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一、靛蓝 第9节

零_晓龙 收藏 0 4
导读:零 一、靛蓝 第9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9/


14

晨光熹微,雨已经渐停,上海里弄明沟里的污水流得欢敞,流过一段人们为过沟早早搭就的桥板时却带上了淡淡的红色。

客人和钉子蜷缩在这恶臭而狭小的空间里,他们这样渡过了一个晚上。客人正竭力将钉子推到水浅处,以不让污水沾染到他的伤口。

客人看着钉子:“对不起了,钉子。我得走。很多事情不对,我得去看看。”

钉子勉力从一条眼缝里看着他。

客人伸手抓住钉子的肩膀:“你得活,能活就得活。我们今天已经流太多血了。”

钉子伸手掐住了他,出自愤怒、颓丧、失落、绝望一切的负面情绪。客人把他的手拿开,那实在用不着费什么劲。

客人思索着:“这不对,告诉同志们不对,有阴谋。我得去看看,告诉同志们相信我,我会撑到最后。”

光影闪烁,水声轻响,钉子恍惚地看着客人在自己眼前消失。


雨水渗进了土里,但水里带着的血迹仍凝结在土上。

军统们在搜索,从院里到屋里,从一楼到二楼,活着的中统正蜷在墙根被逼着脱去衣服,死了的地下党和中统也被搬运排列成排。

地沟盖轻动,客人钻了出来,他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卢戡的尸体,他刚把地沟盖合上,几个军统就过来搬动卢戡的尸体。

客人低着头,在暴雨浇淋之后人人差不多的德行,他帮着军统们搬起卢戡的一条腿,藉此混过一段。

刘仲达正坐在那里由军统包扎伤口,客人上楼,和摇摇欲坠的靛青交错而过。

军统同样在这屋里搜查,但他们还没能发现密室的机关。

客人走向那里,几乎是堂而皇之地摁动了机关,门轧轧升起,他根本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进去的。

客人刚刚将密室门反锁,外边就已经响起纷沓的脚步和砸门声, 这门是钢板的。

客人打量着这房间,密码机已经被毁,电台仍在,韩馥伏在电台上。

外边已经传来枪声,门上出现几个凸痕。

客人置若罔闻,他走向韩馥,叹了口气,尽可能轻柔地将那具尸骸抱开。然后他坐下,坐在电台边,开始发报。

要发的东西很短,又是明码,弹指几下便已发完。

外边的枪声已经是连射,门锁处密集的弹痕,一发子弹透门而入。

客人坐着,看着电台上那一洼韩馥的血迹,他靠在椅子上,茫然若失地拉开了衣服。

两个手榴弹贴身系在他的颈根,引信都截短到了一拉即炸的程度。

客人一手握住了一个,他微笑着象是握住了生命的保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