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因 六扇门(试发版) 观因 六 与家庭隔离

hawk735 收藏 3 152
导读:观因 六扇门(试发版) 观因 六 与家庭隔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1/


人哪!有了事业就想成个家,我也是如此。早在当医药代表时,曾在一家公司认识一位女朋友,她叫小蓉。小蓉的模样我形容不出,不过长得有点像芙蓉姐姐。她和芙蓉姐姐最大的区别就是:芙蓉姐姐自始至终坚信自己是绝色美女,而小蓉则始终认为自己长相一般。和她在一起相处时,我感觉不到一点激情,远远不如幻想陆寒雨那么如痴如醉。不过,由于年龄以及生理的需要,迫使我不得不将目标锁定在这个未婚女青年身上。从我最后一次梦到陆寒雨,并且遗精之后,我便告诫自己不能再等待。于是,我找寻借口约她出来吃了一顿便饭。

囊中羞涩,令我不敢走进高级餐厅。在街头随便找了一家小饭铺,只要她不嫌弃我也到无所谓。问题是,她果真不嫌弃吗?

我能看出她并不十分开心,也许是没看上我,她始终低着头静静听我畅所欲言。我告诉她我的家庭背景,(婚姻要以诚信为本,所以我并不打算隐瞒她。)她没说话,只是用眼睛瞥瞥我,便继续低头喝着冰红茶。

我想彻底坦白自己,于是我告诉她自己想做个倒插门女婿,伺候岳父岳母那是我的本分。还说我很勤快,绝对是一个顾家的男人。总之,在那一个小时内,我不停地说,她始终在听,直到吃过饭分手时,她也没说出一句多余的话。无言的结局导致了尴尬,此后,我们便没有了下文,继续保持良好的同事关系。

一个月后,公司另一位朋友私下告诉我说,小蓉在背后谈起过我。这么最要的信息我当然不肯放过,因此我急忙问他小蓉都说过些什么。

“她说你很抠,请女孩子吃饭哪怕不进上档次的饭店,总也不能四个素菜一碗汤糊弄人家......”

我的心有点发凉。

“她还说......还说一个大男人,自己连个正当职业都没有还想倒插门?住进别人家这算怎么回事?没能耐就别娶老婆。说当时听到你这句话时,她简直想吐......”

我想哭......

“她还说......”

“还说什么啦?”

“还说农村人太小气、小心眼儿,这辈子就是嫁不出去也不能嫁给农村人。还告诫所有女同事,找男朋友千万不能找农村人,凡是农村出来的一律免谈......”

我没脸见人了......

历经那次失败的求偶经历后,我也没脸在公司混下去,所以就辞职了。不过这段经历告诉我:做人一定要踏踏实实本本分分,千万不能好高骛远。农村的土腥味在我身上留下很深的烙印,那不是我换穿一身西服戴顶军帽就能抹杀掉。看来还是老孟说得对:要怪就怪自己当初投错了胎。在此,李东升告诫那些无力脱贫致富的朋友们:您即便是娶到老婆,最好也千万别要孩子。能不能养得起是一回事,关键是孩子也跟着你遭罪不是?你既然无力带给孩子幸福,就不要枉自给他生命叫他受苦。看着孩子跟你吃瓜落,你能忍心吗?


从此,我打消了成家立业的念头,本本分分为生存而奋斗。可是随着年龄增长,我的生理需求也越来越强烈。有时摸摸口袋,真想去找个小姐解决一下。套子我可以自备,要多少有多少,无奈的是,有没有为了十块钱就肯陪你上床的小姐呢?有时蹲在路边上看着来来往往的靓丽美女,我感叹人生的同事,也暗自给自己打气:那天实在憋不住了,宁可做个强奸犯也要体验一下完整的人生。每次想到这里,我不禁暗暗羡慕老孟,虽说他把青春和精力全部献给了“深闺怨妇”,但他毕竟找到了人生的结合点。而我呢?我又得到了什么?只能薏淫和空想。


是什么原因造成我只能羡慕别人?是什么原因使得我日夜颠沛却只能每月赚到3000大毛呢?是什么原因令我像狗一样被“移民局”和警察追来追去?无辜的我到底为什么无辜地背上一身债务呢?为——什——么?

家,没有了,为上大学我倾家荡产;家,回不去了,为了躲债,我一家三口各奔东西7年未曾照面;家,不再属于我了,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我居然没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我,就是李东升,就是那个只能在幻想中获得生理满足和事业成功的农村人,就是那个只能在梦中吃上早饭的农村娃子。


2006年老孟二十六岁,他过生日那天,我送给他一本从街边买回的盗版书作礼物,他回赠了我一条信息。他告诉我在酒店遇到大学同学A君。大学期间成绩一直是倒数第一的A君娶了奇丑无比的马淑媛后,被留到附属医院的骨外科当了大夫,月薪3万。听到这个消息,我只能苦笑。他月薪3万,而我这个大学期间一直是“地下”第一名的学生,每个月“月薪”只有3百。

“没地方说理去啊!”老孟摇摇头,默默翻开我送给他的礼物......“刘猛的《狼战》?写什么的?怎么错别字这么多?”

“这本书不错,是描写对越自卫反击战的。”

“对越自卫反击战?噢......听说过......到底好不好看?”

