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云归雪 第二章 势压霄汉 阳春白雪

明相时 收藏 0 5
导读:暮云归雪 第二章 势压霄汉 阳春白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21/


出了凤仪宫,莫阑仍回到詹事院。方道平已带着张昭辉几个,去礼部办二王爷发丧出殡的事了,只有柳碧琪留值,远远的在里间临窗坐着,看着本书。冯征明日就要随大军出征,五千人马一夜间就要做足临行准备,莫阑安坐紫清阁中,悠哉的捧着茶,直看着冯征奔出跑进,忙得不可开交。


见他刚打发完了兵部点兵使,抱着几卷士兵的花名册走了进来,莫阑随手从桌上取了一杯茶递向冯征:“冯大人要准备五千兵马的行装器物,辛苦了,不喝口茶吗?”


冯征不客气的接过茶一口饮干,低声笑道:“不像某人啊,只要准备一个人单溜的行头,自然消闲。”


莫阑“哼”了一声冷笑:“你猜出来又怎么样?你去太白山只会越添越乱,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祸心!”冯征咧着嘴笑道:“你知道我有祸心你又能怎么样?你家夫君这回肯定要看好你,不会让你到兵荒马乱的地方撒泼,你要想混出宫,趁早拜托我帮忙。”


“呸!”莫阑正要唾骂他,转念一想,又正色道:“若是让我看出你要做对我央朝不利的事,我一定不会让你得逞的。最多我身份揭穿,自领一死,爷爷陪我一起死!也不会看你为祸我大央!”


冯征眉毛一扬,怪怪的瞧了瞧莫阑:“那也要你看得出来才行!”


莫阑刚要说什么,就在这时,忽听到有人走过来的脚步声,忙转颜笑道:“冯大人不在的时候,在下自会接手大人手上的事务,大人只管放心。”


冯征也极客气的笑道:“真是有劳沈大人了!冯征不才,幸有沈大人这样的同僚相助。沈大人也勿太操劳,不要累坏身体才是!”


二人一时亲善的几乎要将茶杯一碰再一口干了。


果然,一个小太监打扮的人古灵精怪的扶着门框一探脑袋,扑闪着一双极是灵精活转的大眼睛。莫阑一瞧,一口茶险些喷了出来。


那小太监见了莫阑冯征二人,笑嘻嘻的走了进来:“见过沈大人,冯大人!”


冯征一见,马上利落的一掠衣摆,行礼道:“臣冯征拜见清平公主!”


那小太监,当然也就是清平所扮,连忙伸手将冯征扶了起来,双颊一红:“不要多礼!本宫扮成这个样子,你竟一眼认了出来?”


冯征微笑着信口说道:“公主天姿高雅,无论何种装扮在何处都会立时脱颖而出,纵是冯征眼拙,也能立刻感到有公主驾临的非凡气息!”


清平刚才在汇英殿里就看冯征气质很是不凡,连母后都几次夸赞他,于是对他印象极佳,走近一看,越觉得他本人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而且,只在汇英殿见了自己一面,马上就能认出改装后的自己,意外欣喜冯征对自己的在意,哪里还经得住冯征满口奉承,一时大央的桃花全盛开在了她一人的眼里——


莫阑急忙也行礼道:“微臣沈霄,拜见公主殿下,不知道公主殿下驾临有何吩咐?殿下,殿下!”


“啊?”清平半晌惊觉,方吃吃笑道:“本宫闲着无聊,替我七皇兄传道口谕玩。”


冯征看着清平淡淡一笑,欠了欠身子,甚是恭敬的拱手说道:“冯征尚要去察看行军路上的粮草,就此告退了!”言毕,长身一揖,自甩袖大步去了。


清平看着冯征离去的背影,痴笑良久——


莫阑自己从地上拍拍灰站了起来,使劲往清平肩上一撞:“喂,你把我扔地上不理,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清平面若桃花,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白皙柔滑的双手:“我这是扶过小冯的手啊,怎么能再扶别人——”


莫阑一寒:“你不是那么快又开始喜欢冯征了吧?去年中秋你说郑闻洒脱不羁,元宵节你才说镇南王温柔多情——”


“哎呀!凡是风度翩翩的美男子我都爱!”清平说得天经地义,踢了两椅子过来拉莫阑坐下,舒舒服服的聊起了天,认真的说道:“不过冯征不同哦,他比我以前喜欢过的人都让人着迷,我相人准着呢!不知道为什么,他让人看来谦和淡定,可是我总觉得他骨子里有种说不清傲倨与疏狂——”


“打住,打住!我的公主殿下,你喜欢谁也不能喜欢他!”莫阑忙叫停清平那准备长篇大套的冯征迷人说。


“怎么,你喜欢上他啦?”清平与莫阑在一起时口没遮拦惯了,对莫阑挤了挤眼睛,坏笑着说道:“别忘了你,已经是我嫂子了!咦,对了,你究竟为什么要女扮男装啊?今天我救你一回,你可要好好报答我!”


