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云归雪 第二章 势压霄汉 逃之夭夭

明相时 收藏 0 38
导读:暮云归雪 第二章 势压霄汉 逃之夭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21/


大丛大丛的桃花迎着午后的阳光开得分外灿烂,水村山郭,皇城野林,直开得洁白若雪,水粉似霞,鲜红若火,花重熏天下,“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且看花枝纵横迁延,直引彩蝶在花林里翩翩飞舞,似伴桃花共闹一春。


御花园里,桃花开得自比别处妩媚,所谓“桃花浅深处,似匀深浅妆”,三两红粉青娥,松挽楚云之鬓,聚在花下,娇艳宛转倒要压倒桃花。撇了众人,在桃林的僻静处,一位女子优雅的坐在一个青石子墩上,身着浅紫色的宫装,淡妆不施,明眸慧转,轻掷着几朵刚落下的撒银碧桃,伏着青石桌,极是仔细的起了一卦。


看着碧桃落定,紫衣女子的眉头不由渐渐起来皱了起来,读着卦象,口中喃喃道:“<革>卦之<丰>用卦、爻象、‘六亲’——”


她身边立着的一位年轻内侍听不懂她的话,直在一边焦急的问道:“公主,这卦像到底是吉是凶啊?”


“‘革’,巳日乃孚,元亨利贞,悔亡。‘丰’亨,王假之,勿忧,宜日中。”清平公主解着卦像,满是疑虑,迟疑道:“卦中离为火为体,春季木旺,正有正是木旺之期,木能生离火,看似四皇兄还有转机,可是,还是不通啊——”


那年轻的内侍名唤小格子,相貌清俊,且心思缜细,服侍清平已有多年,知道清平公主自小就爱摆弄些玄易之术,且解卦极准,难得看到她像今天这样对着一个卦像百思不得其解,不由纳罕,一边不住的替她拂去春风飘洒过来的桃花花瓣。清平出神的凝神望着碧桃组成的奇怪形状,猛的被小格子的拂尘一惊,豁然从石墩上坐直起来,失声道:“该死!”


把小格子吓了一跳,忙伏地道:“奴才方才失手,请公主恕罪!”


清平看着小格子的样子,又有些想笑,以袖子往他脑袋上一拍,嗔道:“谁说你死了!起来!本宫是说四皇兄只剩死路一条了。本宫可算看明白了,正月是木旺之时,木能生火,看生旺死绝,可是四皇兄起兵是正月之时,正是寒冷之期。虽时令值春,火乃处死地,木寒何能生旺?何能救火之危。原神无力,难济枯旱之苗!四皇兄处境很不妙啊——”说着,清平扼腕叹息,唏嘘不绝,她亲身母亲死得早,一直都是她四皇兄周炅对她疼护的最多,关系一直最亲密,可恨四哥听信的马元魁的教唆,居然以父皇为敌!清平这段时日一直左右为难,最不愿看见自己的父兄相残,可现实却偏不如人愿。


“不行!”蹙眉反复思忖良久,清平还是从石墩子上立身站了起来,决然道:“小格子,你去找两套普通百姓的男装过来,本宫决定亲自去太白山劝四哥悬崖勒马!”


“胡闹!”就听一声断喝,蔺皇后扶着宫女穿过桃林走了过来:“堂堂一国公主,女扮男装私出宫城成何体统?太白山兵荒马乱,你个女孩家去了能做什么?你七皇兄近日采纳新政,又大换臣工,朝野上下沸沸扬扬,波折迭起,最近祸事还少吗,你休再给哀家添乱!”


清平吓了一跳,忙垂首欠身施礼。她虽不是蔺皇后亲生,但她个性大度明朗,活泼可爱,仗着小聪明,又能掐会算,常引得皇上皇后开心大笑,因此,皇后私心还是很喜欢清平这位公主的,也知道她是出于挂念父兄才会这样说,见了清平低头认错的样子,也就罢了,何况,她本就是另有要事而来。但还是绷着脸道:“平身吧!以后再不许动改装出宫的念头,不然,母后也救不了你!”


“女儿谨遵懿旨!”清平起身,转而盈盈一笑:“母后,您不是有什么难事,要找女儿吧?”


