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无双

爱国军阀 收藏 0 27
导读:寻找无双

(一)

浪漫主义者总是生活在别处。

----米兰.昆德拉


浪漫主义者总是生活在别处。这句话的意思是:假如你是一个浪漫主义者,那么你梦想中的世界,从来就不是目前的这个。


按照这个解释:从1908到2005,从吉奥瓦尼到莫拉蒂,从梅阿查北看台到杜里尼大街24号,我们这些蓝黑球迷都是不折不扣的浪漫主义者。


六年前维耶里说:地狱,这里就是一个地狱。他说完这话后在这里呆了六年,把生命中最光辉最灿烂最年富力强的岁月都留在了这里;巴乔在《天门》里说:蓝如晴空,暗似深夜!这可以看成是一种抱怨。但他在《梦想之后》里表达的却是自己的祝福:希望现在是最公正的年代,为了莫拉蒂和蓝黑军团的球迷们!


我一直在想维耶里留下来的理由,这个当时的世界头号中锋,是怎样看破了岁月的磨蚀奖杯的诱惑还有人事变幻沧海桑田的种种变迁六年如一日的艰苦守望。


有时我觉得这就是浪漫,当发生在这个被称作“足球娼妓”的男人身上,发生在16年无冠的蓝黑军团这里,这就是一种浪漫。而且比起根正苗红的更衣室骑士马尔蒂尼的所谓忠诚,比起罗马王子三天两头的对俱乐部的敲打,这显得尤为真实可敬!


我也一直在想巴乔所说的“公正年代”。请注意,他呼唤的是公正,而不是冠军。是不是他也认为,国际米兰需要的只是一个公正的年代,而不是被祝福的冠军?


我有个朋友说,莫拉蒂不是疯子就是傻子。他认为,只有傻子才会拿着自己独立的电视转播合同去呼吁联赛一统,只有疯子才会在不停投入一无所获连某些球迷都造反的情况下仍然坚持留守。末了他还加上一句:这么有钱,干点什么不好?是啊,干点什么不好,干吗要死守着国际米兰。他会这么说,是因为他既没听过“SOLO INTER”,也不懂得有些人的责任与梦想,不懂得浪漫。


浪漫主义者总是生活在别处!所以杨过总是生活在终南山后活死人墓;福利斯.甘总是生活在有珍妮的绿荫镇;巴乔总是生活在1994的美国玫瑰碗;莫拉蒂总是生活在“独一无二的国际米兰”。


从“大国际米兰”时代的辉煌背影中走出,在一个公正的年代以最纯洁的本能去夺取公正的冠军。这就是梦想中独一无二的国际米兰,这就是寻找无双!


(二)

学生:要变成一位军事指挥官,需要多长的时间?

老师:十年。

学生:如果我付出双倍的努力,每节课都不缺席,每天都坚持练习的话呢?

老师:二十年。

----弗洛伊德



关于选择蓝黑两色的起因,我听到过的有两个版本:创始人吉奥瓦尼是当时著名的艺术家,所以他的解释是:蓝色代表海洋,黑色代表夜晚。而《米兰日报》的主编却说:因为 AC米兰的红黑两色代表的是魔鬼和地狱,所以国际米兰选择了象征天堂和宁静的蓝黑。


如果说前一种说法源起于浪漫,那后一种说法就象征着抗争。浪漫与抗争交织在一起,就组成了今天国际米兰的主旋律。请注意,我说的是今天的国际米兰。如果从历史书上去找,更多时间只是我们和尤文的对抗,米兰只能柔弱的抗争我们。当然,我不得不说很遗憾,就连这样的抗争,有两个赛季我们也找不到!


浪漫是艺术家定下的蓝黑色基调,抗争则是属于岁月浮沉中不能不去直面的历史和现实。在一度我曾经憎恨过尤文,是因为它一些赤裸裸的黑幕,但了解了它的历史之后,反而觉得斑马多少应算是一个可敬的对手。


95年如日中天的巴乔准备离开尤文时,阿捏利找到他说:莫拉蒂是我的朋友,你觉得怎样?虽然最终巴乔因为个性中的骄傲不肯接受安排而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但阿捏利的气魄和心胸,的确值得佩服----将巴乔给正重建的国际米兰,代表着他希望曾经的国家德比对手重新强大起来---这点让我感受到了尤文老妇人的风范---尽管我们最接近冠军的几次都是被他们破坏的----但如果一支球队如果连所有黑幕都能被赤裸裸的揭开,至少证明它并不是象传说中的那么强势。


