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神爱地球 第五卷 强行改革 第八十二章 放走段王

lovekk520520 收藏 0 94
导读:逍遥神爱地球 第五卷 强行改革 第八十二章 放走段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4/


如果在以前的朝庭要改革、变法的话,必定有大批的人站出来反对,逼急了他们,他们什么都能干出来,尤其是皇族的外亲,以他们的反对这声最为严重,因为怎么说他们都以沾上皇家的边为荣,而且什么都不用干,终生的享有财富,人们见到他们都要行跪礼,宋朝时皇帝最信任的人除了贴身宦官,就是这些外亲了。

因为皇帝直系的男性亲属中,都有权继成皇位,其社会地位紧次于皇帝,所以,皇帝不敢给这些直系的亲属太高的权力,只有外亲,他们与皇位没有直接的连系,而且都是亲戚,所以让其外戚掌握着兵权,把持着朝政的皇帝不在少数,而这些人大多数在这几次事件中,表现的并不好,让我抓的抓,杀的杀,直接照成了朝中的反对势力基本上是让我连根拨起。


而现在朝堂之上的剩下的百官,外戚非常少,而直系王爷又没有多大的权力,所以说有很多大臣虽然也反对变法、改革,但是他们再也不敢把这些事摆在明面上和我对着干了。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在这次庭议中,将有可能出现新的内阁大臣们,所以,有些大臣很活跃,活动在由各个大臣们所组成的小集体之中,左右互相吹捧着,一张张笑脸总是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但是所有人内心是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


通过他们议论后,他们认为皇帝对改革是铁了心了,劝也没人敢劝,也只能跟着皇上的脚步走啦,但他们又不甘心这样就削弱了自己的权力和利益,所以他们基本上都达成了共识,对于朝政要“先立宪,缓变法,抓民生,后改革!”如果让他们先立宪,那一年半载是立不完的,皇上等急了,就把以前的宪法改改,再用上呗,必定法不责众嘛!但对于谁当领头的,那就要看谁倒霉了,谁也不会自己站出来领命的,那就只有靠皇上亲点了,点到谁,谁当头,到时各位大臣就不用面对皇帝了,只要面对立宪的领头大臣就行了,然后再用“拖”字决,拖到皇上发觉为止,到时皇上处罚他,大家在一起帮他说几句好话。


不过,谁都不知道皇上会不会听他们的,反正是议论好了,皇上怎么问,就是这句话。他们的理由是:“饭都要一口一口的吃,这样才能消化的好,所以,改革要一点一点的来,不能操之过急,稳妥才能不激起民变,乱了朝纲!”


而他们这些话却没有告诉那些由宰相章惇领头的新党大臣们,其实新党的大臣们现在也不知道改革要从何处入手,也觉得应该先立出新宪法来,大体的法规出来了,人们才好执行。所以说,先立宪就成了在朝所有大臣们的共识。


但是,等我一开口时,却是让这些从新站好的大臣们都是一楞,因为我并没有问他们议得怎么样?而是宣旨招见大理王爷段正淳上殿,让他们准备的说词都给憋回肚子里去了。


过了一会,一直在大殿外等侯的段正淳,快步走进殿里来,跪在门口,三呼万岁。


我坐在龙椅上淡淡的说道:“平身……!”等他起来并向前走了几步后,我又问道:“段正淳你为何来我大宋国都啊?”我并没有打算问他那天在街上抢着出风头的事,只是和他闲聊聊,然后放他出宫,毕竟他还没搞定的情人秦红棉都让我给抢来了,还治人家的罪,也太说不过去啊!到时侯在秦红棉那里也不好交待。


段正淳回道:“启禀皇上,臣国虽是小国,但臣国一直是大宋的属国,对大宋是兄弟之邦,而臣又一直向往着大宋的繁荣,所以携妻来大宋游玩的,哪成想到,才游玩到东京就犯了事,还惹得皇上不高兴,一切都是微臣的错,皇上要治罪,就治微臣的罪吧!”


