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5/


六人翻过西侧山包,下到平地,散开成一直线向东边走去。越军的尸堆还在冒着黑烟,比起边上,在谷里硝烟与尸体烧着的恶臭更加的浓烈,熏的几人不由的用手盖住鼻子。人体烧后焦黑的轮廓清晰可见,一个尸堆上一具手伸向空中的尸体,似乎在责问着上天,在黑夜里显得阴森恐怖,让人不敢多看!不时的还有些蓝色的火舌从尸堆底下串出,将已经不多的脂油点燃,发出滋滋的声响。

“哎!!连长!真不知道我们连里其它兄弟现在怎么样啦?”潘一民把视线从尸堆上移向林革问道。

“注意警戒!小心地雷!”林革冷冷的大声重复了一遍他的命令。他不是不担心其它兄弟的安危,只是做为连长,这个时候他不可能去跟这五个人表露。

“班长!这小越南干吗要烧了这些尸体啊?连个埋骨的地都没有!”走在最里边,靠近尸堆的陈海东强压住肚里翻腾的腹水,捏着鼻子看着最近的潘一民问道。

“谁知道啊!这毕竟是他们的地头,估计是怕我们不会给他们收尸,烂在这里怎么办?”潘一民想着回到。

“连长!这还有一个活的!”此时最左侧的刘伟用枪指着地面,大声喊道。

几个人赶忙围了过去。原本是越军一个地洞的地方,被我军的炮弹击中,炸出一个大坑,坑里躺着一个受伤的越兵,腹部已经是一片血糊,左腿不知道跑哪去了,估计是被越军给一起扔到尸堆里烧了,右大腿上也是一片血糊,裤子上的血已干结成黑色。嘴里正叽哩哇啦的说个不停,虽然声音已是微弱,但激愤的脸色与怒瞪着他们的眼神,可以想像应该是在骂他们。人的生命有时候简单的只是轻轻一摔,就会失去,有时却顽强的让人可怕。没想到越军会留下他的六个人都有些吃惊。

“连长!他嘀咕些啥呢?”潘一民问道。

“妈的!我怎么知道?别碰他!!。。。。。”林革大声的喝止道,原来是丁丁跳进了弹坑想把越兵扶起“小心有诡雷!”

丁丁赶紧把伸出的手缩了回来,慢慢的退回地面,越军看向他的眼色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接着又继续对着六人叽哩哇啦着,只是声音变得越来越弱了。

“连长!我们救不救他?”潘一民问道。

“怎么救?妈的!就凭你那点连块纱布都包不好的手艺?”林革的骂声让其它几人都跟着偷笑起来,只有潘一民有些气闷的立在那里,看着林革。真不知道自己今天哪惹到这个连长了,不就是昨天夜里趟水的时候动了点响声!再说了今天还救了你一命呢,虽说你一再要求不能随便开枪,可那毕竟是必须的啊,用不着这样吧!

“算了!他伤成这样,神仙也救不活了,要不小越南也不会把他扔下!”林革继续说道。

“那可不一定!没看电影里越南鬼子可狠着呢!”潘一民抢白了一句。

“操!再狠他妈的也就是个人!”林革指指坑里的越兵,口气变淡的说道:“帮帮他!送他一程!!”

说完自顾走开,其他几个人可不想看这样的热闹,也跟着向前走了,留下潘一民一个人,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枪口慢慢的对准了越兵。越兵可能也明白了什么意思,停住了嘴里的喊骂,眼光瞬时变得柔和许多,慢慢的闭上眼,等着那一声枪响。

“我没希望你会感激我!只要不恨我就好!就像连长说的,你也是个人,希望下辈子我们不会再这样相见吧!”潘一民说着扣动手里的板机,呯呯两声,两发子弹射中越兵的胸膛,越兵的身子跟着轻微的抖动了两下,瘫在弹坑里。

