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六  传达布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在大家争着看二十响的时候,许万喜和梁方启、谢广禄、周淑芬等几名干部迅速商量了一下,决定把今天许万喜缴来的步枪和子弹分一部分给县大队的同志,以表示对他们护送许万喜回来的感谢。许万喜的这个提议很快获得大家的一致同意。商议一定,梁方启代表九里店的干部和民兵、群众,把大家刚做的决定说给了刘孝发,刘孝发刚开始是死活不同意,周淑芬挤过来笑着道:“刘班长,你们走了大半天路把我们许队长护送回来,说什么我们也得表示表示,这枪和子弹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我们是希望你们拿着它们多消灭敌人,你不要就说明你对打鬼子不坚决、有意见啊!”

刘孝发听完笑着道:“外面人都说,许队长的枪法是第一,可一遇到周主任的嘴,许队长的枪就不管用了!以前多是听说,今天我算是领教了,看来今天你们这心意我不收下,这帽子可就扣的太大了!以后我看哪,再打仗许队长甭拿枪,带上周主任就行了!”

刘孝发这话说的大家是哈哈大笑,周淑芬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可又不知道说什么还回去好,心里一急,一扭身,周淑芬分开人群跑了出去。人们笑的更欢了,梁方启忍住笑对刘孝发道:“怎么样?!刘班长,你把我们的妇女主任给说跑了,这枪和子弹你们到底是接受不接受?不接受,我们几个人可没法和我们的妇女主任交代啊?”

许万喜也笑着道:“刘班长,我们这是非常诚心的,你们可别辜负了我们的一片心意!”

谢广禄和旁边的人也说和着,刘孝发没办法,只好道:“枪,我们不要就留给你们用吧,那七十发子弹我们收下了!我保证这七十发子弹最少也要消灭五十个鬼子和伪军!”话到最后,刘孝发说的是铿锵有力。所以他的话音一落,立刻赢得了大家的一片掌声。

看刘孝发是说什么也不收下那支步枪,许万喜等人没办法,只得把子弹数给了他们。

依着九里店的干部群众,是要留刘孝发他们住一晚,但刘孝发道:“还有几名同志在集合地点等我们,我怕我们今晚不过去他们会担心,以后有时间我们再住吧!”

看刘孝发说的有理,村干部们不再坚持,把县大队的同志依依不舍地送出了村。

送走了刘孝发等人,梁方启和许万喜等干部民兵就又回到了村委会兼民兵队部。周淑芬没等着大家找,也象从地里冒出来似的走进来了。

梁方启看了看许万喜关心地问道:“万喜,你累不累?要不要先歇会儿?你千万别累坏了,这一阵的事都还靠着你呢!”

许万喜微微一笑道:“不累,这又吃饱了,没啥!”说着话,用眼角的余光一扫周淑芬,看见她正关切地望着自己,不由自主地又笑了笑。

梁方启听许万喜说行,就说道:“那好!你先坐着休息休息,我先把昨天开会县委传达的指示向大家传达一下,大家注意听!”许万喜点点头,把门口的岗哨又安排了一下,随即坐到炕角靠着墙一边听梁方启传达指示一边休息。

梁方启看干部民兵们除了放哨值勤的都全来了,拥拥挤挤地坐了一屋子,就开始把昨天县委在窦村召开的会议指示传达了起来。

许万喜听着梁方启的传达,不禁又琢磨起来关于各村民兵联合保卫麦收的事。县委本来指示让他们这几个村的民兵共同联合起来困住或者消灭掉在大闫村据点驻扎的敌人以保卫麦收,但九里店和义庄这六、七个村子总共只有七十来名民兵,再加上村干部也不过一百人,枪不过六十来支,有几支还打不响,子弹也不多,这让许万喜感觉很苦恼,因为县委石书记点名指派由他担任这次这一带保卫麦收任务的民兵临时队长,武器不足,敌人的数量和民兵又不相上下,这保卫战可怎么打啊?难道赤手空拳就能把敌人消灭喽?

他这里正冥思苦想着,就听得院子里一声喊喝:“是谁?站住!”跟着就是一阵脚步声向院后跑去。屋里的人们呼地一下涌了出去。

许万喜拎着枪跟着大家伙跑到院里,又跟着跑向后院,只见黑暗中谢广禄指着后院的矮墙喊道:“有两人从那里跑了!快追!”

肖顺几名民兵不敢怠慢,提着枪翻过那堵塌了一半的矮墙顺着胡同追了下去。

梁方启急忙问道:“老谢,怎么回事?!”

谢广禄道:“我今天有点闹肚子,刚才说出来上个茅房,从屋里一出来没走两步我就看见有个人影一闪向后院跑了,我还以为是咱们的人也是去茅房就没在意。没想到没走几步就看见那人没向茅房去而是奔去了后墙,那里还站着个人,没等我问是谁,两个人是跳出墙就跑,我就边追边喊,你们就出来了!”

许万喜连忙问道:“看清是谁没有?”

谢广禄道:“到底人是岁数大了,你们说说,追,我没追上,可连是谁我也没看清,就看见是两个人!你们说这可如何是好呢?!”边说,谢广禄边振腕叹息。

周淑芬见状忙安慰谢广禄道:“大伯,您也是小五十的人啦!别在意,这两人跑不了!肯定是咱们这村的,不然他们不知道这墙塌的事!”

