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神爱地球 第五卷 强行改革 第七十六章 围奸叛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4/


在长达1个小时的炮火打击后,叛军的新立的长达3公里的军营基本上每一寸土地都被炮火梨过一遍,到处都是弹坑、弹片、人和马匹的残肢、各种各样的兵器,燃烧的营帐、大旗和木头。

叛军存活的官兵在炮击中就像是过了5百年一样漫长,大部份叛军丢掉手中的武器发了疯似的和战马一起到处乱窜,还有一小部份吓得跪在地上不住的向上天磕着头。响雷和爆炸终于结束了,可是,叛军的混乱还没有结束。有些人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灰头黑脸的看着眼前的一片燋土,到处是残肢断臂,狼烟下不时传来“啪啦啪啦”的着火声,还有一声声人和战马哼叫之声,无一不体现出被火炮炮击过后的凄惨。


岐王带着躲在山坡下的人都痴傻的坐着,他们吓得不知道该干什么,只是双眼无神的呆看着前方,嘴里不知在嘀咕什么,只是不停的说着。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无数的喊杀声,那种千军万马狂奔而来所引起的大地的震动,让叛军官兵们的呼吸都是一窒,全都抬起头来看向喊声传来的方向,只见漫山遍野的全是人,举着黑色的棍子向自己杀来。


在炮击开始时没多久,就有很多的叛军丢掉手中的武器向来路夺命而逃,现在剩下的活人都是被炸迷糊的或是被炸晕过去的,他们楞楞的看着一个个自己会跑的盒子高速的向这里奔来,内心的害怕就不用再说了,有的颤着双腿跪在地上,等着求这些魔鬼不要杀了自己,有的开始向反方向跑去,想逃离这恐怖的地方,有的人心里的恐惧让他们全身都发虚,想跑都跑不了,眼睁睁的看着怪物从身边开过,自己却做了后面步兵的俘虏。


战况进行到这里,根本就没有可一拼之兵,叛兵就像受到惊吓的兔子,能跑动的跑得飞快,跑不动的惊恐的作了俘虏,有徒手反抗的直接被打昏带走,而那些拿着武器的叛兵只要敢反抗,连怎么死得都不知道,就只听“啪”的一声,就倒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岐王清醒过来后,带着残兵败将,骑着几匹马向南逃窜而去,一路上丢盔弃甲,人越跑越少。岐王骑在马上,双眼无神,呆傻着不知在想什么,只是随着马一起一落的动着,一点也没有刚出征时指挥千军万马的王爷风范,人也像一下子老了十年一样。


后面跟着的人都在祈祷着自己千万不要让魔鬼追上,心道:“再翻过几个山坡,就能看到流民大队了,自己要尽快的跑到一直跟在自己大军后面的流民中去,抢了流民的东西再接着往南逃,到时一切都好说了,只要远离这里就行,自己一辈子也不愿回来了。”


正在他们向对面的小山坡飞奔时,突然头顶传来巨大的轰呜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响,他们抬起头来,惊恐的发现一只只会飞的怪物,从头顶高速的飞过,劲风吹得他们睁不开眼睛,胯下战马四散开去,惊慌得四处乱窜。骑在马的人也随着战马恐慌的喊叫着,胆大的将领们极力的想安抚战马稳定下来,不过,他们的内心也在颤抖着。而空中的怪物们很快的就飞了过去,根本就没有理会他们,这也使他们很快的就把战马安抚下来。全都一身冷汗的骑在马上,楞楞的看着远去的怪物。后面跟着骑兵跑的步兵,到外找地方想躲起来,有些人不知是累的还是吓的,全身颤抖着爬来爬去,脑中只想着早点离开这里。也有人倒在地上被活活的吓死了,嘴角流出绿色的液体。


叛军的师爷满头大汗的侧马来到岐王身边说到:“王爷,前面可能有所不测啊!这样跑下去,很有可能种了埋伏,咱们还是分成两路,我和王爷带人先向西然后再向南,这里几位将军让人换上王爷的衣服,化装成王爷,带着人一直向南,如果没事,我们在到江陵府会合。”


岐王也喘着气急色的说到:“好,好,就按军师的话办,来人,快快给本王找几件衣服来!”自己边说话边解自己的铠甲。


就在他解甲时,无意中一抬眼突然看到几位将军睁大了眼睛,楞楞的注视着他,他眼球一转,马上对身边的师爷说道:“军师此言差异,几位将军跟随本王多年,忠心耿耿的为本王办事,怎能让他们以身犯险?此事本王万不能答应,如要向西走,也要带上他们。”


