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0/


在何书文他们这批新战士分到部队的时候,除了给他们每个人指定一个师傅以及进行例行的教育之外,新兵的欢迎仪式是少不了的。这样一个欢迎仪式你说是形式也好说没必要也罢,但是确实是这样一个仪式才能让新兵迅速的融入这个集体。何书文他们的欢迎仪式很简单,就是他们那个分队,机械分队以分队会的形式进行的。一般的空军机务中队都是以专业分分队的。一个分队就是一个专业。由于何书文学习的是机械专业,他也理所当然的分配到了机械分队。

机械分队的欢迎仪式上,暂且就称为一个欢迎仪式吧。分队长司马群主持了分队会议,其实一个分队也就那么多的人,说主持有点不太恰当。会上司马分队长首先对新兵的到来表示欢迎,这是例行公事了,每年都要说这些话的,这对他这个老分队长来说,驾轻就熟的事情了。然后要新兵们作下自我介绍。何书文他们这批分到同一中队同一个分队的就三个人,王利,张勇和他。王利和张勇都是城市兵,这种自我介绍对他们来说是小菜一碟,很快就介绍完了,而且还能让大家基本知道他们的一些情况。轮到何书文的时候,何书文站起来用他那口四川话说:“我叫何书文……”然后就僵在那里了,半是紧张,半是腼腆。其实这情况在新兵训练团就经历过一次了。那次的情况到现在都让何书文记忆犹新,他那口吭吭巴巴的四川话引起了新兵们的满堂哄笑。现在这个情况又像当初那样,但是与那次不同的是,没有人笑他。他不敢抬头看。就那么尴尬的站在那里。这个时候,他的分队长司马群替他解了围:“坐吧,小何,跟大家熟悉了就好了。我来替小何介绍一下,小何是四川人,业务很厉害哦。新兵训练团的业务技能竞赛第一名。我们机械分队又多了个好苗子。”大家满含赞许的朝何书文看去。何书文坐下以后,对他的分队长充满感激。因为他没再因为他的自我介绍受到嘲笑。那种心情只有何书文这样经历过嘲笑的人才能体会。

接下来,分队长让大家都向新兵作了自我介绍,何书文听到了熟悉的四川口音。虽然是普通话,但是四川口音在他这个四川人听来一下就能听出来。久别的乡音对何书文来说也是一种慰籍。离家半年的他,想家是必然的。尤其是刚来到一个新的环境,这种思乡的情绪更加浓了。听到四川口音的那会,他又想起了他的家乡,那个山村,还有那些说着四川话的可爱的人们。大家都作完自我介绍的时候,然后分队长让大家互相熟悉一下,腼腆的何书文并没有主动去跟别人聊天。同批的王利和张勇倒是和那些老同志很谈得来。何书文在这次分队的欢迎会上有个最大的感触就是部队和他的训练团到底是不一样的。这里的干部和战士之间完全是一种非常融洽的关系,不是那种官兵分得很清楚的那种。战士甚至在跟干部开一些玩笑。而干部完全没有生气的表现。这在新兵训练团是不可想象的,在新兵训练团,干部虽然有时候也会关心这些战士,但是干部给人的感觉就是高不可攀的。这里的干部不是这样。

分队会结束以后,何书文回到了他的宿舍。他住的是八人一间的战士房间。和他的师傅王志军一个房间。其他的六个人何书文都不是太熟悉,何书文统一管他们叫班长。部队都是这个规矩,新兵都要叫老兵叫班长。毕竟他刚来不久,对他们不太熟悉。所以进房间之后何书文只是冲他师傅王志军笑笑然后走到他床前找出他在新兵训练团发的那本《机械构造》看起来。一方面他是爱学习,另一方面,它是对自己所要从事的工作心里没底。作为一个纯朴的山里孩子,他觉得自己能去维护上千万的国家财产,尤其是昨天师傅王志军带他看那些标语牌讲的那些话,他觉得自己更应该好好的学下去。就在他全身贯注的看书的时候,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四川话:“看书呢?你是四川哪里的?”

何书文抬头看见是他们房间的一个老兵,马上站起来回答到:“班长,我是阿坝州的。”

“坐嘛,坐嘛。我是凉山州的。我们是老乡哦。我叫周礼军,你叫我军儿或者周军好了。不要班长班长的叫哦”

“是!班长。”新兵训练团受到的教育让何书文不由自主的又叫出了班长的称呼。

“看看,又叫班长,说了叫军嘛,要不你叫我师兄吧?你师傅也是我师傅啊,按理说我就是你师兄呢。你看你,坐下吧,在自己宿舍里,这样累不累阿?以后不要动不动就站了。”

“好的师兄。”何书文拘谨的坐下,放下书的两手没地方放,就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你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就好了,刚来可能有点不习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跟我说好了。”

“对啊,军儿也是我徒弟,就是你的师兄。有什么找我们好了。”他的师傅王志军这个时候接上来说了。

“找我们谁都行,都是兄弟嘛,俩军儿,是吧?”说话的是他们房间另一个老志愿兵。

这个时候,大家你围上来了,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来。何书文依然是保持那个姿势拘谨的坐在那里,不过他很羡慕他们这样的气氛,这个也跟他们新兵训练团不一样。虽然他腼腆,但是他的内心其实还是相当渴望与人交流的。在新兵训练团的时候,新兵们都跟那些他们熟悉的人聊天,从来没有人主动与何书文打招呼。现在这个场面让何书文觉得很温馨。战士们聊天聊起来就没边儿了,什么国际形势,什么明星的典故啦。何书文听着这些觉得都新鲜,他甚至不知道刘德华,他们谈的那些对他来说都是那么新鲜。听着听着,他就逐渐的放松了他那端正的坐姿。

