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前 第二部分 5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从徐璐家出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那时候她的房间早已收拾得整整齐齐,阳光穿透窗帘照进来,屋里暖融融的好像回到了春天似的。整间屋子全都整理过,所有东西算是放回了适当的地方,桌面椅背也是一片光洁。几大摞书和杂志按个头大小分成摞摞在写字桌一侧的下面,当中最高那摞要不是靠在桌腿上恐怕用力跺下脚就会稀里哗啦倒下一地;待洗的衣服装了满满三大袋排在门口,三只印着铭牌的白塑胶袋胀得圆滚滚的,估计也是没管三七二十一硬塞进去就算了……这都是在我醒之前徐璐的杰作。

我刚起来那时头就开始痛,进了趟卫生间出来以后就在床边的矮凳上坐下,突然什么也不想做,很累,还想躺下。徐璐过来整理被子,过来前随手把抹布搭在椅子扶手上,抹布湿漉漉的隔一会儿还掉下一滴眼泪,我看着也懒得去管。

徐璐叠着被背对着我,弄好了也不看我,背对我转回身拿回抹布,随便抹着手边的东西。抹了几下忽然说,楼下有个小食店,油条炸得可好吃呢!听她说油条我感觉确实有点饿了,就想到那些天每天早上我一起床就能吃到林怡云早都弄好的早餐,不管是自己做还是叫的外卖热乎乎的一样都挺温馨,可惜以后没有了。

我对着徐璐的背看着她,说,其实我不太喜欢吃那些东西。我连早饭我都不吃,一直没吃过。她还擦,说,你怎么不吃早饭呢?对身体不好。……以后……最好还是吃。我说,我也知道,不过养成习惯了。她说,哈,养成习惯就不能改呀!原来你跟……那谁一块也这样啊?我说,你说什么哪!她说,可不是嘛。说得很小声。

心情顿时坏了,我没和徐璐再说下去,也没等她一起出门。看她的样子少说还得磨蹭个把钟头,她还没化妆头发还有点乱呢,我不能等她了。

走的时候徐璐给我开门,说了句你还是给孙峰打个电话吧。我说,啊。

从徐璐那出来我的头越来越痛,灌铅一样难受。走了一段路就想先别管头疼了,得赶紧给孙峰打电话,还不知道这伙计昨天给我捅多大漏子呢。虽然我很清楚我跟林怡云肯定是完了,但却不想听她说又是我对不起她。

拨孙峰手机,半天一直占线,差不多十几次才拨通。

电话一通我还没开口孙峰在那边先喊起来,我说赵春宇,你够忙的了你!破手机不是关机就占线,你干嘛呢你?啊?我都打一宿了我!操!他像憋了好多天火气似的语调激昂。没等我反应他继续说,我说你干嘛一宿不开机?啊?刚一开机又正在通话!你刚才跟谁说话呢,没完没了的干嘛呀!对了,你跑哪去啦?这边他妈,有个女的玩命找你!都快烦死我了都!……喂!我说你怎么不说话呢?喂?你干嘛呢你,我操!

我说,孙峰,我听着呢。这不一直听你说呢,插不上嘴呀。你说吧。

我还说什么我说!他喊,火气像从听筒里蹿出来了似的。

我下意识向边上躲了一下,孙峰,实在不好意思。我解释。我手机昨天晚上没电了……

他立马打断我,你得了吧你!你跟我还扯这个?啊?太不是人啦也!

我笑了,说,那你让我怎么说?呵呵。

停了停,他声音稍稍平缓了点,问我,赵春宇我问你,有个姓林的找你,女的,是你女朋友不?我记着你以前好像跟我说过是不?

是吧。我说。她不至于给你烦成这样吧?她给你打了挺多电话吗?

不至于?是不至于。孙峰说。才打了三个,一点不多。

我笑着说,那不就是。

什么不就是啊!他又喊。你知道她都什么时候给我打的呀?啊?……昨天下午我正跟琳娜吃饭,你刚一个她又来一个,还以为是小斯基呢差点就搅和了,我们。完了你那女朋友半夜——大半夜——又来个电话,大早晨天才亮又他妈来一个,就刚才,都是关键时候!我操!我正跟琳娜折腾呢!

