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你说什么,斯比特将军指挥的部队遇到了德国装甲部队和伞兵的联合攻击?”弗赖伯格听了他的无线电通讯参谋的报告惊讶的说道。

“是真的。长官,斯比特将军指挥的部队左翼遇到了德国装甲部队的冲击,前方是比雷爱佛斯港部队的反击。而他的指挥部遇到了德国伞兵的袭击,这个电报是在十分钟前发来的,我们现在还在和他们联系,但是我们一直没有办法和斯比特将军指挥部联系上。”

“你先下去吧,继续联系他们,直到我的新命令下达。”弗赖伯格说道。

他找来自己的参谋长共同分析现在的局势,看来德国人已经知道他们在玩虚虚实实的把戏。难怪这几天德军对他们的攻势比较弱。原来德军的主力部队已经去围歼比雷爱佛斯港外的希腊英军主力了。

说:“我们能不能去把斯比特将军他们救出来?”弗赖伯格想了一下说:“不行,我们救不了他们了。我军现在能抵住德国人的进攻,主要还是依靠地形。到了平原上,我军将无法与德军机械化部队对抗。另外我们也没有办法击破德军的包围圈,唯一能救出他们的机会就是他们和我们在同一地点,同一时间对德军阵地进行内外夹击,可是我们现在无法联系上他们。也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我看我们只能凭借我们自己的力量突围了。”

他们作出决断,将部队向雅典方向进行撤退,趁多数德军已经去比雷爱佛斯港围歼英军希腊主力部队的时候,一举突破德军的包围圈。

当弗赖伯格指挥的部队突然向南进攻的时候,他们一举突破了德军的封锁线,并接连打垮了闻讯前来堵截他们的军队,经过了几场血战终于到达了雅典附近,在和中东英军司令部联系过后,奥金莱克将军大为高兴,终于可以有一只部队被撤出希腊了。他命令那只因斯比特将军指挥的部队被包围而在一个隐秘的希腊锚地停泊待命的运输船去接应他们,在回埃及的时候尽量利用爱琴海多岛屿的特点掩护自己从克里特岛东侧溜走。德军虽然知道了弗赖伯格指挥的部队冲出了他们的包围圈,但是由于他们抽不出很多的部队去追击弗赖伯格指挥的部队,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突围到了雅典。

由于奥金莱克将军派来的船队是接运驻守希腊英军部队主力的,所以数量比较多,弗赖伯格指挥的部队除将人员全部撤离外,还将部分重武器也带上了船。船队在爱琴海里面的几个岛屿中灵活的和前来搜索他们的德国侦察机捉着迷藏,在有的时候还冒充土耳其的船队,十几天后终于有惊无险的抵达了埃及的塞德港。

这个时候接替被撤职的奥金莱克将军任职中东英军总指挥的亚历山大将军前往塞德港迎接这些英雄的回来。在港口举行了一个盛大的欢迎仪式。弗赖伯格指挥的部队被安排在苏伊士城进行休整,并等待美军的到来。

在海上他们在大部分的时间由于要隐蔽航行,所以一直保持着无线电静默状态,只是到了埃及近海才打开电台。开始联络在埃及的英军部队,这时他们知道希腊战役已经结束,英军驻守希腊部队已经投降,斯比特将军的司令部遇到了德国伞兵突袭。他本人在率领司令部突围的时候遇到了一股德国伞兵,在双方交火的时候被流弹击中丧命,其余人员也被德军俘获。其他英军部队因得不到有力的指挥被德军各个突破。

而克里特岛则因德军在多处地域实施了两栖登陆。成功的将守军部队包围。在他们还在海上漂移的时候克里特岛也结束了。伦敦方面气急败坏,将奥金莱克将军从中东司令部的位置上踢了下来,而亚历山大将军则接替了奥金莱克将军的职务成为了中东英军的总指挥。

这时德国情报机关也通过各种方面的渠道知道了美国陆军参谋长马歇尔在伦敦的访问。并且也知道了艾森豪威尔在英国制定一份关于美国介入二战的计划。大致地点可能在非洲。但是具体的情报细节一点也没有。

情报传回柏林的时候,周天雷看到这情报,心里在想:妈的,美国佬这么快就开始制定‘火炬’计划了?现在他们还没有加入战争,就想来跟着分上一杯羹了。还是一战的思维,看着战争差不多了就想进来捞取好处了。不过这次美国人应该还是想保住英国人的地位,为以后能够真正介入二战作准备的。那么他们会在哪里介入北非的战事呢?是从历史上的法属阿尔及利亚、摩洛哥从而进攻突尼斯还是别的地方?

