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4/


黑暗中一个影子在灌木丛中钻出,这人浓眉大眼,面貌英俊,身穿解放军绿军装,手挺一把越式狙击枪,双瞳犹如黑夜里的一只豹子的眼睛,腰上闪动着几片银光,那是四把匕首交叠的反光,这人将头上的解放军帽摘掉,放入怀中,赤着脚无声息的向前方迅速的移动,闪到一株树后。这人正是田胜利,不远处越军的四道关兵蓬微微亮起一点火光,一闪一灭,然后又布入黑暗中。

马鹏飞带领的游击队第四分队的队员已分散在越军兵蓬的四周,在附近的灌木丛、树上、树后、草种植物内隐蔽好,只等马指导员一下命令,就一举而上拿下四道关。虽然只有十几人,但个个精明果敢、英武不凡,每人的枪法都堪成神枪手。

这时丛林里是一片寂静,那夜枭的声音又远远传来,在越军兵蓬上空隐隐回荡着,兵蓬外围着十二个站岗的哨兵,站在十二个位置,兵蓬很大,方围占了三十多株树,周围全是灌木丛和草种植物,这一带的树木有些稀少,上面也不是很茂密,因此有几丝月光照下来,将浅灰色的蓬帐照成了暗白色。

马鹏飞等在暗中已准备好了用树枝叶做成的火把以及手榴弹,队员们大多挺起了机关枪,只等一下命令,就抛火、射击、围剿,第一步骤先是将兵蓬外的十二个哨兵拿下,然后换下我方的人,趁机将火把点燃各方位的蓬帐。这个任务交给了胖子飞和巴万里、巴长城父子。

兵蓬外十二个站岗的哨兵正挺直了腰守护着自己的方位,突然东南角的一个哨兵只听飕的一声倒在地上,接着东北、东西、东部的三个哨兵各中了一个闷枪,无声息的倒下,其它方位的哨兵刚察觉,闷枪已不挺的射中他们要害,十二个哨兵不到三分钟已全被摆平。

刚才躲在树后的田胜利看得清楚,那飕的一声正是巴氏父子中的老子巴万里所发,用的是一支短弓和0.2米长的箭。他暗下不悦,怎么这父子俩都着一副德行,小子出口伤人,老子暗放冷箭抢功。

这时胖子飞与巴氏父子已占领了兵蓬外,向暗处的队员微微招手,早已准备好的火把材料突然亮起,刹时十几只火把扔到了帐篷上面,兵蓬登时着起了大火,外面的胖子飞和巴氏父子学着越南话大叫道:“不好了,外面已被解放军大批部队包围了!”连喊数声,兵蓬内的一百几十个越军都慌乱起来,整个兵蓬内一片糟糕,大火蔓延到蓬内,蓬子的六个入口登时涌出大批的越军来,这时暗中的解放军各自挺起冲锋枪射击,还未走到兵蓬外三米的越军已被四面八方的子弹打成了马蜂窝,尸体叠着尸体,一重重的倒下。喊叫声,慌乱的奔跑声,受伤的呻吟声,子弹的穿空时交叠在一起,比战场上冲锋陷阵还要惨烈,因为是在黑夜的丛林,一轮轮的惨叫很是怖人。

这时暗中的队员正杀的痛快,不少越军既不敢冲出兵蓬又不能在火里呆着拼命下挤在里面,子弹、烈火纷纷射涌,这一场烈火围剿战打得极其漂亮,越军的鲜血交流成了河,将地上的草丛、腐植层染透了到底,血甚至流到灌木丛内躲着的中国游击队员脚下,一百四五条越军的命就这么一个不剩的倒在了蓬外蓬内,大火将兵蓬烧成了一卷,缩成了黑布团,越军的尸体不出五米全部倒在一起,上下左右重叠着,成了一座小丘。

马鹏飞指导员下令搜查看还有未死的越军吗,结果一具未剩,队员们个个兴高采烈,刚才是入战场以来杀得最漂亮的一战。

马鹏飞高兴的对队员们道:“大家别兴奋的太早,这些小越鬼子死伤一二百对敌人造成不了多大的损失,我们主要的对手是越南狙击手,能将那些狙击手向现在这样杀得精光才是真正的胜利!”

巴长城大笑道:“那我们就干他娘的去转杀鬼子的狙击手,凭我们现在的士气就算杀一百个也有的是精神!”他老子巴万里接道:“小子说得好,我们现在全身都是劲,趁着精神兴奋去杀转他们来!”

马鹏飞摇头道:“越是兴奋越是不能冲动,那些越南狙击手对我们来说是个可怕的威胁,也许我们现在兴奋会造成被他们当成杀戮机会的漏洞,所以现在大家都冷静下来,休息十分钟,向四方前进,与丁品德他们会合!”