蔺皇后也不由一笑:“好你个鬼灵精儿!什么事都能猜个几分出来,哀家正是有件纳罕的事,想问问你。”


“呵呵!女儿成天身处深宫之中,能知道什么重要的事情,倒要母后亲自跑来?”清平拉了蔺皇后在青石墩上坐下,亲昵的替皇后揉着肩。


“你七皇兄新任了两名行书,哀家看来皆非凡才,其中一位,名叫沈霄,正是他从太白山传圣旨而来,立下头功,你皇兄见他少年有为,破格提拔为行书,想必你也听说过此人吧?”


“哈哈,就是那个极会泡茶的家伙吗?偏那两日我胃寒体虚,也没尝过他的好茶,不过,那沈霄是皇兄的外臣,就算会泡茶,拿到女儿这里又有什么好问的?”


“会泡茶原也是平常事,你若是见了他本人,就必定会大吃一惊了!他长得与莫休的孙女儿一般无差!”蔺皇后说着,眸光闪动,在她看来,是绝没有比这再稀奇的事了。


“怎么会!”清平一脸绝不置信的样子,笑道:“我阑姐姐的容貌天下无双,举世公认,像谁都可以,怎么也不可能像她!别是母后一心想讨人家做儿媳妇,看花了眼吧!再说了,我阑姐姐她女扮男装做什么?”


“莫阑这丫头看起来最温柔娴淑,但哀家知道她的脾性里也颇古灵精怪,要不然怎么和你最亲密,人前人后的姐妹相称!哀家就是不能肯定沈霄到底是不是莫阑,他若真是莫阑改装,哀家相信一定瞒不过你的眼睛!所以,已经派人传沈霄来这里,你马上一见便知了!”清平不由对沈霄的兴致颇浓,眨眨眼自语道:“若不是我阑姐姐,就必定是浊世罕有的翩翩美少年了!” 如此想着,目中满盛桃花——


却听皇后自叹:“最好别是她,若真是她,就难了——”


母女二人各自计较着,忽有人来回:“禀皇后娘娘,公主殿下!太白山忽传急报,皇太子招诸王爷、大臣议事,沈大人需在再旁听候,一时走不开。”


“哦?太白山有变?”皇后闻言怎么也坐不住了,扶着清平道:“清儿,咱们也去看看,你也好替哀家辨认一下沈霄。”


——————————————————————————

——————————————————————————————


“炅儿不得太子位,竟然要以长江为界,与你父王分而治之,——居然,还妄言要逼娶莫阑?真是混帐透顶!”蔺皇后赶到汇英殿,由周曦与清平扶着,在正位上坐下,听周曦大略介绍了太白山的战报,立时震怒!


“母后息怒!”周曦慨然道:“我大央朝先祖们铁马金戈浴血奋战多年,方挣得今日的大央一统天下,是决不允许任何人再行分裂的,不然我大央天威何在?但父皇也一定要尽快解救回来,太白山久攻不下,父皇随时有性命之虞,且父皇身系天下,一日不还朝,国中就一日不宁,流言不绝,百官万民亦不能定心!让我为儿为臣的也时时刻刻如芒在背!虽说如今朝廷臣工大换,一切尚未如常,可太白山一事,亦能再拖延,儿臣誓要在满园桃花落下前,救回父皇!”


“皇儿说的在理,只是如今朝廷也算是俯背受敌,兼顾不暇,你的难处,母后也是知道的,可恼如今仍是流言诽谤不绝。你二哥的事让你很受委屈,如今刑部方面有什么进展吗?”


周曦见母后询问此事,眉头倒是一展,转向冯征道:“冯征,你将刚才接到的刑部奏章,大致向大家说说吧!”


