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三.钻空子,打闷棍. 30.大闷棍哪大闷棍.

7821144 收藏 8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怎么想不起来了呢?但我知道,一定有个机会在等着我去抓住,而且事关ME两国.似乎一把抓住,能得到点什么!

这个机会在哪儿呢?对,应该是M国占了E国一个大便宜,很大很大.


很大很大!脑海里灵光一闪,狠狠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怎么傻了,这件大事竟想不起来了呢?不错,应该是这几年的事.


脑中刚刚豁然开朗,猛然间站了起来,风一般冲出重文殿,朝寝宫跑去,十五六岁的贴身小太监几乎追不上我.


吩咐小太监给我把着门儿,关上房门,摸出清史,那上面有附带地十九世纪世界大事年表啊.


我找找找,就这儿了,不错,就是它,那条记录让我眼光发直,嘴里呵呵嘿嘿哈哈怪笑不断,像个精神病人一样.太妙了,1867年,是1867年,而现在是1860年,嘎嘎嘎嘎,对不住,M国人,咱就大大方方占了这个先机.手快有手慢无,反正您这时候也没想到,就便宜了俺吧!


太阳西斜时,带着气喘嘘嘘的贴身太监,我又风火火赶回重文殿,一把拉出正笑嘻嘻着把严老夫子辩地满脸铁青的翁同龢.一边往为冲一边说道:


‘走走走,翁师傅,马上与我去见皇阿玛,我想出了一条妙计......‘


‘小阿哥想到何等妙计如此兴奋莫名?能否透露一二?‘翁同龢立马儿兴致勃勃.


‘这计策如果能够顺利完成,那我大清不但不会吃E国人的亏,反倒能占到几分便宜,自然,这便宜并不好占,大清朝日后要是还是今日般模样,终究还是守不住,最多空欢喜一场.但就目前来说,倒是能让皇阿玛保住几分面子,有人说起来,自也交代地过去.


翁师傅,此计细节您马上能知道,现在主要是让皇阿玛接受我的提议,您这边鼓可一定要敲好了啊!‘


‘小阿哥但请宽心,我敲边鼓的功力可是日日见长啊,哈哈......‘


几句话了,我两人兴冲冲闷头赶到了上书房,还没说话,上书房门口的传禀太监倒是先开了口:‘小阿哥和翁大人今儿那么高兴啊?‘;


‘让公公见笑了.‘翁同龢抱拳回礼.


‘麻烦公公了,请您通禀皇阿玛,载镔求见.‘我随后客客气气招呼着.


‘这些日子皇上日夜操劳,天天儿的散了朝还召见几位大人到此议事,这不,今儿又有几位大人在哪......‘


‘那等一会也无妨.‘我觉得静一静也好,想想该怎么打动咸丰.


‘别介啊!小阿哥,是奴才该死,这破嘴就是啰嗦.早多会儿皇上就吩咐奴才了,只要小阿哥到了,随时见驾.小阿哥,您请,奴才给您带路.‘哦,原来这太监是要拍马屁才多说了几句.即到即见,说明咸丰重视我,这太监就想巴结巴结小阿哥喽!


‘那麻烦公公了.‘我没工夫儿得意.


来到上书房内室门口,就听见咸丰在骂人:‘废物,一群废物......‘嗨,老咸啊老咸,大清国就是废物当权,只不过你本人也这档次,骂人也没意思,对不对?


‘小阿哥,皇上近些时候火气大,您可得当心.‘传禀太监好心提醒我.


‘谢公公提醒,我省得.‘老子就是来给咸丰顺气儿地.


传禀太监先进上书房重地:‘皇上,小阿哥与翁大人到了.‘


‘哦,载镔那么快就来了!‘咸丰望着这传禀太监,想看出点什么.


那太监跟了咸丰多年,察颜观色之能乃是一等一得好:‘皇上,小阿哥与翁大人都满脸喜气,看来皇上您也有得高兴了.‘


‘滚滚滚,嗯,宣他们觐见.‘听说我与翁师傅满脸喜气而来,咸丰不知怎么了,心情竟颇有好转,带着丝丝笑意赶传禀太监干正事.


