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一、靛蓝 第5节

零_晓龙 收藏 2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9/


10、

延安山冈上,就着月色,所谓的排练还在继续着。

零用夸张的声音朗诵着:“她说话了。啊!再说下去吧,光明的天使!因为我在这夜色之中仰视着你,就象一个尘世的凡人,张大了出神的眼睛,瞻望着一个生着翅膀的天使,驾着白云缓缓地驰过了天空一样。

说实话他演得很臭,一惊一咋,

而凌琳就演得更臭,做作之极:“罗密欧啊,罗密欧!为什么你偏偏是罗密欧呢?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姓名吧;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爱人,我也不愿再姓凯普莱特了。”

零一副疑神疑鬼的姿态:“我还是继续听下去呢?还是现在就对她说话?”

凌琳继续做作的投入:“只有你的名字才是我的仇敌……”

零突然打断了凌琳的表演:“你们红色剧社要排《罗密欧与朱丽叶》吗?”

凌琳呛在那里,瞪他,瞪了半天倒瞪出些幽怨:“他们不会排,他们宁可排《放下你的鞭子》,他们永远不懂什么是真正的戏剧。”

零很疑惑:“那我们这是在……”

凌琳停止了表演后的神态非常的可爱,她幽幽的说:“……我要走了。”

零惊异道:“这哪段?你还真能跳……啊!你就这样离我而去,不给我一点满足吗?”

凌琳给了他劈头盖脸的一下,零跳开了惨呼。

零很委屈:“我不知道你怎么解释这种戏剧行为,我记得剧本里没这个的。”

凌琳的声音很焦急:“是我要回家!回我的家乡!我来的地方!”

零:“凯普莱特家……”刚说完他就急忙低头,总算是躲过了凌琳的又一下。

凌琳:“不是朱丽叶她家!是我家!凌琳的家!上海!”

零:“你……凌琳的家不是在西安吗?”

凌琳眼睛又开始瞪着零:“骗你们了。怎么着吧?”

能怎么着?她恶狠狠的,零叹了口气。

凌琳继续说到:“……我烦这里了,又干,风沙又大,人们都是除了共产主义不说别的,又没文化,红色剧社的戏剧根本是演给农民看的,跟我来时听说的全不一样,我想让他们领会戏剧的魅力,可这里甚至没有文明。”

零看着,当凌琳背对着他的时候他是在思考的,但他绝对不会说。

凌琳突然问到:“你还打算在这里呆多久?”

零:“我?我吗?我就是西北人,我能到哪里去?”

凌琳看了他半晌,从见他面之后最为安静的半晌。零也呆呆的看着凌琳。

凌琳轻轻的咬了一下嘴唇:“我可没叫你跟我一起走。你这个人虽然不讨厌,偶尔还会有趣一下,可绝没人敢让你承担什么的。”

零打着哈哈他可能真的不擅长与和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交谈:“教教孩子混口饭罗,大事都是你们做的。”

“嗯,你就是个念过几本书的农民。”她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并微微仰起了脸“吻我。”

零随口接到:“……眼睛,瞧你最后的一眼吧!手臂,做你最后一次的拥抱吧!嘴唇……”

他不自信地看一眼凌琳,“……不是这段吗?”

凌琳看来正隐忍着不要对他做太频繁的肢体伤害。

凌琳:是这段……快点。

零:“啊!卖药的人果然没有骗我,药性很快地发作了。我就这样在一吻中死去……”

他在倒地装死前被凌琳踢了一脚。

凌琳瞪着他,一直瞪得零也有一点伤感。他站直,吐了口气,良久的预备,靠近。凌琳瞪着他。

零柔情的说:“……剧情里你是睡着的。”

凌琳闭上眼。零终于认真地看了看这张脸,凑近。

一道手电筒光束突然打在两张靠近的脸上。

“干什么呢?!”随着一声断喝,两个年青的保安战士出现了。

就着几道手电的光束零和凌琳被人押将下来。

保卫战士兴奋得向他的头儿汇报:“报告,特务抓到了!一男一女!”

凌琳非常愤怒:“你真是个活见鬼的人!”那种愤怒不是冲抓她的人,而是冲被抓的零。

零无辜和无奈地苦笑。

保卫战士呵斥道:“不要交头接耳,不要交换眼色,不要……你走头里,她走后边。”

于是零走了头里,凌琳走了最后。

审讯开始不长时间,真相就搞清楚了,

保卫战士忿忿地合上记录本:“小资产阶级……作风问题。”

然后又坏笑的看着零:“回头把审讯记录送去剧社当剧本使咋样?”

零哀怜地看着他们:“我该回去上课了。”

他看了看窗外的天空,晴得连片云都奉缺,又是干旱和晴天。

零在微笑,他的微笑带着讨好与哀怜,冲着那名年青的保卫战士。

“她……人呢?”

“早走了。她父亲是爱国商人,她没有问题。”

“……爱国商人?谁?”

保卫战士看他一眼,看别处,一副别想我告诉你的架势。

零苦笑。

零狂奔,他所要去的学堂里已经传来朗朗的书声。

今天注定是一个迟到的早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