佛祖有云:被盖着的腐烂,被揭开的不腐烂。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很好理解:如果一个人干了一点小坏事就被揪出来,那很显然,他不是BOSS----相信你也玩过一些RPG吧?----哪个BOSS能这样气焰嚣张但却没权没势没办法收获最大的利益(口碑绝对是最大的利益的一种)一招就给你K死?所以BOSS另有其人,这几乎是肯定的。


让我们来想想看,当一个足球圈的最后一关的大BOSS有些什么充分必要条件:能控制舆论大导向是肯定的,不然怎么做BOSS;能控制某些球队的利益也是需要的,否则媒体不闹总有别人闹;能控制球员买卖也是需要的,有时候转会市场的竞争比球场上更重要;或者再加上要一些球队光荣传统,比如打打假球啊降降级啊踢不过人家就罢罢赛啊之类的……满足这些条件的并不多,其人谁属,几乎就是呼之欲出----职业联盟主席再加意大利总理,双剑合壁在足球届就如同斗地主中的大小王:通杀!


三年前我们发行了新队歌:PAZZA INTER---疯狂国际,节奏明快好听并且还上了流行歌曲榜。但是我想每一个资历老点的国际球迷说起队歌都仍然会提起:SOLO INTER---独一无二的国际米兰。这是因为其中两句歌词唱得实在太好,以至于大家都不忍就此放手不提:甲级联赛存在于我们的DNA中:我们从不偷窃冠军,也绝不会不降入乙级。


绝不偷窃冠军----哪怕拿不到冠军----这也是寻找无双的真实含义,否则,还叫什么无双?


(三)

希望现在是最公正的年代,为了莫拉蒂和蓝黑军团的球迷们!

----罗.巴乔


德比之后,有这样的一个问题一直在困绕着我:既然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承认坎比亚索的头球确实有效,为什么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国际米兰喊上哪怕是一句冤枉!我所看到关于这场比赛最善良的评论是:宿命----好象谁生来就是为了接受误判一样!


或者你要告诉我:20分钟不够打进三个球!那先去问问尤文,10分钟够不够被进两个,再问问桑普,7分钟够不够你丢三个。都忘了是吗?那再去问问帕尔马,问问卡利亚里……这个国际米兰只要一闻到进球的气味是不是就能象鲨鱼见了血,曾经多少次的让你们把眼镜摔碎把喉咙喊破!当奇迹不止一次的发生就不被称之为奇迹而是习惯性的某种可能!凭什么,就说这个球算进也没用!凭什么,就抹杀这一次发生的可能?


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正直的人敢说上这样一句:公元2005年4月13日,国际米兰,死于昏哨!


我这样解释之后,你不费什么脑筋就能知道: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所谓的无双!


也没有人这样问上一句:为什么总是米兰人在逃避血检?即使有着这样鲜明的疑点:四个拒血检的球员三个出自米兰,还有一个是米兰租借在外!(这实在是太不符合媒体有缝就叮的习惯了)所以你只要想一想也能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没有无双:建立起一个“米兰实验室”,比起虚幻的寻找无双来得快速得多,简单得多,容易得多,效果也明显得多!


是不是足球社会的规则应该是这样的呢?谁的权势大,谁就做主。谁更伪善,谁可以笑得更好。要不然贝鲁斯科尼怎么可以在德比之后很公正的责成手下制定新规则,顺便把事情炒得更大更凶更黑暗;要不然欧足联为什么顺理成章的称要放弃调查舍瓦的恶意伤人而却将国米球员在烟花绚烂中的无为惩罚到底;要不然媒体怎么也在熙熙攘攘的热闹中高举公义的旗帜跟风痛呼耻辱理所当然的编排国际米兰输球又输人;要不然默克这个昏哨在引发这样的骚乱后不仅没有一丝愧疚反而有脸来作痛心状道貌岸然的叹口气:足球世界已没有乐趣!


没有乐趣?是的。如果乐趣是在还流着血的伤口上被捅出另一个窟窿后还要故作轻松微笑着说谢谢,如果乐趣就是结党营私只手遮天胡作非为后还要在公众面前用力挤出一脸媚笑,如果乐趣就是摆出一个乌龟阵后偶一伸头就标榜自己是世所难企及的攻势足球代表!


那么滚开吧!蓝黑军团从来就没有这么庸俗廉价的乐趣!


(四)


被盖着的东西腐烂,被揭开的东西不腐烂。

因此你们去发现那被盖着的,为的是它不腐烂。

----佛陀



一个社会,并不是含情脉脉的温泉水,而是一个冷冰冰运转着的机器。它所有的希望,就是想让人们都做这个机器上的永不生锈的螺丝钉。希望这个系统,永远的运做下去,一代两代直至千秋万代。


要是你如它所愿,按照它的规则,听凭他的摆布,那么,你或者会很成功,但却是个可怜可悲的人。要是你反抗它,希望自己的灵魂作主,那么,很明显,你将象莫拉蒂一样,做一个有些可笑但值得尊敬的伤心傻瓜!


