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四八 汉奸毒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许万喜、周淑芬两个人紧催着战马又跑了六、七里,看看没有敌人追来,那匹马因为驮着两个人也颇有些累了,许万喜伏在周淑芬的耳边柔声道:“淑芬,这马跑不动了,我也有些累了,咱们找地方歇歇儿吧?!”

周淑芬说了声:“好!”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片沙土丘,土丘上还长着些沙枣树,就勒了下马缰,这匹马驮着他俩就奔沙土丘小跑而去。

跑到土丘下,许万喜先跳下马,又把周淑芬抱下来,笑着道:“这骑马的事我还真没白教你,这关键时刻还真用上了!”

看着没了危险,周淑芬也笑道:“看把你美的,才去了县上几天?都学会说‘我’了!”

许万喜一手拉着周淑芬,一手拉着马缰向土丘上面走,他想上面既有阴凉又便于观察周围的动静,实在是个好地方,看周淑芬笑话自己,自我解嘲道:“大队上全是说我,俺去了不学着说咋办?何况这也是一种进步啊!难道要大家全顺着我说俺?”

周淑芬没理他,到了沙丘顶上,许万喜看见上面有些杂草,把马缰绳一丢,那马儿就自己吃草去了。许万喜向四外看了看,没有什么异常情况,看着沙枣树下面的阴凉,他感觉自己非常疲乏,走过去往阴凉下一躺,他问周淑芬:“有什么吃的吗?”

周淑芬走到马身旁的搭裢边,从里面拿出一块饼,掏出一个水葫芦,走到许万喜身边坐下来,满眼含情地递给许万喜,轻轻地叫了他一声:“喜子哥!”

许万喜本来觉得全身酸累,正努力找着舒服地儿好躺的更舒服些,周淑芬的这一声叫,叫的他几乎不知道累了,他两眼放光地望着自己的妻子,一把攥住周淑芬的手,呼吸有些急促道:“淑芬,俺好喜欢你!”

周淑芬脸一红,小声道:“小心有人看见!”

许万喜笑了,朗声道:“这里现在哪有人?你别自己吓唬自己了!”

周淑芬望着许万喜,轻轻地亲了他一下,道:“喜子哥,你还是先吃东西吧,俺知道你累的很,听石书记说,你们都好几天没怎么吃饭睡觉了!你看,你眼睛里全是血丝,肯定是亏觉亏的,俺又跑不了,你还是先吃干粮吧!”

听着妻子的柔声关怀,许万喜觉得心里非常甜蜜,面对她的寸寸柔情,许万喜接过她手里的水和干粮道:“好,俺听你的,吃完了干粮,俺还要睡一觉,等安静点儿了咱们再回去!”

周淑芬充满柔情地点点头,仔细地看了看自己的丈夫。没想到这一看,吓的她几乎跳起来,她几乎是带着哭腔叫道:“亲人啊!你没受伤吧?!”

许万喜正吃着饼,被她的这声惊呼也吓了一跳,急忙问道:“淑芬,你怎么了?”

周淑芬指着他道:“你看你,全身到处是枪眼,快让俺看看你受没受伤!”说着,也不管许万喜同意不同意,掰着他身子就脱衣服,把上身前前后后看个遍,看看没伤,又要许万喜把裤子脱了看下面,许万喜乐着道:“我没事,没感觉哪里有伤!”

周淑芬不依道:“光你说不行,俺得看!”

许万喜央求道:“这大白天荒郊野外,俺不好意思!”

争来让去,周淑芬瞄着许万喜裤子上的弹孔又找了找,腿上没伤。看许万喜真没受伤,周淑芬抚着自己的胸口道:“吓死俺了,你看你那褂子上,最少也有五、六个洞!”

许万喜自己数着上衣上的洞,一共是五个,在加上裤子上的,总共有八个枪眼儿。他笑着对周淑芬道:“俺命硬,阎王见着也得绕着俺走!”

周淑芬扑过来抱着许万喜的脖子,眼泪婆娑道:“亲人啊!虽然咱们为了打鬼子豁出了这条命,但咱们还是要努力好好活下去,俺俩的好日子才开始,你不能对下俺!……”

许万喜激动地抱住妻子,声音也有些哽咽道:“淑芬,俺发誓,这辈子绝不丢下你!”

周淑芬吻着丈夫,伏在他耳边小声道:“下辈子也不许丢,生生世世都不许丢!”

“生生世世,你都是俺的人!”许万喜吻着妻子,说出了心里话。

……

苗时正陪着山下回到九里店时,他属下的治安军大部分都回来了,面对着空无一人的院子,苗时正对着蒋济宽是破口大骂:“让你带着部队看这么几个老百姓你都看不住,你看你还能干什么?说,八路到底来了多少人?你们打死多少,捉住多少?”

蒋济宽心里对来了多少八路并没有谱,吭哧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准数来,他低着头翻着眼皮吱吱唔唔道:“总有四、五百吧?!尽是使二十响的!”

苗时正气的当胸就给了他一拳,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四、五百?就是来个四、五十,你们这些人也剩不下!你他妈的糊弄谁呢?!”

