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兄弟 第二章 血战高地 第十二章 死亡

林度 收藏 0 26
导读:战火兄弟 第二章 血战高地 第十二章 死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5/


十几枚滋滋作响,冒着白烟的手榴弹砸过来,虽然在黑夜但一直就紧盯着这边的越军,单从白烟就能明白这些东西是什么了?忙缩回身子。十几声猛烈爆炸的同时,二排的压制火力再次响起,轻重武器一起向着东西两侧的堑壕之敌扑去。

不用王一光再发出什么命令了,爆炸过后,所有人都冲了上去,司南还是冲在第一个,赵小柱一站起身子,就被王一光重重的推了一把,重又摔倒边上。王一光也是见他现在的情绪太过激动,出于好心故意这么做的!

赵铁柱从弹坑里站了起来,喊道:“都他妈的别趴着了,冲啊!快!快!”

赵小柱可不领王一光的情,很是不解的看瞪了王一光背影一眼,一翻身重又站起身来。赵铁柱与他本就只隔着三四米远,王一光的动作他全看在眼里,伸出手去想拉住赵小柱,琢磨着要不要学学王一光,可是伸出的手却抓了个空,赵小柱已经冲了上去。

“臭小子!!”赵铁柱轻笑了声,赶紧跟上。

司南第一个跳进堑壕,刚一落地就听到右边传来几声叽哩哇啦的喊叫声,慌忙转过身来,额头却被一硬物击中,顾不得去揉揉伤处的疼痛,猛得扣动板机,手里的枪响了!原来是一个刚才被手榴弹的爆炸声震的发晕的越兵,蹲在沟里,听到我方战士的喊杀声,慌忙想找到刚才不知道被自己扔到哪里的枪,因是夜黑,再加思维还未清醒,在身边摸了一圈,却硬是没摸到,此时司南刚好跳了进来,慌乱间只能拿起手边的一块石头,大喊着砸了过去,人也跟着扑向司南。但却被司南射出的子弹在身体上打穿了几个血洞,扑倒在司南身前。

司南被石头砸得头晕,额头上的疼痛,让他的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看着越兵倒地,忙用拿枪的手撑在沟壁,一手用力的揉着痛处。

“谁他妈的乱开枪,打中我啦!王八蛋!”

前面沟里传来的一声喊骂,让司南睁开了眼晴,惊愕的看着喊话的人,两行眼泪还是挂了下来!原来他射出的几发子弹虽全打中越兵,但56式枪弹的巨大穿透力,让子弹穿过越兵的身体,其中一发击中了刚好跳进沟里的一名战士,还好只是在他手臂上划开一道口子。所以才喊骂一句。等他看见司南一脸痛苦的样子,脸已经有些变了形,嘴半开着,嘴角向下弯曲,咧向两边,一手撑在边上,一手还按住额头,眯着眼注视着他。本想再骂上一句,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只嘣出一个“操!!”如果他能看见司南脸上的两行“热泪”,估计会把这个都省了!

赵铁柱跟着赵小柱跳进壕沟,一串子弹从上方二线堑壕之间的短壕沟里射出,赶紧蹲下,后背贴紧内侧沟壁,但一名跟着他们身后的正想跳进沟里的战士被击中,身体从沟沿上跌落下来,直直的朝赵铁柱压来,赵铁柱慌忙用手将他接住,拉进沟壁内侧,按住他腹部的手已是一片粘稠,战士的喉咙里好像咽着什么一样,不断的抽噎,一股热血从嘴里喷涌而出,两眼已是越来越无神。

“卫生员!!”赵铁柱喊了一声,看了眼壕沟的左侧,发现赵小柱已不见了踪影,这时候他已无暇多顾,用手按住战士的腹部安慰着说道:“嗨!嗨!坚持住!兄弟!卫生员马上就来!你不会有事的,放心!”

随着身体的每一次抽搐,战士嘴里不停的涌出鲜血,似乎是想要对赵铁柱说些什么,可嘴唇动了几下,喉咙里的话语被血咽住,鲜血呛进气管,随着几声闷在胸腔里的咳嗽声,可能他也明白他是不可能把话说出了,停止了努力。嘴角轻轻上扬,带出点微笑,眼神离开赵铁柱,看向夜空里!!!

“嗨!嗨!。。。。兄弟!。。。。兄弟。。。你没事的!醒醒啊!。。。妈的你醒醒啊。。。。。!!”赵铁柱拼命的摇晃着已经停止了抽动的战士。看着几米远的战友被敌人的子弹击中,跟战友在自己怀里死去,而且手能触摸到他汩汩流出的热血,原来心灵上的冲击会是这么不同!猛然的悲痛,让赵铁柱不断抬高的喊叫声,带着凄历的哽咽!

“卫生员!!”赵铁柱大喊着,仰着头看向黑沉沉的夜空,在那里寻找着战士没说出的遗言!

卫生员从西侧壕沟里猫着腰冲了过来,蹲下身子,已经不用他费什么功夫,就能明白战士已经牺牲,颓丧的用手合上战士看向天空的眼睛,冲着赵铁柱摇了摇头,看赵铁柱的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夜空,没有反应!

“把他给我吧!”卫生员说着轻轻的去把战士的遗体从赵铁柱的怀里抱过来,就像是害怕吵醒熟睡的孩子般。

卫生员的话和举动,让赵铁柱把视线移了回来,看了一眼战士,伸出手去想帮战士把内翻的衣领上的红领章理正,才发现自己的手已被鲜血染红,把手缩了回来!叹了口气,拿起边上的枪,搀扶着沟壁站起身,向左侧赵小柱消失的地方跑去。

周围已是一片喊杀声、枪声、惨叫声!这时再也没有什么二线三线堑壕可言,整个山头已变成一个混乱的杀戮场!自从冲入二线堑壕,我方的30多名战士,就通过交通沟和坑道,向着最后一道堑壕发展,后面的二排战士还在不断的填入进来!

赵小柱向着左侧跑去,他的思想已经变的很单一,那就是拼命向前冲,直到碰到一个活着的越兵为止。跑了没多远就跟一个刚从坑道里钻出的越兵撞到了一起,两人双双跌倒在地,脚顶着脚,赵小柱手里的枪也被撞落。看清对方时,两人都是愣了一下,但马上就反应过来!赵小柱没时间去找枪了,顺手抓起一把泥土撒了过去,人也跟着扑上去,死死的压住越兵。

“呯呯。。。。。。”

越兵手里的枪响了,被赵小柱横压在胸前的枪,喷吐着火舌,成串的子弹扫在两人边上的沟壁上,两人几乎都只认准了一件事,赵小柱是死死的压住越兵,并用手抠住越兵的喉咙,越兵则是扣动板机的手指不松开,希望能击中赵小柱,一时间两人周围祢漫着枪口腾起的烟雾和飞溅的泥尘,还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杀气!

两三秒间,越兵枪里的子弹就被扫光,赵小柱也感觉到了,一直贴着的身体,猛的拱起,重心都往手臂上压去,用力的掐住越兵喉咙。越兵几次想要伸出手去掐住赵小柱的脖子,都被撑开手肘的赵小柱挡住,而用不上力。窒息的慌乱间,抓到一块石头,就往赵小柱耳朵的耳朵砸去。

“啊!!!”

赵小柱触电般的大喊一声,两根压住越兵喉结的拇指,猛的用力,将喉结生生的压陷进去!越兵抬起想要再砸一次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手里的石块也跟着从掌中滚落一旁,圆瞪着双眼的头,往边上一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