潘一民在这场战争中,总共毙敌69名,对于这些他杀死的敌人,他都没留下什么深刻的映象,唯有这个不算在内的越兵,和越兵临时前闭上眼时透出的柔光,留在了他有生之年的脑海里。

六人在阵地上仔细的搜索了一遍,除了那些被炸散了的枪炮零件,还有草地上的斑斑血迹外,就只有几具已经死亡了的重伤越兵尸体,没有找到任何一个有点价值的战利品,所有有用的武器都被越军带走了,带不走的也被毁坏一空。只有王杰捡到一个压满了子弹的弹匣。

“连长!这苏修AK枪的子弹我们的枪能用吗?”战前一次敌情通报会上,师里的参谋跟他们介绍过越军的装备!虽说在图片上看过AK跟自己的56式差不多,不过还真没见过!王杰还以为手里的弹匣是AK的呢!喜滋滋的说道。

“屁个AK,那是56式的,都是我们造的!当然能用啦!”林革在搜索过程中早就发现了这些越南炮兵装备的都是56式自动步枪,所以看都没看就回答了,不过王杰的话倒也提醒了他:“好了!大家把子弹匀匀吧,免得待会碰上小越南!他妈的,这枪没了子弹跟个烧火棍也强不到哪去!”

。。。。。。。。。。。。。

杜兵带着50多个人,花了半个小时终于进到408高地西侧峰底。虽然两侧高地的战斗没停过,枪炮声一直响个不停,但敌人在这一侧唯一的一道堑壕里却是一片安静,从望眼镜里可以清楚看到362高负责这边警戒的火力点已经被我方炮火拔除,这边敌堑壕也被我方的炮火覆盖过,山坡上越军砍倒的杂草灌木被引燃,正向上燃烧着。

杜兵匆匆将50多个人分成了四组,将所有的重火力分成两个火力支援小组,再由三排一班与一排三班的部份人组成左侧组,由三排二班与三班组成右侧组,两个组分别由杜兵和三排排长唐山河带领,各配一个火力小组,隔着50米的距离向上摸去。如果他们能成功突入这道堑壕,就可以以此为依托对敌408高地西峰实施突击!

杜兵冲着唐山河一挥手,两组人几乎是同时向着上边弯弯曲曲近200米长的堑壕的两侧掩去。这条堑壕是建在西侧向底下垭口延伸的山梁上的一个微微隆起的小包上,这里对于防守一方来说,要想守住有些困难,因为它与垭口之间的坡面只有不到100米的距离,且坡面是呈扇形向南北两边展开,防守面积太大,所以越军在这里平常只派几个越兵负责警戒,更多的防守火力主要还是集中于依靠362高地的侧翼打击。但是对于从这一侧冲上去的杜兵他们来说,并不知道敌人的布署,因为有两侧高地居高临下的警戒,对这里的战前侦察很难开展,留下了一个空白区域!杜兵也只能是赌上一把了,因为敌人没有了后面362高地的掩护火力,抢占这条堑壕线对他们来说有着太重要的作用了!以此隆起的小包为依托就可以直接对敌西峰形成火力打击,同时顺着山梁往上攻击可以避开敌主峰正面的火力。

二十几秒钟后,两组人相继冲进堑壕,居然没有遇到一点反抗,堑壕里只有两具被我方炮火轰碎了的越军尸体,这让他们不由的都呼出一口气,庆幸有杜兵准确的判断。

在堑壕中部杜兵与唐山河会合,迅速作出决定。在小山包上安排三挺67式机枪和两架80炮,组成支援火力,由唐山河带着他那组人继续隐蔽向西峰发展,杜兵这组则作为预备队跟在后面,必要时,预备队转为主攻,掩护唐山河那组向两边发展,一举拿下西峰!

杜兵临走时特意跟这50个人里唯一背着电台,留在山包上的何善本交待道:“何善本!要是敌人火力过猛!不要管我们是不是冲的太近了,一定要呼叫炮火对敌西峰进行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