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神爱地球 第五卷 强行改革 第七十七章 禁兵兵变

lovekk520520 收藏 1 45
导读:逍遥神爱地球 第五卷 强行改革 第七十七章 禁兵兵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4/


正当围奸战紧张而又有序的进行时,原曹王越頵手下大将的几千亲卫终于按耐不住了。他们实在是没想到皇旁的天兵天将会有这么多,几十万的叛军就这么让他们给灭了,原本想在守城时把握机会为叛兵大军打开城门,里应外合的杀了陈黑虎兄弟几人,为大将军报仇;并逼迫皇帝让出皇位,另立新君,自己这些人也将是另开新朝的功臣,将来封王拜相也必定少不了自己的一份。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几十万叛兵大军会是这样的让人变成围奸之战,被人杀得血流成河,败得如此之快;而他们跟所有禁兵根本就没有守什么城,让号称是“教官”的皇帝天兵把他们带到这里来看这场像演戏一样的战斗。

其领兵偏将发呆的看着眼前这场屠杀的战役,时不时得将血红的双眼紧紧的盯向远处羽林偏将陈黑虎兄弟几人,仇恨让他迷失了对现在行势把握,忘记了眼前的百万皇帝天军围奸战和其使用的恐怖武器,心里暗道:“看来不能指望岐王的大军了,逼宫是不可能了,大将军的仇也只能靠自己这些人报了,皇帝的强大的军队现在都在眼前的战场上玩着捉“老鼠”,这里并没有太多的天兵天将,只有几千个强悍的教官分散在禁兵之中,机会就在眼前,一定要把握住,杀了陈黑虎他们为干爹报了大仇后,到时能跑就跑,跑不了也赚了!”。


他左手紧紧的握着腰上两把带红穗的宝剑剑鞘,转头看向身边一直楞楞注视着战场的几个脸色苍白的手下参将,手下的参将发现他们领兵偏将的眼睛看向自己这些人时,马上稳定了一下心神,坚定的看向自己大将军的干儿子。而注视着他们的偏将也叹了口气,向手下人使了个眼色,几名参将骑着马慢慢的向领兵偏将靠拢过来,偏将低头轻轻的说到:“各位将军,看来靠岐王的大军报大将军的仇是不可能了,现在只有咱们自己动手了,而过了这次的机会,以后被人打散建制后,再为大将军报仇可就更难了!”手下几名参将会意后,点了点头,马上向后面亲兵悄悄的传令去了;这个方阵慢慢的变成纵队,转身面向羽林军的阵营,在偏将的带领下开始从禁兵各方阵的空隙处通过,慢慢的靠向羽林军。


旁边方阵的禁兵奇怪的看着他们从自己方阵前经过,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他们并没有听到那些皇帝派来的身材高大的“教官”口令声,也没有听到有“教官”的质疑声,所以他们只是疑惑的看着这些眼前无令自动的禁兵,但是眼前的大战和现在没有监军的兵制让他们无暇管这些人,“可能是有什么命令让他们出阵吧!”。所有看到他们变阵的禁兵都在这么想,然后又转眼默默的看向前方坡下的战场。


带兵变阵,靠向羽林军,想杀陈黑虎几个兄弟的这名偏将名叫李家汇,从小就是一名孤儿,其人是大将军从小带到大的干儿子,大将军待其如己出,对其非常痛爱,亲自教习其武艺与兵略战阵,准备再过几年就让其与自己最痛爱的小女结成连理,并在其小的时侯就带其开始参加各种大大小小的战役,最终通过其勇武和战功升为禁兵偏将;而李家汇其身材高大、长相英武、束发武服、白甲白马,作战时头脑冷静,善把握战机,奇谋不断;手中子母双剑被他运用得神出鬼没,武艺非常高明,骑艺也很历害,颇有几分智将与武将之才,人送外号双剑云飞将,为人颇得手下兵士的爱戴和拥护,其手下的兵士也是百战悍勇之士。


上次兵变我没有最终除去他和他所带的大将军亲兵,还跟他和其手下士兵说了那么多的废话,主要是我想给他们这些悍勇之士一个机会,让他们能为我所用。而李家汇这种只要让人看一眼就让人印像深刻的职业将军,在大宋的这个时期并不多见,颇有几分三国时期的大将赵云之型。但是,看来他们并不想把握我给的这次机会,不想为我所用。


我在远处的空中远远的看着他们移向羽林的阵营,轻轻的说道:“看来你们真的想找死,那就不要怪我了。”说完后,双眼又转向远处的战场,再也没有看向这些禁兵。


刘政楠他们听到我的话后,一起疑惑的看向了禁兵,过了一会都轻轻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他们在空中看得真真切切。在这群禁兵外围早有分散的机器人教官大队在监视着他们,在他们靠向羽林军时,就开始悄悄的将他们围了起来。而李家汇骑在马上,仇恨的双眼紧盯着羽林军中骑着一匹黄马的陈黑虎和他身边的几个兄弟的背影,并没有注意到禁兵各队的教官早已分出人手向他们慢慢的围了过来。


正当他们紧握着武器,从侧后翼靠向羽林军的方阵,准备发起突然冲锋时,突然听到一句大喊响起:“站住!谁让你们乱动的?”这一声吓了他们和所有人一跳。羽林军兵士听到喊声,转过头来看向这里,突然发现一大队的禁兵面向自己在靠近着,他们又疑惑的看到一队教官向这里跑来,长期的训练让他们慢慢转身抬起武器,双眼紧盯着这些禁兵。


骑在马上的李家汇和手下兵士听到喊声同时一楞,然后转眼就看到一队几千人的皇帝派来的教官快速横插向自己和羽林军方阵的中间地带,面向他们排开阵势挡在羽林军侧翼前面,李家汇和手下几个参将又转头看向其它方向突然出现的教官,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这些人早已被人家发现了意图,并悄悄的被包围了起来。李家汇心里暗道:“遭了,让他们发现了。”他定了定自己的心神,大声的向前方的教官队说到:“我等受命领兵前去打扫战场。”边喊话边走,看看距离不太远了,咬了咬牙,还没等教官队的领队喊话,就毫不犹豫拨出腰中的宝剑,向前一挥对身后的官兵大声喊道:“冲!”


