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记事 正文 四

天下战神将军 收藏 0 51
导读:城南记事 正文 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91/


孙宝来得知自己妹妹突然失踪之后,第一个倒霉的就是城西的革委会老大。

城西革委会的成分并不复杂,在走了红卫兵倒了工农兵之后就只剩下了红旗拖配厂一家。

红旗拖配厂革委会主任大名叫卢耀武,小名叫狗剩。和城北孙宝来的麻袋军和城南江卫东的常规军比起来,如果前两者算是陆军的话,那么卢狗剩的部队绝对算得上是机动化装甲部队。

想当然能造拖拉机配件的地方,还能没有拖拉机吗?

就在孙雪失踪后的第三天,孙宝来在收集到足够的情报后终于和卢狗剩开了战。据当年曾经参加过那场恶战的老战将描述,这孙卢两人直战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差点把城西杀得赤地千里。

实际上孙宝来和狗剩的战争并不激烈,在孙宝来确认了关于狗剩绑架了自己妹妹的情报来源后,一面组织人手到狗剩位于城西城乡结合部的住家附近埋伏,再派人前往拖配厂继续打探消息。

而卢耀武的运气确实不怎么好,那几天正巧把原来的老厂长给整到了别的城市进行巡回批斗,于是叫了几个手下把老厂长的闺女给弄到了厂革委会办公室里操逼。而更不凑巧的是,老厂长的闺女是个死心眼子,只要不堵上嘴巴就咒骂个不停,于是那几天经过厂革委会办公室的人大多都听到了如下经典对白。

女的喊:救命啊,你这个流氓。

男的说:你喊把,哪怕你就是喊破了喉咙,没有人会来救你地。

向来冷静的孙宝来在得到了狗剩确实在玩女人的消息后,果然爆怒,呼啦啦的领上手下所有的麻袋军就这么气势汹汹的朝拖配厂杀去。

在当年那个大时代,无间道虽然不经常上演,但二五仔却是有地。得到风声的卢耀武还没会过意来就被堵了个正着,要不是他手下的死忠拼命保护,说不定哪天卢耀武就得挂在当场。

拖配厂一役,卢耀武手下得力干将尽数覆灭,祸首卢耀武惶然出逃。孙宝来自己也挂了重彩,由于是到别人的地盘开战,死的人比卢耀武还多了几个。

算起来,孙宝来这一役算是赔了妹妹又折兵。元气大伤的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次在海州历史上被称为9。11(一九七一年)事件的始作俑者此刻正哈哈大笑着奸淫他妹妹。

不久,和城东火电厂革委会老大达成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江卫东以摧枯拉朽之势一举扫平了拖配厂的革命武装,紧接着在孙宝来尚未反应过来之前,就一举打掉了羊毛厂革委会。

大势已去的孙宝来此时再无争雄之心,只得抢先在被人斩草除根之前只得对孙称臣。

一九七三年夏,其时全国的文革大潮已经面临退潮时刻,“文革”的熊熊烈火在燃烧了七八年后终于油尽灯枯,随着全国各地的红卫兵小将和捣蛋份子被源源不断的“上山下乡”,支持整个海州市的革命浪潮的只剩下了他们这群有组织无纪律的工人兄弟,这时候不但不能混水摸鱼不说,还因为没有的小将们的掩护,他们的一举一动也逐渐浮出水面。在那个时代,干造反派没有不欺男霸女、欺行霸市的,俗话说走得山多终遇鬼,就在江卫东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借“文革”后期的最后一股东风对自己手下的组织搞大规模企业化转型时,被江卫东秘密拘禁在海州乡下两年多的孙雪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逃出魔窟。不知道是日久生情还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逃出狼窝的孙雪不但丝毫不嫉恨江卫东,还为他怀了个孩子。

但她大哥却不管妹妹到底是对这杂种日久生情还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他此时满脑子的唯一想法就是——操翻江卫东。

当时的海州市明面上四片城区的革委会全部归属市革委会的统一调度,但在各自的城区还是由原来的老大把握。

城北孙宝来仍旧控制着羊毛厂的麻袋军,城市西的现任老大是当年跑了路的卢耀武他弟弟卢耀文,而城东的火电厂依旧掌握在他们厂的武装部长戚少商手上。

这一次孙宝来没乱动,而是学着当年江卫东一统海州时的样子搞起了联横,先是跟卢耀文负荆请罪,承认当年是中了江卫东的诡计。接着又跑去跟戚少商谈起了战略协作,声称他姓孙的只为咽下这口气,吃掉姓江的之后城南这块让他戚少商和卢耀文均分。

虽说当时那年头并不像现在的黑道这样得到了地盘就能产出实际的利益,但在当时地盘却是和利益画着等号的。

比方说,当时的造反派所获得的最实际利益就是跑到各个单位去开批斗大会。由于当时全国的物质都是供给制的,因此想要好吃好喝,也只有这么干了。在当时的大形式下,各单位、机关、厂矿基本没有不买帐的,不但对他们这写脑门上写着造反俩字的土匪好吃好喝的供奉着,还得陪小心细张罗,指望着早点送走这些瘟神。

而更实际一些的,就是去抄家罚没。

总之,在孙宝来的低姿态下,卢耀文和戚少商很快就同意了这个新的战略合作伙伴协议,连手宣布绝对不介入孙宝来和江卫东的死磕。

搞定江卫东的两个后援,孙宝来对江卫东的战争也打响了。这一次孙宝来根本就不讲什么江湖规矩,一面派遣手下的麻袋军挨个去抄前机厂的据点,一面自己带上几个铁心的去劫江卫东的道。

说实话,当年的江卫东确实能耐。但他的能耐也就只是在阴谋诡计上,真给他和孙宝来放对搏杀,怕是只有死路一条。

在连续躲过两回致命劫杀之后,江卫东明白自己和当年的卢耀武一样大势去已,急急忙刮掉自己引以为傲的两撇扎须虬髯,化装成小白脸混入了滚滚的知青人潮逃命去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