“好看,不过结尾有点悲,我看着想流泪。”

“噢?能叫你流泪?”老孟顺手翻开一页念道:“咱们当兵的!就是天塌下来也要他妈用脑袋扛他一扛。明知是个死,咱们也要死个有骨气,有种!要带个把儿!要让这些孙子明白明白:无论咱们是侦察连也好,是步兵连也罢!绝对都是一块钢,是一块捶不烂压不弯的好钢!我现在就要告诉那些只知道吃喝玩乐,只知道名利权谋看不起咱们的王八孙子一句话:有咱们这些傻大兵在!咱们中国就不——会——亡......呵呵!刘猛写得有点意思嘛!你瞧瞧这口号喊的,挺像那么回事......”他一直看下去,直到傍晚合上书沉思片刻,这才叹口气说道,“唉!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一个为国流血牺牲的战斗英雄,最后却......唉!怪不得这书只有盗版,国内哪家出版社敢出这样的书?不过这刘猛也真是的,他就不怕政府收拾他?”

“要不怎么说人人都挺佩服刘猛呢?不过......呵呵!这倒也不错,”我笑道,“盗版书商赚钱,出了事由刘猛做替死鬼......呵呵!”

“唉!这个世道啊!不认识的人都这么互相算计......咦?你送我这本书到底啥意思?”

“主要是我喜欢,”我直言不讳,“我喜欢书中那个农村兵,他和我一样都是无根无基没权没势的人。不过他比我强,至少他当过排长、连长,也得到过爱情,而我呢?连爱情是苦是咸我都不知道;他最后敢拿起枪去反抗,而我呢?只能像狗一样被人追着满街跑......”我越说越沉重,真不敢想象书中主人公的悲剧会不会落到我头上。

“唉!少吃馒头少放屁,夹紧鸡巴做好人吧!睡觉!”老孟伸手拽动灯绳......

“哎?我说老四,你今天好像没喝补药......”

“是吗?嗨!今天就算了吧!”

“那你明天怎么办?”

“明天再说明天吧......”


第二天一切照旧,我背着套套去拉生意,老孟换穿一身体面的衣服,跟我说声“走啦”,便出门接客。晚上回来后,老孟兴致勃勃对我说:“兄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他神神秘秘,样子有些不可告人。

“你还能有什么好消息?不会是客人多赏了你几块大毛吧?”

“我把陆寒雨给上了!”

“噗......”滚烫的热水被我一口喷出,剧烈地呛咳中,我看着挥袖擦脸的老孟,有点于心不忍。

“你什么毛病?”他冲我咕哝一句。

“你和陆寒雨......”我顾不上和他扯皮,忙问,“你怎么......怎么遇上她的?她就这么心甘情愿叫你......叫你......”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她现在也在B市,替杨旭东照看买卖。听她说杨旭东好像又有了新宠,据说是影视圈一位女明星,现在不是时兴有钱养明星吗?这方面人家杨少爷还能落伍吗?不过那小娘们长得真叫漂亮,陆寒雨和人家简直没法比。所以啊!呵呵!陆寒雨这位贵妃娘娘就失宠了......”

“我是问你怎么遇上的她!没叫你东扯西扯。”我急了,真急了,老孟再敢胡说八道,我很有可能会抽他。

“你急啥啊?”老孟瞪着我也拔高了嗓门,“她陆寒雨和你有什么关系?整得好象她是你媳妇似的......”

我无话可说,因为老孟教训得对。

“你不知道,”老孟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再听,嘴里直门唠叨,“她是空闺耐不住寂寞,出来找先生玩玩。你可不知道啊!我们那些先生一见到她,嘿!那就别提多来劲了。这么多年竟接老皮货生意,谁见过这么水灵的小肥羊啊?没说的,都争着抢着往上靠,有的混蛋还想倒贴。你说说,咱能叫陆寒雨吃亏吗?就凭咱们这五年的同学关系,我总不能叫肥水流入外人田不是?于是我就冲上前和她相认,然后大大方方领着她开房......不对不对,是她大大方方领着我开房......临了还趴在我怀里哭,说是恨死了杨旭东,要找一百个男人报复他......”

“操他奶奶!这是什么鸡巴世界?”我哭了,老孟死死盯着我,我号啕大哭......

“老五,你没事吧?”他拍拍我肩膀,嗫嚅说道,“我以为这是条好消息,没想到......我本想哪天把你安排进那一百个男人当中,叫你也尝尝陆寒雨的肉味,没想到......”

“你他妈给我滚蛋!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我愤怒了,而且是雷霆暴怒,“你这个不要脸的男妓!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你他妈敢骂我?”老孟这辈子最怕听到“男妓”二字,偏偏这两个字还是从我口中冒出。由此,我们开始了七年来第一次“内战”。可是打着打着,我们俩谁也不动手了,相互瞧瞧,都一声不吭蹲在了墙角。的确,我们为什么要打仗呢?就为了一个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女人吗?为了女人就能伤到弟兄之间的和气吗?我偷眼瞧瞧老孟,他也在看我。为了缓解这种紧张气氛,我干咳一声解释道:“老四,我......你明天上班,我......我没敢打你脸......”

“老五,”老孟哭了,“你明天还要躲条子,我......我没敢踹你腿......”

我们兄弟俩抱头痛哭......


我李东升一无所有,值得庆幸的是,这世间还能有一个兄弟同甘共苦。我,李东升,虽命如蝼蚁草芥,但是最大的万幸就是今生遇到了孟昭杰。


又是一个明媚的早晨,老孟像往常一样,和我说一个“走”字,便出了门。也许是因为在同一时同一刻过多地重复同一句话,老孟有些烦了,他将“我走了”三个字,彻底简化为一个“走”。

他走了,我也要去“上班”。像往常一样,我背着箱子来到北电。占好位置后,折开一个套套吹成气球——这是我的招牌,每天我就是用这个招牌来暗示那些顾客:李东升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