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凤神龙(转)潜龙

lidax 收藏 19 180
导读:天凤神龙(转)潜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天凤神龙

第一章 奇人何九爷


--------------------------------------------------------------------------------


四通关,位于甘肃、四川、陕西三省交界之处,为秦所建,是长安通西方的第一道

大门,经汉、晋、魏三朝,至西晋末年,遭致五胡乱晋被毁,至今旧址依稀。

八达谷,在关前五里处,为八峰环立,中约二十亩平地,八峰不相连,每峰之下有

道路,真正名副其实的四通八达。

谷内居民约数百户,他们不务农,不打猎,专门营商,茶楼、酒肆、山产,各行各

业,应有尽有,是以江湖云集,龙蛇混杂,但也热闹异常,可是是非也就无日无之,如

之地处三不管,形成无法无天之势。

数年前,来了一位老人,人称何九爷的江湖术士,带着个少年徒弟,也许是动极思

静了,居然也到一家酒肆……十壶不要钱,作长久居住之势,可是他们师徒身无长物,

何以为生呢?不要替他们担心,他们有生存的妙方。

这一天,他带着徒弟,在酒肆的最后一张桌子坐下来。

何九爷道:“小虎子,摆家伙。”

他的徒弟恭声答应,立即在桌后的木壁上挂上一只大口袋……褡裢,褡裢前展开一

面长方大布招,上方横写着六个大宇……神算子知九成!下方写着几行小字为:看相、

算命、卜卦、拆字、问天下事。

在桌子上,放着三只药箱,小小的,不知里面有何灵丹妙药!小虎子年约十二、三

岁,长相精灵,衣着干净,他摆完东西后傍师侧坐,嘴里开始吆呼!“喂!喂!各位客

官,有人要看相、算命、拆字、问卜嘛?今天将来,第一个最灵……”

何九爷道:“小子,穷嚷嚷干啥,客人还不多呀!”

小虎子道:“师傅,趁这个空档儿,徒儿替您老买酒去。”说完就转身要走。

“小子,慢点儿,今天的酒钱还没到手呀?”何九爷微笑着,左手在整理下巴上的

山羊胡子。

小虎子咭咭地笑道:“师傅,你老看,那不是有两个要来孝敬啦!”

说着一指两个向桌前走来的江湖人。

何九爷一抬眼,面容忽然整肃,肩头上挑,不知其故。

“小子,来的是昆仑双剑!”

小虎子嗯声道:“师傅,大、小摩勒呀!”

两个江湖人,各佩一把长剑,一高一矮,身长的约三十,矮的约二十四、五,但都

虎步沉沉,一看就知是武林高手!高个子的道:“九爷好!”

二人一齐拱手,恭敬有礼,接着在桌上放下一块散银,是一两。

何九爷将手势一打:“二位请坐!”

高个子的道:“九爷,事情紧急,请指点迷津。”

何九爷道:“二位要问什么?”

矮个子道:“家师遭遇蒙元雷霆军十人组的围攻,力竭被擒,现不知下落?”

何九爷道:“二位放心,令师会逢凶化吉,不过二位要小心,不可与雷霆军十人组

动手,凭二位之力,不是十人组的对手,五人组勉强可打成平手。”

二人闻言,面容大喜,连声道:“晚辈受教,同时多谢前辈指点。”

说完拱手离店而去。

小虎子发现食客中,有几个都向这面注目,不敢大声:“师傅,昆仑双子,就是昆

仑双剑呀!那高的是大摩勒,矮的就是小摩勒啦!听说他们武功不弱,双剑威力很强,

难道?……难道不能敌得过雷霆军十人组?”

何九爷道:“雷霆军分千人组、百人组、十人组,最少为五人组,人人都是高手,

从不单打独斗,凭双摩勒这种高手,对付五人组可以,多一个他们就支持不住了。”

小虎子道:“师傅,徒儿真想斗斗雷霆军。”

何九爷笑而不理,急道:“火速去通知你师哥,叫他去救昆仑子。”

小虎子非常精灵,轻应一声,立即向酒肆后门出去。

当小虎子离去不久,忽有一个满脸落腮胡子的巨汉,由店门虎步而入,束腰宽袍,

肩上斜背一把特宽厚背大砍刀,红穗横摆,大步直进,看情形,何九爷的生意又来了。

这时酒肆已坐满了三成食客,大汉一到,已引起不少目光惊注,显然有不少认识他。

何九爷早已看到,面露微笑,口中自言:“好个大小子,看情形……”

他自言未竟,大汉已至,吼声道:“老儿,听说你无事不知,言出必准,可有此事?”

