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八  联合会议

梅戈 收藏 2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到底是老奸巨滑,这里崔二鬼听见有人敲门吓得想跑,张老财却一把拉住他同时对何赖皮道:“不要慌,不是抓咱们的人,要是来抓咱们的还会敲门吗?!你出去看看是谁!”

刚才有人一敲门,何赖皮也吓了一跳,但到底没有象崔二鬼那么慌张,现在听张老财这么一说,他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镇静了一下出屋向大门口走去。

但何赖皮去是去了,心里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做好了万一情况不妙随时跑的准备。

他轻手轻脚地走到门边,这时来人又轻轻地敲起了门,何赖皮扒着门缝向外看了看,外面黑咕咙咚地只隐约看见了一个人影,面貌却看不清,他又努力看了看,还是看不清,外面的人不耐烦了,加力敲起了门,何赖皮没办法,只好退后两步装做刚走过来的样子问道:“谁呀?天这么黑了还串门!我们都睡了!”

门外的人轻声笑道:“何老哥,是我,小豆子!”

何赖皮长长地嘘了一口气,打开门笑着道:“是你啊!怎么这么晚啦还过来?”

小豆子左右看了看闪身进了张家,等何赖皮把门关好,他握着何赖皮的手道:“有什么办法呢?拿着人家的钱就得给人办事。东家睡没睡?”

原来这小豆子也是原先城里的一个无赖,日本鬼子占领这里后,他当了日本人的暗探特务,为了掩护他的特务身份,日本鬼子经和张老财协商,让他到张家在城里的茂源号当了一名伙计,表面上他是在那里当伙计,实际上他是专门打着到四乡送货、收货的名义传递情报,到张家他更是常来常往,所以村里人对他也没什么怀疑,只是认为他是张家的伙计,来张家无非是报个账、往来传递个张家与商号的消息。

何赖皮看小豆子问,就回到道:“没呢!在小客厅里呢!”边说边引着小豆子向屋里走。

看到小豆子今天这么晚了还到家里来,张老财很有些吃惊,急忙问道:“怎么?小豆子,有什么急事吗?深更半夜的!”

小豆子苦笑道:“东家,您以为这么热的天,天还这么黑我愿意出来啊?!我这也是没办法!今天皇军和苗大队长他们出去到窦村去抓开会的村干部,没想到人没抓到还吃了很大的亏,皇军和治安军死伤了足有小一百,一回去就都大发脾气,把我和大少爷都找去了!”

张老财一听小豆子提起儿子,不由得紧张了一下问道:“找你们干什么?大少爷好吗?”

小豆咧嘴一笑道:“老爷,您放心,大少爷很好,没事,岗村队长和苗大队长找我们去是商量怎么对付土八路的事,据说,土八路们最近要有一个大的行动,可能和粮食有关,岗村队长让咱们好好探听探听,看看他们是要怎么行动,查清楚了皇军有赏!”

张老财看了一眼崔二鬼和何赖皮道:“这事你不说我也留意着呢!这不,刚派你这两个哥哥去探听了探听,你进来之前他们也才回来不大一会儿!”

小豆子眼睛立刻放光道:“怎么样?听到什么没有?”

何赖皮哭丧着脸道:“就听见他们说要联合什么保卫麦收,让各村全部动员起来,其余的还没听到就被他们发现了,要不是我们俩跑的快,估计都早被抓住了!”

小豆子心里骂了声废物,依旧笑着问道:“别的没听见?”

“没听见其他的!要听见了我还能不说吗?”何赖皮垂头丧气地说道。

听何赖皮说完,小豆子显得有些失望,向张老财望了望,张老财知道他还有其他话和自己说,又从小匣子里掏出十块大洋递给崔二鬼和何赖皮:“你们俩下去歇着吧!今晚上也很辛苦,不过睡觉没睡的太死,真有事机灵着点儿!”何赖皮拿着钱,千恩万谢地和崔二鬼出了客厅。张老财就又看着小豆子道:“岗村队长还有什么指示吗?”

小豆子向外看了看,俯在张老财的耳朵边耳语了几句,张老财嘬着牙花子道:“难啊!这不是那么好办的,我得好好想想,不然会坏了事,我们几个的脑袋就得搬家!”

小豆子道:“小心些应当没事,苗大队长和大少爷都说让您相机行事,尽量给他们制造些混乱,不能让他们踏踏实实地把麦子收进仓!”

张老财点点头,心里暗自有了一个主意。


半上午的时候,义庄等周围几个村的村干部和民兵队长们按照事先的约定来九里店开会了。周淑芬带着几名妇女忙前忙后地给大家张罗茶水,天热,她们几个热的满头是汗。

许万喜先问了问民兵队长们对围困或者消灭大闫村据点里的敌人有没有信心?

一名队长皱了皱眉头道:“我看要消灭这些敌人,没有县大队的帮忙肯定不行,但县大队又帮不了咱们!所以唯有走围困这条路,但真说要围,咱们的力量恐怕也是不够,所以还是难啊!”说完,他连连摇了摇头。

赵宗华也接口道:“我算了算,咱们这几个村的民兵加起来也没比大闫村的敌人多几个,而且枪还不充足,子弹也不多,这仗不好打!”

