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七  张老财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一听周淑芬想出了办法,大家都齐声瞪着眼睛问道:“什么主意?”

周淑芬微微一笑道:“既然打大闫村敌人据点有这么多困难,我看咱们就干脆困住他们,不让他们出来咱们不就好收割麦子了吗?”

许万喜急切问:“怎么困啊?困住他们咱们也没那么大力量啊!”

周淑芬继续微笑道:“我是这么想的,既然敌人比我们强大,我们就让他们摸不清咱们的虚实,我们采取晚上收割据点周围麦子的办法,组织群众先在晚上抢割据点周围的麦子,而我们的民兵呢?应当把主力放在敌人吊桥的对面,其余的三面适当派些人就行了!先把据点周围的麦子收割完,其余地方的就好办了!”

许万喜看周淑芬把话停住了,着急地问:“你说了半天也没说怎么困敌人啊?敌人要发现了出来怎么办?在敌人的眼皮底下那么多人收麦子,敌人肯定会发现啊!”

周淑芬瞟了许万喜一眼道:“你着什么急啊?!我这不是还没说完吗?”说着,周淑芬被烟呛的咳嗽了几声。

许万喜和梁方启看周淑芬被呛的咳嗽起来都急忙道:“大家先别抽烟了,先忍一会儿,等周主任把主意说完大家再去抽!”众人一听,忙把手里的烟袋锅磕了。

周淑芬感激地看了看许万喜和梁方启接着道:“敌人虽然人多,但他们也有一个弱点,就是出入都得走吊桥,我想咱们就在吊桥上做文章!我看咱们村的民兵还有几颗地雷,相信其他村也都还有,咱们就把这些地雷全埋在吊桥前面,等他们一出来咱们就拉弦炸他们,我相信这几十颗地雷一定炸的他们心惊胆颤、一步都不敢行!另外咱们再选几个枪法好的民兵专打他们炮楼顶上了望和从地雷阵中跑出来的敌人,这样咱们不就把他们困住了?!”

周淑芬一说完,屋里的人全拍手叫好,谢广禄笑的嘴都合不拢了:“真没想到,这么多男人都没想出办法来,你一个小姑娘家却想出来了!”

许万喜和梁方启拍手道:“就这么办!”

肖顺也站起来道:“我看咱们悄悄挖好工事后,把村里那两门土炮也搬去,等敌人一出来,咱们就狠轰这些兔崽子!让他们尝尝咱们大炮的厉害!”

肖顺的话一说完,屋里的人全笑了,这时又一名民兵站起来道:“那敌人如果不从吊桥出来而从其他三个方向顺着壕沟溜下去再爬上来怎么办?或者他们就直接在壕沟上架梯子过来呢?”

许万喜听完这名民兵的话点了点头道:“你说的这个问题的确是个问题,但敌人轻易不会这么做!因为敌人的这个地点其余三面都没有门,房子和围墙建的离壕沟比较近,大约与壕沟的距离也就是一尺多宽,如果敌人从正门出来再绕着壕沟走就成了咱们的活靶子,再者,敌人无论是架梯子还是从壕沟里往上爬,一次过来的人数都不会太多,咱们也是好消灭他!”


从村里人嚷嚷着许万喜出去开会消灭了许多敌人并由县大队的人护送回来,张老财在屋里就坐不住了,尤其是城里日本人的宪兵特务队几次催他搞一些村里干部民兵行动的情报,可他一直苦于没有机会,这首先是村里人对他和他们家的人都有防范心理,这使得他很难接触到他想要的东西。

前两天的一场大雨给他提供了一个机会:村委会大院的后墙被大雨浇塌了一半,他从那里一路过,心里就有了一个主意,可巧村里人又嚷嚷着许万喜开会的事,他决定趁黑派人去村委会偷听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他在街上转了两圈,看村委会里的人一直都很多,又都是在吃饭,他决定等一等。

看县大队的人都走了,他急忙跑回家,在小客厅里把要去偷听的任务交给了帐房先生崔二鬼和家里以前的护院、狗腿子、村里有名的二流子何赖皮。

崔二鬼一听张老财要他们去干到民兵队部偷听这么危险的事,吓的腿肚子都软了,带着哭腔道:“东、东家,这事太、太悬啦!那院里除了民兵就是村干部,我们进去了让他们逮着,我们俩还活的了吗?我、我不去!”

张老财“哎”了一声道:“以前这事可能是不好办,但前两天那场雨把民兵队部的后墙浇塌了,你们可以偷偷跳进去,进去了机灵点儿,先偷着听听,听听他们都说什么,如果见机不好就赶紧跑回来,他们哪能就那么轻易地抓着你们?”张老财话说到这里顿了一下道:“你们把事情办好喽,回来我给你们俩每人十块大洋!”

何赖皮本来也不想去,他也怕被民兵们抓住没好果子吃,但一听张老财允诺给他们俩每人十块大洋,心里那种贪欲占了上风,他扭头对崔二鬼道:“二哥,既然东家这么说了,咱们就去看看,能听到多少是多少,您要是害怕就在墙外给我望风,我进去听!”

崔二鬼感觉还是害怕,但何赖皮已经如此说了,他只好道:“我这也是四十岁的人了,腿脚也不利落了,真出事我跑不了那么快啊!”