山下此次扫荡只对消灭八路军主力和抢够军粮感兴趣,对于跑了些老百姓,他并不关心,所以他看着苗时正在那里训斥手下,只当是看耍猴,看的笑吟吟的。

狡猾的柳四海看了一会儿看出了门道,知道日本人对跑了几个老百姓不关心,而大队长生气的原因一是因为耽误他扩军当联队长;二是无法借机敲诈勒索钱财。明白了这两点,而日本人对这又不追究,他乐得出来做好人。所以他马上走上前凑到苗时正身边低声道:“大队长,这次八路的确来的不少,我们二百来人都没堵住,而这参加堵截的部队当中还有些皇军,您说这八路厉害不厉害?!所以也不能说蒋中队长没尽力。刚才我看了,不少被打死的弟兄当中,的确有几个是二十响打死的,而且我看见特务队在这村里也死了几个人,看来八路是挺厉害。何况蒋队长他们也打死了几名土八路,还缴了几支枪,粮食也全保住了,我看您就再给蒋中队长一次立功赎罪的机会吧!明天我和蒋队长一起多抓些老百姓回来就是了!”

柳四海啰哩啰嗦地给蒋济宽说了一大堆好话,蒋济宽站在一边听着是万分感激,柳四海继续道:“至于这跑了的老百姓,我看好说,这扫荡才开始,今天他们跑了,明天我们还可以继续抓么!看是他们跑的快还是咱们抓的快!”柳四海边说边给蒋济宽使眼色。看着苗时正的脸色有所缓和,蒋济宽给苗时正“啪”地敬了一个礼,立正道:“大队长,我保证明天下去给您抓几百个老百姓回来,以弥补我今天的失职!”

柳四海在这里给蒋济宽说着情,苗时正心里也盘算着,这几个中队长、小队长说起来都是自己的心腹,都是铁着心跟自己干的,自己之所以把九里店看人搜粮的任务交给蒋济宽,也正是因为他也是自己的心腹,所以真要按自己当初说的那样枪毙了他,以后谁还给自己卖命啊?没人给自己卖命,自己甭说联队长,就是大队长、小队长,甚至一个班长也干不了啊!想到这里,他就借坡下驴,狠狠地瞪了蒋济宽一眼:“要不是看在柳中队长给你说情的份上,今天说什么我也毙了你!你现在谢谢柳中队长吧!”

蒋济宽一听自己的这条命保住了,长长的嘘了一口气,擦了擦脸上的冷汗,赶紧给苗时正敬了一个礼,又给柳四海鞠了一个躬道:“谢谢兄弟,谢谢兄弟你救我!”

柳四海笑着道:“咱们都串在一条线上,应当的,应当的!”

苗时正依旧瞪着蒋济宽道:“明天你也甭去参加扫荡了,现在你就带着你的中队回城,把这里的粮食全押回去,明天到三间房,负责把那里据点的炮楼工事修起来,如果再出什么差错,无论谁再给你求情,我都绝不容情,非枪毙了你不可!”

蒋济宽急忙应了一声:“是!”

苗时正感觉自己的气还没出,转身时对蒋济宽冷冷地甩了一句:“这回部队扩编,你还干你的中队长吧!这大队长没你的份了!”

蒋济宽应了声:“是!”对着苗时正的背影敬了一个礼。

看苗时正走了,蒋济宽走上去,拉着柳四海的手感谢道:“谢谢你,兄弟,谢谢你救了我一条命,等明儿回去,我好好请请你,好好谢谢你!”

柳四海笑着道:“应该的,咱们一起混了这么些年,应当互相帮帮,而且苗大队长也舍不得杀你,咱们毕竟一起摸爬滚打了这么些年!”

蒋济宽苦笑道:“我也感觉出来了,不过没你兄弟讲情,我这命能否保的住还真回事,所以等扫荡完了回城去,我还是一定要好好谢谢你!”

柳四海微微一笑道:“就是这一下,你这大队长算是报销了!”

蒋济宽把冷汗继续擦了擦道:“能保住命是最重要的,这大队长就算了吧!”

两个人又客气了几句,一起走到粮食堆前。这时,日军在县城和周围据点征集来的大车已经到了在装车,柳四海望着堆积如山的粮食对蒋济宽道:“老兄,这附近还不太平,你押着这粮食回去可得小心,一会儿走时告诉我一声,我带部队送你一段!”

蒋济宽看着这些粮食正发愁呢,看柳四海主动提出送自己一段,心里是感激极了,恨不得给柳四海跪下,他深深的给柳四海鞠了一个躬道:“兄弟,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了!”

柳四海刚想和他客气两句,苗时正的护兵小苟子从远处跑来叫他道:“柳中队长,大队长请你去开会!请你现在马上就去!”

柳四海应了声:“就去!”和蒋济宽告了别,跟着小苟子去了日、伪军临时的联合指挥部。

喊完报告进了指挥部,柳四海看见几名参加扫荡的日军军官和治安军的另一名中队长周彦祥已经在座了,山下和苗时正一南一北地坐在桌子两头,所有的人都在等他,他急忙快走了几步,走到给他留好的座位上坐好。

看他坐好了,山下笑着对众军官道:“今天虽然缴获了大量的粮食,但我们出去扫荡了一天,也没抓住一名八路军,更没抓住他们一名干部,诸位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如果有,尽管说出来,立功受奖大大的!”

柳四海对今天这种各自为战的战法很不以为然,觉得这样追来赶去实在是没什么效果,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话,但他看大家都没说话所以也就没滋声。可苗时正看出他有话也说,觉得这正是在山下面前展示自己手下能力一个的机会,所以他望着柳四海笑着道:“柳中队长,如果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想法,就当着山下队长说出来吧,山下队长会很高兴的!”

山下在一边也微笑道:“是,是,有话尽管大胆说!”

柳四海领会了苗时正的意图,就站起来道:“是!我是有点儿想法要说,不知道是否成熟?!”随后,他就把自己的想法滔滔不绝地说了出来。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