没那么巧吧。我笑出来。那你怎么不把手机关了呢?

废话,早知道我不就关了。不是不知道嘛!……你那女朋友还一说就说半天,两次都是,弄得琳娜差点穿衣服走人!

我笑,说,不是差点吗,不还没走嘛。

什么没走啊!就刚才,刚才那次,又是寸劲时候。把我气翻了都!好歹糊弄完了,完了琳娜就跑了。

孙峰,孙峰,我叫他,真那么夸张啊?那实在对不起了,我跟你说对不起,请你喝酒赔罪。

他哼了声,说,倒是没那么夸张,不过琳娜真走了是真的。……要不我急着找你呢!声音又大起来。……喝酒有个屁用。他补充。

我头更疼了,使劲揉太阳穴。随便说了两句不好意思,对不住之类的,我就问他林怡云那三个电话都是怎么说的。我跟他说让他详细跟我说一下,完后我好知道怎么应付。孙峰像没听到我说话似的继续说了两句,意思是我只图自己享乐不管他的快活,然后才说,头一次你那女朋友说叫你听电话。我赶紧问他,那你怎么说的?他说,怎么说?最开始我接你那个电话的时候就觉着你有点不对劲,脑筋一转就帮你糊弄呗。我告诉她你上洗手间了,等回来让你给她回电话。她就说谢谢我,说那没事了。没事了她还问我,问你手机怎么没开?我说没电了吧。没开吗?她就没再说什么就撂了。谁知道半夜又打过来了,说找你。我说你喝多了趴那睡呢,很猪似的,谁也不理。她就问我你是不不回去了……哎,你们俩住一起呀?呵呵。怎么没跟我说过呢。操,不够意思啊你。……完了她说用不用她来接你一下。……我操,对你不错呀,还接你呢,哈哈……我当时说不用了,睡好好的就那么地吧。她还挺客气,说那就麻烦我了。……操,我是麻烦了,我他妈还在琳娜身上挂着呢!……刚才来那个她问我,问我在哪呢?问我?我说我?我在我家呢,我。就坏了。她就问那你在哪。我实在没办法了,就说你刚走,可能也回家了吧。完了我就找你,边送琳娜边给你打电话。我操,不够我忙的了都。

讲完了孙峰的火气慢慢也平定了,又说了句我全帮你应付了,没差纰吧?之后就问我,哎,春宇,说实话,你昨天晚上睡那个跟打电话这个——小林哪个漂亮?我苦笑一下,心想孙峰也真挺有意思,刚才还那样现在又开始八卦了。我实话实说,给你打电话那个,我女朋友,漂亮。他说,哦。……对了,想起来了,叫林怡云是不?以前我好像听谁说过?是你们那最漂亮的,啊?据说跟张蕾不相上下?好像说比她还靓?啊?行啊你,春宇!改天让见见哪?

强挺着和孙峰讲完电话我实在难受得不行,头越来越疼。打车回到天河,到了楼里一进电梯就更不行了。

电梯里有进有出,人倒没几个,但每停一层我就像忽然掉下去似的,赶紧靠住墙壁。出了电梯走在楼道里我就感到自己的脚步一下一下特别清楚震得脑袋嗡嗡响,胃里也有东西一直往上顶。

打开家门,自己家里那种熟悉的气味呼地一下扑面而来。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林怡云我勉强冲他笑了笑。她刚坐起来,怀里还抱着被子,头发蓬松睡衣也不整齐,深深的乳沟明晃晃地挤在饱满结实的乳房之间,有意无意地反射着细腻的光泽。我吐出口气忽然有点恍惚,就觉得她其实跟徐璐一样,真的都那么好。

林怡云丢下被子站起来,说,回来啦。我点头,刚想说话胃里猛地一阵痉挛,乱七八糟的东西像要一下子全涌上来似的,带着怪味的液体已经溢到嘴里。我赶紧朝卫生间跑,经过林怡云身边时摆手挡开她伸来的手臂。

我冲进卫生间,顾不得掀马桶盖摆姿势,手把上门边的水池一下吐了出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