张老财听他口气有些松软,就呵呵笑着道:“你在外面望风,让何赖进去,有事你先跑回来还不成呢?这村里的路你又不是不熟,三转两转他们抓不到你!”

崔二鬼还是很犹豫,何赖皮在那里却是跃跃欲试,张老财有些不耐烦了,转身打开八仙桌后面条案上的小匣子,从里面数出十块大洋分成两摞放在八仙桌上,对着崔二鬼和何赖皮道:“这十块钱你们俩先拿着,一会儿回来再给你们另外的五块!”

何赖皮一看见钱,立刻眼睛里放出了贪婪的光彩,他伸手就把五块钱拿了过来道:“谢谢东家,我们马上就去,你听信儿吧!”说着就要向外走。

崔二鬼却还是胆小地不敢动,张老财有些动气道:“老崔,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们一家子在我这里吃住也十多年了,我没亏待过你们,现在让你办这么点儿事你还推三阻四的,告诉你,这日本人现在势力可是大着呢,这么几个民兵成不了什么气候,你可要为自己以后多打算打算,不抱着日本人这条粗腿,我看你们一家以后连吃饭都成问题吧?!”

等张老财一说完,何赖皮也劝着崔二鬼道:“二哥,这些年东家待咱们不错,现在让我们又不是去卖什么大力气,我看您还是跟我去一趟吧!您甭进去,我进去甭管听来什么消息都算咱们俩的还不行吗?”

听着东家和何赖皮如此说,又想着自己如果不在张家混饭吃一家人就都得饿死,崔二鬼把牙一咬道:“好!东家,我去!”

张老财一听崔二鬼答应去,咧着嘴笑道:“就是么!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有事你先回来还不成吗?等回来我再给你二两好烟土!”说着,张老财把那五块大洋敛起来递给崔二鬼。

崔二鬼一边拉着何赖皮向外走一边对张老财道:“东家,钱先放您这里,等我们再一起拿!”话没说完,两个人已经走出了门。

走出张家的院门,崔二鬼和何赖皮向街两边看了看,看见没什么人,两个人小心翼翼地避着行人穿着小胡同到了村委会的后墙外头。这村委会的后墙前两天被那场大雨的雨水浇塌了一大半,墙里墙外满是大石头,剩下的小半截墙刚刚到人的大腿根。

何赖皮向胡同两头看了看小声对崔二鬼道:“二哥,你在这里帮我望着风,有人来你就丢块小石头之类的东西告诉我一声,我先进去听听!”

崔二鬼还是担心的说:“赖皮,这行吗?真让人抓住了怎么办?”

何赖皮小声地嘻嘻一笑道:“没事儿,咱们尽量不让人发现,外面来了人你告诉我一声就走你的,里边出了事你也尽管跑,再说腿长在咱们身上,看形势咱们先跑,他们不一定能抓住咱们,你就看好吧!”说完,何赖皮深一脚浅一脚地翻过院墙溜进村委会的后院。

崔二鬼看他进了村委会,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只好打起百倍的精神,盯着胡同里及胡同口两侧的动静,并打定主意,一旦何赖皮在院里出了事,自己什么也不管,就一直跑出村,家也就先不要了。

何赖皮为了十块钱的赏钱,诈着胆子拉着崔二鬼来到村委会偷听。进到院里后,他轻手轻脚地从后院绕到前院,听着大屋里梁方启正在说话,他贴着墙根就听了起来。

此时梁方启正传达县委要各村联合起来保卫麦收,何赖皮不由得向前凑了凑,听了几句不太明白,他就想再往前凑凑,这时候从开着的门里射出来的灯光映着一个人的影子向外走,何赖皮吓了一跳,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可急切间却没看见合适的地儿,这么犹豫,那人已经到了门口,何赖皮忙向后院退,退了几步,他也怕被抓住,急忙向后院跑起来,那人喊道:“是谁?站住!”这一下更把何赖皮吓坏了,拼了命地向后墙下跑,由于跑的急,几乎摔了一跤,多亏崔二鬼还没跑扶了他一把,两个人绕着弯跑走了。

院里的人追出来追了一会儿没追上他俩,何赖皮和崔二鬼就不管不顾地跑回了张家,到了张家大门口,两个人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追来推门就进了张家院里。插好门两人又喘了一阵粗气,等气喘匀了,两个人向张老财所在的小客厅走去。

张老财此时正担心地在屋里走来走去,他也怕崔二鬼和何赖皮被民兵抓住,所幸的是家里的浮财已经几乎全被转移走了,真有事是抬屁股就可以走人,所以他支楞着耳朵在听村里的动静,一旦感觉不好他是准备抬腿就跑。

看见崔二鬼和何赖皮跑进来,他心里就是一惊,急忙问道:“怎么?怎么回来的这样快?听到什么消息没有?”

何赖皮苦笑道:“听到是听到了一些消息,但被他们发现了,好多人追我们,我们不得已只好跑回来了!”

张老财立刻担心地问:“你们怎么跑回来的?追你们的人呢?”

崔二鬼刚想说追他们的人被他们甩掉了,大门口突然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崔二鬼立刻变颜变色道:“坏啦!民兵追来啦!咱们快跑!”说着就要向屋外跑。

(未玩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