何九爷捻须笑道:“你看看我这儿的布招儿!”

大汉一看布招:“知九成?”

何九爷道:“比真神仙差一点,呵呵……”

大汉也笑道:“吹牛不犯死罪,老儿,俺不看相,也不算命,俺要口头问你一件事?”

何九爷笑道:“可以,先交规银一两!”

大汉吼叫道:“口头问问也要一两?俺的银子是捡来的,告诉你,俺今天连一文也

不给,看你说不说?”

说着反手一握刀把!何九爷无动于色,甚至笑道:“大小子,听说你是祁连门第一

高手,看样子,你小子就是‘神狼’土土吧!别乱来,我老人家如能唬得住,杀得了的,

那还有命活到今天!”

忽然有一个腰佩长剑的青年,大叫一声:“神狼住手!”

由店外冲了进来,一把拉住大汉道:“土兄,岂可对九爷无礼?”

大汉一看来人,立即手离刀把,哇叫一声道:“黄道高,好久不见啦!兄弟,你也

离开衡山哪!”

青年人道:“土兄,你还不知道?中原与边地共十六大门派的精华人物,小弟已会

见了十二派,这不是一言半语之事,我问你,为何对九爷无礼?”

何九爷接声道:“黄侠士,不打紧,不打紧,这小子从来未与我老头儿谋过面,不

知者不罪!”

黄姓青年立即拱手道:“前辈请见谅,这土大哥是标准的山东老粗,他不知你老的

规矩。”

大汉土土一见黄道高如此恭敬,愕立一侧,愣愣的!黄道高见其呆立,笑道:“土

兄,发什么愣?九爷的看相、算命,就算打听一点消息,同样须交规费一两,就算令师

亲自来,分文也不能少!”一顿,“你想动粗?免了吧!你看看店里,只要你动了九爷

一根汗毛,你就犯了众怒!”

神狼土土回头一看,只见在座约有半数武林人物都离座握着家伙,不禁又是一愣!

黄道高笑道:“别愣啦!你要向九爷请示,那就说罢。”

他说完就在身上摸出一块散银,双手放在桌上。

大汉土土这才向何九爷拱手道:“老头,对不起,使想问你有关‘蓝衣神龙’的事

情,不知他目前在什么地方?”

何九爷闻言一怔,翻眼问道:“小子,你要找他?”

大汉土土道:“有人说,俺的神狼金刀,硬不能在‘蓝衣神龙’手下施展三招,俺

就是不信邪,非找他较量不可,他妈的,大爷我就是找他不到。”

黄道高接道:“土兄,是谁在挑拨你?”

大汉土土道:“这人你会过,他就是称打到三百招的‘黑狐’尤昌吗?他最近还在

找你!”

黄道高叹声道:“土兄,你上当了,那家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坏蛋,八成存心让

你去受罪,也许想挑拨起你祁连门从此仇恨蓝衣神龙!”

大汉土土道:“仇恨?”

黄道高笑道:“你如败在蓝衣神龙手下,黑狐尤昌一定在江湖上大作文章,这样一

来,贵门中人,一定觉得没面子,也许会群起去找蓝衣神龙,事情一旦闹大,结果受益

的是那些邪门左道!尤昌曾经挑过我,这样看来,他还会调唆别人!”

土土疑问道:“尤昌这样作为什么?”

黄道高道:“尤昌那只左耳是怎样没的?你可知道?”

土土摇摇头,何九爷大笑接道:“被蓝衣神龙割了喂狗去啦!”

土土道:“有这回事,俺不信?”

黄道高笑道:“那还是一招之下哩,你的道行我清楚,那也只能和尤昌打成平手,

现在你要不要去找蓝衣神龙了?”