他说完“冲”字后,马上快速侧动心爱的战马让它加速跑起来,一手紧握着缰绳,一手持剑斜指地面,向挡在自己前面的教官队冲去;而他手下参将也带着骑马的亲卫高举着手中的武器,大声喊着:“杀!”字,也随他加速奔向教官队,所有的步兵也跑动起来瞪着带血丝的双眼大声喊叫着向前冲去。他们都想仗着在这里自己人比教官队人多,羽林军又没有什么准备时,冲过去杀了陈黑虎兄弟几个为大将军报仇血恨,就算报不了仇,只要多杀一个是一个。他们没有想过这些教官队能不能真正挡住自己的冲锋,对在心里对自己说到:“自己人多,杀不死他们,也能冲过去吧?”但是心里还是在发着寒、打着鼓,毕竟在随大将军兵变的那天晚上,自己等人轻易的被这些皇帝的天兵天将给打倒在地,虽说很多人都没反抗,但是皇帝的天兵天将的速度和力量都不是自己这些人能比的。而现在站在眼前的这些教官强大的力量和冷冷的不带一丝活人的眼神,深深的印在他们心中,让这些冲过来的原大将军的亲兵们在气势上不知不觉得弱了几分,喊杀声越来越弱。


而羽林军的侧翼官兵心里一紧,知道了这是禁兵内部也发生了兵变,马上抬起手中的武器准备挡住这些禁兵的冲击。在羽林军方阵中的陈黑虎和他的几个兄弟,骑着马站在不远的地方,奇怪的看着这里。陈小虎反应快些,知道可能出事了,马上向手下的参将和亲卫命令侧翼变阵:“刀盾手向前,持矛手在后!”可是命令传达下去还要时间,别说变阵了。他们的侧翼只有一个长方阵的弓箭手,在这种距离下没有刀盾手和长矛手的保护,一冲就乱。


就在这些兵变禁兵发起冲锋、陈小虎下令变阵的时侯,两军中间教官队的官兵们从腰中的盒子里拿出一个手掌大少的奇怪东西,对着兵变禁兵一起大喊道:“在不站住就开枪了!”


羽林军听到这一声喊心里就像放下一块大石头一样,他们都兴奋的嘟囔道:“枪!是枪!”“老天爷啊!那个小东西就是枪吗?”“上回用的是烧火棍子的形状,这回怎么变得这么小?”


骑着白马冲在前面的李家汇眼神一楞,但是他身子微微前探,手中的长剑还是毫不犹豫的刺向了一名挡在他战马前面的教官胸膛,大声喝道:“哼,不管你们是不是天兵天将,今天都要死在爷爷的剑下,爷爷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命硬还是我的剑硬!”


就在他就要剌中那名教官时,就听到“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并看到眼前教官手中奇怪的武器对着自己吐出火来,紧接着又听道清脆的“啪,啪……”声一个接一个响起,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在铜镜和铠甲保护下的左胸一痛,呼吸一窒,两眼开始模糊、发黑,双耳除了自己的呼吸声之外什么也听不到了,紧握长剑的手也不知不觉中松开了长剑;突然间他好像又清醒了起来,两眼有神的看向前方,握剑的右手也按向痛疼的左胸,他感觉手里粘呼呼的。而这时他胯下的白色战马还是带着他向前冲去,眼看就要撞上教官了。


双手握枪的教官松开左手,快速的轮开左臂,“呼”的一声带着劲风的左拳打向马脸,如果让机器人这拳打到,那可不是被橡胶棍子打到那么简单的晕过去而已了,这一拳能直接把脸骨打碎;而这匹白马不愧是一匹灵马,它马上仰起头,在奔跑中,后腿使力,前蹄飞起,就要边跳边踹的向眼前要打自己之人踢去;而身高两米高的机器人教官其力道十足的左拳没打实后,又将左拳变成掌,手心向上,一直微侧的身子探身向前,用手掌顶向白马的脖子和大腿根中间的前胸,顺着白马的冲力,腰部和左臂同时用力向上托,还没等白马的前蹄踢到自己,就利用四两拨千斤的巧劲,连马带人从自己头上给顶了过去,将在空中失去平衡的白马和其身上的偏将给重重的摔到后面的羽林军方阵前。


“咚!~”的一声吓了羽林军侧翼前排的人一跳,全都楞楞的看着白马连翻带滚的撞倒了前排的几名弓箭手后,又坚难的想往起爬,可是半天没爬起来。所有人都心里暗道:“人要是被这匹马给砸实了,不死也成废人了!还是向后靠靠吧!”


而偏将李家汇随自己心爱的白马飞过来后,倒在白马身旁的地上就再也没有动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