“报答你还不容易?赶明儿奏明皇上皇后,我以身相许,做你驸马如何?”清平一番牵三挂四的话,莫阑一时也不好回答,避重就轻开起了玩笑。


“我虽说垂涎三尺,可还是要不起你,那样皇兄还不撵了我去和亲啊!”和亲自古是帝王家公主的心病,在她们看来,实在没有比和亲更痛苦的事了。


莫阑苦苦一笑,蹙了眉头:“说来我女扮男装,就是不愿意受任何人的摆布,不管那人权位多高,多有威仪,不管他是现在的皇上或是将来的皇上!就好比,你父皇也不问你愿意不愿意,就把你远嫁和亲,谅你也不从的!”


清平听得瞪大了眼睛:“闹了半天,你是和我父皇在怄气,罪过罪过!不过,真有了和亲那码子的事,我不愿意去,谁也休想勉强我!但你和我不一样,番王多野蛮,番地多瘴疠,想起来就毛骨悚然的,但平心而论,我七皇兄高大英武,宽和仁厚,要嫁也该嫁他那样的啊!”


“呵呵,”莫阑嫣然一笑:“你又说冯征好,又说你七皇兄好,如果给你选,你要哪一个?”


清平凝眉想了半天,忽然“哈哈”大笑:“我选不好!好在七皇兄本来就是我哥,才不用烦恼呢!你别打岔,为什么不要我哥?”


莫阑眸光清湛,淡淡说道:“说来太子本人却是极好,可他是将来的皇帝,我不想做皇后。一辈子禁锢于深宫之内,一切遵礼守制,忍耐谦让,周旋于各色势力之中,顾全大局,风口浪尖,永无宁日!而且,我以镇国公孙女之名入主后宫,说来就是各党派相争妥协下置于皇宫中的一件摆设。”


清平随着莫阑的话长叹了口气:“我七皇兄是不知道你的底细,不然,也一定不会让你女扮男装,混迹朝堂的——”


莫阑“呵呵”一笑:“我们的神算子公主总算是算错了一卦!你皇兄知道——”


“啊!”清平一听,惊讶至极,一声高呼:“他知道,天呐!”莫阑忙去捂上她的嘴,就这样,她张大的嘴巴半天还合不上!愣了半天,方道:“他,帮你,一起抗旨?”清平宁可相信桃花开了开梅花,也难以置信——

终于,就见她古古怪怪的瞧着莫阑,将眉一沉:“好象我皇兄不是一般的爱护你——”


莫阑一顿,皱眉道:“我看太子身边乐于皇后之位的人颇有不少,让她们偿了心愿不好?何苦再拖上我——”


莫阑想到将来,美美一笑:“等太白山之难解了,皇上安然回宫,爷爷自会恳请皇上开恩,以莫家一门的功劳换回我一身的自由。皇上答允以后,爷爷和我就回庐州原籍,青山绿水的过神仙日子。小时侯,爷爷就常说原籍有个叫逍遥津的所在,景色清幽,花木鸟兽逍遥其间,如天上仙境一般,呵呵,那时候爷爷和我就是老神仙和小神仙——”


莫阑想着,悠然神往——


“打住,打住!”清平看着莫阑的忍不住大笑:“你犯痴病比我更厉害!想起来了,皇兄要找你呢,只怕在瑞阳厅已经久等了。”


莫阑果然被她打回现实,倒吸一口凉气:“好平平,再救我一次!什么也别说,就说没找到我!”


“哎!阑姐姐——”清平从椅上站了起来,夺门向莫阑追去,莫阑已经逃远了,不禁自言自语道:“好生奇怪,一直好端端的,怎么听说我哥找她就要逃——”


国主英明本为万众期待,可是,太了解某人的心事,也许就不妙了!莫阑本想在傍晚溜出宫,好于关城门前悄悄出京,然而,大半个月来一直疏远她的周曦会在这个时候诏见她,就极可能是猜出她要私回太白山,用意八成是要阻拦她。莫阑小得意着自己也比较能摸清周曦的心思,一路急行往皇宫的东角门赶去,从那里出发,是通达太白山最近的道路了。


时辰已是不早了,到了宫门口,莫阑取下出入牌给守门的卫兵验看,那卫兵照牌子高声读道:“詹事院左行书沈霄!”仿佛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观验以后,那卫兵眼神扑朔,犹豫着不想把牌子还给莫阑,莫阑心中起疑,挂念再不走就出不了城了,于是道:“下官奉太子令出宫有要事办理,烦请大人快将牌子还我。”


“哦?太子令沈大人去办何要事?我怎么不知道?”慢条斯理的一声传出,莫阑就看某人潇潇洒洒的一手负后,缓缓从守宫城的门房里踱了出来。


莫阑怎么也没想到周曦居然在这里等她!而且,还悠闲的像玩捉迷藏游戏一样,当即一阵目眩,险些栽倒——


行至一棵上百年的梨树下,只见数丈高的老树苍虬间梨花盛放,直开得玉洁冰清,漫漫如云,淡香轻扬中,不时悠悠洒下如雪梨花,已是在御花园的深处,周曦在前突然住了脚步,莫阑随后拖沓恨前的步子也是一顿。


就看周曦一洒衣摆,自己往梨树的老树根上坐了,向莫阑浅浅一笑,指着身旁道:“坐!”


