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4/


枪声不断,惨叫声不断,一个人从一只越军断腿旁爬过,这人刚中了敌人的一枪,正当他双手扒着腐植层正向前艰难的移动时,砰的一声,又一发子弹打中了他的额头,鲜血暴流,这人的手缓缓移下。

“欧阳!”一个青年的声音在一处灌木丛后响起,接着这人从里面钻了出来,去抬死去的解放军的尸体,突然砰的一枪,一发子弹从他的背后穿透,从前胸打了出来,他的身子猛一挺直趴在了下面的尸体上,再也没有起来。

这两人正是中国游击队第四分队的队员欧阳泽春和沈长久。

战争是残酷的,刚才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不久就死在敌人的枪弹下。谁也无法预料这随时会发生的意外——战争的胜利是由战士的们的尸体累积而来的。

这时田胜利与黎明梅、红蜘蛛还在丛林里穿梭着,他们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其他战士也不知道。马鹏飞等正在另一边摸索着前进时又有一位战士倒下了,他是被两个越军狙击手前后夹击而死的,这人就是胖子飞。胖子飞临死的最后一刹那,指着越南鬼子,口中含糊不清的说了两个字:“前进......”说完他的嘴溢出大股的鲜血,胸口、后心被子弹打成血窟窿的孔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肉还在抖动。

田胜利发誓要将蝙蝠敢死队全部杀个精光,但他没有预料到的是就在刚才李涵方带领的第一狙击队的战士已遇到了敢死队的大批队员,二十多个狙击手,三道关退到四道关与蝙蝠敢死队连在一起的二十多个狙击手,向他们发起了围剿进攻,在逃避过程中“中国第一狙击队”的三个队员:唐维、高中乔、曹昆壮烈牺牲。在临死前他们三人一共杀了九个越军狙击手。其余的队员分散开来,与敌人较量起了狙击战术,生死未卜。

这边田胜利等浑然不知的继续前进,黑暗的林子危机四伏,杀气重重,越是看不到的东西越是可怕,又一具陌生的中国解放军的尸体倒在他们的脚下,田胜利咬着牙,小越鬼子你们杀我们一人,我要杀你们一百人!

前方的林子突然一声轰的爆炸声,好似手榴弹引爆的声音,田胜利等快步走了过去,躲在一株树后,那片地方林子的上空有一个缺口,白色的月光照射下来刚好可以看到一个人,血淋淋的人,这人是个大块头,冬瓜脸,呆板的表情,这人浑身正在涌血,面部已模糊不清,但他仍站着,脚下四个越南狙击手的尸体,有两个已被炸成只剩一条腿和一只手。刚才这人拉响了手榴弹,与四个越南狙击手同归于尽。他好象早就受了伤,伤口与被手榴弹轰炸后的血口融合在一起,这个血人突然砰的一声倒下,再也没有起来。

田胜利的胃一阵酸痛,他暗暗的在心中呼喊着:“诸金刚!”但他的嘴张不开,舌头已被自己的牙齿咬住舌尖,针扎的刺痛着,但他好象没有感觉到,他的心在扭曲,浑身在颤抖,手中的狙击枪发出波滋波滋的声音,那是他的拳头在握紧,最后他突然松弛了下来,因为他的脑袋闪过一个念头:要报仇就要冷静,只有冷静才能将这些黑蝙蝠杀光!

这时他看见一个越军狙击手猫着身子从一处灌木丛走过,他的手忍不住一抬,砰的一声,那个狙击手倒了下去。他的心中升起一阵快感,向另一边闪去,这时他身后刚才的那个位置突然传来砰的一声枪响,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呻吟声,他猛的回头,同时一个可怕的念头在脑中闪过:黎明梅!

他猛的转过身子,这时砰的又是一声枪响,远处一个越军狙击手扑倒在地上,刚才中枪的女人不是黎明梅,黎明梅刚放了一枪打死那个暗中狙击的越军,他猛的从一株树后绕过,只见黑暗中一个女人呻吟的声音断断续续道:“救......救丛林......居民......”然后没了声息,砰砰,两发子弹又打中了那个女人的身体,田胜利距离那个女人只有一米,又一发子弹向他发射过来,他的身子一偏躲了过去,他轻声的向那女人叫了一声:“红蜘蛛......”那个女人的身体垂倒在地上,这时砰的又一发子弹落在他旁边的灌木丛内,他想去抱红蜘蛛的尸体,但一只手突然从他旁边的树后将他拉了过去,同时砰砰砰三发子弹在刚才那个位置弹跳而起。拉田胜利的正是黎明梅,黑暗中黎明梅柔柔的声音道:“她已经死了。”

田胜利的心又是一阵绞痛,该死的越军狙击手,他挺起手中的狙击枪,突然从那株树后穿过,这时一个敌方狙击手刚从令一处灌木丛钻出,砰,田胜利一抬手,一发子弹射中了那人脑门,砰,又一抬手,正躲在后面要向他射击的另一个狙击手也中弹身亡,接着他左边不远处连发三声枪响,有一声是后面的黎明梅打来的,另两发是越军,越军的子弹打在了田胜利旁边的树上,从他的脸旁、身体穿过,同时放枪的两个越军狙击手其中一个被黎明梅打死,另一个正要躲避,从旁边的灌木丛突然钻出一个人,手中的冲锋枪对着这个狙击手一阵冲射,这人身体成了马蜂窝,倒在地上。从灌木丛中钻出的人却是第一狙击队中的光头刘三。