周天雷走到办公室挂着的大幅地图上,仔细预估起美军的路线起来。

美军会不会如同历史那般在法属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登陆呢?在自己知道的历史中,1942年德国海军在南大西洋上除了潜艇部队没有其他的部队可以阻碍美国人的登陆,但是自己来到这个该死的时空后已经改变了事实,美国人会不会冒着和德国舰队交战的风险在法属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登陆,仔细思考下来,他觉得美国海军即使敢和德国海军交战,但是他们也不太可能越过直布罗陀海峡进攻海岸在地中海的法属阿尔及利亚,他们只能把目标定在摩洛哥上。这样他们就很有可能会被在摩洛哥的维希法国驻军给消灭掉。当然在摩洛哥的维希法国驻军的战斗力周天雷心里很清楚,那支部队在美军登陆后肯定会分成几个派别的。战斗力会有才有鬼。

不过美国现在并未与德国宣战,他派出的部队肯定会在国内引起很大的争议,如果是美军秘密派兵或者是以什么别的名义派兵,那么他所派出的部队的规模就不可能会很大。如果只派上规模不很大的部队在法属北非登陆,他们很有可能将会陷入法属北非的围攻中,就算法军配合美军,要想威胁意大利的领地利比亚。周天雷并不认为北非的法军和一只规模不很大的美军部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而且这样并无法吸引德军的注意力。无法起到围魏救赵的效果。反倒有可能让德军来一个各个击破。

如果非洲西海岸的登陆不可行的话,那么他们就只有在英国在北非的殖民地进行登陆了。最近的地方自然非埃及莫属了。这样美军将可以直接支援英军。

那么美军将会由谁来带领呢。周天雷想了想在自己学过历史上的美军登陆北非的部队,他们的指挥官是美国的乔治。巴顿。现在的美军有较为丰富的装甲兵指挥经验的将军也就只有巴顿了,在北非这个战场是装甲兵的天堂。广阔的沙漠是相当方便装甲部队的行动的。美国人也不是白痴,肯定会看到这一点。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由于日本尚未向美国开战,美国人的舰队可以没有太多阻碍越过太平洋和印度洋到达埃及。至于在印度洋上的德国潜艇,周天雷自己心里也很清楚有只有指头可以扳着数的几艘,就靠这几艘可怜兮兮的潜艇别说发现美国舰队的踪迹,就算是发现了怕也没有这个攻击的能力,他们只能对付一些无护航或者是护航力量很薄弱的商船队。

既然自己的海军阻止不了美国人的有可能的登陆,那么就把他们交给隆美尔去对付把,周天雷可是记得卡塞林山口之战,这次战役世以美国军队为主的盟军遭遇重创。美军的几个团因为德军的攻击而损失惨重,死伤3000多人,被德军俘虏3700多人,坦克200多辆。不过这个失败也使巴顿在摩洛哥的政治失败后重新披上了战袍。指挥美国第二军将德军击溃。

当然现在不是历史上的42年,德军在北非的部队也不是42年那时捉襟见肘的德国北非军团。要对付这些美国菜鸟估计费不了太多的事情,尽管有可能有巴顿美国陆军这个最‘伟大’的装甲兵将领来指挥美国军队。但是估计战斗力也强不到哪儿去,最多和隆美尔打个平手吧。

先不去想那些了,还是研究一下如何对边防已经大开的埃及亚历山大港和塞德港进行突袭吧。

此时在美国这边,除了艾森豪威尔还在英国外,巴顿已经回到了美国的军需大楼自己的办公室,这个时候距离发动战役的时间已经只有几周了。

英美两国的军方经过了多次协调,已经将登陆地点确定在苏伊士运河开头的苏伊士城。美国人他们可并不笨,认为现在可以和如日中天的德国海军大洋舰队相抗衡。因为现在国内的孤立主义风潮甚上,他们也不敢太过于公开动作,如果美国海军在大西洋上和德国海军开战,胜负暂且不提,但开战的消息肯定瞒不过国内那些无孔不入的新闻媒介。这些人将美国海军在大西洋上和德国海军开战的消息往报纸上一捅。现在美国和德国并未处在战争状态。如果胜利了还好一点,如果失败,连罗斯福的职务都很有可能被国会山的那些人给弹劾掉,还更不提自己了。所以他们是使用部队换防的名义,并且要英国方面为此付出一些代价,将埃及的一些城市向美国人开放,允许美国人在那里建立军事基地。

