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梯 第一章 第三节

小米粥之卷土重来 收藏 4 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0/


第二天早上,像所有的军营一样,六点钟起床号准时响起。寂静的军营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何书文起床赶快收拾好自己的内务,然后才拿上洗漱用品去水房洗漱。这就体现出新老兵之间的差别了,老兵都是先去洗漱然后才收拾内务的。而何书文他们这样刚从训练团出来的新兵,怕内务收拾不完受到批评,训练团的时候不少人是因为这个受到了批评或者惩罚。一般内务收拾到自己满意了看有时间了才去洗漱,如果内务收拾不好,洗漱时间又被耽误过去的话,只能不洗了。其实这也是为了新兵能够更快的适应部队生活,把自己的内务搞上去。老兵们收拾内务都已经得心应手了,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所以老兵都是先洗漱然后收拾内务的。早上起床的时候,如果你在部队的随便一个宿舍,即使不看军衔,从这点你也可以很快分辨出哪是老兵哪是新兵。

一切收拾停当以后就是开饭了。吃完饭要去外场,机务大队今天的安排是机械日。就是飞行几个飞行日以后对飞机的整个系统进行一次系统的检查。何书文当然也要跟着进场。新兵的业务带教不会专门安排时间,只能是跟着师傅工作,开始的时候给师傅打打下手。这样的机械日正好是何书文他们这样的刚加入机务部队的新兵的最好的学习机会。当然是在想学的情况下。

进场之前,中队都会集合进场人员安排一下今天的工作。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协调各个飞机之间保障车辆和工具的使用,防止现场的秩序混乱。这个时候,何书文也站在他们中队门前的队列里听他们中队长贺晓军讲话,不过好多专业的术语他都听不太懂。这更增加了他想学好的好奇心。

讲完以后,中队值班员带着队列进场。一般的机务部队都是坐专门的车进场,不过他们团的停机坪离他们宿舍很近,坐车实在没有那个必要。走路进去反而更方便了。走到他们的停机坪前的时候,由于飞机停的比较分散,队伍解散由各个机组分别带开。何书文和他的师傅王志军所在机组的机械师叫王小龙,是个比何书文早分到部队两年的干部。他师傅王志军是机械员。

开始工作了,何书文紧紧的跟着他师傅王志军,王志军在清点工具的时候说:“工具在开始工作之前一定要清点清楚,哪怕一块抹布或者一截保险丝都不能漏了。工作完的时候,这些东西也一定要清点清楚。少一样都不行,防止遗漏到飞机上。一定要记得每次清点工具都要按清单来,机务无小事!”对于这些何书文都比较清楚了,新兵训练团的时候强调过很多次。但是他师傅讲的时候他还是很认真的听着,不停的点头。清点完工具以后王志军把工具箱提到飞机旁边开始工作了,何书文这才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他所要维护的飞机。远处看的时候,飞机外形很优美,但是近处你能看到的绝对不是这样。能很清楚的看见铆钉以及要打开的口盖的印记。对于已经服役了几十年的飞机来说,保养的算是好的,这当中凝聚了多少机务官兵的心血和汗水,这个时候的何书文肯定是不清楚的。

王志军开始工作的时候,何书文紧紧的跟在他的后边。他做一项工作给何书文讲一项。何书文很认真的听着,听到不懂的地方的时候,就向王志军发问。王志军也细心的讲解,说实在的,王志军也喜欢这个老实质朴的徒弟。以前带徒弟的时候,徒弟不是不好好学,就是嫌这个工作太辛苦天天抱怨。不过他并没有把这种喜欢表现出来,因为现在毕竟时间很短,谁知道将来他是否能坚持下去,能把这个东西学好。甘于吃这个苦,甘于承受这个寂寞。

很快到了午饭时间,午饭一般都不回去饭堂吃了,直接就在停机坪吃。由炊事班把饭直接送到外场,每个人一个盒饭,什么菜都混放在一起。很多人拿到饭之后一看就说:“操!今天又是这个卫生纸卷大便!”其实他们所说的卫生纸卷大便就是豆腐皮包的肉馅,一种吃着还不错的东西。但是好多人都吃厌了,所以才有个这么恶心的名字。不过何书文倒是喜欢这个菜,因为有肉。他在家里的时候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吃上肉,平时根本见不到肉星。他不管别人怎么说,只管自己吃的有滋有味的,吃饭的时候,他那个老乡周礼军和他挨着。看着他喜欢吃这个,就把自己的也夹给他吃。他不停的说:“谢谢……”。“客气什么?老乡噻!多吃点,吃饱了好干活,不想家。”周礼军真诚的说道。边上有个人就起哄说道:“军儿,你是不喜欢吃才给人家的吧?下次吃大排的时候给阿!”

“你把你的给我,看我喜欢吃不?”周礼军回敬到

说着,那个起哄的战士就把大排夹给周礼军,周礼军夹起来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这样何书文对周礼军的感激多了几分,至少他也是喜欢吃的,为了照顾自己才给自己的,而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

“书文,别管他们,他们是开玩笑呢。好好吃饭,今天跟师傅学的怎么样?”

