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一卷 重生 第二十二章 招揽

lovedxy2003 收藏 21 742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一卷 重生 第二十二章 招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9/


闹的沸沸扬扬“刘云没有死!”事件和如火如荼的国共笔战如同八月北平街头的热浪,冲击着这里的每一个人。但皇城脚下市井小民们的生活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依旧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宽阔的街道上是拥挤的各色人流,他们行色匆匆,为生计而奔走着;街道两边的酒肆、茶楼、烟馆里是人满为患、人声鼎沸;惟有主要在夜间活动妓院门还半掩着,时不时有一两个表情满足而神色疲倦的男人从里面走出……

中华民族那勤劳善良的性格决定了他们很容易就得到满足,总能很快地从伤痛中恢复生气。

位于东直门附近的圣德茶楼占了地利,大清早就客人坐满堂了,只乐的老板嘴都合不拢。茶楼上下到处是招呼和吆喝声,二楼还有专门弹唱的一对爷孙,俊俏标致的小女孩扯着稚嫩嗓子站在中间咿咿呀呀地唱着小曲。靠窗处那张桌子上坐着几位穿着青衫的男子,他们漫不经心地剥着花生喝着大叶茶。别看他们一副懒散的样子,暗地里耳朵却伸的很长。

原来他们是平津地下党的成员,坐在窗边的是战略情报室北平分局的负责人邓海公。

正热闹的时候,邓海公忽然看见楼下一阵骚乱,只见东直门方向开来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沿街驱赶行人,稍有怠慢,立刻皮鞭警棍伺候。原本繁华的大街上响起一片呼爹喊娘声。自从所谓的“中央政府特派员”在北平成立接收处后,北平的治安状况每逾况下。在军警皮鞭警棍的作用下,原本还拥挤不堪的街道立刻空了出来,行人被军警隔在两边。

大家都好奇地看着街面,不知道又是那个大人物来了北平。

“你们知道是谁来北平啊,怎么大的阵仗?”趴在窗台上看热闹的一个老头回头问邓海公道。

邓海公当然知道是谁来北平,嘴巴却回答说不知道。

老人不甘心,又问起身边的人,大家都回答说不知道。于是好奇的人更多了,纷纷拥向窗口,像叠罗汉一样压在窗户那里。

不一会儿,就见东直门方向开来了一溜车。开在最前面的是几辆警用摩托车,摩托车后面跟着三辆美国小汽车,最后面是三辆装满穿着短袖黄衫戴着白盔的宪兵。车队很快就来到了圣德茶楼下面,一溜烟冲了过去。

车队已经过去好一会儿了,那些看热闹的人还在那里热烈讨论。

“啧啧,那可是美国小汽车哦!听说整个北平就只有傅司令有一辆,还是美国人送的呢!”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前些日子委员长视察北平的时候,你没有看到,那个车队——简直就是……”他努力想打个比喻,奈何一时间想不出合适的词语,顿时卡在那里,双脸憋的通红。

“切……”四周的人不屑地白了他一眼,纷纷回到座位上。

茶楼里招呼吆喝声、小曲再次响起,又变的热闹非凡。大家都又沉浸昨天李二娃麻子偷看了那个女人的屁股、张三的老婆背着她老公偷汉子里去了……只有坐在窗边的邓海公眼睛还望着那个消失在远方的车队。日本人投降后,GCD、GMD,傅系纷纷涌入北平;特科、军统、中统各种势力交织在一起,这北平眼看是越来越乱了啊!

那一溜从东直门开进北平城的车队飞驰过了圣德茶楼,向第八战区设在北平市中心的战区司令部开去。

在车队中第二辆小汽车的后座上,坐着一位穿着国军中将制服中年军官。中年军官的身边还坐着一位穿着淡青色中山装的青年,从青年那端正的坐姿和儒雅的仪表上,可以看出他有着良好的教养。

看着车窗外繁忙的街道和拥挤的人群,青年显得异常的兴奋,转身对身边的中年军官说:“千年古都没有毁于战火之中,中华民族的魁宝得以保全,傅司令居功至伟啊!”

中年军官谦虚地笑了笑,“上有委员长指导有方,下有将士用命,傅某不敢居功!”