不过为了麻痹德军,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英美军方确定美国在埃及登陆的军队制服采用英军制服,武器还是使用美制制式武器,反正英军里面现在也有很多部队在使用美国军援的武器。不怕德国间谍看出什么异常。

巴顿在知道自己最后获得了这支美国自一战以后最大的一次海外陆军部署行动的指挥权后感到十分惬意,并且有点自得。这是他自1918年以来,他第二次真正参加战争,他又可以重温他的英雄梦了。不过上苍一向喜欢在事情要成的时候给人一点小麻烦。巴顿也遇到了。

负责对巴顿指挥的陆军特遣部队护航的海军指挥官是海军少将亨利.休伊特,他对该行动怀

有深深的疑虑。这是美国有史以来组织的最大一次海外远征,几万名官兵将由36艘运输舰、货船和油船装运。在40多艘美国军舰的护航下从美国西海岸的加州出发,横跨太平洋和印度洋,抵达埃及的苏伊士城。因此,休伊特对这项任务感到畏难是不足为奇的。他不仅要对这次军事行动负责,还要考虑他的舰队和登陆部队的安全问题。而巴顿则一贯蔑视困难,并低估了海军为完成支援任务所面临的问题。而且,两个人的作风、秉性也相去甚远。巴顿不拘小节,粗暴无礼,动不动就想发火;而休伊特则温文尔雅,举止端庄,一副儒将风采。所以,巴顿与休伊特之间的第一次会晤,以讨论两大军种合作开始,最后以激烈的争吵结束。

巴顿一开始就对休伊特的绅士派头十分反感,甚至表现出深深的嫉妒和敌意。休伊特手下的参谋人员不断插话,喋喋不休地大讲远征中的不利因素,更增添了他的怒气,他认为这简直是失败主义的说教。很快巴顿便失去了控制,心中的怒火像火山爆发一样喷发出来,用各种尖

刻恶毒的语言劈头盖脸地大骂一通,弄得休伊特及其部下们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休伊特被彻底激怒了,他直接找到海军上将金,要求陆军撤换巴顿,否则就退出这次行动。金上将非常同情休伊特的遭遇,便向马歇尔将军作了汇报,正式要求把巴顿调离特遣部队。在他看来,似乎只有牺牲巴顿才能挽救“火炬”计划。但马歇尔坚持要依靠巴顿,当然,他也离不开休伊特。于是他亲自出面对休伊特做解释工作,并告诉他如何对付巴顿的坏毛病。他说,应该把巴顿的脾气当作战争职业病来看待,并担保:巴顿的脾气不仅不会危害军事行动,反而“会有助于战役的胜利,无论如何,对‘火炬’战役来说,巴顿是不可缺少的人物”。经过这次冲突,巴顿与休伊特之间有了深刻的理解,并产生了一种真挚的友谊两人以诚相见,相互关照,工作中配合默契,取长补短,大大提高了办事效率。正是巴顿勇敢无畏、大刀阔斧的作风,配之以休伊特的精确判断和细心筹划,才使后来的远航任务取得了圆满成功。这真是不打不相识。

根据美国陆军部最后确立的方案,巴顿受领的任务是:‘在苏伊士城登陆后,部队快速机动至亚历山大港、塞德港及其附近的飞机场,建立和保持这两个地方的防线,防止德军海军陆战队对这两个港口的突袭,并保持亚历山大港、塞德港之间的通讯联络,建立足以对企图对埃及后方登陆或空降的德军进行地面和空中打击的力量。配合英军最后击败北非的德国军队。’

他根据这个总纲,在和海军的任务协调结束后,巴顿开始筹划起登陆计划的细节及以后一段时间的作战问题,他全神贯注地思考战术的每一个细节。同时,他还要克服由于情报资料严重不足和上级意图时常变化所带来的巨大困难,找到相应的对策和解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