“我好多东西都不懂”

“不懂没关系,好好学就行了,其实也就那么多活。慢慢的就学会了。”

何书文边朝嘴里扒米饭边点头,这个时候他的师傅王志军端着饭盒过来了。“怎么样?书文,这个活辛苦吧?”

“不辛苦,我在家的时候帮家里干活比这个累多了。”

“恩,不懂的就问,我不会了咱们一起去问别人。”

“好的,师傅”

这个时候何书文看见他新兵训练团的两个战友王利和张勇在那边跟老战士聊得很开心。他很羡慕,但是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去跟别人聊起来。他觉得自己见识很少,别人说的他都不知道。刚走出大山的他,对这里的一切都是新奇的,新兵训练团半年的日子是完全封闭的,从根本上来说跟生活在大山里没有什么区别。

吃完饭何书文到处找水洗饭盒,在新兵连碗都是自己洗的,在这里的饭堂也是这样。见他拿着饭盒到处走的时候,王利叫住他:“何书文,你干什么?”

“我洗洗饭盒。”

“傻×,饭盒不用洗,直接放在回收的那个篮子里就行了,炊事班回去会洗的。”

“哦!”听到王利说他傻×他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去做,只能选择沉默。其实何书文并不知道,在部队里这样说人是很平常的,只不过他一个淳朴的山里孩子觉得这是在骂人,别人都不以为意的。王利也是最近这几天看老兵们这么说才这么说的,只不过他不敢跟那些老兵说,只有抓着这个机会说同是新兵的何书文了。

饭盒交回去以后,何书文又回到飞机旁边,他的师傅已经开始忙活上了。何书文默默的跟在师傅后边,看着师傅如何做。王志军也不时的告诉他做这个工作的时候该做些什么。这对都相对沉默的师徒给人的感觉就是都在埋头干活。连他们中队长贺晓军拿着对讲机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他们都不知道,看到何书文如此专注的跟着师傅,中队长朝旁边的司马分队长点点头一起走开了。

午后的温度是很高的,尤其是在这个地处长江以南的城市里,地表温度甚至可以达到四十多度到五十度。而且这正是七月的天,好多其他专业的人做完工作以后都躲在飞机机翼下边乘凉,机械专业的工作尚未完成,何书文仍然紧紧的跟在他师傅的身后,他们师徒二人的工作服背上都湿透了一大片。

下午四点钟的时候,机械专业也完成了一天的工作。下面就等待中队干部检查飞机,确定飞机状况良好以后可以收班回去了。王志军开始清点工具,不过这个时候王志军对何书文耍了个小小的心眼,把一把解刀藏在自己口袋里,让何书文清点工具。何书文清点完以后对王志军说:“师傅,少了一把解刀。”

“什么样的解刀?一字的还是十字的?”

“是把一字解刀。”

听到这里,王志军把解刀从自己的口袋里拿了出来,说:“你很细心,机务工作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细心,来不得一点马虎。”

何书文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收拾工具。王志军此时脸上露出了赞许的笑容。他对他这个徒弟是越来越满意了。

收班回去以后,大家都把工作服一脱,端起盆子就朝水房冲去。一天出了不少汗,都要洗一洗,不然晚饭是吃不下去的。何书文并没有像其他的战士那样脱得只剩一条小内裤就冲水房去了,他还是有些腼腆,穿着裤子换上拖鞋拿着盆子去水房。水房里看见他新兵团的战友王利和张勇,俩人也像老兵一样穿小内裤冲进来的。看见何书文进来,就问:“何书文,今天怎么样?”

“还好。”

“累死我了,从来没有这么累过”说话的是王利。

何书文并没有接他的话,自己脱下衣服,开始洗澡。张勇说:“何书文,干什么穿这么整齐来水房阿,反正没有人看,直接穿裤头来不就行了,反正没人看!”

“我习惯了”

这时候一个老兵,何书文不认识,也说道:“就是,不要那么麻烦,你在这里生活久了久知道了,不要这么拘束,都是大老爷们,谁不知道谁阿。”

说到这里的时候,水房的洗澡的人都纷纷说“就是,就是,咱们这里什么都缺,就他妈不缺老爷们。没人看诺!”

何书文冲说话的老兵笑笑,继续洗澡。

晚饭后,何书文趁空闲时间把今天学的东西很细心的记录到他从新兵训练团带来的笔记本上。这个时候房间就他一个人,其他的人都去看电视去了。他师傅王志军进来看见何书文在写东西,悄悄的走到跟前看看写什么,看清楚了之后又悄悄的退出去。脸上带着笑容。并没有打扰正全神贯注写东西的何书文。

到了晚上熄灯的时候,何书文已经把今天学到的东西差不多都记下来了。他觉得这一天收获很大,对于将要从事的工作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认识,但是这个认识并不是很清晰,他觉得自己还有更多的东西要学……


PS:昨天下午敲了两千多字以后,突然停电。当时崩溃……我是在网吧,停电了东西就全没有。所以昨天没有更新,今天更新两节。这个事情教育我们,发稿之前一定要存稿阿!现在我都是先在笔记本上打好,然后传上来,教训深刻阿。以后每天更新一节,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大家拿砖头拍我好了……我只想真实的写出一个人或者说是一群人的生活状态,可能文字功底有限,希望大家谅解。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