土土闻言大惊道:“那蓝衣神龙的武功,难道……难道……”

何九爷笑道:“大小子,别想了,蓝衣神龙的武功如何,我老儿敢说一句,连湖海

四老也不清楚,这且不谈了,至于尤昌那个人,你们二位可当心,他的来历不简单!千

万别上当!”

土土忽在身上拿出一锭银子,双手奉上道:“老儿,蓝衣神龙不提啦!说尤昌的来

历如何?”

“东方血魔教的总把子,这个近几年才有的名字,你们不知道。”

何九爷沉声说出,一顿又道:“你们的师傅也许正在明查暗访。”

黄道高惊讶道:“尤昌就是这邪教的教主?”

何九爷摇头道:“不,他是东方教的二流货,你们不必多问。你能和尤昌过三百招?

他这时不想向你下手,否则你只能走五十招就没命了。”

黄道高闻言大惊,心中一寒,别人说他不是尤昌对手,他当然不信,可是在何九爷

口中说出来,他能不信?伸手一拉土大个道:“土兄我们快把九爷的语意告诉同道,以

防他们上当。”

何九爷点头道:“同时告诉他们,像尤昌这种人还有三个,一个是‘恶豹’艾金,

一个叫‘飞鼠’勾嗤,还有个叫‘饿虎’曹林,总之你们处处小心为上。”

黄道高又想掏银子,何九爷看在眼里,挥手道:“老朽自己说出来的不收分文,你

们走罢!”

黄道高大惊道:“东方教居然有如此一流高手!事情可真严重了。”

何九爷道:“你们不要搞错了,另外三个与尤昌另有某种关系,但不是同一个教的。

不过!大同小异罢了,好了,送人情也到此为止。”

二人闻言,急急告别,火速离开酒肆。

酒肆中的食客,有来有去,时过正午,何九爷照常在这时也要收行头啦!药箱、布

招、褡裢,除此无他,正待收拾,忽见小虎子从店后一溜而来。

“小虎儿,这么快?”

“师傅,师哥在房中!”

“这样巧?……不去干活,来这干啥?”

小虎子咭咭笑道:“师傅,你老人家回房就知道了。”

小虎子一面收家伙,一面神秘的笑着,何九爷伸个懒腰,慢慢向店后走去。

在酒肆的最后面,单独有一间清静的房间,那是店掌柜的特别替何九爷安排的,当

然,这其中也许有某种原因,是店家对何九爷好嘛,或者何九爷多出一些店租,那就不

得而知了。

这时在房间里坐着一个青年,英俊潇酒,但又十足的书香气质,修长的肩,斜飞入

鬓,目秀有神,面白而带红润,宽长适度,雪白无尘,一身长衫,腰围丝带,足履革鞋,

年约二十出头,似是将到,他正在解下腰间一把奇古剑鞘的佩剑。剑在鞘内当然看不见,

但那剑的剑柄就是与众不同,很明显,那是一把非同常物。

最奇的是,房门口里面竟躺着一只金黄色的巨犬,何九爷一到,巨犬跳起,亲切的

摇头摆尾,这一下更使人吃惊啦!它身高如犊,体长是有八尺开外,比最大的狼犬还大

上一倍,好家伙,世上那有这么大的巨犬?何九爷伸手摸摸它的头:“老黄,吃过牛肉

没有?”

房中书生闻声,立即迎出道:“师傅!”

何九爷含笑道:“念儿,虎儿没有对你说?”

书生恭声道:“师弟说了,其实昆仑子早在昨日就被徒儿救出啦,如果等到今天,

只怕早被元庭斩首示众了!”

说完轻声道:“师傅你老这知九成恐怕不确吧!”

何九爷呵呵笑骂道:“小子,你可不要在外面揭为师的底牌!否则我老人家的招子

可保不住啦!”

师徒如父子,出言无禁,可见何九爷对弟子毫不摆架子。只见他入房坐下又问道:

“念儿,元庭派出那十人组,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书生道:“师傅,你老知道,徒儿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杀人,这次徒儿运气好,遇

上了古天凤,她硬是向十人组要人,十人组的十人长,连屁都不敢放。”

何九爷笑道:“你可知那古天凤是什么人?”

