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一卷 重生 第十九章 各方(三)

lovedxy2003 收藏 25 53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9/


大西洋彼岸,华盛顿、白宫。

此时的美利坚合众国拥有多达l230万的武装部队、还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和空军。此外,它还垄断着原子弹这种最神秘最恐怖的武器,数百个军事基地分布在世界各地,四大洋中除了北冰洋之外都成了它的内湖,可以不折不扣地说它已经成了世界头号军事强国。自1776年美利坚合众国独立以来,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后,它终于站到了它国力的颠峰。其总统杜鲁门也顺理成章地成为这个世界上权力最大的人,他如愿以偿地接过了他的前任罗斯福总统去世后遗留的权力真空,站在了人生的最高峰。

稍微显得有点肥胖的杜鲁门坐在他椭圆形办公室的办公桌上,身前是堆积如山的文件。他的前任罗斯福可以说是美国历史上唯一可以和华盛顿、林肯想媲美的伟大的总统,光其颁布新政消除经济危机、连续四届任职美国总统就已经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罗斯福执行的许多政策他都不赞同,所以他在上台后颁布了很多与罗斯福时代不同的法令。虽然自己没有和他叫板的资本,但他并没有失去与自己的前任一较高下的想法。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好好地利用和把握好他给自己留下的这一切,否则美利坚美好的局面将昙花一现。

可是如今情况不容乐观啊,苏联硬是在百万美军的眼皮子底下出兵抢占了日本北海道和北朝鲜。如果不是美国强力反对、派兵强行封锁日本海、扬言苏联的行为是在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话,苏联的红旗恐怕已经飘扬在本洲岛的上空了,牺牲数十万美国年轻小伙子生命换来的胜利果实在即将摘采的时候被苏联人无耻地强行摘走了。

斯大林在不仅在亚洲表现的咄咄逼人,同时又在东欧大肆支持GCD,肆无忌惮地支持处于美国势力范围边缘处的希腊、土耳其GCD武装。现在两国内战已经打了一年多了,如果不是美国在后面大力的支持,恐怕希腊、土耳其早就已经成为苏联控制下的傀儡了。不仅如此,就连在美军控制下的西欧各国也叫唤连天,GCD的力量发展的飞快,大有掌握国家政权的趋势。

原本寄予很大期望的中国现在内部又不停发生交火,中国很有可能步希腊的后尘陷入内战,那么美利坚无偿支援中国的数十亿贷款很有可能化为泡影。杜鲁门现在的感觉是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大好的局面将付之东流。

而国会那帮乌鸦一天到晚不停地在自己的耳边叫嚣,抗议游行的事每天都在发生。一到晚上,那些抗议组织就组织起队伍到白宫门口乱吼乱叫,弄的自己晚上睡觉都睡不安稳。他时常梦见已经去世的罗斯福总统指着自己的鼻子骂自己无能。

“总统先生,马歇尔将军来了。”漂亮的秘书官推开了门向杜鲁门报告道。听说马歇尔来了,杜鲁门急忙放下手中的文件。

“总统先生。”马歇尔向杜鲁门敬了一礼,在他的对面坐下。

“将军,请坐!最近身体还好吗?”杜鲁门知道马歇尔最近为了西方国家的援助和日本占领的事情而劳碌奔波,所以顺带问候一句。

“感谢您的关心,我的身体已经好多了。”马歇尔立刻颔首致谢,虽然自己跟了罗斯福总统很久,但这并没有妨碍到新总统对自己的信任。

“乔治,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杜鲁门知道马歇尔来找自己一般都是有要紧的事。

“总统先生,您看过赫尔利发过来的电报吗?”

“看过,现在中国的局势很不容乐观啊!”从情报部门送过来的简报和赫尔利、史迪威发过来的电报中都提到国共双方在江南地区和华北接壤地带发生大规模大范围的交火。日本投降后短短十多天,因接收问题而发生的冲突有数百次之多。杜鲁门说:“如今中国的局势不甚明朗,我们是不是要等一段时间再说。”

“总统先生,请恕我直言。美利坚必须要选择一个方向作为我们的重点,否则我们除了慈善捐献之外什么也将不会得到。”马歇尔向杜鲁门建议道,这几天国会和杜鲁门的智囊团们为美利坚支援的侧重点闹的可不开交。因为苏联在亚洲最关键的时刻横插一脚,国会议员们大骂杜鲁门无能,要求动用武力逼迫苏联军队从北海道撤出。奈何苏联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摆出一副大打出手的架势。最后双方不了了之,美国默认了苏联对北海道的控制权,苏联则承诺将美国对日本的占领,将在合适的时间从北朝鲜撤军。

