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一、靛蓝 第4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9/

8

延安的夜象浓墨倾地。

零以一个文弱书生的步态蹒跚过来,在这片漆黑中还要疑神疑鬼地打量着身后,他已经看见了岗上的凌琳,凌琳已经换上了便装,精心打扮过,并做出了一副引首盼望的舞台姿态,零张望了她一下,然后继续看他的身后。

凌琳长叹一声。

零又回头向身后张望:“等会……老觉得后边有人跟着。”

凌琳:“做个好演员行吗?好演员会在天崩地裂中把戏演下去。”

零:“我不是演员啊,我哪会演戏?你叫我来对词,就冲我背过几个剧本。”

凌琳的表情不大好看,而李文鼎会在任何一个这样看他的人面前屈服。

“好吧,那再来一次。”零仍在狐疑着身后。

凌琳直接进入了角色:“唉!”

零:“《王子复仇记》?”

凌琳:“唉!”,这个‘哎’是对零的失望。

零挠挠头:“我记得了,是《黑奴吁天录》!”

凌琳撅起了嘴巴:“李文鼎同志,我是男人吗?我象黑人吗?”

零:“……你、你就唉那么一下,谁知道嘛?鬼知道啊!”

“鬼”字让他又疑神疑鬼地看看自己身后。

凌琳瞪着美丽的大眼睛:“李文鼎同志,你的影子都能吓到你,连你的学生都能骑在你的头上。”

零讪笑道:“那不叫骑。”

凌琳声音提高了一些:“你们那个马督导就叫骑了吧?”

零:“……马督导真的很凶,他又有后台。我又没党派,什么都不靠。”

凌琳瞪着他:“唉!”

零好象有点害怕凌琳似的一边后退一边说:“我想起来啦!想起来啦!,《罗米欧与朱丽叶》!二幕第二场!朱丽叶在阳台上叹气,罗密欧偷摸地过来!对不对?”

凌琳焦急道:“别退了,再退,你就退到延河里了。”

零:“嗯,你别看着我,你是没看见我的,我过来。你再来,再来,”

他又提示着凌琳:“你的第一句词就是‘哎’,来开始啊!”

凌琳在他的胡搅下艰难地做着表演准备。

9、

上海的夜雨似乎又密了一些,除了给闷热的空气降了温,还有一股的淡淡血腥味!

地下党总部。

钉子带着一身雨星子卷了进来,他的同志们正在拿起武器,外围在响枪,他的同志们沉默地扑向枪声响起的地方。

钉子摁动了暗门的机关,在等待的时候伸出一只手抹掉流到眼睛里的雨水,他的手上有血。

暗门打开了,钉子发现自己被四枝枪口对着,钉子歪头看看持枪的四个人,从卢戡到韩馥,就连韩馥也没把枪放下来。

钉子:“偷袭。外围三道哨都被摸了。”

卢戡沉着中带着一丝担心:“日本人?”

钉子:“中统。北冥带的队。”卢戡怀疑地看着他的手,他索性把那对血手给他们看“干掉两个。”

卢戡眯缝了眼打量他,他只有几秒钟来判定钉子的忠诚。

卢戡终于下了决心:“进来。”

钉子进去,暗室门关上。

钉子的弟弟已经用铁锤在摧毁密码机,卢戡阻住了正要摧毁电台的韩馥。

卢戡叫道:“刘仲达!”

刘仲达会意,摁动了某处开关,打开了密室里的又一道密门,卢戡并不关心那边,他转向韩馥:“快发报,内容‘冬雷’用明码,!”

韩馥看他一眼,开始发报,手指还未触上按键,刘仲达举枪,一枪轰开了韩馥的后脑,枪声在密封的室内传得震耳欲聋,一秒钟的静默,钉子的吼声再次让这屋里音波回荡,他扑了过去,刘仲达用另一枝枪打中了他的腹部。

卢戡一把拉住了正要冲上的钉子弟弟,客人没有动作,他们三个人现在被两枝枪对着,钉子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韩馥的尸体伏在电台上微微地抽搐。

卢戡瞪着刘仲达那双从来木讷,现在却忽然变得阴冷的眼睛,茫然和失望甚至压过了愤怒:“……刘仲达!”

刘仲达退到了密室的门内,这样人们无法从侧面突袭他,正面来袭则一定会撞上他的两枝枪口。

密室外的枪声听起来很远又很近,而且越发密集。

刘仲达死死的盯着自己曾经的上级:“我不是叛徒。”

卢戡:“是的,你只是内奸。你打进来就为做这件事。”

刘仲达毫无表情地看着他,没有得意,没有内疚,他的脸象是死的。

卢戡逼问道:“你们中统干什么这样做?”

刘仲达根本不吭气,只是听着渐近的枪声,他是那种根本不会给对手解释的人。

卢戡扫一眼钉子的弟弟,他计划发起一次全无希望的反扑,刘仲达却在此时又退了一步,完全退入了那间密室,机簧的轧轧声中,卢戡几个看着密门在眼前关上,然后里边传出锁死的声音。

卢戡看一眼客人,对方和他同样是愕然的神情。钉子的弟弟扶起了钉子。

卢戡有了些歉意:“地道不能走了,只能正面。”

他摁动机关,打开那扇通向正堂的门,他回头看一直被他刻意保护着的客人,客人却一直在看着被刘仲达关上的那道密门。

卢戡焦急的说:“快走!”

钉子在此时挣脱了弟弟的掌握,扑到了韩馥的身上,卢戡用远超过其身形的力气把他扳了回来,用一记耳光把他打醒,并大吼:“走!保护客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