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一、靛蓝 第8节

零_晓龙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9/


13、

上海里弄里,已经离开了交火的院落很远了,雨还在下着。

地沟盖被掀起,客人从里边拉出了钉子,钉子的弟弟在下边将哥哥拖上来。

这里很静,明明是市井里弄却只有雨的声音和雨雾中的烟气。客人听着远处爆响的枪声,打量着这一片死气的里弄。

钉子的弟弟竭力将钉子拖到雨淋不着的地方,血水在雨水中泛开。

客人开始撕自己的衣服,他能做的只有用撕开的布条束紧钉子流血不止的腹部。

“不能再跑了。他快死了。”

钉子弟弟看着客人忙活着:“我去截车!”

客人拉住了他:“这区的军警平常反应也这么慢?”

钉子的弟弟没有听明白:“什么?!”

客人看着那张惶急且怒火攻心的脸,放开手,转身尽量为钉子多拦住一些落在伤口上的雨水。

钉子的弟弟径直冲向里弄尽头的街道,只有那里才可能有车出入。一声枪响,套着消音器的枪响在雨声中极为细微,但客人忽然回身。

钉子的弟弟摔倒在街道中央,腿上添了一个血洞,他挣扎,站起,惊惧地看着客人视线之外的什么。

雨声里响起一辆车猛然发动的声音,然后钉子的弟弟被那辆驶来的车撞倒。

客人全力将钉子拖进里弄的墙隙,他紧紧抱紧了钉子,这道墙隙堪够遮掩蜷缩的两人。

车的引擎仍在轰响,倒车,倒回来从仍在挣扎的钉子弟弟腿上辗过。

非人的惨叫压倒了雨声。

钉子在惨叫声中醒转,他挣扎着。客人将他死死挤在墙上,死死掩住了他的嘴,钉子的眼睛看着远处自己的弟弟瞪得快要射出来,他开始咬人,客人的手指开始流血,骨节的碎裂声。

那辆车仍在里弄口倒、进、后退,一次又一次地辗压,直到惨叫声渐微。

客人将钉子的头狠撞在墙上,让他晕厥。

他终于可以专心去看里弄口发生的一切,车停了下来,几个穿着风雨衣的人下车开始搜索地上那具尸体,他们在说话,说什么听不清,但隔着雨幕飘来的无疑是日语。

客人静静地看着,听着。

那个院落里的枪战仍在继续。

枪火飞溅,弹雨中的军统占了绝对的优势。

靛青嘶吼着:“别打啦!停火!!”

密集的枪声中根本听不见他说什么,靛青回身,将剩下的子弹对着自己手下的头上倾泻一空。

终于停火。

靛青叫骂到:“都他妈的停火!就算打共党也用不着这样!”

一个倚在墙上已经身中数弹的中统倒了下来,沉重的一声成为他这话的注脚。

靛青呆呆看着这通战果,横的竖的、坐的躺的、从院里到屋里,地下党、中统、军统。

靛青的脸色铁青:“都他妈疯了!”

几枝枪从一个遮掩物后扔了出来,几个连腿都已经软去的中统颤巍巍的走了出来,这是最后几个中统特务。

军统的人枪口仍然指向他们,并吼道:“跪下!跪下!口袋里东西掏出来!操!”

意外的伤亡之后总伴之以怒骂和殴打,枪口下被殴打的人甚至不敢呼痛。靛青无心去管这些,他狂怒地直奔二楼,一边走一边换上一个弹鼓。

靛青几乎在刚纵上二楼楼梯口就找到了他要找的对象,刘仲达――后者堪堪爬到他的脚边,身后拖了长长的一道血迹。

靛青拉栓,上膛,乌黑的枪口对准那颗脑袋。刘仲达哀怜地看着。

靛青的手下橙黄在身后拉他“站长,得有个替罪羊。”

靛青有些歇斯底里:“怎么替?!拿命替!拿你我所有人的命替!下边躺的是中统!是自己人!那个被打成烂西瓜的是中统上海站的站长!”

刘仲达急忙表白:“……他先开的枪,说我叛了中统……”

靛青狠狠一脚飞了过去:“那你就去死啊!”

橙黄不以为然:“咱们也不是没杀过中统。”

靛青的眼睛充满了红色的血丝吼道:“你是猪啊!那是暗杀!暗杀懂吗?大家面子上过得去!现在是明面驳火,一次十几条人命!你觉得你我这样的烂命,多少条能抵得过颉先生在重庆的面子?!”

他手下橙黄被他逼得快要从楼梯上摔下去,死死把住了扶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密码!密码本!站长!”

靛青终于想了起来,转向刘仲达,后者正在猥猥琐琐地照顾自己,靛青又飞过去一脚,但是轻了一些。

“共党的密码本呢?!”靛青的声音很严厉。

刘仲达声音很小:“……没拿到。”他同时用一只胳膊护住了自己“共党拿走了,要不就是中统。”

靛青这回没踢他,枪落在地上,靛青在楼梯口坐下,抱紧了脑袋,他的手下凑近了也很难听清他的絮语。

靛青沮丧的带着哭音:“搜……去搜。死的活的都扒光了搜,把屋子拆了来搜。”

这刹那功夫他已经涕泪纵横,一条清鼻涕挂出了足有两寸长。

橙黄凑近了看着他:“站长……”

靛青:“颉先生会扒了我的皮再缝到你的身上……你看我是不是已经一脸死相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