师爷急急的说到:“王爷,大军已乱,现在根本找不到太多的领兵将领,咱们人太多,很容易让那些怪物发现,几位将军都是忠武之人,必会保王爷安然离开的!”说完后,又面向几个骑在马上的大将说到:“几位将军,危急时刻显忠义,王爷和本人的身家性命就交到你们的手中了,万望你们都能平安的回到江陵府,我带表王爷在这里谢过几位将军了。”越说越难过,眼角湿润起来,说完后,他翻身下马,面向几位将军跪了下来,又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向几个大将磕了一个头。


几位将领也连忙下得马来,单膝向岐王跪倒在地,大声的说到:“末将等愿替王爷向南,万望王爷平安到达江陵府!末将等誓死以报王爷的知遇之恩。”


岐王在这时,也感动的掉下泪来,翻身下了战马,上前扶起几位大将,哽咽的说到:“几位将军快快请起,快快请起,尔等追随本王多年,今日一别,让本王感到尔等的忠心,本王将在江陵等着诸位将军平安归来,如果尔等比本王先到一步,尔等要在江陵府摆下好酒好菜等着本王啊!”岐王越说越难过,侧过头去轻轻的抽泣了起来。


几位大将也是双眼带泪,双手紧握。师爷从地上爬起,来到岐王身边说到:“王爷,不要在耽搁了,时侯不早了,咱们还是赶快走吧,这里太危险了,敌军随时都会来的。”


岐王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到:“好吧!咱们快些换下衣服,马上走。”说完后就开始解自己身上的铠甲,师爷在一边帮着他忙活,有亲兵立刻拿来普通的衣物。


我带着兄弟们一直在远处的空中,远远的看着他们这里。整个战场上到处都是乱兵,到处乱窜,但是他们根本就逃不出去,四周都让机器人大军给包围了,正在一步一步的紧紧压缩着他们,将他们分刮围起来,在一口一口的吃掉,不让他们聚伙,而坦克和装甲车在里面横冲直撞。直升机分散在南面,配合一部份的机器人挡住叛军的南逃之路。


整个战场在远处站在山坡上的禁兵眼里,就像是在玩围猎一样。刚才在他们经过那片燋土时,很多人都压不住胃中的恶心感,吐了出来,脸色苍白,颤抖的在教官带领下走过一具具肢离破碎并烧燋的尸体,踩着松软的土地,来到这里,静静的站在斜坡上看着眼前的围奸战场。双手在哆嗦,握着武器的手一直在出汗。


机器人大部队已经快速的将这里广大的地面围了起来,炮击开始前,就已经出发的两翼20万军队,早已绕过叛军主力阵营,到达其后方和两侧的高地上远远的看着战场,并排着整齐的阵型等着败军的到来。随着炮火的结束,越来越多的叛军哭喊着向这边跑来。阻击战拉开了序幕。


叛兵跑向南方,发现这里已经有大军在守着来路了,没人指挥的叛兵又向两边逃去,发现两边也全是整齐的军队,又开始到处乱窜起来,直到傍晚才知道自己这些人已经被包围了。有些叛兵聚在一起,而且人越聚越多,在伍头的带领下想一起趁乱冲开向南的防线。这就要看谁幸运了,幸运的人逃离出去,不幸的只要受了伤或是倒地就没人在管你死活,搞不好所有人将踩着你的身子往过冲。


南边的防线非常紧张,叛兵想逃,机器人要堵;一边的不要命,另一边的没有命。叛军一个个疯狂的冲击着机器人的阵形,都想着尽快的逃离这里,他们拼命的拿着武器砍着、刺着眼前高大壮实的士兵。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砍了半天眼前的黑衣巨人还是没有倒下,就连血都没流出来,反而自己的人让他们的黑棍子和火线打倒的越来越多。砍不动、刺不透的人,他们头一回见到。


机器人在直升机的机枪配合下稳稳的守着整条防线,剩下的叛兵全都像吓傻了一样楞楞的站在那里,不敢再动了。


到了天黑时,包围圈越来越小,很多叛兵都投降了,抬着伤兵垂头丧气的被机器人押出了包围圈。而换了衣服的岐王和他的师爷带着亲卫骑马绕了一大圈后,与几个大将又相遇了,带着越来越少的士兵又回来原来的地方,有的人已经悄悄的跑向别处,也有的人开始就地找地方隐藏起来。几十万大军就这么分崩瓦解,被人一口一口的吃掉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