书生笑道:“徒儿只知她娇纵好强,自恃过甚,目中无人,其它就不知道了。”

何九爷道:“那也难怪,只怕到目前为止,江湖上没有人知道她的出身,不过你今

后对她应稍微给她一点面子,也许她对你有很大帮助,对啦,这次她如何肯帮你!”

书生道:“徒儿本来没有轻视她的武功嘛,不过也存心戏弄她几次,但不知什么原

因,这次徒儿去找她,她居然非常高兴,没半天功夫,她就把昆仑子带给徒儿啦!”

何九爷闻言,想了想,忽然神秘的笑了,点头道:“也许你去求她,她认为有面子

吧!”

书生未察其师的笑意,似在想什么,这时忽问道:“师傅,她到底是何来路,同时

她的太阴神功又是从何学到的?师傅曾经说过‘天尊玄秘’和‘太阴玄秘’全被徒儿一

人所得,这会又冒出一个古天凤有太阴神功了!”

何九爷郑重道:“念儿,你忘了,阴山圣母就是她的师傅,为师曾经说过,阴山圣

母年轻时所得的‘太阴玄秘’是副本,其中缺少几句口诀,你所得的两部玄秘是真正原

本!”

书生豁然道:“气运周而复始,万物生生不息,就是缺这两句!”

何九爷点头道:“口诀是武功的楔机,差之毫厘,错之千里,阴山圣母就是因此终

身不快。”

一顿,忽转话题问书生:“你从西域回来,对你的仇人有无眉目?”

书生叹道:“连你老都不知道,徒儿更没法子了。”

何九爷道:“念儿,不要恢心,迟早会查出的,目前中原特别乱,邪魔左道必已齐

集中原,为师认为你那拋砖引玉之计必有所成,目前在江湖上已将风声传开来了。”

稍停又问道:“两部秘籍你分作几段?”

书生道:“除了留下口诀,分作四段,‘天尊玄秘’前半部已落元庭法王手中,后

半段还没有人找到,‘太阴玄秘’后半段徒儿故意放出风声,使西方教主‘欧奴王’高

鼻子得了手!”

何九爷大笑道:“办得好!办得好,不过有一点不妥当!”

书生道:“怕就怕各派各门正道去抢,那会死伤不少人!”

何九爷哼道:“贪婪之徒,死了本不足惜,问题是太伤各派原气,因为这两部至宝,

实为武林至高无上的道家玄秘,怕的是连各派掌门也会动心。”

书生道:“徒儿为了追查“火焰王”,除此毫无良策,师傅说过,那魔头当年遭遇

湖海四老围攻才败退逃亡,如果没有能打动他的东西,只怕再也引他不出了。”

何九爷道:“事情已经作了,收不回来啦!不提也罢,你明天走一趟千佛洞,也许

有所发现。”

书生道:“师傅,你老还没有说古天凤的来历啊?”

何九爷笑道:“为师不是已说了她是阴山圣母的徒弟嘛!”

书生怀疑,忖道:“凭一个江湖女子,能使元帝近卫军百依百顺?不可能,师傅显

然不肯说,这是什么原因?也罢,我自己去查。”

何九爷见他呆呆的,暗笑道:“那妞儿看上你,你小子难道也……唉!冰炭不同炉,

将来你小子可就够受的了。”

暗暗摇头,回首一看小虎子进房,吩咐道:“虎儿,明天你师哥远去千佛洞,你不

是常常闹着要随师哥走走!这以后,你就跟他去罢!”

小虎子闻言大喜,跳起叫道:“真的,那真是太高兴啦!”

书生闻言,立即道:“不可,师傅,师弟要服侍你老,徒儿有老黄就够了。”

何九爷笑道:“为师最近需要远行,无须虎儿,老黄故然可作你的左右手,但它到

底不能言语,某些事岂能如你师弟,不必多说了,明天你们去罢!”

※※※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由四通关向西的古道上,走着两人一犬,那就是书生陵念

宗和小虎子、黄犬……老黄。

小虎子道:“师哥,走快一点好不好?这千里路,要走到那一天才能到千佛洞啊?”

陆念宗笑道:“青天白日之下,施展轻功,岂不是胡闹!”

小虎子道:“哎呀!有什么关系呢,与敌人动上手,你也用慢步?”

陆念宗道:“事非得已,又当别论!”