“傅司令过谦了!司令不仅治军有方,在地方建设上也很在行,北平才收复不久,就已经勃勃生气了。”

“这全靠各级官员勤政为民,廉洁奉公,是他们在真心实意为老百姓做事,傅某只不过动动嘴皮子罢了。”收复没几个月的平津地区已经恢复了勃勃生机,傅作Y还是很有成就感。

“来北平之前委员长曾专门嘱咐我,要我好好向司令学习治军之术和地方经济建设。希望傅司令能传授一些经验,也好在国军和国民经济建设中推广。”蒋经国小心地拍了一记马屁,他知晓傅作Y的脾气,在提到委员长的时候没有冠以父亲的头衔。

虽然蒋光头对傅作Y尾大不调非常不满,但对他在后套地区推行的经济政策和治军之术还是很佩服的。怎么在朱绍良手下兵弱将寡的第八战区到了傅作Y手下就变了一个样子呢?当其他战区的正为避开日军锋芒而采取“诱敌深入,节节抵抗”的战术的时候,傅坐Y就已经率领大军冲出河套,所向披靡一路杀到北平城下。

这个马屁显然拍的恰到好处,傅作Y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连连摆手,“经验倒是谈不上,不过心得倒是有一点。既然建丰(蒋经国字)都开口了,那我就只好勉为其难说说我在后套地区采取的政策,回头我叫曹振给考察团准备一些资料。”傅作Y很巧妙地故意避开了治军策略。

“司令大方,建丰感激不尽。考察团在北平可能会呆些时日,到时候可能会多多叨烦司令,希望司令不要介意。司令但凡有什么差遣,尽管吩咐便是,建丰无不从命。”

“傅某岂敢……”笑话,人家蒋经国可是三主义青年团中央干部学校教育长,青年军政治部中将主任,和傅作Y是平级。更何况人家还顶着“太子”的头衔,他傅作Y那有资格敢吩咐他干什么。

安顿好考察团后,傅作Y又率领平津一大班名人雅士摆宴替蒋经国接风洗尘、蒋经国又回请他们表示感谢暂且不提。

得到傅作Y的允许后,考察团分成几个小组,对各级政府部门、军队、学校、工厂进行了考察。由蒋经国领衔的考察小组驻进了第八战区参谋部,了解傅系的军队编制、装备、训练情况……

虽然参谋部有人不停地向傅作Y反应说考察小组询问第八战区政治教育、布防情况、兵力和武器配置等问题,但傅坐Y都豪无例外地大开绿灯,由他们询问。原因么,毕竟人是活的,资料是死的嘛!

在傅司令的参谋部当了几天的“见习参谋”,蒋经国终于记起了老爸临走时对他的嘱咐。于是换了一身便服,带了副官和两个卫兵向傅作Y特别提供给刘云养病的别墅(因为新军总医院人流复杂)走去。

蒋经国居住的地方离刘云养病的别墅不是很远,步行到刘云别墅的时间还不到二十分钟。

8月25日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刘云没有死!”和国共激烈的笔战都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淡降温,当事人刘云又对围堵在医院外面的记者采取不理不闻不问“三不”政策,这起轰动无比的事件来的快,去的也快,已经淡出人们的视线。很多围在医院外面一心想获得独家的记者都撤去了,只有几个不甘心的仍旧守侯在那里。

蒋经国的到来立刻引起了记者们的注意,他们蜂拥而上将他围在中间,弄的副官和卫兵神情极为紧张。面对着记者们如同株连炮一样的发问,蒋经国脑袋都大了。面对着这群“无冕之王”,蒋经国为了维持自己“太子”的风度,真是苦不堪言。不过这样的状况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受命“保护”蒋经国的曹振及时出现替蒋经国解了围,把他领进了刘云养病的别墅。

李向阳走进刘云房间的时候看见他正在看书。也不知道司令员什么时候改变兴趣了,不去看马列主义和毛主席著作,反而要他去搜罗一些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关于经济理论的书。

“哥,外面有人想见你。”

“我不是说了身体不舒服么?不见!”刘云不耐烦地放下书,顺手拿床边的杯子喝水。这些天总是有人千万百计地想见他,如果不是相信李向阳的人品的话,刘云真怀疑这小子是不是收了那些人的贿赂。

“来探望你的人是曹参谋领来的,是一个叫蒋经国什么的?”

“你说谁,蒋经国?”刘云含在嘴里的白开水喷了出来,这蒋经国不会是老蒋的儿子吧?

“那你见还是不见,曹参谋都已经把人带到外面的客厅了。”

“不见,当然不见!”

“可是……”李向阳还想说什么,外面已经响起了脚步声,曹振已经带着蒋经国到了外面。刘云没想到曹振居然敢把蒋经国带到自己的房间来,急忙把杯子递给李向阳,吩咐道:“说我还没醒。”

也不管李向阳有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刘云已经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脚步声在门口顿了一下,然后走了进来。

“曹参谋!”

