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特警--为你钟情 第十三章 第一节

泳群 收藏 3 25
导读:女特警--为你钟情 第十三章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7/


我真没想到短短两天之内,竟然接连遇到这样的事情,在我二十八年的人生履历里,绝无仅有,头一晚高煜也做了类似的动作,可人家高煜非常克制,循序渐进过程一点不突兀,过后还自责冲动,比起刘春今天这个死皮赖脸的近身强攻,他那半点都称不上冲动。

我再不犹豫,单臂一格将他推出去,接下来的动作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又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襟,出拳如电直挥他的下颚,刘春一米八几的个子,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飘上门去,又滑了下来委顿于地,鼻口都蹿出血来。我做了这个动作马上后悔,知道自己这一拳太重,是把今天所有的怒火都集中在刘春一张小白脸上了。

刘春站了起来,用手擦了一把血,说了一句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话:“施慧,从那天在酒店起,我就盼着挨你一拳,我早晚要让你看到,爱你的刘春是个男人!”房门有拧钥匙声音,妈妈拎了一袋菜肉开门,一眼看见刘春的样子,东西全掉在地上,刘春反应还不慢,一把扶住她,连声说:“大妈没事没事,我是让施慧教我几手,没留神摔地上了。”

他跑进厨房洗了鼻子,走了出来,还记得去拾地上的花,妈妈不明就里也和他一起收拾,他把散落的花一支支插好,然后才向我告辞,这时他说话已经有些含糊,估计痛劲已经上来了,他说:“玫瑰是九十九朵,我数过了!”

我一直没动地方,就这样看着他捂了脸换鞋走出去,妈妈也看出些端倪,从侧面看了我半天,然后小心翼翼地问:“慧儿呀,到底怎么了?”

我摇摇头跑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开保险柜,抱出那只箱子坐在椅上发呆,我想哭却哭不出来,像昨晚那样鼻子发酸已经是极限了,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尝过让眼泪流出来的滋味,我在深深地自责,恨不得打自己一顿,我痛恨自己那一拳,我想林教官当年忍受莫大的委屈还能无怨无悔为国捐躯,我施慧也算当过兵的人,怎么今天就为自己这么一点烦心事,拿人家小孩子撒气,我也真下得去手,我的度量都不如刘春这个臭小子!

不出我所料,晚上小婉来了。

小婉不光是我的表妹,也是我唯一的闺中密友。她是我看着长大的小妹妹,她妈妈是我老姨,是我们家为数不多的亲戚中惟一的高级知识份子,现在在省城一所大学里任教。同样是表姐妹,我和小婉走了截然不同的道路,我从小被爸爸刻意培养成为武术冠军,高中未毕业就被特招入伍,在军营度过了青春岁月,可谓少年得志,可转业后才发现自己小时了了大未必佳,我的经历注定我择业面极窄,根本不适应这个飞速转型的经济社会;而小婉则从小在姨妈督促下用功读书,初中高中大学一路读来,大学毕业顺利进入热门外企,现在正是青春飞扬的岁月,长得也如带露鲜花一般惹人喜爱。

我们姐俩一冷一热,一个内向一个外向,外表和性格差异都挺大,可小婉却从小喜欢和我在一起。我们友谊发展的过程也很有趣,小时候她戴个小眼镜天天闭门苦读,我一探家她就如遇大赦,见天大呼小叫扭股糖一样跟了我要东要西,很为有一个穿军装有津贴的姐姐而自豪;现在整个颠倒过来,她月工资是我好几倍,出入美容院时装店如履平地,可以给我指点时尚引领潮流了,加之心直口快,见面必要主动上课图谋颠覆我清淡的生活品位,尤其操心我的婚姻大事,只不过我每次都配合得一塌胡涂,直到这次酒店咖啡厅遇险生变。

她穿了一身粉红套装,拎了个小粉化妆包,打扮得像个洋娃娃,嘟着小嘴儿粉面带怒地走进我的房间,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上我的床,看也不看地问我:“刘春来了?”

我点点头。

“那花是他送的?”

我又点点头。

她还是耷拉着眼睛不看我,只用余光感觉我的动作,然后气急败坏地把手中的小时装包一下甩上我的床:“慧姐!气死我了!”

我笑了,她的样子更像在撒娇,我想这一对小鸳鸯可能是打打闹闹惯了,表妹这脾气也不是省油的灯,和她搞对象也真得有点本事,否则是驾驭不了这匹小野马的。我想了想,换了一种幽默的方式反问她:“小婉,你不会是在生我的气吧?”

我当时的想法也挺自私,只是觉得应该赶紧把自己从这事儿中解脱出来,本来我和这事也没什么关系,谁知小婉幽怨地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竟长叹了一声,眼泪噼哩啪啦就掉下来了。

看见她的眼泪我真的有些心惊,也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赶紧拉了椅子坐过去,又抽了纸巾给她揩眼泪,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一顿发泄,好不容易停下来,又看见我床头叠放的牛仔裤,气不能抑地抽抽搭搭地指了控诉:“我说刘春犯了什么邪,昨晚儿上香格里拉还偏要穿牛仔!他,他是要和你穿情侣装!”