一顿,笑道:“到了夜晚,少落几次店,只要三夜就够啦!”

小虎子一想也是,问道:“师哥,我替你背的这个包袱里面是……”

陆念宗打断他的话头,笑道:“当然是换用的衣服呀!你真多嘴。”

小虎子从来没有跟师哥出过门,更谈不上走江湖了,这次出来行道,当然是兴高彩

烈,难免有说有笑,只见他走未几步又问道:“师哥,我替你背的这把‘降魔金光剑’,

听说是你八岁那年,连同‘天尊玄秘’、‘太阴玄秘’两部奇书一块得到的,可惜我没

见过,你能不能拔出一次让我见识见识是什么样子的?”

陆念宗郑重道:“这把道家至宝,不能随便出鞘,非到生死关头不可轻拔,平时拔

出,必得焚香沐浴。”

小虎子紧问道:“那你也没有见过罗?”

陆念宗叹道:“当年我随师傅隐居长白山鬼湖洞时,我不小心,落入鬼湖漩涡里,

自忖必死无疑,谁知竟漩进一个千丈古湖里去,当时我已不知过了多久才醒来,醒来也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

小虎子插嘴道:“原来三件奇珍就是在鬼湖得的?”

陆念宗道:“我得宝时不知好歹,在黑暗中拔剑,岂料剑一出鞘,金光万丈,暗洞

通明,毫发可数!”

小虎子听得出神,惊哦一声道:“原来金光剑就么厉害的!”

陆念宗纠正他道:“师弟你错了,应该叫降魔金光剑!师傅曾说过,这把剑本名

‘魔袱’,是道教之祖师元始天尊所炼,后来传到东汉张道陵手中,才改名‘降魔’剑,

不过那道金光不是出鞘就有,而是按下剑柄那粒红珠才会发出金光!”

小虎子立即取剑一看,不错,一粒豆大的红珠嵌在护手处,这时他偷偷的一拔宝剑,

存心挨骂也要见识见识,可是大失所望,居然施出全力也拔不动!小虎子已尽得何九爷

真传,功力之高,可以想象,他居然拔不出剑,不由他不大吃一惊!陆念宗早已察觉,

见他吃惊的样子,不由得放声哈哈大笑道:“师弟,神物仙品,岂可乱动的,还是打消

你的念头吧!”

小虎子不好意思啦,傻笑道:“师哥,原来其中还有玄妙啊!难怪你放心给我背它。”

陆念宗道:“那倒不是不怕你拔才给你背,师哥我相信你的功夫才给你背。”

有了师哥的夸奖,小虎子喜在心里,笑道:“师哥,黄老大……老黄这段时日,打

了几次斗?”

陆念宗笑道:“两年来,我只出了五次手,它却手脚齐用了二十余次之多,目前在

江湖上,它的名气比我响亮。”

黄犬闻言,大吠两声,似乎也得意忘形啦!小虎子哈哈笑道:“难怪帅傅说它是你

的左右手,不知它吃过败战没有?”

陆念宗道:“吃过一次,那是败在古天凤手里!”

老黄闻言,乱吠乱跳,显然受了冤枉似的。

小虎子一见,不禁咭咭笑道:“师哥,它不服哩!”

陆念宗笑道:“它如不仗着一身刀枪不入的皮毛,只怕身上剑创无数了。”

老黄已通人性,闻言低着头轻嗡一声,拔腿而起,直奔前途。

小虎子哈哈大笑道:“师哥,师傅说,老黄小时,喝的是他老人家所炼四兽乳精,

是那四兽?”

陆念宗点头道:“熊、狮、虎、豹四兽,老黄本来就是从狮洞里捡到的。”

小虎子道:“师傅说,你竟运用玄功,把它皮毛筋骨炼成宝剑难伤,这样说,它比

我还强?”

陆念宗笑道:“老黄到底不似人,它不能自己炼,如不在它身上加点功夫,以其本

性好斗,只怕早已死在敌人刀剑之下了。”

说到这里,忽见老黄飞奔回来,向着陆念宗连叫数声!小虎子问道:“师哥,它是

什么意思?”

陆念宗道:“前面有打斗!”