许万喜接口道:“那天下完雨我就说赶紧把墙给垒上,别让坏人进来做了坏事,没成想,今天鬼就上门了,这肯定是坏人来偷听咱们的事儿!”

梁方启检讨道:“这事怪我,我总觉得这两天忙就先忙别的事了!让坏人钻了空子!”

这时,肖顺几个人跑回来了,许万喜急忙问道:“抓住人了?”

肖顺丧气道:“我们一直追下去就没看见人,找了个遍也没找见个人影!”

梁方启道:“这更说明这俩人是咱们村里的,他跑不了,咱们回去说!”

大家跟着梁方启进了屋。

许万喜赶紧又在后院派了岗哨,大家就商量起这到院里来偷听的人是谁!

周淑芬微微一笑道:“这人还用找吗?这事明摆着,只有跟我们做对的人才会来偷听,大家想一想,这村和我们抗日政府做对的人能有几个?!”

肖顺几个年轻人一听,叫着道:“肯定是张老财家里的人,我们去他家把他们全家抓来,好好审审他们,问问他们是怎么给鬼子办事的!”

梁方启听了摇摇头道:“怎么抓?咱们要是一直跟着追到他们家把他们抓来还好说,现在去?弄不好他们肯定还要反咬一口说咱们诬陷好人!”

肖顺眨着眼睛问道:“那怎么办?”

许万喜道:“咱们不然先把他们监视起来,如果他们出村就把他们截住扣下!”

梁方启依然摇头道:“没凭没据的咱们也不能限制人家的自由,他们真闹起来咱们也不好收场,好在刚才也只是传达上级要咱们保卫麦收的指示,其他的具体如何保卫他们也没听到,现在就暂时随他们去吧!不过今后对他们就要好好监控起来!”

周淑芬和谢广禄点头称是,梁方启瞧了瞧许万喜问道:“许队长,你有什么意见没有?如果有意见就提出来,别闷在肚里!”

许万喜呲牙一笑道:“梁书记说的对,我同意!咱们就这么办!”

看主要干部都没意见,梁方启又看了看民兵们,民兵们也都表示没意见。梁方启说了声:“好!那现在咱们就商量商量怎么保卫麦收,商量商量和其他村联合保卫的事!”说完,梁方启侧身看了看许万喜,许万喜知道这是梁书记让他发言。他站起来道:“同志们!这次县里召开会议传达保卫麦收的事,指定咱们村和义庄等几个村庄结成麦收联合保卫队,并指定我担任队长,……”许万喜的话刚说到这里,肖顺等几个人带头人鼓起掌来。

许万喜连忙对他们挥了挥手,梁方启道:“这是县委给许队长和咱们村的荣誉,咱们要好好珍惜,希望大家多献计献策,保卫好麦收!”

民兵们嚷嚷道:“没说的,我们保证一定跟着许队长完成任务!”

许万喜笑着道:“同志们!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上级指示咱们,要咱们困住或者消灭盘踞在大闫村的敌人,刚才我想了想,咱们的武器弹药先不说,就是在人数上咱们也不占优势!大闫村炮楼上的敌人有鬼子一个班,伪军一个小队,还有十几名伪警察,加起来总有六、七十人,而咱们这几个村的民兵加上来也不过七十来人,还有些人没有武器,你们说咱们这个仗怎么打?”

听许万喜这么一说,民兵们全都面面相觑,私下道:“那就不打了?”“找县大队来帮忙!”

许万喜听了微微一笑道:“县大队还有县大队的任务,他们要牵制城里的敌人,所以他们根本就帮不了咱们的忙,这围困或消灭大闫村敌人的任务,咱们还得自己来完成!”

一名叫蔡永柱的民兵道:“那咱们就趁黑夜摸进去把他们干掉!”

许万喜摇摇头道:“你这是对大闫村敌人的情况不了解,敌人的这个据点修在离大闫村半里远的公路边,建在公路的南面,面临公路的一面借助公路的道沟又深挖了半丈多,和其余的三面一样深有一丈多,宽也是有两丈挂零,平时出入都用吊桥。而敌人的炮楼则修在靠近公路一边的东北角上,一共是四层,顶上有哨兵,和炮楼对着的南、西两面,各盖有一排平房,住着一部分伪军和警察,另两面则砌有围墙,房顶上也有哨兵建了工事,所以这大闫村的据点要让咱们打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所以咱们只能是围困他们!”

听许万喜这么一介绍,村干部和民兵们都挠起了头,感觉这事实在的难,屋里的空气顿时显得凝重起来,有几个烟瘾大的干部、民兵不自主地就把烟袋掏了出来。

许万喜望着大家道:“我说的这些还只是基本情况,而敌人在据点是如何居住、火力点如何分配咱们还是一点都不知道,所以大家更要多想想!”

许万喜这话一出,屋里变得更加压抑了,足足有一顿饭的时间没人吭声,就连平时有参谋之称的肖顺也皱着眉头不言语了。

又过了有一顿饭的时间,周淑芬突然笑起来道:“如果你们大家没什么办法,其他的村也没什么好主意,我倒有一个办法不知道成不成?!”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