拜见过后,咸丰叫我见过几位大臣.四个人,其中有载垣和肃顺两个未来的顾命大臣,那俩没听说过,俺不是清史专家.相互恭手见过,四大臣个个仔细打量着我.‘敌未出国土前谈和者为卖国贼.‘上次我说了这话之后,在朝廷中造成极大影响,这四人中有三个是第一时间听到这话从我嘴里出来,但那次我一直跪在地上没抬头,走地时候又是[滚]出去地,竟没看清,这次有机会了,好好看看这位神迹阿哥.


‘载镔,急忙忙见朕何事?‘哎,皇帝都这么假模假式吗?不过你摆架子装不着急,可我着急.


‘禀皇上,小阿哥思得应对俄人的妙计......‘翁师傅道出开场白.


‘哦,那赶紧说说.‘咸丰扫视了四大臣一眼,从塌上伸出身子催促我.四大臣局促不安起来.不知有没有人盼着老子满嘴扯蛋,免得丢了他们朝廷重臣的高级饭票.


‘皇阿玛,午间时听翁师傅说,E国人正挟势占我数十万平方公里国土,儿臣心中愤慨之极中开始思讨对策,拖皇阿玛洪福,灵光一闪间,儿臣想得一计,供皇阿玛垂询.‘


‘不要多言,快说.‘咸丰早急坏了.


‘是,皇阿玛,只是儿臣先是实话实说,肯请皇阿玛静心听儿臣叙说.‘


‘讲.‘


‘皇阿玛,恕儿臣直言.我大清确实没力气保住那数十万平方公里国土,即便没有E人强讨,那片国土也是人烟稀少,不服王化,这实是我大清对其少有重视之故.既然无法保住北疆国土,皇阿玛不如就将其给了E人......‘话说至此,咸丰嘴张了张,四大臣脸上带笑,可能是心里幸灾乐祸,神迹小阿哥也要卖国啊!但我只恭身对着咸丰,结果咸丰甩甩手,听我接着说.


‘给是给E人,但库叶岛不能丢,不但不能丢,还要想法得到库叶岛前方千里出的千岛群岛,以免将来我大清从北方出海却被人家封锁.皇阿玛,圣祖皇帝的海禁实已名存实亡,我大清再不能不重视海洋,此点还请皇阿玛细思利弊,这仅是儿臣建议.即便皇阿玛不允,近些年里也无大碍.


还是说库叶岛,E人自不愿少抢了别人土地,我们可以其它北疆国土代替,大不了多给三五万平方公里.皇阿玛,极北国土,其实并不仅仅大清本身难守,E人也要经营多年方可.而E人是要不断蚕食我大清,一时之间,它并不是非要哪一块.再请皇阿玛恕儿臣直言,以大清目前实力,代替库叶岛之国土,或更多国土,数年或十数年后,极有可能也要落如E人手中.所以,儿臣认为,E人所强讨之国土,就不要强留了.‘


引言说完,我看着咸丰反应.保库叶岛只是我强烈得个人心愿,咸丰要是不同意,将来夺回来就是了.只要咸丰没意见,嗨,应该不可能有意见.只要有翁同龢这等人才去谈判,保得库叶岛十几年安稳,它就不会丢掉了.


‘海禁是否名存实亡姑且不谈,朕问你,就算库叶岛有你所言那般重要,但你这妙计只是要留住库叶岛吗?‘不出所料,这引言不可能让咸丰顺气儿.


‘皇阿玛,儿臣是歇口气,话还没说完.‘


‘快讲.‘


‘皇阿玛,虽说北疆因我大清力量所限,的确难以保全,但终究是祖宗创下地基业,怎能说丢就丢呢,将来何以见列祖列宗啊!最少要保留住我大清足够的颜面下来,对哪方都有个说地过去的交代,皇阿玛,您说呢?‘


‘足够得颜面,怎么保住颜面?‘我从头到尾一通大实话,咸丰虽不高兴听,但心里难受一回事,事实状况却比我更清楚.因而,能保住颜面,而且是足够得颜面,他怎能没兴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