说完一挥手,师兄弟闪电奔出。

在数里之外的左侧,有座古本参差的平岗上,这时正打得金器声四震,寒光芒芒,

刀剑翻飞,滚滚尘扬,但又很明显的分出有两帮人在拼死拼活,可是却众寡悬殊!在西

面的是多数,老五壮十,东面是七个少壮连手,但处下风。

多数一面中,为首的年约六十出头,鼻梁高凸,线目黄发,好家伙,竟是个西方怪

物,只见他面目可憎,恐怖阴森,出手一支流星狼牙锤,飞舞如风,武功高深莫测,一

张毛茸茸的嘴脸里,发出如狼似虎般的吼叫声!这时陆念宗和小虎子已赶到临场的一株

古忪树后,细察现场。

小虎子看到那个西方怪物,竟也面带惧色,问道:“师哥,那是一个什么怪物?”

陆念宗道:“那是人,白种人,是‘西方教’的教主,名为‘欧奴王’,武功出自

俄罗斯,既高深,又怪异!”

小虎子道:“看样子,其它十四个都是他的手下啰?”

陆念宗道:“很难说,不过其中一个名叫‘恶豹’艾金的我会过。”

小虎子道:“他的江湖字号应叫‘九爪豹’才名副其实,你不见他只有九只指头。”

陆念宗笑道:“江湖上确实有个‘九爪豹’的,那比这家伙强多了,这东西少了那

只指头,是被老黄咬掉的!”

小虎子闻言,哎呀大叫一声道:“原来如此,这面几个人其中,我认得三个!”

陆念宗问道:“那三个?”

小虎子一指道:“戈壁双雄,使双钩的名叫乌奇,使双马刀的叫乌杰,他们是亲兄

弟!”

陆念宗深戚不妙,问道:“你打过他们?”

小虎子道:“那有这种事,我不会乱动手的,他们是来求过你帮忙,师傅说你不在,

相反还是师父派我去相助哩!”

陆念宗道:“那就好,这两个兄弟很有义气。”

小虎子道:“那个使飞鹰爪的是长白门‘天鹰’贺阳,我曾经也助过他,师哥,我

们要不要出手?”

陆念宗道:“目前还不必,他们虽然处于下风,但尚未达紧急关头。

师弟,助人要有分寸,尤其是武林人!”

小虎子点头道:“出手过早,使人难堪,出手过迟,难免误人生命!”

陆念宗微笑道:“你的江湖经历长进不少了,师弟,注意看,靠最南面被三敌围攻

的是贺兰山的游骑帮高手,包振天、沙振源,靠老枫树下,被两敌夹击的是‘黄河帮’

龙头老大,叫龙宫子,打到草堆里的是‘长江帮’水府神,这人和龙宫子一样水里的功

夫非常好,能在三峡逆流而上!”

小虎子笑道:“那比师哥还差一大节咧!对我来讲,这到有了对手啦!”

陆念宗道:“到时不要喝水才好!”

小虎子道:“哼,喝水,走着瞧好了!”

小虎子一脸不服气的样子,陆念宗见了就好笑,正当此时,忽闻有人痛呼一声。

小虎子惊声道:“师哥,有人负伤了!”

陆念宗道:“天鹰贺阳腿部遭到棍击,师弟,你和老黄绕道西北角,打发那个欧奴

王上路,其它的蛇无头行,不战自败!”

小虎子闻言,大喜过望,挥手叫道:“黄老大,我们走!”

打斗双方,由分成数处而形成混乱,那是因天鹰贺阳的左腿已断,无法撑持局面,

另外六人齐起救援,分成六角之势护住贺阳,死守不放,在这种只守无攻的形势下,以

本就处于下风情形,当然危险万分,加上欧奴王的狼牙飞锤势不可挡,死亡的阴影,已

在六人的心头出现。

当此之际,敌对双方的耳中,突然听见一声异常的犬吠声,同时眼中黄影闪动,再

加童音喝叱,形势立变!首先发出吓呼之声的是那‘恶豹’艾金,那家伙左手食指的伤

痛虽愈,可是他心中的余悸尤存,黄犬的身形,他还没有看清,就凭一道黄影,只见他

拔腿就逃!老黄首先发难,直扑欧奴王!要是一般庸手,只须这一下出其不意,攻其无

备,老黄一招定必得口,可是对方是西方的强敌,一闪而开,不过那高鼻子难免被唬了

一跳。

老黄扑空,小虎子趁机而进,他手虽小,但劲力十足,叱声一掌!欧奴王闪开了老

黄,疑心未定,肩头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重击,只痛得他鬼嚎一声,回手一记飞锤!