“是!”冯征从容的位子上站了起来,朗朗道:“据刚从刑部接到的奏报上说,二王爷所中的天琼毒中原并没有,此毒无色无味,正常三日后毒发身亡将毫无症状,体内之毒亦查不出来,是一种极隐蔽稀有毒物。经查,此毒为西域药商秘密携入中原,只通过极熟悉可靠的门路高价买给求购者,所购者一般为江湖巨枭。现捕得的西域药商已经招认,曾在数月前将五份天琼卖给了马元魁手下的一名亲信。而巧的是,前夜有佩马元魁手下令牌之人潜入我军莫大人帐中欲投毒,而被当场发现,贼人立时自戮,其所用的毒正是天琼毒。自二王爷遇害后,朝廷上、下谣言四起,波澜横生,若说朝廷动荡难安,无暇顾及太白山,四王爷一党胜算方能加大,如此,竟是四王爷一党获益最多!臣斗胆妄言,害二王爷者与害莫大人者当为一党,目前看来,乃是四王爷一党的人可能最大!”


言至于此,一切水到渠成,在座之无不称是,群臣附议如潮。


蔺皇后微笑道:“冯征刚才所言,叙述得有理有据,丝丝入扣,哀家很是赞赏。”转而,娥眉又不禁皱起:“如此推断,晟儿之死真是炅儿所害!这个无道逆子,竟然挟父弑兄,强娶弟媳,简直丧心病狂!如今真相以白,大臣中个别趁乱作怪者业已逐一清除,在座的各位臣工自当同心同德,襄助太子,一举拿下太白山,救出吾皇!”


“启禀皇后娘娘,太子殿下!”兵部尚书狄峰愁向诸人道:“我军在太白山与逆党对峙以来,一直占有优势,早已将穷兵困住,可碍于皇上、莫小姐在内,不敢轻举妄动,倒要时时接济粮草,好生为难!也派过几次偷袭,及至近到皇上身前,都惟恐皇上万金之体有失,几次都被叛兵逼退!”


冯征拱手道:“臣以为,四王爷定于后日逼娶莫小姐之际,必然内防有疏,就是我军破敌之时!”


“不错,”周曦点头:“孤也这样想,能在那时发起总攻当是最恰当不过!”


莫阑一直缄言静坐,此时方开口道:“三王爷在太白山苦战日久,想来也许已经将困兵乏,微臣以为要一举取胜,最好朝廷再增强兵援助,为我军添威正心!”


兵部狄尚书很不以为然:“沈行书多虑了!目前太白山四万众将士兵精将锐,区区一月下来,并不见困顿,不用增人也足够对付逆党,再添人手,徒费粮草!”


蔺皇后略一沉吟,颇为赞许的望向莫阑:“为壮军威,正人心,事已至此,太平起见,再拨五千人去,我大央应该也不缺那几个钱——”其实,那五千兵士并不为征战之用,倒是断绝风云再起,牵制监摄三皇子的用意,皇后心中深为赞许沈霄想的周到妥帖,一面还是问向周曦:“太子认为如何呢?”


周曦看着莫阑,唇边渐扬起一丝浅笑:“既派五千兵马,自然要另选派一员大臣统领了。孤看倒不必假个监兵的名号去,就委个剿逆钦差前往就好!”


莫阑掠衣跪下道:“微臣对太白山及太宁山庄极是熟悉,甚牵挂圣上安危,愿意领命前往,如蒙太子信任,微臣定不辱使命!”


“良才亦有多种,安置恰当之处方能尽才以用。沈霄秉性善良,亲和仁义,适合朝堂文职为官,至于野外征战,战况险恶难料,你体质文弱,多有危险!何况此次罢免朝中要员人数颇多,朝中事务纷杂,急缺得力人手,孤这里还是少不了你的。因此,钦差大臣还需另择人选。”周曦缓缓说道,把莫阑失望的神色全看在了眼里。


蔺皇后莞尔一笑:“哀家看,适合去太白山的钦差眼前就有——”


周曦看出来母亲对冯征的印象极好,何况他自己也有心去历练冯征,将来也好造就成大事,于是随着母亲的意思笑道:“右行书冯征听令,孤现封汝为剿逆钦差,调拨五千人马随你征往太白山,辅助三王爷营救皇上、太子妃。孤再赐你一剑,紧急之时,若有任何人阻你保护皇上、太子妃,你可以仗剑便宜行事!”说着,解下自己随身的湛卢佩剑,由平安交到了冯征的双手上。


