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先生之纪念AC米兰

爱国军阀 收藏 1 11
导读:鲁迅先生之纪念AC米兰

某日,就是A米输给了亚特兰大的那一天,我独在网络上徘徊,遇见吧友,前来问我道,“先生此番复出之后可曾为


A米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霍然色凛,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A米的人现在大抵是要些


您的劝慰的。”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记忆中之A米,大概是因为往往名不副实之故罢,又或者尽是卑鄙造假之小人,口碑本就甚


为差劲,然而在这样的声名狼藉中,却仍能参加冠军杯。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职业毫不相


干,但在球迷,却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A米已有悔过之意,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


,却只能如此而已面对A米球迷的顽固带给我的不快。


人有廉耻,方知正义勇敢,长歌当哭,自然是痛定思痛之后的事情,而真的豪门,敢于直面惨淡的命运,敢于


正视自己的错误,敢于批判自己的过去,更敢于负责。


我在早晨,才知道有亚特兰大大败A米的事;下午便看到A米网上如潮的评论,说A米还没完,说剩下的全胜还能


得冠军,说要不就拿个冠军杯吧。可能是一时义愤,几位国米球迷插了几句嘴,而即刻将成为遇害者之列?但我对


于A米这些评论,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球迷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可怜到


这等地步。况且输球而已,须知结局赛季前便已大势所趋,更何自卑狂妄到至于无端发飚呢?


但也有少数人在说,说赛季毕竟没结束!


但接着就有疑义,说他们能留在甲级已经是求了真神。


A米,已使我忍俊不禁了;A米球迷评论,尤使我开怀大笑。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时间永是流驶,赛季奔波往复,有限的几个插曲,在圈内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


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批评“的种子。


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此前A米老板说中国人茹毛饮血以顽童作粪土肥料,A米球迷立马挺胸


而出足球与政治无关,总理跟老板不一样,当是时,国米刚穿上中文球衣吉星高照虐杀对手,于是,我体会到了什


么是真正的不一样,而今却不能不说,A米球迷再次创新于我脑际之外,说出不下百条A米夺冠之理由,不谈无耻与


否,作为孩提时代光荣肥地的幸存者,对发指仇敌如此痴迷,而今对保级线外几厘米的球队大喊冠军,此类群人若


对我中华我祖先,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目睹对门所作所为而生的的无奈愤恨,是始于很多年前,虽然也不多,但看那干练坚决,视死如归的气概,


曾经屡次为自己感叹。至于这一回套先生之辞再立新功,则更足见是为中国球迷而替天行道痛下杀手,若能换取些


许D顶之字眼。倘要寻求这一次事件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夺冠的搞笑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英雄,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告慰A米球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