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零》序 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9/


第二次国共合作,表面上一切都很平静,暗流却潜伏在湖面的下面,共产党、军统、中统,在地下世界里的争斗更加剧烈。


上海,十里洋场。

两名军统的刺客监视着一名士绅模样的人走向他的车。

一支洋场独有的乐队走过,他们在奏乐。

刺客们紧赶了两步,追上那名士绅,缠在手上的衣服里冒出枪火。

枪声淹没在震耳欲聋的乐队演奏中,

第一个发现死人的是一个乞丐,当他刚向停在路边的车里老爷伸出一只手时,他发现士绅僵坐在自己的车里,额头有一个冒着血的枪洞, 身上一张纸片写着两个大字“汉奸”。

一辆干草车将日军的关卡远远抛在脑后,停下,方才的刺客之一从草堆里爬出,他现在到达了安全的所在。

他和掩护他的人告别,他们告别的方式比较奇怪,掩护者是红军的军礼,后者却是普鲁士化的黄埔军校礼节,他们因此而犹豫了一下,然后改成含糊其词的抱拳。


一个中统的刺客将炸弹扔向一个机关门前的日军岗哨,然后在爆炸声中狂奔。

一辆黄包车后发先至,投弹者上车,在逃至某个点时几辆黄包车分向跑开以惑人耳目。

中共上海地下党领导卢戡坐在其中一辆黄包车上。


卢戡下了车,在确定无人跟踪后,转身走进了一个灯红酒绿的饭店。

上海地下世界的三大巨头,同时出现在了这个并不起眼的酒店。

北冥——中统上海站站长满桌酒肉地坐在大堂里,他在等人,一个侧桌上不引人注目地坐着军统上海站站长靛青,他面前只有一杯茶,他和北冥横眉冷对。

卢戡进来,北冥等的是他,卢戡也走向他,但在入座之前先向靛青施礼。

靛青垂了头喝他的茶。

卢戡将一个信封交给北冥。

靛青冷哼一声离座欲走,满脸的不悦。

卢戡追上他交给他另一个同样的信封。

靛青脸色马上好看了许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