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 第三十七章 血色防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3/


呼啸掠过的M270抛洒下雨点样的杀伤子弹头,在蜿蜒起伏的丘陵上布下一块块的铁和火的地毯,155MM的炮弹在地面上开挖出一个个的弹坑,把无数的预制破片散射到每个可以到达的角落。

硝烟像乌云样笼罩在山地水田的上空,把炙热的阳光都遮蔽了。

伏在紧急挖掘的掩蔽部中,米师衡摇摇头,将落在钢盔上的泥土抖落,盯着下面水田里呈散兵线前进的敌人。

在师部退到635高地后,指挥权自动移交师部;他们的部队也进行了紧急的整编,将损失大的部队充实到损失较小的部队中。而他的团在整编后,5个营的兵力现在只剩下三个营,其中一个还是把团直属分队充实进去才满员的。他就要依靠这三个营去防守635和480两个高地,还有位于高地背后的临时炮兵阵地和师部的安全。兵力的薄弱使得他连团部也编进了作战序列。而唯一的预备队就是坑道里的民兵。

其他的团在保留着番号的情况下,只勉强编成了一个满员团和四个营,其中还包括着所有在小城的装甲力量。他们的任务就是在公路上阻击敌人逃跑的两个师的装甲部队。他们的命令就是一句话:“卡死路口,为战死的兄弟报仇!”

水田中因为爆炸和践踏,已经泥泞不堪,即使是轻型的装甲车也无法再通过了;徒步的美国大兵和日本步兵猫着腰,在背后远远进行火力压制的30MM和105MM大炮的掩护下,艰难的在布有地雷的水田中前进着;虽然掩护的炮火用一条稀疏的徐进弹幕引爆了路线上的大多数的地雷,但残余的地雷还是给进攻中的盟军带来许多的伤亡:这些被地雷炸倒的人如果立即死去倒也不受什么罪了,但大多数的人是被炸伤肢体后倒在刚刚可以没过口鼻的泥水中,在绝望和死亡的恐惧中失血或窒息死去,只有少数的人幸运的被那些在炮火和弹雨中奋不顾身的医护兵救出了这个死亡的地狱。

但即使是这样,他们还是在炮火的掩护下冲到了山坡下的水田边。

“万岁~”在冲锋群中的日本士兵呼喊着,开着枪冲上了田埂,而作战经验丰富的美国大兵们却在田埂下找到掩蔽的地方,建立了前进阵地。

一直用机枪火力和迫击炮进行火力阻击的中国阵地上猛然间如同火山爆发般的,无数手榴弹,还有40MM火箭筒发射的杀伤榴弹在冲锋的人群中爆炸;雨点样的子弹呼啸着掠过地面,撕裂开人的躯体。刚刚还在呼喊着冲锋的日本士兵立即惨嚎着成片倒下,剩余下机灵的赶快掉头跳回水田,在田埂下找到了暂时的保命之处。

米师衡放下望远镜,回头大声的命令正在和师部联系的参谋:“快,立即命令补充弹药,鬼子已经建立前进阵地。机枪火力阻击敌人的后续部队;迫击炮攻击敌人暴露的集结点。”

坑道外的爆炸并没有引起在坑道内人们的惊慌,在短短几天的炮火硝烟的洗礼下,从钢铁和火焰中活下来的人们已经用麻木和习惯的眼光来看待战争。

在主坑道边的一个支洞里,百十名民兵正在紧张的帮后勤人员搬运着物质,这是除了在医院里的上百伤员外,全部幸存下来的还有战斗力的人了。

洪海岛坐在墙边的条椅上,抱着已经睡着了的小洪波。他是这里唯一没有做事的:苏畅的牺牲和洪老爷子的事情在常枫归队后已经在民兵中间传开了。虽然大家全在这场战争中失去过朋友和亲人,但一个孩子的到来还是让这些在血海火焰中拼搏的汉子们感到了一丝丝的伤感和亲情,而孩子的母亲现在还在医院抢救着受伤的战友。大家有意无意的把洪海岛排除在了工作之外,让他安慰和看护着受惊的孩子。

外面的枪声和爆炸声越来越紧密,送进来的伤员也越来越多。一队队的战士扛着弹药箱在口令声中快速的冲出坑道。没入了硝烟中。

看着已经熟睡的孩子的脸上的泪痕,洪海岛的心里一阵阵的发酸;他没想到自己为了安全把家人转移,反而出现了这个结果。苏家的惨剧和现在生死未卜的自己的父亲,以及常枫那发红的眼睛,让他有一种压抑的感觉。孩子断断续续的哭述和妻子无声的饮泣,在他的心底燃起一股火焰。