眼看苏联控制东北亚已成定局,智囊团门就援助的侧重点有了争议。就大多数人的意见来说,都比较偏向于将侧重点放在欧洲。在苏联控制了大半个欧洲后,共产主义运动在欧洲蓬勃开展。东欧诞生了一系列人民民主国家,它们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有些国家发生了GCD领导的人民战争(希腊);有些国家的GCD力量发展很快(意大利、法国等)。如今希腊的形式很有可能是未来中国的模式,但寡国小民的希腊根本就不能同地大物博的中国相比拟。

中国内战是否会爆发,这完全不不取决于美国的态度,而是意识形态本身尖锐对立的体现。美国现在能做的就是延迟中国内战的爆发。当然,消除中国内战的机会那渺茫的机会也不要轻易放弃。

“乔治,我知道控制中国是不现实的,因为它太大了。但美利坚在中国的利益绝对不允许我们袖手旁观,我们必须进行尽可能的干涉,以确保美国的利益不受伤害。”

“总统先生,您的想法我非常的赞同,但我希望您能招回赫尔利。”

“招回赫尔利?他现在不是在协助国共和谈么?现在把他招回来,换一个人去的话恐怕不能胜任?”

“总统先生,我认为赫尔利并没有充分领会到总统先生的战略意图①。您知道,罗斯福总统因为身体原因不是很好,又忙于欧洲战场,无暇顾及赫尔利。对赫尔利的干涉很少,他在中国被授予了最彻底的全权。但负责中国战区军事指挥权的史迪威将军又是“扶共”的积极人士,他对国民党的腐败和无能感到很痛心,因此比较偏向于支持GCD,双方爆发了很大的矛盾。赫尔利经常发表支持褒扬蒋的言论,已经引起了中G的强烈不满,中G领袖曾经多次批评赫尔利。”

“为什么要怎么做呢?亲爱的将军,能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吗?为了美国的利益,我们并不能照顾到毛泽D的情绪。”

“赫尔利德对蒋态度是温和的,在国共谈判中表现得尤为明显。毛泽D说他(赫尔利)只是让中共的单方面的让步,不肯向蒋介石施加压力,劝其退步。说在他的调节下谈判失败也是意料中的事。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赫尔利协调失败之前进行补救。我的理由是中国的内战是必然打起来的,而干涉中国内战将得不偿失,卷入中国内战将给我们造成严重困难,而不会带来任何好处。无论是那方最终取得胜利,我都希望我们能和中国保持比较密切的关系,以抑制苏联在亚洲的扩张……”

“如果最后是中共取得胜利,必然效仿苏联……”

“我们可以施加影响,您知道苏联和GCD在哈尔滨发生了冲突,死伤了数十万人。所以无论他们最后和解怎么样,彼此都会有一定的戒心。就算是中共最后取得最终的胜利,他们的外交政策都必须做最大的调整,不是全面屈服苏联就是最大条件地倒向我们。我们美利坚有经济的优势,可以承诺他们的领土完整、承认外蒙古的主权……我们可以效仿对铁托的政策,逼迫GCD采取圆滑的外交,保持和苏联的距离…………当然,如果联合政府最终组建成功或者国民党胜利最好。”

“亲爱的将军,您的设想不可否认是美妙的,可是……具体该怎么实行呢?”

“总统先生,这是史迪威将军发回来的电报,说中共的第二号人物周恩L将会对美国访问并寻求支持……我将会在制定好援助欧洲的计划后飞到中国,和他们协调和平谈判的事宜……”

“将军,那么你认为谁接替赫尔利的职务最为合适?”

“接替赫尔利的人选必须熟悉中国的情况,并在中国呆上一段时间。现任燕京大学的校长司徒雷登博士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被GCD所救出的。他曾经在GCD根据地停留过一段时间,并考察过GCD政治组织结构和根据地建设,和延安那些领导人的私交也不错。离开延安后到重庆呆了三年,和蒋的关系也比较的好。因此我认为司徒博士是接替赫尔利的最佳人选,他可以让美国政府避免卷入蒋和GCD之间的生死斗争。”

“司徒雷登,好,就他吧……可是国会那里很难通过啊!”

“总统先生,这就是发挥您个人魅力的时候了!”马歇尔笑着说道,走出了美国的办公室。

第三天,美国外交部发表声明,要求赫尔利回国家述职。接着,杜鲁门总统任命司徒雷登博士继任中国驻华大使一职,并宣布马歇尔将在合适的时候对中国进行访问,以协调国G双方组建联合政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