十分钟后,十几个队员分散着向林中各处前进,搜查着丁品德等的下落。田胜利与黎明梅、红蜘蛛聚到一处,也在寻找着李涵方、陈芝他们的下落,约走了三百多米,西南处的位置突然有一声闷想,接着一个人影穿了过去。黎明梅突然一抬手,只听啊的一声惨叫,那个影子倒在地上。田胜利急忙走向前去看,正是一个越南狙击手,匕首反光映在那人脸上可以看的清楚,那人死相很难看,穿着的越军军装的胸口挂着一只用树叶撕成的蝙蝠形状的标志。

田胜利一声冷笑,知道这人是越军蝙蝠敢死队的一员,向黎明梅低声道:“好枪法,你杀了一个蝙蝠类。”黎明梅在黑暗中一伸手,做了一个“好的”拇指手势,然后继续从树木间穿过,他们两人现在做搭档,田胜利在前做主射手,黎明梅在后做副射手,红蜘蛛暗中相助。

又走了二百多米,前方又是啊的一声惨叫,接着是飕的一声,又一个人倒在地上。田胜利知道是巴氏父子所为,不愿跟他们在一起搅和,于是向另一处方向走去。

黑暗中林子又密了起来,前面突然有一阵躁动,接着数人从一边的灌木丛一起摔了出来,其中一个正摔在躲在一株树后的田胜利的脚下,他用两把匕首做反光看得清楚是一个越军,当才那灌木丛接连抛出几具越军的尸体,那个灌木丛中的人可真够强的。

田胜利有意靠近那灌木丛内的位置前进,只见黑暗中隐约一个庞大的身型在向前移动,他看得有些熟悉,暗中又近了一些,这次看得清楚了,那身影正向一株树后移去,正是长着冬瓜脸的大块头诸金刚,第一狙击队中的一员。他大喜,知道狙击队员都在附近,也不吭声,暗中继续前进。

前面的林子中不时可以听到放冷枪的声音和敌人突然发出的惨叫声,死的大多是越军。又走了百余米,地上突然出现了解放军的尸体,不止一局,田胜利用匕首的反光看得清楚都是一些陌生面孔的解放军战士,这些人从没碰到过,很可能是另一个分队的。

越往前走田胜利越紧张,因为刚才他又发现了两具自己人的尸体,有一具竟是解放军尖刀班的,他好象认识,只是从未打过交道,他隐约觉得敌人越加强大,真正的对手就在附近。

失去了战友在当时只是一阵的难过,只一会丛林内危机带来的紧张气氛就将刚才的事忘掉了,在生死关头记得的死亡事件越多就越是一件可怕的事,别人死了就预兆着自己也有可能会这样,所以忘掉同胞的死继续前进才是真理。

田胜利默祷着继续前进,突听就在附近几十米外一个熟悉的声音一声惨叫,接着是一句近似拼命的嚎叫声道:“小越鬼子我X你们亲娘的X......”正是巴长城的声音,接着又是一句,却是巴万里的声音:“我跟你们拼了,辣妈XX的!”接着是几声枪响,田胜利的心一紧,急忙向那发声的方向暗中移动,只见几个人影飞快的向一边闪去,黑暗中几片银光一闪而没,接着在灌木丛中露出一丝银光。是越军,田胜利的心咚咚的跳,他看准了那一点闪光,砰的放了一枪,那灌木丛发出一声呻吟,里面的越军好象受了伤,开始移动方位,但他身上带着的匕首成了成了目标暴露物,砰又是一枪,小越鬼子倒在里面,再无声息。另几个也突然中枪身亡,其中一个倒在田胜利的身后,是黎明梅暗中在掩护他,他用匕首的反光照着身后越军死尸的脸,只见后面的尸体竟拿着的是一把狙击枪,看来刚才杀死的都是越军的狙击手,这个狙击手身上也带着那个树叶蝙蝠的标志,也是蝙蝠敢死队的。

田胜利终于找到了巴长城和巴万里父子俩,只见他们倒在腐植层里,巴长城的胸口中了一个枪孔,巴万里趴在儿子的尸体上背上有五六个枪孔,田胜利默然了,眼眶竟然不自觉的湿润了,他本是很讨厌这两人的,但这时却涌出一股敬意,这是两个为国家牺牲的英雄父子,他将怀中的军帽掏出来放在两人的尸体上面,默默的敬了一个礼,转身闪到灌木丛内。

越军狙击手就埋伏在这片林子中,他们比普通的越军可怕百倍,但田胜利这时在暗暗发誓,一定要将这支蝙蝠敢死队一举杀光,为死去的中国战士报仇!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