“刘司令睡了吗?”曹振走到刘云的床边,看见躺在床上的刘云一脸平和地躺在那里。

“嗯,司令员这两天觉得身体不适。医生刚刚才来看过,给他开了点药,吩咐他要多休息。”看见曹振向刘云靠近,李向阳急忙站在他前面档住他的视线。刘云的演技实在不敢恭维,明明是在睡觉,可眼皮却在不停地颤动。

蒋经国也看出了刘云是在假寐,但也不好点破,忙上去拉住曹振,“曹参谋,既然刘将军身体欠佳,那我们就下次来拜访好了。李科长,打搅了。”

听到蒋经国的话,李向阳松了一口气,亲自把他们送了出去。

听到脚步声消失在门外,刘云睁开了眼睛。虽然刘云竭力保持放松的状态,可眼皮仍在颤动,这个假寐真他娘的失败。

“哥,太假了,你演的太假了,我看了都不忍心。”送走曹振和蒋经国后,李向阳一回到刘云的房间就嚷起来。

“我又不是专业演员,那能演的那么像。”刘云觉得自己脸孔有点热,拿起书作势扔向李向阳:“笑什么?你还笑,快滚出去。”

李向阳还在那里嚷着太假了,见刘云真的有点恼怒了,忙逃之夭夭。

一连两天,蒋经国都准时到刘云养病的别墅嘘寒问暖,关怀备至,但无一例外都被李向阳挡了回去。

李向阳觉得很奇怪,“哥,这个蒋经国是什么了不起的人吗?”

“当然了不起,人家可是蒋委员长的儿子。”

“蒋光头的儿子,那不就是太子?”偏僻的绥远没有什么额外的娱乐活动,最流行就是看戏。戏看得多了,什么太子、殿下还是弄的很清楚。

“不错,就是太子。”刘云也不想向李向阳解释什么,随口回答道。

“他来找你干什么?”李向阳偏着脑袋,“老蒋的儿子跑来北平,两天三次对你嘘寒问暖、关怀备至……难不成蒋光头想招降你不成?”受到刘云的影响,李向阳在称呼老蒋的时候不是叫他蒋光头就是叫他蒋某人。

刘云被李向阳的话吓了一大跳,其实他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难道老蒋真的想招降我?”

两人正在揣摩蒋经国的来意时,王兴元来报告说蒋经国又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哥,你是见还是不见?”

“见,当然见,刘备三顾茅庐才请得诸葛亮出山。我虽然不如诸葛亮,但总不能比人家诸葛丞相还托大啊!”刘云自嘲道,吩咐李向阳把蒋经国请了进来。

看到刘云那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李向阳觉得有点好笑,刚才还生龙活虎呢!他强忍住笑走到刘云耳边轻声说道:“司令员,蒋主任来看你来了!”

刘云“缓慢”而又“艰难”睁开了眼睛,上次李向阳笑他太假,他就卯足了劲练习假寐,几天下来已然练得像了八九分。

“向阳,把我扶起来。”

刘云“挣扎”着要坐起来,李向阳忙上去扶住他,拿起枕头垫在他身后。

蒋经国看到刘云的举动后忙上前去拉住刘云的手,“刘将军,您千万别动,小心身体!”

两个大男人的手握在一起,刘云只感到一阵恶心,不过他还是强忍住了。

“蒋主任几次前来探望,都被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挡了回去。刘某律属不严,实在是万分惭愧……”刘云装腔作势地呵斥起李向阳来,问他为什么在蒋主任来探望他的时候不把自己叫醒。李向阳则满脸委屈地站在旁边,耷拉着脑袋默不作声。

“将军千均之躯重于泰山,他们怎么做也是希望您早日康复。不怪他们,是蒋某来的不是时候!”蒋经国很善意地替刘云解脱,在政治洪流中打滚了十来年的他对官场上虚与委蛇的一套自然是轻车就熟。

“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把椅子端来?”

李向阳如蒙大释,急忙去搬椅子去了。

蒋经国松开了握着刘云的手,在床前坐下,“将军叫我建丰就可以了,蒋主任听起来怪别扭的。今天蒋某是以私人身份拜谒,一是满足蒋某个人对将军仰慕之心;二是奉家父之命向将军问安。”

蒋经国从口袋里摸出一封信递给刘云,“这是家父给将军的信,祝愿将军早日康复。”

刘云双手接了过来,展开老蒋的信看了起来,无非是“久闻将军大名,如雷贯耳,奈何始终不得一见。特书信一封,祈将军早日康复。”云云。刘云看罢,声音顿时变的哽咽起来,“劳烦委员长记挂,刘某惶恐之至。”

“蒋某今年三十有五,未知将军贵庚几何?”

