有火炮瞄准海面,监视一切可疑船只。

另一方面,人民军规定联军除联军海军集团旗舰——“菲野号”可以驶入北海海面外,其它所有军舰均不得出现在北部湾海面,运送联军缴械部队——海军陆战师的船只只能是无战斗力的运输舰;联军运输舰的航行线路由人民军指定,并由人民军派出的军事小组全程监控;在北海外海至北海港每相间一段距离,人民军还布有一些哨船在游弋。可以说,联军如有任何的异动,都会早早地被发现,北海市方面均可最快作出反应。

蔚蓝蔚蓝的天空,蔚蓝蔚蓝的大海,天空与大海连成一线。突然,高远的天空升起一溜浓烟,在明亮刺眼的阳光下,并不见明显,但也足够岸上的哨兵观察到了,他们大声呼叫:“来了!联军终于来了!一切平安!”天空中接着升起另一柱浓烟,这是平安无事的信号。

岸上的人民军将士悬着的心终放下来,人民军总参谋部部长吴命陵则不然,与之相反,他至始至终一个人慢悠悠地大树下吃着已过了季节的西瓜,这已是一个小时里,他吃的第三扇西瓜了,一扇西瓜足有一斤多啊!旁边的警卫直担心他们的吴长官会不会把肚皮撑破?不见本是坐着的吴长官松开腰间的皮带,已痛苦地蹲下来了吗?

在这种大的局势下,谁还会玩那种“诈降”的游戏?何况国与国之间的交锋,是以国家的信誉作担保的。但下面的人忧心忡忡,小心谨慎,他也不反对,由着他们去布置了。

“吴部长!联军来了!”一个参谋匆匆过来报告。

吴命陵放下手中的西瓜,指着桌上道:“来一块?”他嘴上脸上还沾着红红的西瓜汁。

参谋摇摇头,他可没心情在高他几级的长官面前安心吃西瓜,那可能连西瓜味都吃不出来。

“走!我们去会厅!”吴命陵用毛巾擦擦嘴,擦擦手,见参谋拘谨,也不勉强,挥挥手,带头往后面已布置好的会厅走去。

“你跟负责接待的政工干部说一声,让第26师师政委谷展华前去迎接一下,我在大厅等联军总司令部的人,让大家动作快点,没必要搞得那么隆重,那么复杂,这只是一次小胜利,并已成为历史,我们应该把目光放在将来。”他边走边唠唠叨叨。不管他表面装得怎么样的不以为然,但因内心的喜悦与激动或多或少地写在他那仍显年轻的脸上的笑容,出卖了他。

联军舰只在领航船的引导下,慢慢靠近北海港,首先从“菲野号”上走下一群将军,联军总司令斯里曼蒂走在最前面。人民军第26师师政委谷展华大步上前,接近斯里曼蒂两米时,有力地立正,一个标准的人民军军礼向斯里曼蒂致敬:“人民军第26师少将师政委谷展华奉命迎接上将总司令阁下!”不管对方是战胜者还是战败者,也不管对方是敌军还是友军,只要对方的军衔比自己高,就需向对方敬礼,这是人民军军规之一。

斯里曼蒂动容,为谷展华的军人仪态所折服,他回礼后,便跟随谷展华大步前进。立于两侧的人民军卫兵在指挥官一声大吼中,整齐划一地立正注目长官们走过。

谷展华领着联军一帮将军们走后,下面具体负责受降事宜的人民军政工干部们马上与联军总司令部的参谋官们接洽,依着指定的地点,船上的联军陆战师士兵一船一船地下船上岸。威风一时,骄傲一时,显赫一时的联军陆战师士兵垂头丧气地走下船,按照人民军的吩咐把手中的长枪、匕首、武装带放在地上,然后再整齐排列在另一则。当然,那些枪全是空膛。

联军六千多陆战师士兵在四个地方,耗时三个小时才分别在人民军第26师第78团三个营及第26师师直属部队的监视下全部缴械完毕。这些联军陆战师士兵与其它的投降联军士兵有所不同,他们有人生自由,待所有的投降仪式结束后,他们将与联军总司令部的长官一起返回舰上,然后离开。

在宽敞的受降大厅里,人民军总参谋部部长吴命陵与联军总司令斯里曼蒂隔桌相对而立,两人均表情严肃,都在目不转睛地打量对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