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天下 飒飒东风秋渐浓,扫清阴戾天地空 收获(3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29/

“你说的对,我们的目标就是一统黑道,可统一黑道就是一帆风顺的吗?不!那是不可能的,在这条路上,我们不知要遇到多少风风雨雨,不知要遭到多少高山险阻,我们怎么办!我们难道会低头认输吗?那是你们的选择吗?我想你们不会的,因为!帮主、萧野和三狼我会与你们一起去面对所有的困难,咱们同舟共济,共创一片属于我们的天地,你们说,好不好~”

兄弟们听着激动人心的话语,心里升起了一股豪情万丈的气概,齐声大喝“好~我们誓死追随龙帮主”

“好!”三狼举起手往下按了按,示意他们安静“我相信你们是真心追随帮主的,可你们想没想到,你们凭什么去追随帮主,就凭你们这些臭鱼烂虾?就凭你们这些只懂吃喝嫖赌的东西?我想,帮主是不可能要你们的,因为帮主的身边是不允许草包窝囊废存在的。”

听到三狼这么贬低自己,兄弟们都脸现怒色,不由的都想跟三狼理论理论。三狼并没有让他们有发言的机会,继续说道:“兄弟们,稍安毋躁,我这么说是有道理的,你们听我慢慢解释。我问你们,如果在与帮主出去的时候遇到危险你们该怎么办?”

“我们会竭力保护帮主的,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米大大声回答道。

“噢~?你们真的会那样做吗?”三狼继续问道。

米大道:“当然会,谁要是敢打我们帮主的主意,就是与我们整个青虎帮为敌,别说我不答应,就是其他的兄弟们也不答应,你们说是不是~?”

“是~!米大哥说的是!”众兄弟应道。

“哈哈…..大言不惭”三狼的笑声极其夸张“连一个手无寸铁的人你们都不敢杀,何况是拿着凶器的人了!我真为你们的恬不知耻感到害臊。”

“你….!你……你咱们知道我不敢杀了他们,我….我现在就杀给你看”米大说完就抽出匕首冲到了一个毒贩子的身前,举起匕首就狠狠地向那人的心脏插去。然而,匕首却在离那人的心脏还有一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握着匕首的手微颤着,却没有继续扎下去。

三狼冷冷的看着他,知道他现在心里正做着剧烈的心理斗争,就对米大讥讽的说道:“你还是放下吧,你不适合走这条路,你还是回去做个安分守己的老百姓吧!”

“你..你不要逼我,我会杀了他的”米大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三狼。

“我在看着!我在看着你是不是真的有勇气去杀一个活生生的人”三狼说着就走过去把蒙在毒贩子头上的布给撕了下来。

毒贩子虽说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可无奈自己的嘴被堵的结结实实,发不出一丝的声音,蒙头布被猛然掀开,却见一大汉手持一把匕首站在自己的面前,不由地使劲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同时用充满期盼、怜悯的眼神哀求着米大。

米大看着毒贩子的眼睛,他从他的眼里看出了悲哀,看出了恐惧,看出了哀求,拿着匕首的手更是颤抖不已,原本高高举起的手慢慢地放了下来。

突然,一道闪着寒光的匕首贴着自己的耳朵飞了过去,狠狠的插进了毒贩的脑袋里,从眼睛一直插到后脑,力道不减,又深深地插到后面的树干里才停留下来,那是三狼的匕首。

一股黑红液体喷涌而出,溅到了米大的脸上,把他吓得一激灵,却没有退开,看着毒贩的另一只眼睛从明亮慢慢到无光,暗示着一条生命的逝去,米大的心里颤动不已,喃喃自语到:“难道一条生命就这样没了?”

其他兄弟们愣愣的看着米大与那具已没有灵魂的躯体,心里有害怕,有兴奋,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在撕咬着他们。三狼又把米大拉到了另一个毒贩子的面前,拍了拍米大的肩膀转身对他们说道:“你们的面前有两条路走,一条是滚回家去,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做一个安份的老百姓,另一条是杀了你面前的人,跟随帮主去闯江湖,去为自己的一生写一个轰轰烈烈的传奇故事,你们自己选吧”

米大的心里是极其矛盾的,杀,不杀,两个选择委实难以下决定,不杀,自己不仅会被兄弟们瞧不起,而且还会被帮里除名,这是自己难以接受的,杀,自己这一辈子就背上了杀人犯的罪名,怎么办?