常常听到米兰球迷一脸自豪的说“意大利总理”“神圣同盟”“职业联盟主席”,ETC……这就该算是所谓说话的艺术吧,虽然言简意赅,但却盛气逼人。


每到此时往往不甘,却苦于无法反驳,只能默默无语。当然,这都只能怪莫拉蒂没能争气的给我们长点脸:既不去选职业联盟主席来扒点灰,也没有个一起捉过蟋蟀掏过鸟蛋偷过西瓜的铁哥们叫作尤文图斯,更别提意大利总理了。微薄若此,寒贫若此,还能有什么可说?----难道夸耀我们跟紫百合亲如一家,还是讲曾经有个小兄弟叫罗马,又或者拿出意甲八穷造反幕后支柱的气派?


毕竟时过境已迁,今时早已不同往日了:森西家族已被招安,成了尤文大姐的裙下之臣;新佛罗伦萨的目的也达到,德拉瓦莱现在对加利亚尼比兄弟还亲热;昔年的八穷早被镇压,起义激情烟消云散;就连曾经冀望我们称王的拉齐奥,也改换门庭说与你不共戴天!


别傻了,国际米兰!别天真了,莫拉蒂!拿着一年几千万的电视转播合同去干点什么不好,没有裁判老阴你了没有明目张胆的坑你了就该还神作福老老实实安安静静的呆在墙角,偏要做滥好人欲为一群穷鬼出头:跟人掏自己心置他人腹,学人劫自己富济别人贫,看看现在吧,人家当你是凯子呢!


怪谁呢?森西还是德拉凯莱?谁不是在夹缝中挣扎求存,谁又不需要小心忐忑仰人鼻息。既然你没办法安排谁做裁判,既然你没可能操纵转会市场,既然你手下没有一个大一统的经纪公司,既然你缺一个翻手云覆手雨的御用媒体,你凭什么来怨别人立场不坚凭什么去说这个世界凉薄至此!


归根究底,不过就是一个利字使然!


如果还有疑问,那就去看看铺天盖地的媒体导向吧:偷的抢的伪善的才能晋级才叫完美才是无双(即使两场比赛全被你死压着打好机会几乎两位数进了的球给你吹出一个,既使你门前30米基本没被对方配合出有效机会人家依然就是欧洲最佳你依然就是扶不上墙,谁叫人家能装孙子偷袭成功而最后你输了呢?)。----成者既已为王,败者则只有沦为寇----输了之后装不了孙子吞不下那口气,你就没可能不戴着尖帽子被推到前台以供批判变成大反派。


认了吧!这就是个比谁更横更不顾道义更黑得下心拉得下脸伸得出手的世界,这就是一个比积分比净胜球比客场进球赢了就是上帝输了就狗S不如的年头!


现在你在说寻找无双?天大的笑话!


(五)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我们每个人都有点歇斯底里。

-----弗洛伊德


我曾经希望莫拉蒂撒手不管俱乐部,现在当然改变了想法----这是因为莫拉蒂虽没带给我们炫耀的资本,也绝不会教我们蒙羞----某种程度上来说,单纯的失败并不是羞耻,至少比起不择手段的奖杯显得更体面。


而且我仍记得他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的一切都是借来的,要时刻记着还给别人!随着年龄渐长,现在的我也能感受到这句话里的责任:不是莫拉蒂对国际米兰的责任,是莫拉蒂家族对社会的责任----这种责任心并不是单纯的体现在赈灾表演赛的电视直播节目中,更多的体现在俱乐部的作风中-----很明显,意大利总理那都没有!


我也曾经鄙视过北看台的BOYS们。但当德比之后,忽然发现曾经的抵触不满也随着漫天烟花一起烟消云散,某种程度上能和他们融为一体了。因为不管怎么样,北看台是国际米兰球迷坚定忠诚的力量,出于这点,达成共识并不很难。


虽然这并不意味我就能完全理解他们的心理状态,但是至少会明白他们投掷烟花的动机:比赛踢输了,我可以接受。而无缘无故吹掉我们反攻的进球,我肯定和北看台BOYS一样要抓狂要愤怒要怀恨在心,如果在现场受气氛感染,说不定也就会加入扔东西的行列中。


说这些不是想为北看台作什么辩解。因为不能要求非国际球迷跟我一样的去理解,何况我自己也是媒体工作者,明白墙倒众人推,本就是这行的大势所趋:所以听到诸如“足球流氓”“耻辱”此类的词我也不生气。但默克赛后的报告有点过头了,他说:怀疑赌博公司控制球迷破坏这场比赛。


在评价这位德国人之前,我想先申明一个一直的观点:裁判也是人。至少在欧洲冠军杯的比赛中,我是怀着善意去看待每一次误判,包括我们被吹掉的进球,尽管这后果很严重。但德国人赛后的报告让一切有了变化:有什么道理什么证据把这样大的一顶帽子扣给北看台呢?每一个真正的蓝黑球迷在博彩的时候恐怕都会填同样一个结果----不管即将面对的是哪支球队!----何况是米兰德比!何况是BOYS们!