正在战士们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何书文听到一个他很熟悉的声音:“书文在这里还习惯吧?”说话的是他们的分队长司马群。战士们听到这个声音也停下了谈话。

何书文一看是分队长,马上站起来,低低的叫了一声“起立”。那个声音只有他能听到。

“坐坐,不要站着,你看看别人都不起立的。我们天天一起,我要是来一次你起立一次你不嫌累我都不好意思来了。”说着,分队长直接就挤在王志军的床上坐下了。

何书文也只好拘谨的坐下,手依然还是放在膝盖上。

“怎么样,这里跟你们新兵训练团不太一样,生活得还习惯吧?”分队长又把刚才的话问一遍。

“挺好的。”何书文低低的回答道。

“没事的,不要那么紧张,我们以后还要天天一起干活呢。都是兄弟,时间长了你就习惯了,你看看你们屋的这些老家伙们,现在见了我还不是随便的很。”

“换了工作服干的都是一样的活嘛,这可是分队长你一直说的。”一个三年兵说道。

“就是嘛,干的都是一样的活嘛。”

听到这些,何书文感觉上有些放松,拘谨的笑了一下,但是还是保持着端正的坐姿。何书文看着分队长,觉得很亲切,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分队会上分队长给他解围。人有时候对一个人有好感就是这么简单。

司马分队长很快和这些战士们聊开了,看来他们平时一定很熟悉。何书文很羡慕他们能这样无拘无束的聊天。自己也想这样,但是就是张不开嘴。他觉得在这点是他比王利和张勇比起来差远了。

就在何书文满含羡慕的看着他们聊天的时候,听到一声响亮的“起立!”新兵训练团的训练,让他几乎是完全本能的站立起来。然后才看到走进来两个军官,这两个何书文认识,是他们中队的中队长和指导员。在新兵进入中队进行教育的时候认识的。一般中队干部进房间的时候,大家都习惯叫起立的。毕竟不同于分队的干部,作为一个中队的管理者,有些时候,在战士心中感觉还是有点高的。所以战士们还是保持着一种带有距离的尊敬。

“这个房间住的新战士是何书文吧?”开口说话的是指导员

大家让开一条缝,何书文就通过人群留出的这个缝出现在指导员的面前。

“是,指导员。”何书文低声的答道。

“何书文可是新兵训练团的业务尖子,技能竞赛第一名。”中队长介绍道。

“坐,大家都坐吧,我们随便聊聊”指导员说着就在司马队长坐的王志军的床上坐下,中队长也挤在那床上坐下了。

大家都分别找个床坐着,何书文依然还是坐在自己的床上,屁股只有半边搭在床上。手放在膝盖上,身体稍微前倾。

“何书文在中队还习惯吗?”指导员问道

“挺好的”何书文还是那句回答司马队长的话,他当时也想不出其它的话了。

“有什么要求的话就跟你们司马队长说,或者找我跟中队长都可以。”

何书文幅度很小,但是很频繁的点头。同时不敢直接去看指导员,目光一直在膝盖上的手上。

“何书文可是业务尖子阿,司马队长,好好培养。”

“呵呵,那是当然,在我们分队那肯定会更好。”

“家里还有什么人啊?”中队长问,其实这些情况中队长都很清楚,只是为了缓解何书文的紧张情绪,才找些话题闲聊。

“爸,妈”何书文的回答很是简单。

“还是独生子女阿,部队很辛苦哦,还适应吧?”

“不辛苦,能学习,吃得又好”

“呵呵,爱学习,能吃就是好战士!”

慢慢的何书文不太紧张了,中队长指导员又和他聊了一些,然后和司马队长以及战士们聊了一会儿。指导员站起来说:“好,大家聊聊,多熟悉一下。我和中队长再去其它分队看看。”

大家站起来把中队长和指导员送出房间,司马队长也要去分队的另外一个房间看看,送走了三个干部之后,大家又七嘴八舌的聊起来了。大家看到何书文也想起了自己在训练团的时候怎么样,又回忆起来新兵训练团的日子了。谈起了新兵训练团的日子,大家说什么的都有,有说辛苦的,有说自己当时怎么怎么样的。这是大家共同的记忆,说起来的时候也是最能引起共鸣的地方。何书文发现这些老兵们的训练团的日子有的跟自己差不多,心里对他们的亲近感就多了几分。

聊着聊着时间过得很快,洗漱哨响起来了,大家纷纷拿东西去洗漱。洗漱完以后,都准备上床睡觉了,何书文早早的钻进被窝,熄灯号响起的时候,整个军营都静了下来。灯陆续熄了,军营变成了一片漆黑。

何书文躺在床上,回忆今天晚上的分队欢迎会以及后来的聊天。自己对部队有个初步的模糊的认识,虽然这个认识不是很清晰,但是这个纯朴的山里孩子还是喜欢上了这个环境,和这些战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