就在他们难以下决定的时候,萧野走到了另一个毒贩子的面前,拔出匕首,猛地狠狠插入了他的胸膛,他依然没有停手,而是一个挨着一个地杀了过去,鲜血喷了萧野一脸一身,把他那黝黑的脸庞图染的更像一个凶神恶煞般。

其他兄弟见大哥已经杀了一个人,互相望了一眼,点点头,不约而同的走到了其他的毒贩子们的面前,纷纷抽出匕首狠狠的插入他们的胸膛,转眼间三十多个人就被他们杀了二十个。其实他们在三狼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就打定主意了,还是那句话;誓死追随龙帮主。

血腥味弥漫开来,钻入了毒贩子们的鼻子里,也钻入米大的鼻子,浓重的血腥深深刺激了他的神经,他猛然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毒贩子,说了声“对不起”就将匕首狠狠的插入他的心脏,毒贩子的头无力的垂了下来。

当萧野领头毒贩子的面前,伸手把他的头罩拿了下来。那人抬着脸拼命地晃着自己的头,似乎还有话说。“你还有什么话说吗?”萧野问道。毒贩使劲点点头,萧野用匕首割断了捂着他嘴的藤条,说道:“说吧!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毒贩急速的喘了几口大气,说道:“如果我用一批枪支弹药换我的性命行吗?”

三狼听到了他的话语,赶紧走了过来,说道:“我们咱们知道你说的是真话,你是不是想用这个来拖延时间,好找机会逃跑啊?”

“不!不是,我保证,我真的有一批枪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只要你们放了我,我就把它全部送给你们,怎么样?”毒贩信誓旦旦地说道。

“不可能,我们是不会相信你的,这里离最近的村庄有上百公里,而且道路难行,没准儿还没等我们到了那里你就想办法跑了,在这种环境里我们是不会再次抓到你的,这样我们的情况就危险了”三狼仔细的分析道。

“不,不用跑那么远,那批枪就被我藏在这附近,只要走两个小时你们就能看到,真的,我不骗你,我用我的性命担保。”毒贩子着急地说道。

“哼!你的性命本身就捏在我们的手中,你没资格用你的性命担保了,咬我们相信你也行,你就直接说出来吧,我会亲自去看看的,如果你骗了我,你只能死的更惨,我会把你的衣服拔下来,再在你身上抹上蜂蜜,让你赤身裸体地享受一下这丛林里的大蚂蚁和毒蚊子。”三狼说道。

毒贩子在内地与金三角之间经常来回跑,是亲身体会过这两种毒虫的厉害的,听到三狼想用这种办法来整治自己,禁不住打了个冷战,连忙说道:“你放心,我还想多活几年,绝对说得是实话,只要你保证找到枪以后放了我”

“好吧!我保证我不杀你,你就说说看,你把枪放在哪里了?”三狼问道。

毒贩子得到三狼的保证后,就老老实实的交代了藏枪地点,原来,这批枪并不是他的,而是金三角的大毒枭李文成向俄罗斯军火商买的,他只不过是中间运输商,因为李文成的余款没有到位,所以俄罗斯就派了个人跟随他们到金三角收取剩下的余款,在出国境的时候又接到了史密斯向他购买毒品的要求,反正是顺路赚钱,何乐而不为,谁知道在丛林里这个昧良心的毒贩生了坏心,把俄罗斯军火商派来的人给杀了,然后把价值李文成没付清余款的枪截留下来,藏在了一个隐秘的山洞里,又把剩下的枪给李文成送了过去,并撒谎说俄罗斯军火商因为你没付清余款而只给了相等价值的武器弹药,李文成对于俄罗斯军火商的做法虽感到不满意,可也没办法,谁让自己的手里没有足够的现金哪。

毒贩不但贩运毒品可以赚上二百万rmb,还白白得了价值150万美金的武器弹药,把他乐的直打蹦,心想;等回去再把枪卖了就退出这个行业,到国外享清福去了,却没想到栽倒了我们的手中。

三狼按着毒贩交代的路线顺利的找到了那个藏枪的山洞,在清理了布置在洞口的机关后,他点燃了预备好的火把小心翼翼地钻了进去,向前走了大约十几米后豁然开朗,别看洞口小,里面却别有一番天地,洞顶有一条自然形成的裂缝,与低矮的洞口形成‘烟筒’效应,里面干燥而不闷热,还有一股丝丝凉风吹过,很是惬意。

三狼主意到在昏暗的洞壁下有一大溜的绿色木箱子,跟装军火的箱子一模一样,看来毒贩子没说假话。打开其中的一个箱子一看,哇!清一色的制式军用步枪AK-47UB型,连忙打开另一个箱子,哈哈!手枪-马卡列夫,挨个打开,地雷、火箭筒、反器材狙击步枪等等及相应的弹药,喜得三狼连蹦带跳,嘴里不停地嘟囔;发了,发了....

回到驻地,萧野从三狼那喜气洋洋的脸上就得看出他已经找到了那批枪支弹药,但他还是问道:“怎么样,找到了吗?有多少?”

“哈哈..我们这会可发大了,足足可以装备一个加强营的装备,哈哈哈..”三狼开怀大笑道。

萧野虽不知道一个加强营的编制是什么概念,但是从三狼的笑声中,他知道肯定是少不了的。

当下,三狼就把在洞里的情景仔仔细细得给萧野讲了一遍,直喜得萧野也跟着乐了老半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