莫阑私溜未遂,心中愤懑,一语不发,在梨树的另一侧背着周曦一坐。


夕阳下,梨树边的湖水上漂浮嬉戏着各样水鸟,天际晴空朗朗,晚霞纷飞,天光水影中益发彰显的五光十色。自入宫以来,莫阑已经好久没有看云了,蓦然仰望,恍若了拂前尘,心中一时澄静了不少。


周曦懒洋洋地斜靠着树干:“好久没有静下来看天了——”


莫阑心里嘀咕一句:“又不是你一个,我还不是你害的——”


“还不是你害的——”周曦紧接着,又跟了一句。


莫阑哭笑不得,原来周曦到现在还后悔在二王府时就该把她扔到翠芳湖去,但转念一想,周曦是在故意怄她,于是仍自顾看云,不理他。


“也就现在偷得浮生半时闲,明日送走冯征一拨人马,还要召吏部议事,过半的权臣大换,一系列官员消籍注籍,盘点交接,忙得人仰马翻,新任的大臣多还不熟悉职位,近两日来漏办错办的事务极多,真是甩不掉的烦——”周曦说着,信手拈起一个小石块,斜掷向湖中,只掠起三下,就沉入了湖底,湖面上却惊飞一滩的水鸟,“扑”的一阵拍闪着都飞上了天。


“是啊,还有那些铺天盖地的流言——”莫阑终于幽幽开口,又不屑的摇了摇头:“漂漂游爷爷能打十个!”


“无非暴戾无道,昏庸无比,藐视父皇,坑害忠良,拉党结派,排除异己,还有,——”周曦无稽一笑,又摸起个石块斜手掷去:“还有,我也不记得那么多了。”


“可我看来,殿下此次新政,确是过激了!呀!”莫阑轻轻一叹,不无忧虑的说着,但眼前只间周曦漂亮的一出手,那飞投出去的石块在水面上连着掠起了十二下,惊鸿一点,水面上留下一串十二个渐渐播洒开的涟漪,非常美丽,她看着微微一笑,又继续蹙了眉说道:“如今皇上仍陷太白,朝廷中波澜不断,殿下根基未稳,那些要员被你罢了官后岂肯善罢甘休!万一因此造成惊变,恐怕会让百姓更加遭罪——”


周曦道:“小动荡也许有,但是闹不大。我从前的政策倒是一贯怀柔,他们都没想到我会来硬的,就是你刚见我,不也以为我好欺负,几个小侍卫就要抢我的鱼么?再说,他们虽然人多,但是众心不齐!”


莫阑想起前情,不由抿嘴一笑:“我正是奇怪,殿下向来以稳住大局为上,怎么突然实施了这样激进的新政?”


“呵呵!”周曦笑道:“我也是采纳了一个人的建议——”


“冯征!”莫阑眸中寒光一冽——


周曦忍不住回首看了身后的莫阑一眼,半晌,方缓缓道:“不错。”


莫阑倒吸一口凉气,不再说话,看着红日渐渐偏斜,她拂衣站了起来:“殿下,天时不早了,该回了!”


“回太白山么?”周曦站起身后,赶上已走在前面的莫阑,笑道。


莫阑撇了他一眼:“去不成了,城门已关,你又肯定不会给我出城的手谕——”


“绝不肯!”周曦突然将眉一敛,正色截然说到。


二人离去,只见满树梨花皓洁,悠扬晚风中,已飘落一地阳春白雪——


瑞阳厅中,周曦漫不经心的饮着庄良娣命人奉上的参茶,一边翻阅着当值臣子的名册,却看他突然将眉一沉,叱道:“传方道平!”


少顷,方道平就战战兢兢的跪在了御案下。


周曦脸色铁青,沉声问道:“沈霄偶感风寒,请五天的假是你准的吗?”


“正,正是下官——”方道平从没见太子对自己这样说话,一时惊吓的口结。


“那沈霄人呢!”周曦有些抑不住的气急败坏,扣着指节重重的连敲着御案。


方道平惯不会扯谎,一时只是冒冷汗,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今日一早全宫上下都找不到沈霄的踪影,原想他正在罢朝中,替他遮掩几日,一面派人寻找,应该不至于会被发现,谁料太子早朝刚一结束,就来责问。


“臭丫头,居然还是去了!”周曦心中暗暗恨骂,一面喝道:“传御林军,调集人马,往太白山方向一路寻找沈霄。一定要把她带回来,记住,绝不能伤害她,也不许有人伤害她!”


挥走御林军的统领,周曦看着案下的方道平,继续责骂:“你好大的胆子!居然私瞒下属行踪,孤革去你詹事院詹事头衔,代詹事职,官降一级,罚俸半年!”


周曦声色俱厉的报着对方道平的责罚,让方道平万分懊丧,平时温和宽慈的太子,怎么一遇到沈霄的事,就如此严酷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