光头刘三看了田胜利一眼便又钻进了灌木丛内,田胜利也随着黎明梅继续向前进,穿过百米的树林,只见透林而过的月光照射下十几具尸体倒在地上,都是越军的狙击手,看来对方也死了不少人。

正是最后交战的时刻,这道关卡内越军的狙击手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只有四道关的关卡负责人蝙蝠敢死队的队长那个代号蝙蝠的狙击手。一切又恢复了可怕的宁静,林子中一股接近死亡的气氛向躲在暗中的人逼来,这些暗中的人肯定又一个就是那代号蝙蝠,剩下的都是中方的人,如果这些人在明地里打仗,肯定能将蝙蝠杀死,但是现在却是在黑暗丛林,而那个代号蝙蝠正是黑暗丛林之主。

寂静。杀人的寂静。田胜利也在这片林子内呆着,他身后不远还有黎明梅,马鹏飞躲在一处灌木丛内,他手下剩下的萧亮、萧焕、文宣国三人分别躲在相隔十米外的三株树后,另一边树上是光头刘三,树下是女指导员陈芝,不远处的又一片灌木丛内躲着李涵方和肖娜两人。在一边的草种植物内是一个叫丁品德的三十岁的游击队组长,他的属下有杨凡、杨尖、杨启三兄弟队员和一个叫狄明的青年哑巴以及副组长武伟,刚才那十几具越南狙击手的尸体就是他们做下的,但除了他自己,剩下的五位队员全部牺牲,这里提一下他们的名字以示对这些为国牺牲的战士们的崇敬,战火埋没了他们,但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啪一声细微的脆响,一只蟋蟀从草丛内钻了出来,上面的丛林缺口透射下的月光照下,一个人的脚赫然露出在外面,这个鞋子一看就是越军的,瞬间几发子弹向这个方向打了过来,同时开枪的人都露出了他们的位置,这时砰砰砰三声连发枪响,接着没了声息。

一道鲜血从一株树后流了出来,一个人突的倒了出来,却是文宣国,同时另两株树后的萧亮、萧焕二人早中枪死在了树下,暗中那个敌人连发三枪,不露痕迹,却准到极点的打死了三个解放军战士。

躲在灌木丛内的马鹏飞这时正咬着牙注视着周围,刚才那处灌木丛内的鞋子是假的,根本就没有人,那是敌人的诱饵。这个可怕的敌人一枪连杀三位优秀的解放军,却丝毫不露身形,可见是一个狙击老手。

夜更深更静了,已是三更时分,再过一会天就要亮了,躲在暗中的人还是没有一点动静。突然砰的一声枪响一株树下草种植物内一个人身子倒了出来,然后又无声息。

灌木丛内的马鹏飞的心猛的一绞,死的那人正是自己最信任的队员与自己数次同生共死的好兄弟丁品德,敌人真的是夜眼,我们看不到他,他却能看到我们。马鹏飞一咬牙,突然从灌木丛内钻了出来,身子在地上一滚,手中的冲锋枪向丛林各处扫射,口中大喝道:“出来,你他妈的出来!”

突然砰的一声,马鹏飞的身子蜷卧在当地不动了,冲锋枪也落到了地上。躲在一株树后的田胜利心一震,军装单衣口袋内一根云南产的烟落了出来掉在地上。这一下轻到了极点,但很快一发子弹向这边射了过来,田胜利弯下身子正欲拣烟,这发子弹从脖子擦过射进树内,要不是去拣烟,子弹刚好能射进他的喉咙,丝毫不差。田胜利一惊,突然心一动,啊的一声惭叫,装死倒在地上。

这时后面的黎明梅向林子的一株树上射了一枪,砰,子弹打折了一根树枝,一个人从这株树上躲了开去,接着从四方发射出子弹,一起袭了上去,但那人早换了地方,又无声无息了。

但刚才田胜利趴在地上借着小片月光已隐约看到那人穿着一种特殊的黑色军装类的衣服,与黑暗融合在一起,极不易发现,正在这时林子中又是一声枪响,一株树上掉落下一人,这人掉在地上身子一阵扭曲就此不动,却是光头刘三。

那人又杀了光头刘三。这时田胜利已能够确定这个越军狙击手就是代号蝙蝠,他趴在地上装死尸,已经死的人是最不易被人发觉的。

林子里又是一片寂静,代号蝙蝠已杀了中国游击队这么多位强手,而他连身形都没露一下,林子里只剩下田胜利、黎明梅、李涵方、陈芝、肖娜五人,其中有三位女同志,男方就只有田胜利和李涵方两人。

逼人的寂静,时间在一点点的过去,天就快要亮了,此时丛林正是黑灰交接的颜色,那个代号蝙蝠的人一身黑衣裳应该很容易找到,因为天一亮丛林里最隐蔽的颜色已是绿色,而黑色和白色一样是显而易露的。

几声灰巴鸟又叫了起来,白天的林子和黑夜一样的静,灰色的光线笼罩着林子,布上一层死亡的阴影,那些倒在林子里的尸体,有中国战士、有越南士兵,交织着双方的仇恨,那个代号蝙蝠的人到底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