如果说此前他的行动是被迫和求生的本能,那他现在心中燃烧的是毁灭一切的怒火。

听着外面的爆炸声,他轻轻抱起孩子,走向坑道深处的战地医院。

甘颖正在为一名被炸伤了胳臂的战士处理着伤口,从她稳定和专注的神情里,没人看的出是一个家中刚刚的到凶信的人。但在平静的外表下面,是一颗正在流泪和滴血的心。

一个护士轻轻拉拉她,她回头看到抱着孩子看着他的丈夫。

从洪海岛发红的眼睛里,她知道自己这个外表温文平和,内里强硬暴烈的丈夫真的愤怒了,怒火已经在吞噬着他的理智。她只在刚结婚时见过他的发火,因为几个个小流氓对自己动手动脚,却被发怒的他把一群流氓打的吐血的吐血,骨折的骨折,他自己也住进了医院,险险没死。

她知道现在在朋友的死讯和父亲的情况不明下,是很难劝的住现在的丈夫的;她轻轻的把熟睡的孩子接过来:“你自己保重,要记着我和孩子还等着你。”

洪海岛发红的眼睛里有着柔柔的温情:“颖,等我回来!”

轻轻拥了甘颖一下,洪海岛转身走向正在忙碌的战友。

洪察看着刚刚报上来的损失数字,脸色发青:敌人刚刚发动两次不间断攻击,就已经在我方阵地前沿占据了进攻前进阵地,更多的敌人不顾我们的火力拦截,在炮火的掩护下,利用装了推土铲的战车用废墟上的垃圾在水田中开辟出数条可以通过重型坦克的通道,而更多的敌人则用木板和各种东西在水田中铺设出轻型战车可以使用的通道;而我们的装甲部队在敌人的攻击下已经大量损失,幸好地形使敌人无法进行有效的装甲集群突击,现在还勉强守的住。

但,炮兵的炮弹已经不多了,反坦克导弹和火箭弹也即将用尽。而敌人却依靠自己优势的人员和战场火力不停的攻击着。

远程炮兵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恢复射击,援军通告说遇到敌人的强力阻击,正在加紧进攻。而战区对敌人的炮兵阵地的攻击也没见到什么大的成效,敌人的M270还在不时的轰击着,雨点般的杀伤子弹药从天而降,地毯式的攻击给血战中的步兵带来巨大的伤亡。好在它的攻击有着一个比较长的间断,不像火炮那样可以不间断发射。给我们的兵力补充和弹药的补给带来了空间。

时间在流逝,现在,谁坚持的长谁就是胜利者!

“命令:包括师指在内的所有人员,全部上一线阵地,后勤人员担负坑道安全;命令团预备队全速前进!”他铁青着脸命令:现在再在后面建立阻击阵地已经没了意义,敌人突破这里的防线后,就可以在起伏的丘陵中放弃重武器分散突围!

米师衡现在不用望远镜也看得到敌人进攻和已经抵近了的敌人的战车;敌人完全发挥了自己在人员和火力上的优势,对一线前沿阵地发动了不间断进攻;双方全都明白,现在争夺的是时间,谁最先达到自己的目的谁就是胜利者。

敌人战车上的30MM炮和105MM炮在自己部队的前方布下一条钢铁和火焰的徐进弹幕,完全不顾惜会不会在这个窄长的地带上误伤自己的士兵。敌人的步兵也紧紧跟着炮弹的炸点前进,用手榴弹和密集的枪弹扫荡着还没有从炮击中恢复防御的我方战士。虽然几辆从敌人炮击中幸存下来的我方步兵战车来回游动着,用车上的25MM机炮和机枪尽力的阻击着,但在敌人105MM炮的射击下相续爆炸。

水田中,更多的敌人步兵冒着阻击的迫击炮弹,在几辆利用木板等杂物铺设的通道通过水田的战车的掩护下,不顾不时中弹的战友的倒下,爬上已经被炸开的田埂,冲了上来。

米师衡的团部人员在师部的命令下来之前,就已经上了阵地;面对敌人一个师团另一个装甲步兵团的连续攻击,他的三个营的兵力在急速的减少着,更令他烦恼的是,迫击炮弹已经不多,连40火箭筒的弹药也不是很多了。而师部的命令也明白的告诉他:现在已经没有部队给他!

但他不能后退,后退就会让敌人在阻击阵地上撕开一个口子,使整个的防御体系崩溃;而且在他们的身后,坑道中还有几百名伤员和没有战斗力的医护人员和平民。

他操起一挺95式班用机枪:“留下通讯员和师部保持联系,其他人跟我来!!”

接到增援命令的民兵迅速的和一群拿起了武器的后勤人员扛着弹药冲出了坑道。当他们看到山坡下水田中密密麻麻的敌人的时候,从鲜血烈火中杀出来的这些汉子们不由的吃了一惊:以前的战斗虽然残酷,但看到这么大规模的冲锋还是让他们感到了一丝的恐慌。

但是在短短几天的战斗中已经养成的服从命令的习惯让他们在几个军官的带领下冲向了阵地。

阵地上的枪炮声立即更加激烈的响了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