“虚度三十有一……”将先前那个时空过上的日子加起来,刘云不知觉已经三十出头了。

“如此蒋某就冒昧地称呼你一声刘云老弟了。”如果不是亲耳听到刘云说出他的年龄,蒋经国怎么都不相信双鬓已然斑白的刘云才刚三十出头。光看他的沧桑世故外表,蒋经国怎么都觉得他的年龄起码应该在四十以上。

“果然是来招降老子的。”看到蒋经国如此卑恭的态度,刘云更加肯定了他此番来的目的。

蒋经国站了起来推开了窗户,说:“如今国内外局势微妙,不知刘云老弟有何看法?”

刘云心头一松,“肉戏来了,想考较老子?哼!”刘云轻咳两下,不动声色地说道:“自辛亥以来,讨袁、护法、护国、北伐,军阀混战、十年国共内战、八年抗战,人民早已厌倦了战争,所以成立联合政府是必然的选择。”

蒋经国没有听见自己想要的答案,摇了摇头,“刘云老弟,你曾经说过先有国家后有政党,你在根据地的时候也常常宣扬国家民族利益高于一切。建丰对你是推心置腹,你却对建丰虚与委蛇。”

“建丰兄,我说的是实话,任何人都知道联合政府能否成立取决于国共两党相互妥协的程度。国共两党应该同舟共济,和平共处。如果彼此间能相互尊重,抛弃政党之间的成见,将国家民族的利益放在首位,我想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

蒋经国继续摇头,“老弟之意建丰不敢苟同。延安如此对你,还值得你留恋么?”

刘云笑着说道:“我十四岁参加红军,共产主义已经在我的血液流淌了十七年(以刘云在参加林老总的红十团算起)。没有什么留恋不留恋的,这纯粹是一种依赖。别人十四岁的时候正享受家庭温暖和父母亲的教育,过着无忧无虑童年。而我却要看人家的脸色吃饭,靠自己的力气养活自己。我给人家养猪放牛、做苦力……在我还没有弄清楚人生是什么的时候,生活的重担已经压在我肩上了。我靠山山倒,靠墙墙移,共产党的队伍就是我的家,别人不革命能行,我不革命就不能活……”说到这里的时候刘云的眼圈突然变的红红的,蒋经国也觉得鼻子里突然冒出一股酸酸的气息。

“对不起,刘云老弟,让你想起伤心的往事……”

“没关系……”

蒋经国还有一大堆说词没有派上用场,但他也知道今天也只能到这里了。蒋经国又对刘云说了一些宽慰的话,然后就离开了。

蒋经国离开没多久,刘云就掀开被子站到窗户那里,和刚才病怏怏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

看来这次老蒋为了招降自己真的狠下血本了……如果不是来自“未来”,知道这万里花花江山最终将为GCD所得;如果不是刘云知道GCD有一代卓越的领导者、有能征善战的将军、有衷心支持拥护的老百姓,最终将夺取蒋家天下;如果不是生长在红旗下的一代,潜意识里就没有背叛GCD的想法——即使在哈战后那千钧一发的危机时刻,刘云的信念都没有动摇过。刘云恐怕早就被老蒋拉了过去。

难得自己怀着为国为民满腔的热血,奈何命运多舛,阴差阳错之下与理想越走越远,刘云的心中顿时涌出一种无力感。

刚才诉苦的那一番话让刘云不禁想起了他所处的那个年代的中国:愤青们在网络上大肆批评政府软弱,激进的学生在天安门自杀试图用鲜血唤起了民族的觉醒……韬光养晦多年的国家终于下决心和国外侵略势力打一场局部战争。奈何在胜利前夕遭到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横加干涉,数月之内,半壁河山沦陷敌手,韬光养晦近百年所积累的财富毁于一旦,无数无辜百姓惨死在敌人的屠刀之下……

“不行……”刘云的双手握成了拳头,指关节“咯咯”做响,“既然上天给了我这样的机会,那我就要好好地把握,为了中华民族的利益,为了我们的子孙不再忍气吞声……老子豁出去了!”

刘云浑身的血液似乎都燃烧了起来,小脑的温度直线上升……

他突然大吼起来:“李向阳,李向阳……”

李向阳飞快地跑进了刘云的卧室,“哥,啥子事?”

“收拾好东西,我要去延安!”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