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一、靛蓝 第6节

零_晓龙 收藏 2 22
导读:零 一、靛蓝 第6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9/


11、

一个地下党同志挣扎着走过庭堂,他的胸部已经中弹,卢戡几个刚刚冲出密室。

地下党同志的脸上只有悲愤:“……受骗了……”话还没有说完,就摔到在地上牺牲了。

卢戡看着,愤怒而茫然地跨过他的尸体。

客人和钉子的弟弟搀扶着钉子,卢戡提着一枝手枪在前边开路。

在他们视野所及,又一位地下党被外围射来的子弹击中。

地下党在为同事们的撤离尽了最大努力,迂回曲折的南国院落里交错着横飞的子弹,但对方的阵势根本不是他们这种突发的被迫应战挡得住的,雨水里流淌着血水。

卢戡尽量在避免交战,仅仅为了他的保护对象他也要避免交战,他们一行在同事的掩护下进了岔道,但是这次对方的行动显然是经过准备的,所有的路都已经被封锁。卢戡很快就被几枝枪逼回。卢戡看着为首的那位苦笑道:“北冥,你阁下要再搞一次四一二吗?”

北冥拿枪柄挠着痒痒,赧然但绝不动摇,即使这点赧然也是因为稳操胜券。

“哪能啊?咱们还是合作的,统一战线嘛。”

卢戡看了看雨地里流淌的血:“这么合作?”

北冥呵呵一笑:“谁让你老弟有好东西不告诉我。”

卢戡很愤怒:“只要跟打鬼子相干――我有什么没告诉你?!”

北冥把玩着自己手枪头也没抬说:“能破译延安最高层通讯的密码,贵党筹措多年的经费什么的。”

卢戡缓缓抬起了枪,他身周的卫护者也抬起了:“……那就是不死不休了。”

北冥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等等。我话没讲完。”

卢戡愕然,北冥退后,一直退到一个子弹拐弯才能打到的地方,让他准备充分的手下面对着被困的地下党人。然后才说:“好了,打吧。”

卢戡气结,正要开枪的时候外围突然响起一个怪异的枪声,是迥异于这些手枪对射的连射,这是来自一枝汤姆森一九二八式冲锋枪的声音。

军统上海站站长靛青端着这枝上了大型弹鼓的枪,他比北冥悍得太多了,他的手下趁乱摸进来,一早就占据了更有利的地势----恰好把地下党和中统都包在里边。靛青开始喊话,他属于那种大声也很少使用惊叹句式的人,听起来有点阴彻彻的,其实那只是源于过度的强大和自信“中统和共党,扔了家伙。这地头我们是真正的阎罗。”

北冥哑然,在他抬头之际,更多的军统特工漫进了院子,半数倒是翻墙进来的,他们已经把这里控制得没有一个射击死角。

北冥气的一甩手,差点把枪扔到了地上:“死军统别趟浑水!这单活我们盯三四年了!”

靛青的话透着强大:“自有共党之日,颉先生就已经盯上了。”

北冥不敢开枪:“吹吧你就!”边说边捡了块石头,往上边吐了口唾沫扔过去。靛青不动,那块石头砸在他手下头上,他手下在鲜血长流中纹丝不动,军统比中统纪律严明得多。

靛青看也没看受伤的手下:“北冥,再耍那套瘪三把戏,我包你脑袋逛到沪东,身子还在沪西。”

北冥立刻老实了:“靛青老大,咱们一个锅里盛饭,也就是分了两碗,这说不过去吧?”

靛青:“我们只有颉先生,没有老大。”

北冥挠了挠头,嘴上不敢再放厥词,他做了个下流的手势。

卢戡一直在找一个可以退走的时机,他的目标是院角一处地沟盖,在北冥与靛青拌嘴时,中统的视线基本转向,卢戡和仅存的同志悄悄的开始退走。

北冥猛转过头,开枪就打,中统和地下党在一个极短的距离内开始交火,人员密集,打得也惨烈之极,几乎每一枪都有人中弹,簇拥在客人周围的地下党被层层剥去,当冲到地沟口面前时,已经只剩下卢戡、客人和钉子兄弟。

卢戡蹲下全力掀开地沟盖,平时这东西必得用撬钩撬开,子弹在他背上溅出血花。他把密码本塞进了客人手里说“快走!”,卢戡知道自己已经坚持不住了。

客人看了他一眼,跳进了地沟,钉子的弟弟也扶着哥哥跳下,钉子死死抓住了地沟口,他神智不清,但还想拼命。

卢戡已经中了好多枪了:“保护客人!他比我们重要!

他扳开了钉子的手,让他掉进地沟里,卢戡嘶吼着用尽了全力,才把那处地沟盖推上,中统的人已经跳过几具地下党的尸骸,一脚踢在他的背上。

卢戡摔倒了, 后背已经被血染红,他艰难的反过身,手上拿着一个手榴弹,中统的特务们急忙卧倒,连远在杀伤距离之外的北冥都卧倒了。

手榴弹无声的从卢戡的手里划落下来,良久的沉静……

卢戡已经死了,他瞪着阴沉的天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