冯征领命,单膝跪地双手郑重接过湛卢剑。


太白山之事议定。


其实,刚才提到“太子妃”三字时,周曦、皇后与清平的目光都不由向莫阑一瞥,然而莫阑自己浑没察觉,只在暗暗想着心事。汇英殿上诸人散尽,莫阑跟前走来个端庄有致的宫娥,微笑着见礼道:“沈大人,皇后娘娘有请!请随奴婢来。”


糊弄表姑母,本是莫阑早已想过的事,但出乎意料的是,凤仪宫中,不仅周曦在坐,清平也在——


莫阑看着清平清澈的眸子微微含笑,心中虽是忐忑,但还是如常施礼叩拜。


皇后面带笑意,示意莫阑平身,以十分柔和的声音说道:“沈霄这孩子,细看看,越发儒雅飘逸,骨格不凡。今年多大了,家住何处,家中都些什么人?”


莫阑回道:“皇后娘娘过奖了!微臣今年十七,家住太白山中世代伐樵为生,家中本有父母及两位姐姐,奈何前岁村中瘟疫横行,一月间亲人竟先后撒手而去,只留微臣一人独在世间——”说着,莫阑想到已有一个月没见到爷爷了,瞬间眉宇黯然,眼中无限牵挂——


“哦,却是可怜——”皇后口里说着,但神色颇有疑异,语峰一转,探眉问道:“有没有人曾经说过,你长得极像一个人呢?”


周曦欲拿茶碗的手忽而在空中一顿。


莫阑暂收了牵挂,“呵呵”清声一笑:“皇后娘娘可是说微臣的相貌与莫大小姐有几分相似?确有人说过,家师就曾言微臣与其孙女酷似,常叹天下竟有如此奇巧的事,由此对微臣也越添错爱。”


“清儿,”皇后转向清平道:“你与莫阑最亲近,你瞧着眼前的沈霄与你阑姐姐几分像呢?”


清平一手负后,笑眯眯的围着莫阑细打量着连转了三圈,莫阑悄向她递眼色,她也全不在意,只是不半天不发一语。


周曦也终于忍不住道:“平平,你究竟要看到什么时候?”


清平白了周曦一眼:“这么兹事体大,事关皇威,也关系到我未来嫂嫂的大事,本宫自然不能有一丝怠慢!正在细细辨别鉴真呢!七皇兄你催什么?我看来,若说相貌二人该有九成十的像,”清平说着一顿,又看着其他人骤然紧张的神色,又笑嘻嘻道,“可惜了,就不是我阑姐姐!我阑姐姐容貌芳华绝世,声音也极清朗婉转,母后就曾说过,我阑姐姐的笑声,一千个百灵鸟儿加起来也不及她的动听,眼前的沈霄,别的不提,他说出的话来总是男声吧!女扮男装再是精心细致,声音总是改不了的吧!此外,我阑姐姐小时侯抢我烟花玩,在右腕上溅了一星小小的伤痕,只有我知道,可这位沈大人的腕上就没有!还有,阑姐姐平日娇生惯养,众星捧月似的体质还弱,几次在朝礼上还晕倒了,前阵子那么大冷的天,从太白山一夜赶到京城,何等辛苦,我阑姐姐的体力怎能完成?并且,我阑姐姐就阑姐姐了,又不是朝廷钦犯,干嘛改名换姓,女扮男装,不要她爷爷了吗?违抗父皇,不要命了吗?这位沈大人只是相貌相似而已!可怜我阑姐姐,现在还不知道在太白山上怎么受罪呢?”


周曦悠然品着茶,就听蔺皇后点点头道:“可不是,阑丫头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天下竟真有如此相象的人,沈霄,你可别笑话哀家!”


“微臣万万不敢!”莫阑道:“只是微臣竟与太子妃容貌相似,真是惭愧万般,微臣深恐因此撺越辱没了太子妃的芳华,愿意自毁容貌!”


周曦将茶碗往桌上一掇:“胡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自残就是不孝!以后休再有此念,不然就是不忠!”


清平也笑道:“若是一张凶神恶煞的鬼脸唬了人,也是不义!”


谈笑间,莫阑总算是蒙混过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