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9/

12、

密室里的刘仲达在那片沉静中放下了手枪,他开始从各个地方起出自己预先藏好的配件开始组合。

很快他手上有了一枝和靛青同一型号的冲锋枪——汤姆森一九二八式冲锋枪。

刘仲达端了把椅子坐下,枪口正对着密室的门。

曾经的上海地下党总部院内还是死一样的沉寂,中统的人仍伏在地上,那厢的军统靛青终于轻咳了一声:“北冥,你这没用的不是让共党跑了吧?”

北冥很尴尬:“……那哪能呢?”

他蹑手蹑脚爬起来,看看卢戡的尸体,踢了一脚。

靛青好象不屑于和北冥说话一样用喉咙把声音挤了出来:“抓住多少都交过来。这里留了条路,你们就可以走了。”

北冥打量着周围:“你总得给兄弟个指头遮遮面子。”

靛青冷哼一声:“……你这人总是死样活气的!要命还是要面子?”

北冥好象很害怕:“让我想想,让我想想”,边说边往自己的手下身后退去。

他早就想好了,对他的手下使个眼色让他们苦撑,他自己做贼一般溜开。

中统的特务们沉默着,带队的都走了,他们只能硬着头皮生耗。

北冥轻手轻脚的向密室跑去,他得意非凡,这里对他象是轻车熟路。

北冥站在密室的门前,摸索着找到了开关,门轧轧升起。

刘仲达一脸木讷地面向他坐着,北冥则一脸欢色。

北冥笑着向刘仲达凑去:“沧海老弟!奇功一件!东西拿到没?咱们赶紧……”

他愕然地看着刘仲达抬起来的枪口,毫无疑问是对着他的。

“……沧海,这是干什么?”

刘仲达站起来,猛握住北冥持枪的手,抬了起来,手指上加压,用北冥的枪将一发子弹射进自己的肩头。

北冥剩下的时间只够惊叫一声:“沧海?!”

刘仲达已经冲锋枪平端了扫射,枪口几乎是顶着北冥胸口的,于是北冥承受了全部的大口径子弹,他在震耳欲聋的枪声中抽搐着后退,刘仲达仍在射击,直到将一个五十发的弹鼓全部打光。

强大的后座力让北冥退出了整个房间,退上了楼廊,他撞断扶栏摔了下去。

北冥重重撞上了湿地,他还在空中时就已经只是一具血肉模糊的躯体了。

枪声的余响还在院里回荡,但是院子里的人一片死寂,靛青的表情看起来象中统的人一样讶然。

刘仲达从楼廊上撞出来,浑身浴血,勉力扶住已经被北冥撞断了半截的危栏。

“救……”

话还没说完他就摔倒了,他那枝打空了的冲锋枪从二楼落下,掉在了北冥的尸体上。

靛青愣了,然后将一直对天的枪口对了对面的中统,他的手下和他做了同样的戒备动作。

中统特工从掉在北冥尸身上的枪看到靛青手里的枪,看到军统手上的枪――后者火力强壮,这种稀罕玩意一次行动就带了若干条,而中统一枝也没有。

中统的特工们吼道:“王八做绝了!杀啊!”

枪火再一次在雨幕中轰鸣,中统和军统的驳火比方才更为凶猛,因为他们枪更多,人更多,而在这一个小小的院子里只有杀死对方才能生存。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