小虎子比猴子还精,闪开大笑道:“没打到!”

欧奴王一见是个小萝卜头,又是一怔!这一怔,老黄这下却不叫啦!抽冷子扑进,

一口中的!一声裂帛,欧奴王的裤管,齐屁股去了一大块,凉风吹入,只搞得他又羞又

恼,不顾敌人,只恨敌狗,哇哇大叫,挥动飞锤,猛扑老黄。

小虎子一见,立即由欧奴王背后袭进。

欧奴王也许自出道以来,从没吃过这样的亏,何况今天却被一狗一童所伤,真是八

十老娘倒拜孩儿,只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狂跳如雷。

欧奴主离开群攻,其爪牙势力大减,各派精英的压力立松。

在古忪树下的陆念宗,眼看师弟和爱犬联手夹攻,配合得天衣无缝,不禁大乐!恰

在此时,陆念宗却察觉身后十丈之外有些动静,敌友不明,只见身形一晃,他一身雪白

的人影,眨眼不知去向!岂知在另一处山石后,约距五尺处,似早已藏着一个有心的高

人在此,这时响起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少施主的身法,已到玄妙化境,老衲算是真

正目睹了武林绝学!”

讵料不可思议!陆念宗的白影依然仍在古松下出现,很明显,只是化影,而未离开!

前来的是位老僧,黄色的僧衣,瓢飘然,犹如活佛降临,看似五十几许,手里握着一串

念珠,履不染尘,一看就知是位高僧?陆念宗长揖笑道:“原来是‘百龄’大师!”

老僧合十道:“少施主,幸会了,上次在五台山目睹施主神力,这次看到施主的玄

妙身法,老衲何幸,得此两次机缘。”

陆念宗笑道:“大师过誉了!”

“小子,不必谦虚,这和尚六根不净,整整一百龄之人,居然躲着偷看,真是为老

不尊,还算什么出家人!”

那就是陆念宗察出之人,岂知现身之下,嗨,原来是个老书生!陆念宗趋前又揖道:

“原来是‘八方处士’伯伯,小生失敬了!”

和尚接口道:“他算什么,别叫他伯伯,老僧藏在石后,本来就是他出的主意,他

自己则故意在十丈之外弄出动静!”

陆念宗哈哈笑道:“姜是老的辣,小生上当了!”

八方处士笑道:“小子,你的传艺之人到底是谁,过去猜你是何九爷的传人,但何

九爷本身也没到达你这火候,小子,你这身功夫,当今除了‘蓝衣神龙’那个神秘小子,

恐怕没有第二个比得上了。”

陆念宗暗笑,但不接口说话。

“狗肉和尚、臭秀才,这个赌,你们岂不输定了?”

一个老婆婆的声音响起,人影由空而落!陆念宗啊的一声,说道:“老婆婆你也来

了。”

说着上前迎接。

落下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妇人,手持一支古怪的凤头拐杖,轻步如飞,走到陆念宗面

前,把手一拉呵呵笑道:“青年小伙子,真有你的!我敢死婆‘玉面姥姥’确确实实对

你服啦!”

陆念宗笑道:“老婆婆,三位前辈难得聚在一块,今天是怎么着,有点不寻常呀!”

老穷酸八方处士道:“老朽等三人,一方面要找你,另一方面要访蓝衣神龙?”

陆念宗讶异道:“找晚生?有何赐教?”

老僧百龄郑重地接口道:“元庭法王喇嘛,得了一部道家至宝,又说只有半部,这

个老番僧出京了,身边带着左右国师,加上元帝近卫雷霆军两个百人组,来势凶凶,以

老朽看,莫非奉元帝之命,要向各大门派展开扫荡行动啦!”

百龄又道:“也许只是寻找另半部天尊玄秘?”

玉面姥姥道:“我的消息是,他还要夺取欧奴王的那部太阴玄秘!”

“不,他们是奉命追查故宋遗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