我点了点头,心道:“他还挺干脆,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认了!你也不想想,我要是想治你的罪还等到现在和你说这么多废话吗?”不过,我还是转换着话题,淡淡的说道:“段正淳,朕让你一人住在偏殿中,可还住得惯?用不用朕在皇宫外给你置办一处宅子?”


段正淳一楞,心道:“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就是住不惯也得说住得惯啊,大宋朝这位年轻的皇帝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说是要把我软禁在这里?成为大理在大宋的人质?这个皇上可真不好对付啊!”这些念头在脑中闪过后,他组织了一下自己要回的话,然后站在那里抱拳低头说道:“皇上,我大理国一直以来向大宋天朝称臣,进奉年贡一直不少,一直帮助着大宋抵抗西方的吐蕃诸部的侵扰,所以一直以来,大宋天朝和我大理国相处尤如手足,人民互通往来,虽然大理离宋朝的东京路途遥远,但我国吏节,年年来宋都朝拜皇上,而臣幼时也来过宋都,那时还是先皇神宗昭见的臣等,当时臣也住在宫里,先皇对为臣也非常痛爱,赏赐了不少宝物,所以,臣在宫里住得非常好,总有一种回到童年时光的感觉。”


他这是在告诉我,宋朝和大理国是兄弟之国,谁也离不开谁,两国不至于要有人质才能相处的,我也不用担心他们会暗地插我一杠子,而当年在神宗时期大理把他送来,神宗都没软禁他,又把他送了回去,这么多年过来了,宋朝和大理相安无事,互惠互利,边界上有同一个敌人,两国共同防守它,更不该自乱,让共同的敌人坐收渔翁之利,让别人有了可乘之机,通过这些来暗示我:“我是不应该软禁他的。”


其实,我还真没软禁他的意思,如果我要软禁他,那我的王语嫣还从哪来?我早就决定了,只要他的女儿王语嫣一出生,我就立刻把王语嫣抢来,我自己把也当表妹来养,绝不能让她认识段誉和慕容复这俩人,就是最终认识了,也对他们生不出任何感情来,王语嫣不是没武功吗?我教她修真!“嘿嘿!”想到这里,我不觉得嘿嘿的奸笑了起来,底下的大臣没听到,只是奇怪的看着我,而站在我边上的郝随听到了,不过,他可不敢在这种时候乱想,只是习惯的“咳!”了一声,把正在YY中的我唤醒。


我摸了摸鼻子,大声的对段正淳说道:“嗯,大理国与我大宋一向亲如兄弟,你回去后向大理皇帝禀报,就说……就说朕向兄弟问好!”我笑了笑,把想说的话又忍回肚子里,其实我要说的是:“我大宋天朝准备向吐蕃诸部用兵”这句话,但是我又想到:“这话和他说有什么用?他一个只想着投入江湖、玩儿女情仇的王爷,只要我不对大理用兵,大宋是好是坏他是不会管的。”所以我又把话改成问侯大理皇帝了。


段正淳连忙单膝跪了下来,用他那洪亮的声音说道:“谢皇上,臣一定把皇上的好意带到,大理世代都是大宋天朝的属国!”


我点了点头说道:“嗯,你可以下去了,对了,先等一下。”说完后我又向旁边手拿拂尘的郝随说道:“郝随!”正要起身的段正淳又连忙跪了回去。


郝随马上面向我低头回道:“奴在!”


我看了一眼段正淳,向郝随说道“赐段正淳白银百两,翡翠玉佩一块!”


郝随抱着着拂尘向我弯腰边行礼边说道:“尊旨!”然后用他那尖细的嗓子喊道:“赐大理段王爷白银百两,翡翠玉佩一块!”


段正淳马上高兴的说道:“谢皇上,愿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点了点头说道:“嗯,你同内侍下去领赏去吧!”


“尊旨!”段正淳行完礼后,站了起来弯腰倒退着出了大殿,随着一名宦官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