另外几个队长也说没办法。

看着这些抗日的英雄汉,许万喜笑着道:“咱们大家都想不出来的办法,我们周主任想出来了,而且保证管用!”

队长们一听全都高兴地齐声问:“什么办法?”

许万喜看大家着急的样子,就把昨晚大家商量出的办法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队长们一听同声叫好,最后一统计,这几个村子一共有三十七颗地雷,不但有拉火雷,还有绊雷、踏雷,能用的土炮也有五门。

做完这统计,许万喜高兴地对大家伙道:“这回可够让鬼子、汉奸们喝一壶的了!”

赵宗华笑着道:“敌人做梦也想不到咱们有这么多厉害的武器!”

宋庄的民兵队长宋春壹道:“可咱们这土炮打不了多远怎么办?!离敌人炮楼太近了,鬼子们在炮楼上很容易打着咱们!”

许万喜道:“这问题我们也考虑商量过了,就是要先挖一道能走人的壕沟通到远处我们隐蔽的地方,而且这沟不能挖的太直,要弯曲些好隐蔽,另外再在对着敌人吊桥的地方挖一条横的壕沟,让操纵土炮的人藏身。还有就是所有的地雷都要趁着天黑尽量都埋到吊桥前,但这件事非常危险,一定要选那些胆大心细的人去完成!”

众队长听了频频点头,大家又商议了一下:由赵宗华负责指挥操作土炮,由宋春壹负责指挥其余三面的民兵,由小马庄的李万友负责搬运火药,由夏蔚村的纪勇负责联络通信,……这武装保卫麦收的事就这么商量定了。最后,许万喜又对众民兵队长道:“大家回去以后多动员老乡们献些铁砂子和火药,这土炮可吃食吃的厉害!”

队长们呵呵笑着答应了。

看这些事商量好了,许万喜带着大家又去了村干部们开会的大屋。

村干部们此时已商量妥了按照上级的指示不分村庄地块,首先抢割据点周围的麦子,而且这抢割炮楼周围麦子的事主要交给青壮年,老弱人员主要负责在远处搬运。

夏蔚村的村长钱柘道:“我建议,咱们应当把割麦的人分成两个人一组!为什么这么分呢?我觉得如果我们还象往年一样把麦子从根割起,这样运起来很占地方,一辆大车装不了多少,何况大车又不能太靠近,一个人也是搬不了许多,我看我们不如只割麦穗,一个人专门负责割,一个拿条口袋专门等着装,这样一来,够一口袋就运走,比以前那么做省很多事!而且两个人可以换着来,人可以歇歇儿!”

梁方启一听叫道:“好!这是个好办法!”

许万喜听完也叫道:“真是个好办法,留着麦杆儿还可以给我们民兵打仗做掩护,这可真是个好办法!”

“我看这办法也是不错!”另一名村干部也表示赞同。

“可脱粒时怎么办呢?没有了麦杆儿脱粒时可就成问题了!”宋庄的村子表示出了疑问。

钱柘道:“我这办法是给脱粒时造成麻烦,但我想麦子收回来,这脱粒总是有办法的,总比让敌人把粮食抢去好啊?!”

其他的村干部们也觉得钱柘说的有理,梁方启看了看道:“这么着办吧!咱们就把炮楼周围这百十来亩地的麦子这么收,其余的还是老办法,只要民兵们把敌人困的住,这麦子就是咱们的,敌人连想也别想!”

许万喜把胸脯一挺道:“请书记、村长们放心,我们民兵一定把这些鬼子、汉奸困到炮楼里,绝不让他们出据点半步!”

梁方启代表中村干部问道:“你们有那么大的把握?”

许万喜转身望着身后的民兵队长们道:“同志们!你们有没有这个信心把敌人困住?”

“有!”民兵队长们响亮地回答道。

许万喜对大家的支持感到很满意,转回身来望着梁方启和众村干部们道:“这下你们放心啦?!我们说话可是算数的!”

一名村长笑着问道:“你们准备怎么打?”

许万喜站在屋中间,就把刚才民兵队长们开会研究决定的办法向村干部们一一表述了一遍,最后道:“我们民兵准备在麦收期间把敌人牢牢的看住,绝不让他们出来半步。在老乡们割麦时我们是大队上阵,老乡们休息时我们也派人监视他们,随时掌握敌人的一举一动!”

“好!”梁方启再次叫道:“有这么好的民兵保卫我们的麦收,我们这些村干部还能怕什么呢?唯有好好把麦子全部抢割下来才对得起你们民兵!”

许万喜听了不好意思道:“我们民兵是为了保卫麦收,你们干部又是为了什么呢?我们还都是为了打鬼子,还不都是为了把鬼子赶出中国去?!”

干部们听了全笑了,这时候在门口放哨的肖顺跑进来欢喜道:“梁书记,许队长,县委石书记带着人来啦!快到大门口了!”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