所以我只能说:在德国赌球裁判案的大背景下,他在这次误判后的主动出击,很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说得轻松点,也是为掩饰错误而哗众取宠。联想起穆里尼奥被禁赛后才被查看的当值裁判报告,忽然发现原以为公正的欧足联,也并非是那样的无懈可击。


德比之后大家一拥而上去批判的场景很容易就让我联想到了射雕里裘千仞的一句话:没杀过人的,请上来杀我!当然,如果我辩解说:烟花很好看,所以应该投----那么这无疑是扯谈。事实上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承认:善,是一个很好的东西,甚至比别的什么都要好。但是如果是假装出来的,那就是伪善,比没有还坏。所以真小人永远比伪君子可爱,如果这个时间段内你找不到善,那么至少请别装出来,只是这样而已!


歇斯底里这个词,最早出自于古希腊文的“子宫”,所以我认为,它被形容为一种失控的混混噩噩的状态。这种状态大家都不陌生,很多年前当你还象小蝌蚪一样游着去竞争的时候有过(也许对此你已没印象了),但生活中相信你也有过某些类似的感受!所以举着鞭子的人不肯放下的人其实很应该先去想一想:


对比北看台,谁也不会比谁高尚多少!


(六)

我只就这两样东西,给你们启示:苦难,以及苦难的熄灭。

-----佛陀


制定一个遥远的目标去迈进从而实现,需要莫大的勇气和坚定的决心。而制定一个也许根本不存在的目标去不断进取,除了勇气决心之外----还需要一张厚脸皮----现在就有国际球迷这样形容莫拉蒂的坚持----出离了黑色的幽默,带着点绝望的讽刺。


有人呼唤改变,甚至想到了莫吉----传说中蓝黑军团的救世主----我想尤文蒂尼们会乐意听到这种话,但感情上和理智上,都让人很难接受。如果我说:我不在乎什么冠军不冠军的,我只要我们干干净净----那我就是个伪君子----事实上我和每一个国际球迷一样,为我们的每一场胜利雀跃每一场失败叹息每一个平局感到无奈并且惋惜;但我也同时会为莫拉蒂的每个旁人看来就如疯子傻子一样的决定而心潮澎湃。


因为寻找无双,就是寻找一份你自己纯真的梦想。我会把这个梦想铭记成我青春年代选择的见证和骄傲,我敢于把蓝黑色的围巾高举过顶头昂得高高的去毫无愧疚的面对每一个球迷哪怕是曾经6-0击败我们现在又让我们10场不胜的米兰球迷。失败怎样,一次再一次的失败又怎样,所有这些都磨灭不了属于蓝黑色的浪漫与抗争,梦想和希望。


但,就如每一个刚刚走进校园的学生们终有一天也会被社会彻底的磨合而作出痛苦的蜕变一样,也许有一天,我们的国际米兰我们的莫拉蒂(或者别的某个人----真不希望是这样)也会学着用最现实的眼神打量着四周的形势为自己做出不得不去做的改变(事实上法切蒂的上台就是一个信号----我说实话,我不喜欢他,管他是不是出自于很多人眼里神圣的“大国际米兰”)。那时候我们也会夺得冠军,更会有所成就,甚至会重新戴上“女皇”的皇冠站在欧洲之颠,那时候的我们也许就会象今天的米兰球迷一样对同城兄弟落井下石肆意嘲讽(我们与红黑之间的“壕沟”绝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变淡而只会越来越深,这是永远的不共戴天!),那时候我们依然会象今天一样为每一次蓝黑的胜利而欢呼失败而难受(不一样的也许只是现在我们眼里含满了泪水而那时候要疯狂的向世界呐喊)!


但也就象我们会永远记得那个在图书馆里递过纸条的女孩永远把属于自己的青葱岁月藏在心底里的最深处一样:未来某一天的同学球友或者别的什么同龄聚会的酒后我们仍然会绘声绘色的谈起今天的比赛今天的蓝黑,然后回家后挂着回忆里曾经有过的微笑带着几分醉意告诉我们自己的孩子:曾经的国际米兰,有一个独一无二的主席叫莫拉蒂,虽然他没获得什么冠军,但他有一个很伟大的梦想:寻找无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