我觉得这件事不能再这么胡涂下去了,就起身正色道:“小婉,你们都是我弟弟妹妹辈的,你和刘春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我不想听!”

她也站起来,一抹眼泪终于正视我:“你把自己当姐可人家不干,他说爱定你要追你呢……”

我断然喝止:“小婉!他信口开河你也跟了胡说八道?你姐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

小婉恨恨地看着我:“我以前知道我现在不知道,我也不明白你有什么吸引力,一下子把高煜、刘春全给迷得神魂颠倒!”

“小婉!”我像被抽了一巴掌,也激动了:“你说这话不如骂我一顿,我对高煜的态度我告诉过你,我昨天晚上也和他讲得清清楚楚了,我们没可能!至于刘春,他在我眼里根本是个小毛孩子,我迷他什么了,我烦他都来不及!是他自己不定性颠三倒四莫名其妙,这样的混球,我看你也趁早和他拉倒!”

我很少一气讲这么多的话,小婉被我震住了,看了我半晌,突然一下子抱住了我:“慧姐我不能没有他,我真的特别特别爱他,我爱他!我不想和他拉倒,真的慧姐呀……”

她鼻涕眼睛一起抹到我的身上来,我拉她坐下来,哄道:“就凭我家小婉什么样的男孩找不到,他有这么好吗?”

小婉慢慢止住了哭声,神情开始变得郑重起来,她对我讲:“慧姐,你别瞧不起刘春,他是个特聪明的人,他上学都比别人早两年,他的特点是要干什么就肯定能干成。在大学里,他想玩音乐自己就真拉起一支乐队来,摇滚蓝调玩得可拉风了;大学毕业我们一起应聘到网络公司,他没出半年就干到部门主管的位置上,就因为和我吵了一架,前脚炒了我们公司后脚就当上了新都的大堂经理,十个月后又被提拔为酒店的副总经理。在大学那会儿,追他的女生可多了,他见天的招蜂惹蝶左拥右抱正眼都不瞧我一眼,我们俩还是在网络公司好上的。现在,他连我妈爸都见过多少次了,家里都打算让我结婚了,谁知他还这么不定性,异想天开说酒店副总又不想干了,要当什么警察去……”

我冷笑:“你这个定义算是下对了,这小子是不定性,怎么你们还总吵架呀?”

“那倒没有,那次我们吵架是因为我在网络公司当程序员,在他和前任主管竞争的时候,偷偷帮了他一把,他脾气可拧了,知道后说什么也不在那干了!他每次换工作都是突如其来的,他家里父母都过世了,也没个人管他,这次又犯了老毛病,还说和我以后只做普遍朋友,还对你……慧姐我知道你不高兴我提这事,可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我莫小婉也不是一般战士,我也疯过也玩过,可我自打跟了他以后我就一心一意,我们,我们早都在一起……”

小婉这是第一次向我倾诉心底秘密,我十分震惊,望着表妹梨花带雨的姣好面容,我感慨地想他们这代年轻人真的是不拿感情当回事儿,婚前同居不说,说翻脸就翻脸说分手就分手,谈恋爱就像玩丢手绢似的,真是无情无义到了一定程度。

我起身到卫生间给她投了条湿毛巾,让她好好擦擦脸,想了想委婉劝道:“小婉,我看这种事勉强也没好处,他要任性你也挡不住……”

小婉根本没明白我的意思,思路还在刘春那儿呢:“可他说他要当警察去,你知道他现在当那个副总年薪可高了,一年七八万呢!”

我笑了:“公检法是那么好进的,他又不是专门警察学校毕业的,想当警察没那么容易!”

小婉又看着我:“那他对你……”

我皱了眉头:“小婉我本来不想告诉你,今天因为他胡说八道我已经教训过他了,我想他会收敛!”

小婉顿了一下,扔下毛巾开始大喊大叫:“教训?你怎么教训他的?你,你打他了?”

我看着她没说话。

小婉看明白我的反应,“啊”地一声慌慌张张就往外跑,跑到门口又想起回来拿包,又气急败坏地冲我吼:“你你你敢打他,你把他打坏了,我和你没完!”

她绝门而去。

妈妈闻声而出,责备地看着我:“慧儿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把人家小婉和对象弄得一个出血一个哭的,看你老姨不找你算账的!”

我一点不生气,只是担心还有点哭笑不得,不由叹道:“唉,小婉惨喽。”

妈妈追问是什么回事,我有些筋疲力尽,就简单说:“她呀,太爱那个刘春了!”

妈妈一直对刘春印象不错,念叨说:“我看那小刘挺好的,人有礼貌,还挺有眼力见儿的!”

我一想他满口三字经强吻我的痞样就又开始心烦,嘟囔道:“那小子,谁跟他谁倒霉!”

小婉一走,我精神也彻底放松了,才发觉自己已经头痛欲裂,抚了一下脑门果然滚烫,赶紧找点扑热息痛感冒药一骨脑全吞下去,我想我明天无论如何也得上班去,如果再请假,不知又会被同事形容成什么样儿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